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大清隱龍-5280 九帥也得撒謊啊!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九帅当然知道满城这满城的胡言乱语,但是他不在乎,这一切甚至他都在暗中推动。
深夜书房内,九帅和刘锦棠、鲍超等嫡系在密谈应对之策,期间刘锦棠也表露出了一点担忧。
“大帅!能不能让下面的人统一一下口径……说的有点太离谱了……我听说,有人都放出话来了,说大帅您从龙虎山请来道士帮着做法呢……”
“这……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出这样的传言,也是不好听啊……”
九帅没有回答,旁边鲍超接过了话“你不懂啊……只能这样,必须这样……不然江南局势很难稳住!”
“这些鬼话明白人是不信的,但是小老百姓信啊!更关键一点,满城里面的那些八旗王八蛋们,他们信啊!”
哎……刘锦棠恍然大悟了,原来是这样,原来这些离谱到极限的传言,是给满城里面的八旗子弟们听的。
清朝八旗控制天下,靠的一个重要的制度就是满城制度,所谓满城就是在重要的城市旁边或者城内单独修城墙隔离出一块区域。
里面居住的都是八旗兵丁和他们的家眷,这块区域就是满城!
满城里有统领,有衙门,八旗兵丁犯罪了,地方官府不得审判,要送到满城里面来接受审判!
这就造成了很多冤假错案,明明八旗兵丁杀人了,在这里估计也就判处一个斩监候,养几年调走也就忘了这件案子了。
汉人和旗人打官司就甭想赢,人家自己人的衙门审判自己人,你说你怎么赢?
尤其是战争期间,满城又变成了八旗的重要基地,屠杀各种起义军就是从这里发兵!
当年太平天国运动中,很多历史记载,长毛屠城了,屠城了!其实很多屠城屠的是满城,而不是整个城市。
当然个别城市也有被屠杀的,但是有些记载也是夸大其词,以讹传讹了!
天国运动被镇压下去之后,满城制度又迅速恢复了,江南各地被拆毁的满城又纷纷重建并扩建了规模。
当然了这些满城里住的新八旗,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威风,面对气势汹汹的湘军势力,他们也得夹着尾巴做人,更别说华族的势力了。
但是这些人打仗不行,可是监督地方,当探子眼线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群人重要的任务就是给京师打小报告!
不过这旗人都不是什么读书明理有出息的,一个个斗鸡走狗跟京师的八旗子弟没啥区别!
这就是一群寄生在古老传统上的蛆虫,思维完全和时代脱节了!
这群八旗闲汉们,最爱听的就是各种戏文,各种小曲,评书故事更是喜欢,他们大部分人都不读书,肚子里墨水也就靠这种渠道来补充了。
所以这种离奇的传闻,聪明人听了皱眉,这些大爷们听了却会拍手叫好!
九帅摆了摆手“借这些人的嘴巴,给咱们争取点时间罢了……京师的鬼子六还有避难的万岁爷是不会信的,所以咱们的电报还是要用心写,让他们信啊!”
鲍超问道“可是,如今京师大乱……万岁爷避难离京,鬼子六单方面宣布登基,咱们可没有表忠心呢……”
“电报发给谁?同治帝还是所谓的光绪帝?给谁都是表态啊,这不好办啊!”
九帅冷笑一声“傻子才在现在表态呢,他鬼子六的价码都没有开出来,我怎么表态?这份电文直接发兵部!”
“也不用指名道姓,就公开电文……以兵部开头,把咱们经历的事情讲明白就行了!”
“兵部那些堂官们会往上送的,而且万岁爷留在京师的眼线也会送给工业区一份……两边都能看见的,谁都跑不掉!”
“我现在是大清国的臣子,两江总督曾国荃!我给大清国兵部上电文,至于皇帝是谁?呵呵呵……咱们就走着瞧吧!”
“高!大帅英明!”
三人开始仔细揣摩,一字一句的斟酌电文,这九帅他们当然不能跟市井传言一样胡说八道了,他们就只能真话里面掺上三分的假话。
“臣两江总督曾国荃急电……五日,华族战舰沿江来犯,各地驻军碍于之前的《租界条约》不敢阻挡华族战舰兵威……”
“写……就这样写……各地驻军以及满城旗营,见华族新式战舰船坚炮利,纷起畏惧之心……”
離婚無效:總裁前夫不放手
神級透視 不醉
“臣深知责任之重大,明知华族海军难敌,但依然于观音山、石灰山、狮子山一线,布防五万精锐,湘军所有大炮已经全部齐聚于长江防线……”
“五日晨,华族巨舰驶入江宁水域……臣惶恐……至此方知沿江各地不敢抗战之缘由!”
“华族新式战舰秦岭号……为重型战列舰……巍峨如山,火炮如林……臣层近观这装甲厚度已然超过300……我大清现有火炮恐难对抗……”
“但江宁为长江防御之根本,臣万死不敢退却一步……江宁防线军民鼓噪喊话,声势震天,逼迫巨舰在江宁停船……”
“臣亲登秦岭号和华族林震会谈……奈何林震狂妄拒不退兵,臣以必死之心呵斥,以江宁防线重兵压迫之……”
“为守国土寸步不让!唇枪舌剑一个半时辰,林震迫于我军战意,最终做出了妥协!”
“华族海军,所有战列舰全部推出长江水域,回到大海上……而剩下的巡洋舰和小炮舰,按照《租界条约》的约定,可以沿江巡视华族的工业区……”
“臣无能,没有拦下所有华族战舰……但臣之心以昭然于日月!”
“重型战列舰,实在不是我们现有120岸炮能对抗的,所以臣舍命也要逼退这些如山巨舰!”
“而其余的巡洋舰等小船,面对我们岸防火炮还是恐惧的!就算巡航想必也不敢有所造次……”
“嗯……大概就这样,你们继续补充一下,让师爷他们去润色,今晚就发到兵部去!”
九帅挥了挥手,然后揉着太阳穴一直不做声,鲍超拿着草稿下去润色发文,屋子里就剩下了刘锦棠和九帅二人。
好半天都没有说话,足足十分钟过去了九帅突然抬头开口“哎……这年头说实话是活不下去的!只有撒谎啊……”
刘锦棠赶紧劝解“大帅说的也是实情,无所谓掺假,不过就是稍微润色一下罢了……”
“呵呵……你不懂啊!你那里知道这里面的详情!老鹰现在就在北方,他亲自参与了天津之战,此刻正陪同珲春在华族的工业区里!”
漢兒不爲奴
“你知道北方工业区已经可以生产轻型巡洋舰的钢板了吗?老鹰亲眼看见了,也旁敲侧击打听出来了……”
不 小心
“华族这些巡洋舰的主装甲厚度也逼近200了,薄弱地方也超过100……”
“呵呵……你以为咱们手里最大口径的120炮能对付?你真这么以为的?”
九帅眼神落寞就好像老了好几岁一样“人家肖乐天啊……从来都没有把咱们当成过对手……我算看明白了,这所有的布局……”
渾沌記 小說
“都是冲着英国人呢!所有一切布局,都是憋着劲儿要和英国人撕破脸打一仗的!”
注:昨日有笔误,330的钢板厚度,基本上是成年人的两扎距离,就是大拇指和食指张开之间的最大距离。
笔误成了一扎,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