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劍來 愛下-第九百七十一章 不陌生鑒賞

劍來
小說推薦劍來剑来
大雪满山,地白风寒,密雪峰中,时闻树枝折断如碎玉声。5
在这仙都山,除了宗主崔东山,能够自由出入小洞天道场的,只有上宗落魄山的右护法大人,周米粒了!4
就连首席供奉米裕和掌律崔嵬,而且他们还是两个剑仙胚子的师父,想要进入道场,一样需要报备录档。
今天大清早的,白玄就捧着紫砂壶,依旧是给自己泡了一壶枸杞茶,虽说是被景清兄坑了一把,但是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这会儿白玄仰头灌了一大口枸杞茶,然后对着坐在桌对面的小米粒说道:“右护法,大爷我心里苦啊。”
要说聊喝茶,我可是经验老道的行家里手,小米粒立即说道:“那就喝老厨子亲手炒制出来的野山茶,先苦后甜,这就叫有回甘嘞!”
白玄老气横秋叹了口气,“哪跟哪啊,根本不是一回事,右护法你悟性还是差了点,回头我让贾老哥教教你,如何说话。”
柴芜这个丫头片子,都是玉璞境了,最近把白大爷给愁坏了,愁得白玄喝茶都喝出了酒水滋味。柴芜这娃儿,修行得是多用功多勤勉,才能蹦出个上五境啊。辛苦辛苦,资质一般,就只能勤能补拙了。1
小米粒挠挠脸,站起身,从桌上拿起金扁担和行山杖,说找柴芜顽去了。3
如今柴芜比较得闲,大白鹅让她的修行缓一缓。
白玄摆摆手,有气无力道:“去吧,记得帮我带句话给柴芜,她如今是玉璞境了,好事,既然大家都是朋友,贺礼就免了,矫情,回头我会帮她想几个仙气、霸气、牛气各具风采的道号,以后她下山历练,随便挑一个用。”1
小米粒应承下来,一路飞奔,到了柴芜那边的屋子。
小米粒先前早就帮忙备好了酒壶酒碗,一天半斤酒,对柴芜来说,就是两碗的事。
柴芜喜欢看酒花,闻酒香,晃酒碗,眯眼而笑,然后一个抬手提碗,仰头喝完半碗,擦擦嘴,点点头,一气呵成。2
小米粒总觉得柴芜对待喝酒,远远比修行更认真,更重视。
先前柴芜说她是玉璞境了,十一境,右护法是洞府境,六境,那么两个人的境界加在一起,再平均一下,然后再四舍五入一下,就相当于两个人都是九境了。
莫名其妙就当上了金丹地仙哩,阔以阔以,柴芜好厉害的算术!
不当个账房先生,真是屈才了。
如今白玄他们几个剑修,不经常聚在一起,各自闭关的光阴明显久了。
就像今早,小米粒就只碰到了白玄,孙春王他们就都在闭关中。
就像同样一条光阴长河,不同的人“蹚水”其中,就是不一样的观感和境遇,快慢轻重皆有分别。
柴芜私底下与小米粒说悄悄话,问自己突然就是玉璞境了,别人会不会有想法。
当时小米粒毫不犹豫说道,有啊,当然有的!比如白玄最早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呆住了,一直在那边自言自语,说怎么可能有比自己更天才的人物,最后他终于想明白了,以拳击掌,仰天大笑,对啊,柴芜不是剑修,修行快一点,实属正常。孙春王修行就更勤快了,程朝露练拳更用心了,何辜和于斜回都开始相互骂废物啦,白玄让他们俩下次再与你这个上五境神仙喝酒,得跪在地上喝嘞……哈,柴芜,白玄说玩笑话,当不得真哩,何辜当时不服气,满脸涨红,白玄一个斜眼,喏,我学给你看啊,就是这样的,然后白玄说我这个天才带头跪地上,你们俩庸才有啥不服气的,于斜回便冷哼一声,何辜就给气笑了……
小米粒给柴芜的通风报信,绘声绘色,有模有样。
落魄山耳报神,果然绝非浪得虚名。
“巡山去!柴芜,我下次再来找你啊。”
其实今儿闲聊没几句,小米粒很快就起身告辞,只是在桌上又留下了一颗雪花钱。1
是落魄山右护法的老规矩了,柴芜习以为常,趁着小米粒低头肩扛金扁担的间隙,柴芜便手腕一拧,袖子一抖,桌上雪花钱入袖,换了另外一颗雪花钱,再捏碎那颗属于自己的雪花钱,小米粒抬起头看到这一幕后,咧嘴笑了笑,点点头,走了走了,巡山去喽。1
柴芜重新端起酒碗,轻轻摇晃,酒碗水纹,真是漂亮,都要舍不得喝掉最后半碗了。
至于白玄说要帮她取道号啥的,柴芜就只是觉得自己更想喝酒了,半斤,不太够。
先前听小米粒说过,经过她十分用心猜测推衍、得出的那么一个精准结果,因为她来这边做客的缘故,道场这边每次开门,都会跑掉些天地灵气,会不小心流散到外边的密雪峰,所以她不能常来这边看他们,来了,也得补上点灵气,按照停留时间长短,留下一两三颗不等的雪花钱,不然可就是假公济私了,传出去不好听,她毕竟是落魄山那边的,在下宗这边要注意影响哩。
不过这件事,小米粒只悄悄与柴芜说了,柴芜说会帮忙保密的。
记得第一次小米粒与柴芜聊得开心,转过头,皱着眉头,掐指一算,满脸苦兮兮,从棉布挎包里边三颗雪花钱,抽着鼻子,轻轻放在桌上。1
攒点小钱钱,可难可难。2
当时周米粒走后没多久,崔宗主和米裕就都就现身柴芜桌边。
柴芜满脸好奇,只是不知如何询问才算得体,便干脆不说话了。
崔东山低下头,将那三颗雪花钱叠在一起,趴在桌上,笑嘻嘻道:“每次开启道场大门,灵气损耗确实得算神仙钱,不过不是雪花钱,是谷雨钱。”
米裕没好气道:“有护山大阵在,这边的灵气流溢在外,可又跑不出青萍剑宗地界分毫,崔宗主你也太不仗义了,连小米粒的钱也坑!”
亏得是坑骗小米粒的雪花钱,不然米裕早就当场跟崔东山翻脸了,打架就算了,但是米裕少不了要跟隐官大人告一记刁状。
这样的学生,真得管管。
崔东山白眼道:“我这不是帮着右护法存钱嘛。不然这件事情被先生晓得了,咱仨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跑。”
米裕气笑道:“崔宗主,劳烦你说清楚点,这件事跟我和柴芜有屁关系,真要拉人垫背,找……白玄去嘛!”
崔东山伸出手,手心抵住桌上的雪花钱,笑眯眯道:“柴芜,以后修行路上,不要因小失大。”
柴芜点点头。
其实崔宗主不用提醒这种事,自己也不是没心没肺的傻子,周米粒那么好,以后她柴芜就只会对周米粒更好。
小米粒得知自己跻身玉璞境后,除了第一次的登门道贺,之后为何要经常来这边串门?可不就是担心白玄他们有想法吗,担心自己跟孙春王他们的朋友关系疏远了。
崔东山嗯了一声,到底是个极有慧根的孩子,肯定上辈子没少读书了,对话不费劲。1
崔东山站起身:“行了,废话不多说,柴芜,既然已经一步登天,那就先缓几天,多看那几本我丢给你的杂书,剑谱啊,道诀啊,符箓阵法啊,都先翻翻看,之后再来好好修行,再接再厉,哪天成了仙人,你就可以喊上出得来的朋友,一起下山耍去了,天高地阔,云宽土厚水长,美不胜收。”
带着米裕离开道场,崔东山站在洞天门口那边,微笑道:“米首席,瞧着小米粒自掏腰包,你心疼归心疼,但是除了不要拦着小米粒,更不要想着找个蹩脚由头,帮小米粒把这些雪花钱找补回来。”
米裕疑惑道:“这是为何?”
崔东山拍了拍米裕的肩膀,“米首席你咋个回事嘛,比我跟柴芜那么个小姑娘聊天还费劲呢。”
米裕笑了笑,“洗耳恭听,愿闻其详。”
崔东山关上门后,远远看着那个大摇大摆走下密雪峰台阶的黑衣小姑娘,“小米粒,这么多年来,一直偷偷愧疚,总觉得自己没能给别人帮上忙,做点什么。”
米裕欲言又止。
小米粒明明已经做得很多很多了,甚至米裕都会由衷觉得,这个担任落魄山右护法的小姑娘,才是最多照看人心的那个存在,至少也是之一。1
这个每天都会巡山、兜里永远备好瓜子的小姑娘,是在帮着隐官大人和落魄山,照顾着米粒大小的细微人心。
崔东山摇摇头,“你想说什么,我当然知道,可那只是我们想的,我真正在意的,是小米粒自己怎么想的。”
米裕沉默片刻,蓦然笑容灿烂,一巴掌重重拍在崔东山的肩膀上,“崔宗主不愧是隐官大人的得意学生!”
“米裕,想不想听自家人关起门来说句自家话?”
“请说。”
“我要请米裕做好某天被青萍剑宗除名的出剑准备。”
“不知为何,对此既忧心又期待。”
这就意味着米裕一旦倾力出剑,他是仙人境时,剑斩仙人。将来米裕已是飞升境时,那就剑斩飞升境。
在剑气长城,地仙两境的米拦腰,玉璞境的米绣花,其实是两个人。
在浩然天下,青萍剑宗的米首席,与被青萍峰祖师堂剔除名字的米剑仙,又会是两个人。
崔东山嘿嘿笑道:“这只是以防万一,不太可能真有这么一天的。”
崔东山郑重其事提醒道:“这种话,以后喝酒再多,你可不能跟我先生说漏嘴。”
米裕笑道:“我又不是个傻子。”
崔东山看着米裕。
米裕略显尴尬,收起笑意,无奈道:“相较于隐官大人跟崔宗主,我当然是个傻子。”
崔东山突然压低嗓音说道:“米首席,商量个事,小事,真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对米首席来说,不费吹灰之力。不卖关子了,就是想知道米首席,啥时候主动跟那些浩然各洲的仙子姐姐们,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呗?”
米裕听得一阵头大,干笑道:“不好吧?”
要是被隐官大人听说这么一档子事,首席位置不保。没当上,自然无所谓,可当上了,再被摘掉头衔,到底没面子。
崔东山揉了揉下巴,“那就找个折中的法子,比如……开启镜花水月?若有客人来桐叶洲游山玩水,再主动登门拜访米剑仙,咱们总不好拦着吧。”
米裕跟着揉了揉下巴,“身正不怕影子斜,就只是叙旧而已,何必心虚呢。”
两人对视一眼,尽在不言中。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米裕,其实在我看来,真正最适合担任第二任宗主的人选,不是曹晴朗,而是你。”
“不是说曹晴朗当不好,而是想要当得最好,得看过截然不同两种风格的青萍剑宗,再来担任第三任宗主,火候就足够了。”
“这种话,你跟隐官大人说去啊,隐官大人又不是那种听不进意见的人。”
“我这会儿哪敢说啊,挨骂都是轻的了,讨顿打都不意外。”
米裕幸灾乐祸道:“也对,隐官大人如今正在气头上呢。”
沉默片刻,崔东山眺望着三山围起的那座青衫渡,喃喃低语。
“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太平世道吗?”
“是有很多人相信好人有好报。”
“呵,傻子才信呐,偏偏真就有人信。”
说到这里,崔东山蓦然振衣,大袖鼓荡,装满天风,伸手指向山外远处,眉眼飞扬道:“米裕,就让我们一起,让这座桐叶洲,出现更多这样的人吧。”
米裕也被难得严肃的崔东山这番诚挚言语给牵引道心,心神激荡,沉声道:“拭目以待!”
只是崔东山很快就恢复如常,从袖中摸出一张纸,“米首席这话说得轻巧了啊,别光看啊,得踏踏实实做点什么,喏,我这边有份名单,拿去瞧瞧,都是去过剑气长城见过米首席的女子,我这不是担心来了客人,米首席到时候连对方的名字、门派、道号都记不清嘛,温故知新,温故知新。”
米裕轻轻推开崔东山的手。
崔东山再递过去。
米裕再推开。
崔东山恼了。
米裕只得以诚相待,“都记得她们,岂能忘,怎敢不去长相思。”
崔东山收起那份名单,呸了一声,“难怪先生要让你和老厨子,加上周首席,将来一起帮忙把把关,免得大师姐给如你们这般道行深厚的浪荡子给骗了。”
米裕微笑道:“只要是同行看同行,我只需扫几眼,听几句话,便知道对方成色如何,行走花丛的大致路数,道行深浅。”
崔东山啧啧道:“看把你能耐的。”
米裕伸出双指,捻起鬓角一缕发丝,眯眼笑道:“生平唯三事,勉强值得说道,地仙境斩妖,春幡斋看门,醉酒赏美人。”
崔东山点头道:“回头好好捯饬捯饬,把一身行头搞起来,穿一身雪白法袍,佩长剑,头别玉簪,悬养剑葫,手持折扇……”
米裕无奈道:“如此花里花俏,反而是累赘,骗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骗不得有眼界的真正佳人。”
崔东山讥笑道:“骗?”
“骗她走到我的心尖上,谁骗谁还不好说呢。”
崔东山听到这句话,真忍不了了,跳起来就是对米裕一顿劈头盖脸的拳脚,米裕护住脸,稍稍移步。
崔东山停下手,他娘的,真欠揍,还是小陌好,小陌好啊。
米裕抖了抖袖子,一本正经道:“崔宗主,年少即须臾,于道各努力。”
崔东山讶异道:“米首席,有点东西啊,大才子啊。”
米裕哈哈笑道:“治学一道,只是与隐官大人学了点皮毛,这不最近刚好在编撰一本集句联书籍,现学现用。”
崔东山双手插袖,伸手遮在额头处,微笑道:“请君放眼看,平地构大厦,何曾一日成。”
如今的青衫渡,只是有了个仙家渡口的雏形,除了渡船停靠处,就只建造出一座负责登记乘客关牒、发放登船玉牌的屋子,在这边临时当差的,是老妪裘渎和少女胡楚菱,这个昵称醋醋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是一宗之主崔东山的嫡传弟子,在山上,确实也算得了一步登天的造化了。
按照旧规矩,从落魄山那边传下的老传统,在门口摆放了一张桌子,其实就是崔东山专门为周米粒准备的,作为每日巡山一趟的休歇处,其实青萍剑宗暂时还名声不显,也没有与桐叶洲各大山头、渡船签订契约,既然没有渡船,就自然没有修士在这边落脚了,这张桌子就是个摆设,不过周米粒每天都会在这边坐上个把时辰,与裘老嬷嬷和醋醋姐姐聊聊闲天,裘渎的大道根脚使然,老妪对这个北俱芦洲哑巴湖出身的洞府境小水怪,天然亲近。
但是今天周米粒离开洞天道场后,一路巡山到屋外这边,将金扁担和绿竹杖都搁放在桌上,不劳烦裘嬷嬷,自个儿烧了一壶开水,煮了三碗茶水,先端给老嬷嬷和醋醋姐姐各一碗,小米粒再拿着自己那份离开屋子,独自坐在桌边长凳上,两腿悬空,轻轻摇晃,好茶好茶,老厨子亲手炒制的茶叶好,煮茶的手艺更是炉火纯青哩,相得益彰!
周米粒嚼着一片茶叶,揉了揉眼睛,真有客人来访?只见远处来了两人,一个年轻人,背着个竹箱,一个胖乎乎的,随从模样,斜挎包裹,风尘仆仆的,就像两个风餐露宿的行脚商。
当年在故乡哑巴湖那边,周米粒见过很多。周米粒一下子就生出了亲近之心,小脸蛋,两条疏淡微黄眉毛,就像挂满了喜悦。
她赶紧放下茶碗,再将桌上的金扁担和绿竹杖取下,斜靠着长凳,周米粒快步向前,只是没有跑出屋子太远,站定后,一只手轻轻拽住棉布挎包的绳子,稚声稚气道:“两位贵客,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咱们这儿叫青衫渡,属于青萍剑宗地界,与客人们道个歉,如今渡口建立没多久,尚无供人远游的渡船。”
背着竹箱的年轻男子,看着那个斜挎棉布包的小水怪,神色柔和,轻声道:“我叫张直,是个走南闯北的包袱斋,来这边逛逛,不乘坐渡船远游,你们宗门有无需要外人注意的山水忌讳?”
周米粒摇摇头,笑道:“来者是客,无甚忌讳。”
其实话一说出口,小米粒就后悔了,怪自己业务不精啊,只是来这边巡山,渡口忌讳规矩啥的,得问过裘嬷嬷和醋醋姐姐才行,完蛋了,完蛋了,如何补救,如何是好……黑衣小姑娘皱着疏淡的两条小眉毛,愁啊,等会儿与两位外乡人寒暄过后,就赶紧找裘嬷嬷搬救兵去。
张直笑道:“这位小仙师,能否容我们歇脚片刻?”
周米粒使劲点头,学暖树姐姐与他们施了个万福,“请。”
一起走向那张桌子,张直身边的那个胖随从,笑着自我介绍道:“小仙师,我叫吴瘦,胖瘦的瘦,道号灵角,空灵之灵,不是吃的那种菱角。”
周米粒赶忙回话道:“大仙师,我叫周米粒,碗里米粒的米粒,能吃的那个米粒。”
吴瘦笑着点头,以眼角余光瞥了眼密雪峰,心声说道:“主人,庞超就在山上瞧着这边,不过看样子,庞超不会主动下山来见主人。”
张直以心声答道:“见了也没什么可聊的,不见好,省得尴尬。吴瘦,如果能够见着那位年轻隐官,你就莫要旧事重提了,不讨喜,别搞得我们像是登门讨债似的。”
身边这个吴瘦,是昔年宝瓶一洲包袱斋的话事人,其实与落魄山还有点渊源,因为牛角渡最早的那个包袱斋,就是吴瘦当初亲自与大骊宋氏 打下了基础,只是吴瘦胆子太小,气魄不够,或者说是光盯着可见的财路,结果没做几年生意,便早早撤掉了人手,关门大吉,只留下了个空壳子,算是便宜了后边与北岳魏檗一同接手牛角山的落魄山,山头都归人家了,自然就顺便将那些仙家建筑一并收入囊中。但是这么多年,落魄山一直没把那边的渡口生意真正做起来,一开始还是门派的底子薄,手里边没货,后来开辟出了一条北俱芦洲东南航线,生意刚刚有点起色,就开始打仗了,整座牛角渡被大骊军方征用,商贸运转一事就彻底搁浅了,这些年形势有所好转,但是还缺个会打算盘的主心骨,幽居修道,与跟人做生意,隔行如隔山。
因为吴瘦当年自作主张撤出宝瓶洲绝大部分的包袱斋,这么一档子事,与大骊宋氏闹得不太愉快了,在那之后,包袱斋等于是彻底失去了宝瓶洲这块地盘,只要大骊宋氏一天不改口,包袱斋就不敢擅自在宝瓶洲开张,哪怕是齐渡以南,都已陆续复国,包袱斋还是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走了个绣虎,来了个隐官,何况这两位还是同门师兄弟。
周米粒等到两位商贾落座后,问道:“张先生,吴仙师,要喝茶么?”
吴瘦瞥了眼桌上的茶碗,茶叶与煮茶之水,都不讲究,确实粗茶,便摇头笑道:“不用了。”
张直却说道:“劳烦周仙师,给我来一碗热茶。”
周米粒立即站起身笑道:“好嘞,张先生稍等片刻。”
吴瘦疑惑道:“这头小水怪,瞧着脑子也不太灵光啊,不似伪装,就只是个洞府境,她真是落魄山的右护法,能当护山供奉?就不怕外人看笑话?”
张直微微皱眉。
一道白虹贴地长掠而至,飘然落座,坐在一条长凳上,招手大声喊道:“右护法,别忘了算上先生和我的两碗。”
除此之外,又有一位青衫客站在吴瘦身后,一只手搭在胖子肩膀上,“我家周米粒担任落魄山右护法,你一个外人,有意见?”
我让世界变异了 荼郁.QD
正是一路慢悠悠返回仙都山的陈平安和崔东山。
吴瘦愣在当场,自己不是以心声言语吗?
怎就被听了去?
吴瘦刚要有所动作,就发现肩膀上的那只手,往下一按,整个人身小天地的灵气运转随之凝滞,如河水结冰一般。
那人继续笑道:“我问你话呢。”
张直抱拳道:“陈山主,吴瘦口无遮拦,多有冒犯,我先帮他道个歉……”
陈平安斜眼望向那位包袱斋老祖师,直接打断张直的言语,“这里是青萍剑宗,你帮不了他。”
崔东山绷着脸憋住笑,好好好,这张直真是自家好兄弟,吴瘦更是条铁骨铮铮硬汉子,敢在这青衫渡,这么说小米粒,脑阔儿都给你敲烂。
看看,自家先生平时脾气多好,更是一贯礼敬前辈的,这都给你们整生气了,活该活该,千不该万不该,说咱们小米粒的坏话。
陈平安单手负后,一手搭在吴瘦肩膀上,身体前倾,低头弯腰,微笑道:“再这么装聋作哑,我可就要下逐客令了。”
吴瘦颤声道:“恕罪,隐官恕罪,无心之语,多有冒犯,是我鬼迷心窍了,脑子犯浑。”
小米粒和胡楚菱一起端来三碗茶水。
醋醋将两碗茶水轻轻放下,小米粒负责端给张直,她朝好人山主咧嘴一笑,这个张先生是外人哈,礼数要足,双手奉上。
陈平安笑眯起眼,轻轻点头,明白。
崔东山笑道:“右护法,你先跟醋醋一起回屋子,外边天寒地冻,不比屋里暖和。”
周米粒皱着眉头,我一头大水怪,怕冷?天大笑话么。只是灵光乍现,晓得了,好人山主要跟人聊正事,大买卖!
陈平安拍了拍吴瘦的肩膀,坐在余下的一条长凳上。
方才大白鹅见先生起身,就开始拿袖子擦拭身边长凳,白忙活了。
陈平安开门见山说了两句话。
“张先生喝完茶,就可以走了,包袱斋在宝瓶洲重新开张一事,免谈。”
“就算大骊朝廷点头,哪怕是皇帝宋和答应,一样作不得准,我说不行,就不行。”
张直笑容如常,喝了一口茶水。
吴瘦苦笑道:“陈山主,难道就因为我这句冒失言语,就要与整个包袱斋交恶?”
张直微笑道:“这种个人恩怨,别扯上我的包袱斋。”
吴瘦心一紧,使劲点头,“是我又说错话了。”
剑修的恶劣脾气,这回算是真正领教了!
崔东山哀叹一声,“张直啊张直,你真是带个活祖宗在身边。原本好端端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结果给这么闹的,雪上加霜了不是,一下子就少掉两洲生意,搁我是你,这会儿已经先摔自己两大嘴巴,再摔吴老祖几个耳光。”
周米粒守在屋门口那边,等会儿一看到谁喝完碗里的茶水,她就可以准备随时添水。
至于那张桌子聊了啥,她听不清楚,也不会偷听,多半是大白鹅又抖搂了一手术法神通,瞧瞧,大白鹅朝自己挤眉弄眼呢,唉,如今都是当宗主的人了,也没个正行。
再看看好人山主,正跟人谈笑风生呢,估摸着这桩送上门来的生意,是十拿九稳了!
又有一位剑修化虹而至,落在桌旁,崔东山看热闹不嫌大,抽了抽鼻子,眼神幽怨道:“米首席,这位吴老祖,方才破口骂我们小米粒脑袋不灵光呢。”
米裕原本还面带微笑,闻言瞬间脸色阴沉,盯着那个满脸呆滞的……吴老祖,“哦?那就是元婴的境界,飞升的胆子,聊完事,就给自个儿找块地去,挖个坑。”
周米粒瞧见了米裕,悄悄抬起手,勾勾手,余米余米,来这儿来这儿,好人山主在跟人谈买卖呢,咱俩不是这块料,都不掺和。
米裕脸色又变,眼神温柔,走向屋门口那边,期间转头看了眼张直和吴瘦,张直还好,依旧神色自若,吴瘦只觉得如坠冰窟。
张直喝完碗中茶水,转过身,笑着提起手中白碗。
周米粒赶忙拎着火盆上边的炉子,飞奔到桌旁,接过茶碗,倒了七八分满,再递还给那位张先生,张直就又与小姑娘道了一声谢,笑道:“下次煮茶待客,取水需有讲究,我是无所谓,风餐露宿惯了,只要能解渴就是好茶,但是好些山上仙师嘴刁,一喝就能尝出滋味高低,哪怕表面不说,心里却要犯嘀咕,只是将就而已。以后煮茶之水,不如从山中清泉汲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三座旧山岳中,都有不错的水源。”
喝茶有这讲究?真是这样么?周米粒看了眼好人山主,陈平安点点头,黑衣小姑娘立即笑容绽放,与张先生道谢,“受教!”
张直喝了一口茶,笑道:“落魄山果然不一样。”
张直双手捧住茶碗,笑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张直,洛阳木客出身,坏了祠堂祖训,就被谱牒除名了,在山下做点小本买卖,积少成多的路数,比不得范先生的深谋远虑和刘财神的家大业大。旁边这位,吴瘦,道号灵角,曾是宝瓶洲包袱斋分部的负责人,吴瘦只盯着算盘和账本,从不抬头看长远大势,唯一的功劳,就是误打误撞,为牛角渡留下了那些建筑,如今归属落魄山,实属万幸,这么些年,与各洲包袱斋同行碰头,唯独此事,可以让吴瘦挺直腰杆说话,吹几句不打草稿的牛皮。”
吴瘦满脸苦涩。
主人极少这么与人言语的,何况先前还专门告诫自己,不许提及牛角渡一事。
不过张直最后几句,倒也不算什么虚情假意的场面话,吴瘦确实经常与同行炫耀此事,只是稍微更改了事实,说自己与那位年轻隐官当年是怎么相识的,如何相逢投缘,称兄道弟,那会儿的陈平安还只是个窑工少年,但是我吴瘦何等眼光,一瞧就看出对方的不简单,酒桌上,撂下一句我觉君非池中物,陈平安那会儿都不信呢,只是与自己敬酒,干了一大碗……说得多了,说到最后,吴瘦自己都快信了。
不要觉得这种低劣手段如何滑稽可笑,生意场上,还真就有可能换来真金白银。
陈平安说道:“桐叶洲这边,我管不着。”
张直也是明显松了口气。
吴瘦低下头,擦了擦额头汗水。
至于是不是做样子给人看,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
张直也是直爽人,直接问道:“敢问陈先生,除了你们青萍剑宗,在这桐叶洲地界,能说上话的势力,有几个?”
崔东山晃着白碗,“消息这么灵通,是玉圭宗那边,还是大泉王朝户部,走漏了风声?”
陈平安喝完茶水,笑道:“如今管事的,是崔东山,你们聊你们的。”
起身告辞离去,走向屋门口,陈平安摸了摸小米粒的脑袋,笑道:“不用继续帮忙添水了。”
米裕双臂环胸,背靠墙壁,始终盯着那个吴瘦。
陈平安没好气道:“嘛呢,眼神能杀人啊,我怎么不晓得剑仙这么牛气。”
米裕笑容尴尬。
进了屋子,陈平安与裘渎、胡楚菱笑着打过招呼,坐在屋内一只火盆边,伸手烤火取暖,犹豫了一下,说道:“小米粒,刚才有人觉得……嗯,反正说了些不是什么好话的混账话,凑巧被我听着了。”
小米粒挪了挪小板凳,靠近好人山主,伸手挡在嘴边,压低嗓音说道:“不是那个张先生,对吧?”
陈平安笑着点头,“是那个叫吴瘦的胖子。张先生还是很喜欢你的。”
小米粒一下子眉眼飞扬起来,“哈哈,猜中了,我就知道不会是张先生!”
黑衣小姑娘摇头晃脑,肩膀一起一落的,还蛮开心,好像吴瘦的看法,不管说了啥,已经被她忽略不计了。
小姑娘光顾着开心了。
就像她经常一个人在落魄山崖畔看风景,不开心的事儿,就随云飘走吧,开心的,如鸟雀停枝头,留下做客吧。
陈平安就要忍不住站起身,这下子反而轮到米裕慌了,咳嗽一声,“隐官大人,实在不行,还是我出手吧。”
周米粒伸手,轻轻拽住好人山主的袖子,摇摇头,咧嘴一笑,好像在说,在自己家里呢,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小姑娘挠挠脸,又开始与好人山主窃窃私语,说自己与裴钱,也会在背地里说岑姐姐是憨憨嘞。
陈平安笑着揉了揉小米粒的脑袋,“右护法说了啥,我怎么没听清楚,不知道,记不住。”
周米粒,“哈!”
好人山主,“哈哈。”
周米粒,“哈哈哈!”
好人山主,“你赢了。”
米裕看着隐官大人,唏嘘不已,也就是隐官大人不沾花惹草,不然自己加上周首席,都不是对手吧。
陈平安转头怒骂道:“滚你的蛋。”
米裕愣了愣,奇了怪哉,隐官大人怎么听到自己的心声了。
————
落魄山,一张饭桌上,坐着朱敛,陈暖树,化名谢狗的貂帽少女。
谢狗感叹道:“朱老先生,我还以为你们落魄山,以隐官大人的能耐,得有大几千号人马呢。”
剑修几十上百个,练气士来个数百号人物,纯粹武夫几千人,再加上些外门弟子、杂役奴婢啥的,年轻隐官一声令下,指哪打哪,有事没事就去大骊京城耀武扬威,逛荡一圈。
实在没想到,落魄山上就这么点人。
小陌也真是的,半点气力都不肯出,估计还是懒。
他们这拨老不死,她跟小陌,加上那个名字都没想好的无名氏,都是不差的,不过都是独来独往,至于那个满身宝贝的离垢,还有那个胸脯大的婆姨,也都是不喜欢热闹的,但是其余王尤物几个,都是肯定会重新开宗立派的,呵,鸟样,杀力不够法宝凑,本事不高喽啰多。
朱敛笑道:“其实还有一座莲藕福地,加上那边,人就多了。”
谢狗毫不掩饰自己的嗤之以鼻,夹了一大筷子菜放入嘴中,含糊不清道:“那也能算人?加在一块儿,能顶个玉璞境使唤吗?”
陈暖树闻言,只是默默低头嚼着米饭。
朱敛笑容如常,“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虽说各有各命,不管怎么说都是命。”
谢狗哦了一声,只是下筷如飞,心不在焉敷衍一句,“有理有理。”
之后暖树收拾碗筷,去了灶房。
朱敛笑着提醒道:“谢姑娘,以后就不要随便试探人心了。”
“我们落魄山,虽说规矩不多,但是为数不多的几条规矩,不管是谁,自家人,或是客人,都得稍稍在意几分。”
“谢姑娘是新来驾到,所以我得把这个理儿说清楚。”
谢狗打了个饱嗝,咧嘴笑道:“晓得了,入乡随俗,客随主便,道理我懂!”
她站起身,走出屋子,“散步散步,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呸,是活到九万九!”
朱敛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不懂装懂不可怕,就怕懂了却假装自己是在不懂装懂。
归根结底,这个只是来找小陌的白景,还是不觉得这座落魄山当真吓人,所以除了小陌,没有什么是值得白景真正上心的。
哪怕是看门人的道士仙尉。在白景眼中,可能只能算半个?
谢狗走出宅子后,扯了扯嘴角,可惜了,朱老先生学问再大,到底是读书人,规矩多了点。
之后谢狗就开始闲逛落魄山诸峰,比如会去竹楼那边,趁着粉裙女童打扫一楼屋子的时候,她就若无其事,径直跨过门槛,走进去看几眼。当时正在忙碌的暖树,只是停下手上的活计,等到那位谢姑娘离开屋子,暖树最后也没说什么。谢狗又去了后山那边,坐在屋顶上,看着俩年轻男女在那边练拳,等到两人察觉到屋顶上的不速之客,立即停下走桩,满脸疑惑望向那个貂帽少女,谢狗只是伸出手,示意继续练你们的拳,当自己不存在就是了。
谢狗就这么晃悠了几天,去了山顶,趴在栏杆那边发呆,她还在霁色峰祖师堂门外的广场上,转悠了一圈。
这天暮色里,仙尉打算按时收工了。
仙尉一般都是去山上老厨子那边蹭吃蹭喝,但是偶尔会给自己开小灶,亲自下厨,这就叫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主要是仙尉觉得去朱老管家那边,登山下山,往返一趟,有点麻烦,耽误自己看书,读书人不多看点书,能有什么出息?!
仙尉一般是看门到戌时,就准时拎着竹椅回大风兄弟的宅子,不怠工,也绝不多待,反正如今落魄山也没啥外来客人。
一寸光阴一寸金,多读一本书,哪怕是多翻几页书,都是增长一份学问呐。
今天仙尉刚要收起竹椅,就看到那个头戴貂帽的少女走下山来,不太开心的样子。
仙尉便双手插袖,站在原地,打算跟这个小姑娘随便聊几句,再回宅子继续看书。
仙尉等她临近山门口了,笑着打招呼一声,问道:“这是学岑姑娘练拳呢?”
谢狗一路晃荡到山脚,揉了揉貂帽,摇摇头,“学啥拳,不晓得咋回事,可能是哪句话不小心说错了,这不就惹恼了朱老先生,算是把我赶下山了,发配到骑龙巷那边的一个店铺当差。”
仙尉大为惊讶,朱老管家那么好的脾气,谢姑娘你是造了多大的孽、作了多大的妖,才能让朱先生都觉得不顺气?
仙尉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谢姑娘,在咱们山上,一向是言语无忌讳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帮你复盘复盘,找到了纰漏所在,大不了我陪你一起上山,去与老厨子道个歉,认个错,就可以继续留在山上了。”
谢狗直愣愣看着这个身穿棉布道袍的“假道士”。
这厮除了头顶那支木簪,真是怎么看都不是那个道士啊。
这要是被那个神出鬼没的王尤物找着了,小陌又不在山上的话,还不得落个嘎嘣脆的下场?
仙尉笑道:“谢姑娘,认个错有多难,千万别觉得丢面儿,不至于。”
谢狗眨了眨眼睛。
莫不是个傻子吧。
自己跟小陌在内,他们这一小撮差不多道龄、辈分的,撇开杀力和防御各自前三甲,其余那几个老废物,其实按照一般修士的计算法子,也没有那么废物。
算是各有擅长吧,比如道号“山君”的王尤物,术法最杂,保命逃命,潜藏偷袭,都是一把好手,之所以会背了把剑,因为王尤物还是个半吊子的剑修,虽说极不纯粹,两把被大炼的飞剑,都是半路强抢得来的,但是剑术,勉强还算是剑术。
此外王尤物的那个道号不是白取的,所谓“山君”,可不是说那个老东西在山中,就可以学那三教一家的圣人坐镇天地,而是与山下的“人和”有关,再说得简单点,就是只要世道不好,山下活不下去的越多,王尤物的道行就越高,如今书上说了,苛政猛于虎嘛。所以王尤物比起其余醒来的几个,是有先天优势的,所以先前去见白泽,老东西故意绷着脸,一路上偷着乐呢。
王尤物如果早点清醒过来,又能早早潜藏在浩然天下,精心挑选一处隐蔽道场,比如那个曾经战乱不断的扶摇洲,一个不小心,真有希望被王尤物跻身十四境。只因为这厮的合道之契机,就在道号寓意中。
但是谢狗一直觉得这个啥都肯学、啥都不是的老东西,根本配不上“山君”这个本身极好的道号。
官乙,也是差不多,如果早点跟随蛮荒甲子帐,赶赴浩然天下战场,每一处厮杀惨烈的战场,由她来收拾残局,再一路吃过去,可能要比那个“白莹”更有用处。
归根结底,都怨白泽老爷遇到大事就喜欢犯糊涂呗,太迟返回蛮荒,太晚喊醒他们几个。
那个如今化名胡涂的家伙,估摸着就是在故意恶心白泽吧。也难怪当时白泽瞧见他们几个后,视线好像在胡涂身上逗留最久。
傻了吧唧跟白泽老爷抖机灵,找死不是。亏得如今蛮荒天下缺少顶尖战力,不然就要嗝屁喽。
当年那位小夫子,是出了名的讲道理和好脾气,白泽也差不多,好说话,可问题在于,这两位不讲理和不好说话的时候,有多可怕,白景都是亲眼见识过的。
谢狗哈哈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粗浅道理,怎么不懂。”
仙尉赔着笑,心中忍不住腹诽一句,怎么瞅着这个小姑娘,不像是个实诚人呐,懂个锤子。
谢狗沿着山路往小镇走去。
仙尉拎着竹椅去往宅子,打算将大风兄弟的“旁白批注”单独汇集成册,以后自己的职务高升了,再不当这风吹日晒劳苦功高的看门人,总得给下任留点宝贝,从郑大风起,到自己,再往后,代代相传,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是一桩美谈。
入春时节,雨过群山,青翠如滴。
清晨时分,仙尉缩着身子,正坐在竹椅上打瞌睡,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喊仙尉道长,好不容易撑开眼皮子,仙尉瞧见了一张熟悉面孔,黄帽青鞋,原来是小陌先生回了,仙尉赶紧坐直身体,伸手轻轻拍了拍脸颊,难为情道:“熬夜看书,容易犯困。”
小陌微笑道:“眼下时节,正是春困的时候,辛苦仙尉道长了,赶明儿起,我来看门几天,仙尉道长只管养好精神……”
仙尉连忙摆手,“不成不成,怎敢让小陌先生看大门,成何体统,小陌先生的好意心领了,我保证看门看书两不误的。”
小陌坐在一旁的竹椅上,长呼出一口气。
仙尉问道:“小陌先生,陈山主没有一起回来?”
小陌挤出一个笑脸,道:“公子在桐叶洲那边还有点事,稍晚些返回。”
仙尉有些奇怪,试探性问道:“是有心事?”
小陌想了想,说道:“得去见个人,不太想见,又躲不开,就有些犯愁。”
这个对他纠缠不休的白景,大概能算是小陌的唯一苦手了。
仙尉点点头,人人各有烦心事,很正常,仙尉也不觉得自己能够开解什么,双手搭在膝盖上,轻轻拍打,沉默许久,哼起一支老家那边的乡谣。
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近路愁,远道愁,南一声,北一声。
思悠悠,恨悠悠,江水流,河水流。梦难成,意难平,东山青,西山青。
压岁铺子多出个店伙计,代掌柜石柔当然不会有意见,就是添一副碗筷的小事。
小哑巴就不太乐意了,不用想,又来个混子。
结果才一天相处下来,那个名字古怪的少女,就让周俊臣刮目相看,满是好感。
对待挣钱一事,竟是比周俊臣更上心,谢狗先与石柔借阅了历年积攒下来的账簿,算出一个每日入账的银两数目,然后她开门见山,说以后铺子这边得跟她明算账,超出这笔钱的五成收入归她,石柔无所谓,周俊臣觉得这笔买卖怎么都不亏,就算通过了这项决议。然后那谢狗就堵门去了,但凡是去隔壁草头铺子的客人,都要被她软磨硬缠拉到压岁铺子里边瞧瞧,而且周俊臣看她的架势,恨不得要去槐黄县城满大街墙壁上边张贴告示,谢狗还与两人合计,聊了一些自己的感想,说牛角渡那边,可以立起一块招牌,就当是给压岁铺子的糕点招徕点客人,反正牛角渡都是你们落魄山自家山头,木牌上边,除了写明压岁铺子在小镇的具体地址,有哪几种糕点,被某某剑仙、某某宗主、某国皇帝陛下尝过了,赞不绝口……比如龙泉剑宗的阮邛,现任宗主刘羡阳,神诰宗祁真,大骊藩王宋集薪,上任铁符江水神杨花,凑他娘的十个有名气的,总之宝瓶洲谁名气大谁就荣幸登榜……管他们有没有吃过呢,大不了被谁骂上门来,就与他道个歉,咱们再换一块牌子呗,其实都不用换,抹掉个名字就行……
这般生意经,听得石柔目瞪口呆,周俊臣倒是眼睛一亮,要不是石柔拦着,小哑巴已经去后院找木板和准备笔墨了。
小哑巴见过挣钱凶的,但是没见过为了挣钱这么不要脸的,用那个名叫谢狗的话说,就是人总不能为了面子连钱都不挣了。
小哑巴一下子就觉得踏实了,孩子在外人这边,难得有个笑脸。
混熟了,谢狗今天陪着孩子一起翻书看,周俊臣喜欢看那些志怪小说,谢狗不一样,最喜欢卿卿我我的才子佳人了,谢狗一边翻书,一边问小哑巴,“周俊臣,你既然是陈山主如今唯一一个徒孙辈的,结果一年到头,只能苦哈哈在这边挣点碎银子,混得也太惨了点,不觉得委屈啊?”
在蛮荒天下那边,作为一个开山老祖的亲传、嫡系徒孙,在自家或是外边,不弄点幺蛾子,都没脸在山上混。
孩子咧咧嘴,“我跟陈平安关系又不熟,这么些年,就没见几次面,拢共没聊几句天,什么祖师徒孙的,反正我跟他,谁都不当真。”
谢狗点点头,“有志气。”
貂帽少女突然合上书籍,抹了把嘴,嘿嘿笑起来。
周俊臣觉得怪渗人的,咋个跟登徒子走街上瞧见美人似的。
谢狗走出柜台,扶了扶貂帽,从门口那边探出头,望向那个走出骑龙巷的家伙,黄帽青鞋绿竹杖,嘿,俊俏!
小陌没有停步,眯眼以心声道:“白景,你来浩然天下这边做什么。”
谢狗皱着脸,惨啊,造孽啊,小陌这种说辞,跟书上那种背弃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的负心汉,有啥两样嘛。
小陌缓缓前行,“别装了,有意思吗?”
谢狗哦了一声,伸了个懒腰,蹦出门槛,站在骑龙巷街道中间,径直说道:“给陈平安当死士,是那个存在的意思?”
小陌点点头。
谢狗怒道:“那你知不知道,如果陈平安城头刻字,如果不是那个‘萍’字,而是换成‘平’或者‘清’,你的下场是什么?”
小陌还是点头。
那位持剑者,找到自己的时候,就明白无误说过此事。
与其问剑?小陌既不敢,也不愿意。毕竟一身剑术,绝大部分,都传自这位远古至高存在之一。
逃?
逃不掉的。
谢狗摇摇头,“都不是我认识的你了。”
小陌冷笑道:“白景,我们本就不熟。”
之前的白景,真正的她,并非如今这般少女姿容。
极美艳,充满野性。
谢狗笑呵呵问道:“找个地方,喝点小酒?”
沉睡万年,然后一觉醒来,她发现如今天下顶尖修士的战力,好像变化不大,唯独酿酒技艺,确实高了不少。
在那酒泉宗,除了几种招牌酒水,还将那蛮荒三十余种最出名的仙家酒酿,喝了个饱,喝得很痛快。
小陌摇头道:“喝酒误事。走走这条骑龙巷台阶,走到顶部,谈妥了是最好,谈不拢,你我去海外。”
练气士饮酒,可以与常人无异,想要喝个痛快,自有手段,至于大醉过后,想要睡多久,没个准,就看练气士的个人喜好了,反正能够早早敲定醒来的时辰,大修士还能够凭此养神,醉个几年几十年,不算什么稀罕事。
谢狗撇撇嘴,说道:“陈平安又不在这边,能误啥事。”
小陌面无表情。
谢狗一跺脚,撒泼一般,双手乱晃,“不就是没喊一声陈公子嘛,你为了个外人,就跟我起杀心?”
喊公子。喊个大爷的公子。
谢狗来了落魄山这么久,也没能瞧见对方一面,架子恁大,当自己是白泽,还是小夫子啊?
谢狗直截了当说道:“陈平安故意撇下你单独见我,这种人,这种脾气,我不喜欢。你跟着他混,我不放心。”
“按照这边的书上说法,这就叫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嘛,果然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那剑气长城,还敢抛头露面,赚点战功,挣点名声,说到底,还是放心背后城头上边,有陈清都坐镇呗,笃定会护他性命?你瞧瞧,到了这边,就露馅了,还不是怕我杀他,担心你保不住他?”
小陌说道:“公子是要临时去见一个人,很重要,一个白景,根本不能比。”
谢狗疑惑道:“谁?桐叶洲有这么一号人物?”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桐叶洲的顶尖战力,是要远远逊色北俱芦洲和南婆娑洲的。
两人一起拾级而上,小陌说道:“与你无关。”
谢狗说道:“真不喝酒?”
小陌犹豫了一下,“就在骑龙巷这边,自家的草头铺子喝酒便是了,贾老神仙那边有酒,回头我再与他打声招呼,借几壶酒,贾老神仙不会计较的,都不用我事后补上。”
谢狗翻了个白眼。
气死老娘了,喝个酒,还有这么多道道,看把你得意的,这就算混出名堂了?
当年那个独自仗剑横行天下的小陌呢,那个与落宝滩碧霄洞主一起酿酒的小陌呢,那个曾经差点做掉仰止的剑修呢?!
谢狗皱了皱鼻子,好像在说,小陌小陌,你变成这样,我可伤心了。
小陌对此视而不见,径直转身走向草头铺子。
谢狗冷不丁一个饿虎扑羊,结果被小陌按住她的脑袋,“白景!”
刹那之间,小陌和白景都瞬间道心震颤,两位飞升境剑修,几乎同时转头望向骑龙巷最高处。
有人坐在那边,身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女子,双手拄剑,似笑非笑,俯瞰白景和小陌。
而那个眼神的温柔男子,微笑道:“你们先忙,当我们不存在就是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