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師門有點強-105. 每逢亂世必出……(三)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陈天南喉结蠕动了一下,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清冷的女声再度响起。
陈天南明明能够听得出来,对方距离自己并不算太近,但不知道为何,他却是始终觉得,距离的远近在这一刻毫无意义。若是对方想的话,哪怕隔着上千米之远也可以一拳打死自己——对于这一点,陈天南相当的自信,自己绝对逃不掉。
“咳。”陈天南清了清嗓子,然后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子。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
此时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凭一己之力震惊整个乾元皇朝的女人。
人屠.上官馨。
乾元皇朝此次远征派出的三十三万大军,有超过二十万全部都葬身于这个女人的铁拳之下。甚至因为这个女人,直接引发了一元军的哗变,导致乾元皇朝的贵胄子弟损失惨重——要知道,作为乾元皇朝自由性最高的一支军团,虽说乾元皇朝四大家族都有安排族中弟子来镀金的嫌疑,但挣军功素来是这些“天骄”表现自我的一种手段。
远征前,没有任何一个家族会料想到这样的结果。
他们甚至认为,这就是一次瓜分盛宴的机会,为此不止那些大家族,就连其他有头有脸的中小家族也是使劲浑身解数,就为了能够在这次远征军里为自己的子嗣多谋求几个位置。
现在好了,这些家族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一个跑得掉。
运气比较好的,没有全死绝,又或者家族人才储备足够多的,那么可能还不至于出问题;但运气比较差的那些,那就是直接葬送了整个家族一代人,如果这些家族无法撑到隔代族人成长起来的话,这些家族的没落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陈天南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现在的乾元皇朝有多么的恐慌。
而这一切,便是眼前这个女人一手造成的。
“说吧,我在听。”上官馨看着陈天南转过头来,然后第三次开口,“我的耐心很有限,所以希望你别……”
上官馨的话还没说完,陈天南就已经跪了下去。
五体投地的大跪拜。
这一幕,不仅让上官馨愣住了,就连夏敏、余小霜、米线三人也都愣住了。
米线甚至想都不想,直接原地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上传到了论坛。
标题是《我好像触发隐藏剧情了?》
懒悦 小说
瞬间,整个论坛都沸腾了。
大量关于“我老婆”、“我小老婆”、“你老婆真好玩”之类的回帖,直接把这个米线的这个帖子给刷爆了,几乎每一秒刷新都会出现上百个回帖。当然,也有大量的人要求米线赶紧在线直播,实在无法直播的,他们也不介意录播。
“陈天南!”终于回过神来的夏敏,发出一声惊叫,“你在干什么!?”
“投降。”陈天南抬起头,望了一眼夏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乾元皇朝这艘船,已经千疮百孔了,或许经此一役能够浴火重生,但那已经不是我们要去考虑的事情了。……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
夏敏愣住了。
似乎是怕上官馨有所误解,陈天南急忙回头,但他却不敢看着上官馨,只能低着头,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我这一次过来,给了很多人一个希望,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为的却并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后代。我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他们想要的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机会,因为我们都清楚,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
“乾元皇朝,早已没有了上升渠道,因为这些渠道都被各式各样的人把持得死死的。……小门派必须听从中门派的,中门派必须听从大门派的,然而门派再大也大不过世家……可就算再怎么像一条狗一样的听话,也只能保证自己最终不会死得太难看而已,甚至能够留有全尸便算是一份尊严了。”
“所以,这些人求的,只是一个能够让自己的后代拥有上升空间的渠道。”
陈天南双拳紧握。
“我不怕死,但我就是不甘心。我也想有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不是我乞求来的,而是我自己争来的!”
陈天南抬起头。
这是他面对上官馨时,第一次真正的抬起头,没有任何畏惧的直视着上官馨的双眼。
上官馨在他的眼里,看到并不是求生的欲望,而是一种更为炽烈的野心。
于是她知道,眼前这个乾元皇朝的人说的并不是假话。
“此前你曾说过,你的同伴对于你的计划只猜对了一半,所以这就是你的另一半?”
陈天南心中陡然一惊。
夏敏也同样惊出一身冷汗。
这段对话,他们在不久前才刚刚讨论过,但却没想到原来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落入了上官馨的监视中。而且想深一层,如果在发现这两个人的时候,他没有说出“要活的”,那么恐怕现在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陈天南有些艰难的咽了一下唾液。
他知道,这是上官馨在震慑自己,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阳谋:我实力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更强,所以我也不怕你们搞什么阴谋诡计,因为对我来说统统没有意义。
“是。”陈天南苦涩的点了点头,“我……那些人将希望寄托于身上,希望我能够替他们保住自己的家人和后代,能够避开乾元皇朝接下来的大清洗。但是我想,为什么我还要留在乾元皇朝这潭死水淤泥之中呢?……我明白他们内心更深处的诉求,既然他们不敢说出来,那么我便决定替他们做决定了。”
“你可想好了?”上官馨歪着头看了一眼陈天南,“你会背上永世的骂名,甚至这一次乾元皇朝的失利,也会全部归结到你身上。而且,恐怕结果也不会如你所想的那般,毕竟越是底层的小人物越是想要追求安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陈天南点了点头,“我无法保证所有中小规模的宗门都会跟我走,但最起码我有把握拉拢到这里面的三分之一。而且,您也不用担心,从我起身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上官馨笑着摇了摇头:“就算你是乾元皇朝派来的死士,说实话我也不担心。纵然你真的有办法将我们太一门的底蕴摸索清楚,将我们的功法体系了解透彻,甚至把我们太一门的功法都带回去给乾元皇朝,可那又如何?只要我在太一门的一天,乾元皇朝在我眼里就和一个孩童没什么区别。”
“而且……”上官馨笑了笑,“你们称我为‘人屠’其实不太合适,等哪天你有幸见到了我师弟的剑气,你就会改变想法了。他杀起人来的效率,可比我高得多了。……说实话,若是那天在太一门的不是我,而是我师弟的话,你们乾元皇朝所谓的远征军,一个也别想活着回去。”
陈天南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上官馨。
他自然能够听得出来,上官馨说这话并不是客套或者吹嘘,而是她打心底里是这么认为的。
“你说我个人实力强横,那我的确是当之无愧。但要说到屠戮的效率,我远不如我的小师弟和我妹妹。”上官馨再度说道,“他们两人在我们那方世界,被称为天灾和人祸,所以你明白了?”
陈天南有些呆愣的点了点头。
天灾人祸?
天灾他还没看到,但远征军这场战争可不就是人祸吗?
只不过这祸,却不是太一门的祸,而是他们乾元皇朝的祸。
逆光少女
“我不问过程,只看结果。”上官馨最后说道,“所以,你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够说服那些宗门投靠到我们太一门?又需要我们太一门如何配合你?”
“三到五个月。”陈天南不假思索的说道,显然这个计划并不是他临时起意,而是这些天来他的确都在思索着其中的可行性,如此才能够在上官馨的问询下做到对答如流,“若是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获得一批接应。毕竟黑海隔壁以西便是乾元皇朝的疆土,他们布下了大量的监察,就算我能够说服其他宗门愿意跟我离开的话,但想要东迁的话,这就是一道绕不开的槛。”
“这不是问题。”上官馨说道,“还有呢?”
“我需要……一些护卫。”陈天南咬了咬牙,然后还是开口说道,“实力足够的强的太一门弟子,他们既是我的护卫,也是太一门彰显武力的门面。但他们……必须得听从我的指挥和安排。”
听到陈天南的话,夏敏也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这个要求,说实话是相当的逾矩的。
夜夜缠绵:顾少惹火上身 小说
投敌叛变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或许一开始会因为利益上的原因,而获得信任和赏识,但在最开始的混乱局势趋向于平稳之后,这类人便会遭受到打压和雪藏,甚至还会监视起来。如果遇到某些疑心病比较重的主君,别说是功成身退了,恐怕在拥有可取代者后就被找借口杀死。
毕竟,在大多数人的想法里,这类人都会被打上“你既然能够背弃旧主,那么你肯定也会背弃我”的标签,所以出于防范未然的考虑,还是杀了省事。
这一点,也是夏敏最开始看到陈天南以拜君的姿态直接跪拜上官馨时,她会惊慌失色的原因。
同理。
你刚刚才投敌,然后便要求获得一定的指挥权,而且言下之意还要带着太一门的精英弟子,任谁都会产生怀疑的。尤其是那些疑心病比较重的主君,更是会怀疑这会不会是你布置的陷阱,其目的就是为了要斩杀自己麾下的精英,断绝传承。那么一怒之下直接将你斩杀,这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上官馨没有立即开口。
短短两秒的时间,陈天南却是感到一阵呼吸困难——强烈的压力所导致的窒息感让他有些晕眩。
“可以。”
第三秒,上官馨开口了:“我给你一百个人,随你调遣。……哪怕死了也无所谓。”
陈天南抬起头望着上官馨,然后咬了咬牙,沉声说道:“我保证,就算我死了,他们……”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上官馨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对着米线招了招手。
米线此时身上的伤势还算有些严重,不过倒是没有性命之虞,所以她也很快就走到了上官馨的面前,只是神色上有些迷茫:“上官长老,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给你五百积分,你死在他看。”
陈天南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等等!”余小霜发出一声大喊,“上官长老,我……”
米线二话不说,直接一道剑气崩了自己的脑袋。
上官馨望了一眼余小霜,便见对方脸色悲愤,一脸惨痛至极,错失至爱的模样,然后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小师弟说的果然没错,只要积分给得足够多,这些命魂人偶别说是无惧生死了,自杀的时候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陈天南和夏敏,在看到米线的自杀后,却是感到一阵手脚冰冷。
两人都开始怀疑,自己加入太一门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但此时,他们却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因为他们现在要是敢说不想加入了,恐怕当场就要被打死。而如果加入了,恐怕他们也会被这种邪恶功法所操纵,到时候真的就是生死不由己了。
上官馨看着这两人的样子,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于是只是笑了笑,道:“别担心,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样。跟我一起回到太一门,你们就会知道了。只希望到时候你们别太过惊讶就好。”
陈天南默默的点头。
夏敏也快步来到了陈天南的身边,将其扶起。
余小霜也跟着过来,甚至还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上官长老,我可以给你表演吞剑绝技,只要五百,不,四百积分就够了,怎么样?您要是不喜欢看吞剑,我还有其他的办法,指哪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