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四百九十六章 在體內爆發的鬼道讀書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月镰灵切,灵切二字讲的就是这把斩魄刀不斩肉身,只斩灵力。
而斩、拳、走、鬼四大死神基本战法,斩术可以说是斩魄刀的使用,白打则是灵体拳脚的使用,瞬步为步法,是双腿的使用,那么鬼道看似最复杂,但其实落到基本也就是灵力、灵压的使用。
所以,早先一护说自己不会鬼道其实是对自己的一种误解,当一个死神拥有灵力并且能使用它,甚至能将其压缩成灵压,那就已经算是会使用鬼道了。
之后经过的特训,其实只是让一护能更有意识地去控制灵压,是鬼道,但也可以是教他能够主动地使用鬼道。
每个死神都有自己独特的灵压,而这份独特在宏江看来,其实就是一个个特殊的鬼道。
因此,月镰灵切斩断敌人的灵压结构,归根溯源其实是破坏这一个个特殊的鬼道。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蓝染先生?”
“我终于明白了,那时候为何银的神枪会突然失效。”
宏江笑了笑,“没错,市丸银的神枪虽然看上去像直攻系斩魄刀,但那不合常理的延伸其实更贴近鬼道上的变化,月镰灵切自然能破坏它这份鬼道性。”
蓝染想说什么,但要出口的话有收了回去,宏江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蓝染队长似乎是想问,我并没有直接斩中过镜花水月,为何能够逃离它的控制?”
“也或许,你从到尾就没有逃离镜花水月也说不定呢,宏江?”
“别忘了,在双极之丘我可是做过测试的。”宏江轻笑着提醒蓝染,语气中带着些许讽刺:“你那时候的表情可是很精彩的,蓝染先生。”
“真是抱歉,那时候失态了。”蓝染颔首算是默认了当初被宏江给试探出了底细,转而又非常释然地问道:“所以,你愿意为我解答疑问吗?”
“当然可以,只是,蓝染先生你就不想想月镰灵切为什么能破坏鬼道,为什么只斩灵力不斩肉身吗?”
“这就和镜花水月为什么能完全催眠一样,存在即是存在了,毫无意义的问题罢了。”
宏江摇摇头:“我从不觉得这些问题毫无意义,蓝染先生貌似并不这么觉得,所以,才会落入到崩玉的陷阱之中吧。”
禁爱总裁,7夜守则 西门龙霆
“所谓陷阱只是对超过自己掌控事物的恐惧,你和浦原都缺乏相对应的自信,否则不会畏惧超出自己理解的事物。”
“对未知保持敬畏得去探究本就再正常不过了,蓝染先生你创造朱庇特来试探我,不就是这样的过程吗?但无论是对我还是对崩玉,你都欠缺了一点点耐心。”宏江不客气地说道:“你自信过头了,蓝染先生!”
话落,二人又同时消失在原地,下一次现身之处,空中有绽放出一团火花,宏江镰刀一横,镰刃朝蓝染胸膛斩去。
潮水般的灵压突然从蓝染身上涌出,但在镰刃的切割下,这如潮水般的灵压仿佛遇到一座耸立的剑锋,被轻而易举地一分为二。
蓝染飞快向后退去,他开始有些相信宏江所说的话了,他能感觉到刚刚宏江并非是以反鬼相杀或者类似的技巧抵消他的灵压,而是没费多大劲就将他那凝视的灵压给切割开来。
如夢令
如果说体内的灵压温顺切结构稳定,那他刚刚释放的灵压更具有冲击力,结构也发生变化,其强度已经能媲美六十号以上破道的强度。
如果只是破坏灵压结构,那刚刚先后变化至少两次的灵压结构,宏江要破坏也不可能只是靠一刀去破坏。
宏江可不知道蓝染在想什么,即便知道,他也不会在意,既然他要和蓝染交手,不亮出些底牌是不可能的。
见蓝染往后退,他提着镰刀立刻追了上去。
只是,这一次蓝染似乎并不愿意和他直接刀刃碰撞,而是不断以强大的灵力斩朝他进攻,其中还夹杂了几发威力不俗的鬼道。
宏江并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狼狈,反而有些轻松写意,只见他左劈右砍,无论是灵力斩还是鬼道,都在他刀下化为最基本的灵力,然后消散在空中。
我的詛咒裝備不可能這麽可愛
“蓝染先生是不相信我所说的吗?”
“总想亲自验证一下,真是把可怕的刀,可称为鬼道系最强似乎还差一点,宏江。”
宏江也不多说,一个踏步来到蓝染面前,举着刀便砍。蓝染一个侧身躲过,谁知错过的镰刃突然金光一闪,几条粗大的锁链从镰刃钻出,“缚道六十三,锁条锁缚。”
毫无征兆的鬼道让蓝染都吃了一惊,待到反应过来,从宏江刀锋上钻出的锁链一惊捆在他的身上。
宏江嘴角微抬,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镰刀一横直接横切进对方的腹部,涟漪的刀刃在没入对方身体的瞬间,化为漆黑的墨色。
“缚道七十九,九曜缚!”
蓝染身躯微微一颤,本来他是想崩断身上的锁链,可谁知,身体中突然生出属于他但又不受他控制的灵压。
这九道灵压仿佛九根尖刺,要从他体内钻出来似的。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并没有错,下一秒,九根漆黑的灵压如铁钎般从他体内刺出,也封锁住他体内流转的灵压。
这和宏江先前直接破坏他的灵压结构不同,那时候崩玉会默认他受伤了自动帮他恢复。
可现在奇怪就奇怪在,从他体内冒出来的九曜缚其实是他自己的灵压,等于是他自己阻碍了他自己的灵压流转,这一切都需要他有意识的去化解。
这倒是其次,真正让蓝染疑惑并有些失神的,是宏江为何能调动他的灵压去释放鬼道,对方那把鬼道系最强斩魄刀,还有他不知道的奥秘!
宏江可不管蓝染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只见他高举着镰刀,那一直涟漪的镰刃不知何时居然变成了苍蓝色,好似一束摇曳在夜空中的火焰。
苍蓝色的火柱从天而降,宏江那仿佛被点燃的刀刃也从蓝染头颅,没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蓝染整个人都被笼罩在火柱之中,通体洁白的身躯居然开始出现裂痕,裂痕下隐隐透出苍蓝色的光芒,仿佛有什么快要从他体内冲出来似的。
“破道七十三,双连苍火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