好看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10章 行動前夕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其他的菜就正常多了。
鱼香茄子煲、冬瓜汤、糖醋带鱼……
池非迟见桌上的菜扫得差不多了,从一旁的盒子里陆续拿出一个玻璃瓶和两个保温杯,放到桌上,“饭后饮品,米酒、玉米汁、核桃豆浆。”
“啊,谢谢,”贝尔摩德笑着拿过瓶子,从盒子里翻出一个小碗,倒了半碗,尝了尝,身子往后靠到沙发上,舒心地呼了口气,“那我可要全部尝尝。”
“那我……”伏特加看了看三个瓶子,觉得选择困难,“那我也都尝尝吧!”
饭后时间,三人一人一碗饭后饮品。
贝尔摩德抬手看表,“已经快七点钟了,赶紧说正事吧。”
伏特加回忆,“刚才说到哪里了?”
池非迟用豪爽大叔声音提醒,“好消息和坏消息。”
琴酒无视了心里不太适应这声音而产生的怪异感,在时隔一顿晚饭的时间后,愣是把话题给接了回去,“那家伙卷入的是连续凶杀案,在他之前,已经有两个倒霉鬼被杀害了,不过,由于连续凶杀案发生在不止一个地区,我们很难锁定杀了那家伙的凶手到底是什么人,而且警察那里的调查似乎也没有什么进展……”
“现在各地警署正在联合办案,照这么下去,东京警视厅的刑事部门应该也会出面,统合案件情况进行联合调查,”贝尔摩德脸上带着微笑,“既然这样,不如由我们来做这件事。”
“我、我们来做?”伏特加惊讶。
“没错,”琴酒起身走到电脑前,弯腰操作着电脑,调出一段监控画面,投影到房间一面空白墙壁上,“利用易容术,让我们的人替换掉某个刑事部门的高官,召集各地警署有案件消息的警察到警视厅去,开一场搜查会议……”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监控录像显示的就是窗户外的街道,能够看出有两个人影躲在一栋别墅外的灌木丛旁,鬼鬼祟祟地盯着别墅。
一旁转角后,松本清长和目暮十三站在一起说话,看样子是警方在监视那栋别墅里的人。
一群警察没有注意到,停他们后方不远处的一辆车子里安装了微型摄像头,而在他们斜对面有一栋公寓楼里,有四双眼睛正通过摄像头远远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刑事部搜查一课的管理官松本吗?这家伙可是上过好几次电视的人啊,”伏特加笑了起来,“利用他的身份,召集各地警署的警察开一场搜查会议,这样一来,我们也能掌握那家伙被杀死时的具体情况、警方目前掌握的线索了!”
“不仅如此,我们甚至可以利用那些警察破案,在警察逮捕凶手的时候,先那些警察一步,把储存卡拿回来,”贝尔摩德放下装米酒的小碗,点了一支烟,正色看向池非迟,“拉克了解那些警察的一些信息,再让人潜入警视厅搜集一些资料,我们替换掉松本,应该没问题。”
池非迟换回了自己的声音,直接问道,“我的任务是什么?”
“提供那些警察的情报,另外,确认松本清长的近期行踪,制造下手的机会,”琴酒走回沙发前,坐下后,看向投影里的松本清长,“所以我之前觉得可惜,你那边解决得太快了一点,暂时切断了跟警方的联系,否则你应该很方便进入警视厅进行调查,甚至可以直接接触到松本清长。”
贝尔摩德笑了笑,对池非迟道,“而且你又是以七月的身份抓住了那个榔头男,想以池非迟这个身份去警视厅做笔录也不行了。”
月未央 小說
琴酒也转头看向池非迟,目光沉着笃定,“虽然现在有些麻烦,但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应该没问题吧?”
池非迟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笃定道,“没问题。”
“那么,贝尔摩德……”琴酒又看向贝尔摩德,神色依旧认真得冷厉,“你就负责整理有关情报,协助爱尔兰易容成松本,务必要保证他能扮演好松本清长。”
“爱尔兰?”伏特加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池非迟,“大哥,如果要易容潜入警察中,还是拉克比较合适吧?他演技那么好,本身还了解那些警察,又会易容术,就算不慎出了什么错漏,也能很快遮掩过去。”
池非迟抬眼看着琴酒。
没错,这个潜入任务,最合适的人选是他。
以贝尔摩德的身高、体型,易容成松本清长有点费劲,但以他的身高,要轻松不少,加上伏特加那些理由,他想不到爱尔兰哪里比他更适合潜入。
要他潜入也无所谓,那样还可以避免柯南的身份被爱尔兰发现,柯南和他平时相处太多,一旦柯南身份暴露,他也会被怀疑。
至于最后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不会像爱尔兰一样磨磨蹭蹭,只要该撤就撤,提前多做几手准备,不至于落到被警方包围、被组织灭口的下场。
关键是,他很想用拉克的身份去捶柯南一顿。
“这是那一位的意思。”琴酒道。
池非迟:“……”
这个理由很讨厌。
伏特加:“……”
既然那一位都决定了,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
“爱尔兰和那家伙的体型相似,只要做一张假脸就行了,”贝尔摩德见池非迟冷漠脸不吭声,笑着调节气氛,“拉克,你去的话,身高是没问题,但要多套两件厚衣服,在那种到处都是警察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了哦。”
池非迟没给贝尔摩德面子,反问道,“你也会易容术,你觉得这个理由说得过去吗?”
易容术中,填充物质的运用很多。
由于需要近距离接触别人,无法利用视觉效果来拔高身高,如果身高不够,就需要在鞋子上动手脚,那样确实很容易被发现,但如果只是体型没那么壮硕,完全可以利用硅胶来做一层假皮,不需要‘多套衣服’这种拙劣的手法。
“这一次潜伏不知道要跟警察接触多久,那一位比较担心你的状态,”琴酒也没给池非迟留面子地沉声说完,倒也适当安抚,“如果替换成功,为了尽快找出凶手,爱尔兰还会邀请毛利小五郎参加搜查会议,你可以用池非迟的身份合理地跟过去……”
“以爱尔兰的身手和头脑,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会那么容易落在警察手里,”贝尔摩德似笑非笑地瞥着琴酒,“而且他加入组织很久了,就算对某些人抱有不满,我也不认为他会拿到储存卡后、转身就拿着储存卡去找警察谈条件,以他做过的事,就算交出了储存卡,警察也不会放过他的。”
池非迟默认了这个安排,看向投影里的监控画面,“关于松本清长近期的行动轨迹,目前组织掌握了多少?”
涩涩爱 小说
事到如今,他反对也没用,不如到时候再看有没有机会捶柯南。
“几乎没有,”琴酒看着监控画面,沉声道,“最近松本一直待在警视厅里,连续几个晚上都没有回家,今晚他到这里执行监视行动,算是近期第一次离开警视厅……”
“虽然盯着警视厅的人很快就把消息传递过来,一路确定他到了这里,但他和其他警察待在一起,我们很难找到对他下手的机会,”贝尔摩德接过话,解释道,“而且警方在监视行动期间,会更在意周围的动静,近距离放置窃听器有暴露的风险,我只是在易容之后,把装有摄像头和车子开到他们后方不远处停好,监控画面和监听都不是很清晰,所以,松本清长近期的行程安排,还要你去打听……”
琴酒抬眼看到监控画面里,出现了毛利小五郎和一个很小的小不点身影,嗤笑出声,“哼……拉克有这么一个老师在,你接触警方的机会能比其他人多出不少,而且那个又被你烧掉了……”
“那个?”贝尔摩德一脸好奇地看着两人。
这两人又偷偷去搞事了吗?
“啊,其实是大哥他……”
伏特加刚开口,话就被池非迟森冷的一眼瞪了回去。
枷鎖
池非迟:“……”
请闭嘴,要是被贝尔摩德知道了,贝尔摩德绝对会借机嘲笑的。
搞不好下一次,他又会收到贝尔摩德送的驱邪御守!
琴酒瞥了池非迟一眼,决定说正事,“拉克,今晚选择在这里碰面,就是想让你看看,你现在有没有机会到他们那边去?”
当着他的面用目光恐吓他小弟,拉克不给面子,不过也说明拉克急了,肯定是急了,现在嘲讽可能引发矛盾,他选择放弃,留到下一次再说。
“今天下午一点左右,毛利老师曾经给我打电话,说过他要到委托人家里调查的事,不过由于组织出了这种事,当时还没有这个计划,为了避免近期跟那些人有牵扯,我拒绝了,平时我也很少中途去参与调查……”池非迟看着投影到墙上的监控画面,沉默了一下,“抱歉,我放弃这次机会。”
现在过去,可以合理地探听出松本清长在关注什么案子,之后也有合理的理由掺和进去,加强对松本清长的接触,从而锁定松本清长的动向,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手……
组织抓住了松本清长亲自出面监视的时机,琴酒又安排在这里碰头,确实给他制造了很好的机会,可是他以前从来不会关注毛利小五郎的调查进度,更不会突然掺和进去,今晚要是行动,以后松本清长被替换的事暴露,今晚行为异常的他就可能被柯南怀疑。
假装自己是兜风路过附近?不行,巧合太过,也同样可疑。
假装是贝尔摩德易容成了‘池非迟’打探消息?让贝尔摩德背锅好像也可以,但如果之后他还要顺着了解到的情况,插手松本清长在调查的事件,这种情况就说不过去了——贝尔摩德总不能易容成他好几天吧?如果今晚的他是贝尔摩德易容的,那之后他就不该知道松本清长在调查什么。
半岁音书 小说
这个机会看起来是不错,但怎么想都容易被柯南怀疑上。
所以他选择放弃。
反正他知道松本清长在调查的案件是什么,跑去撞案件就行了,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制造点什么动乱,把松本清长引到某处,然后趁乱把人打晕调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