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劍仙在此-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加戲相伴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心中升起 警惕的瞬间,【刺蝶】升起了遁离的念头。
对于一个刺客来说,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才是真正的刺道精髓。
不过,眼前的刺杀对象弱的像是一只慌乱的小鸡。
身边只有一个骨头硬一点的‘狗’。
贴身护卫和特法局的高手都不在。
这样的机会难得,【刺蝶】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
优势在我。
【刺蝶】做出判断。
蝶刃再度出手。
肉眼不可见的丝痕划破空间。
“大哥小心。”
林北辰将花舞剑撞飞出去。
然后再度用自己的肉身,挡住了这一击。
噗噗噗。
鲜血飞迸,溅出血花。
花舞剑被撞得头晕眼花,但依旧感动的无以言表。
他没有想到,李少非对于自己竟然是如此忠诚——不,这是友谊。
是兄弟情。
“兄弟,多谢了,你放心的走,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一定给你办的风风光光的。”
花舞剑大喝着,身形如电,疯狂地朝着大楼外逃窜。
肖十一莫 小说
林北辰见状,心里骂娘。
不仗义啊。
可作为今晚这部戏的男主角,我怎么能让你就这么走了呢?
轰。
他再度被轰飞,不偏不倚,‘正好’狠狠地撞在花舞剑的身上。
綺蘿莉
咔嚓咔嚓。
花舞剑的骨头,不知道被撞断了对少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大哥,你没事吧,大哥?”
林北辰扶住花舞剑,晃着他的肩膀,大声地道:“大哥,你清醒一点,不要睡,你快逃啊大哥。”
花舞剑几乎站都站不稳了,运转真气愈合伤势,见林北辰浑身回血,全身上下不知道多少道伤痕,皮肉外翻,仿佛是被千刀万剐了一般,他顿时再度被深深震撼了。
我这兄弟,实诚 啊。
真挡刀啊。
他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和话,突然有点儿惭愧。
咻。
细微的破空声中,蝶刃再度刺来。
“大哥小心。”
林北辰身形一转,挡在了花舞剑的身前。
噗。
蝶刃刺入林北辰的身体,穿透了左胸而过。
林北辰双臂一发力。
轰。
花舞剑像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兔子一样,就被推了出去。
他失控的身躯,撞穿了酒楼石壁,重重地撞在街道对面的一幢大楼上,激起一层层金色的禁制光墙,撞得他头晕眼花,整个人差点儿撞扁了,反弹回来,重重地又砸在地上。
差点儿当场去世。
整个人都懵了。
街道对面。
餵!來上班吧
【刺蝶】比他还懵。
这一击……竟然又被挡住了?
噗嗤。
他抽剑,再刺。
噗噗噗。
抽剑。
再插。
我就不信捅不死人。
嘭。
林北辰被震飞,重重地撞回到半坍塌的鸿鹄酒楼中。
烟尘飞舞。
酒楼内已经乱成一团,人们尖叫着逃命。
“给我死。”
【刺蝶】凌空一击,蝶刃宛如夺命之闪,刺向林北辰的眉心。
他决定先杀这个绊脚石,再解决花舞剑这话废物。
“帝战技·堕蝶翼闪。”
奇妙的蝶翼幻境再度浮现,一道无形的刃气带来死亡的绝叹,将林北辰锁定。
“小心。”
一声娇呼。
紫色的身影突然闪现在了林北辰的身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护住了他前面。
是薛凝儿。
这个女人……
她疯了吗?
林北辰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抢戏。
“卧槽,你#*¥……”
作为‘导演’,他气的直接爆了粗口。
为了赢得花舞剑的绝对信任,这一身的血和一身的伤,都是为了达到最终‘舞台效果’而豁出去的。
風流青雲路 小說
结果现在竟然有人抢戏?
坏我好事。
林北辰扳住薛凝儿的肩膀,猛然转身。
噗。
蝶刃再度刺入林北辰的身躯。
【刺蝶】面现得色。
但下一瞬间却猛然变作极度惊骇之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得意帝兵【蝶刃】,在刺入皮下一厘米的时候,竟然是被卡住了……
卡住了卡住了卡住了!
削铁如泥斩金如汤的帝兵,竟然卡在了一个未成帝的家伙的肌肉里。
拔?
拔不出来了。
“你……”
【刺蝶】看着血肉模糊的林北辰,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憋说话。”
林北辰传音,道:“捅我。”
【刺蝶】的眼眸睁大,瞳孔骤缩。
他第一时间在直接撒手,舍弃了蝶刃,疯狂.抽身后退。
【刺蝶】终于思路清晰了。
今晚,他不是猎人。
而是猎物。
眼前这个被他认为是花舞剑身边的‘狗’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猎人。
自己上当了。
他施展遁术,身体泛起一层淡淡的萤光,就要朝着虚空中隐匿。
但林北辰怎么会答应?
嗖。
他直接把薛凝儿像是一个破烂沙包一样丢了出去,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然后化作一头红着眼睛的疯牛,电光石火之间冲过去,狠狠地撞在了【刺蝶】的身上。
咔嚓。
【刺蝶】的半边身体直接化作血泥。
遁光消失。
遁术瞬间被打断。
但【刺蝶】反应极快,丝毫没有迟疑,立刻以己身血肉为祭献,催动了至极的暗影道遁术【血影】。
然而林北辰反应更快。
他双手抱住了【刺蝶】的身躯,紧紧地箍住。
咔嚓咔嚓。
【刺蝶】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骨骼像是干枯的草茎一样断裂,听到自己的肌肉好似是烂泥一样撕裂破碎……
体内的暗影道真气如决堤的洪水一样,顺着对手的左臂倾泻。了出去。
吞噬?
这个怪物……他的实力,至少是星尊境。
“你……嗬嗬……”
【刺蝶】没有说完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整个人就被挤爆了。
血雾纷飞。
像是一颗被捏爆了的圣女果。
大名鼎鼎的刺客星帝,在被几乎吸光了体内力量之后,死无全尸。
林北辰觉得是该自己晕死的时候了。
“大哥,快走,快走啊。”
“能够为大哥而死,我死而无憾。”
在‘晕’死之前,林北辰抓住机会做最后的表演,暗中抓住薄如蝉翼的蝶刃,深刺入自己的身体里。
嗯。
齐活。
他啪嗒一声,躺在地上不动了。
“不……”
薛凝儿发出绝望的悲呼,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冲了过来,搂住了林北辰。
她泪如雨下。
刚才那一瞬间,她不假思索地冲出来,想要挡住那一剑。
是报恩。
也有其他想法。
没想到在那样的局势之下,‘李少非’少爷竟然还是把她推了出去……
这一定是因为爱吧。
是爱在那一瞬间,让已经身受重伤的他爆发出了新的力量,将自己推了出去。
绝种好男人。1
千万不要死啊,李少爷。
薛凝儿哭的悲痛欲绝。
而另一边,花舞剑感应到了【刺蝶】的气息瞬间消失——这不是遁走,而是陨落的迹象。
即便如此,他还是头也不回地逃走。
等到了安全区域,才召唤特法局的高手来‘护驾’。
在高手护卫重重保护之下,花舞剑喘息未定,才大声地道:“快,去鸿鹄酒楼,看看我兄弟死了没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去救他。”
——
大家晚安,明天三更。1
最近透支的厉害,眼睛睁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