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反蝕陽脈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另一端。
那轮高悬偏僻星河一角,时而虚幻时而真实的圆月,先被深紫色的滔天妖能侵染,又因圆月的晃荡,阳脉血能的疯狂注入,再次实质化。
呼呼!
白茫茫的森寒烟雾,从这一轮深红圆月的中心点涌出,一道道冰莹的极寒神力,在寒雾中迅速精炼。
喀嚓!
极寒神力倏一在此方世界冒出,顿时化作万丈冰川,出现在了那一轮圆月旁。
一座之后,连续九座冰川再次形成。
也是在这一刻,远在星河另一端的源血大陆,地底深处又产生剧烈地震动。
如有沉眠千万年的异类,被能够让它承载的力量惊醒,冷冻冰封的意识,悄然间开始了汇聚。
喀喀喀!
此方世界,暗红如血的界壁天幕,被浓郁的极寒能量注入。
顷刻间结为酷寒冰冻。
退缩到这里的大祭司里德,血魔族的格雷克,还有那些远道而来的超强天魔,心神震撼地看着冰莹的血色光幕。
偌大一个源血大陆,竟被一股不受血魔掌控,他们全然陌生且恐惧的寒能笼罩。
任何人,包括大祭司里德,魔念都无法透出去。
喀喀!
这一方红灿灿的世界,荒原大地,山峰和河流,纷纷开始了冰冻。
血魔族的那些恢弘宫殿,瞬间成了冰晶铸就的神殿,整个源血大陆在极短时间内,化作银装素裹的极寒天地。
“发生了什么?”
身披漆黑长袍的里德,眼窝内紫色魔魂火一般燃烧,他看着满脸苦笑的格雷克,沉声说道:“阳脉的力量,并不具备如此威能。它即使在外和妖凤战斗,也不该波及到源血大陆!”
里德略有些着急。
根据原定的计划,一旦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破碎,他就能率领那些听命于他的外域天魔,以秘法从深黯星域撤离。
至于阳脉,至于格雷克和血魔族族群,他原本就是打算抛弃的。
如今界壁天幕的异常,让他的魔念都透不出,他连那头老猿和绿柳的妖影,都已经看不见。
而且,他的一缕魔念接近暗含冰寒至极能量的界壁时,还被瞬间冻灭。
这意味着他被困住了。
“不是我们的始祖,不是它。”
不幸職業鑒定士實則最強
大魔神格雷克踩着渐渐化作冰岩的坚硬大地,已在和阳脉沟通,却惊骇地发现阳脉的所有注意力,早就不知转移到何处了。
面对他焦急的呼叫,阳脉置若罔闻。
“我,我也不清楚缘由。”
他满脸愁苦地向里德解释。
界外。
化身为人的荒神,还有绿柳,关注星河另一端的目光,在突然收回以后,放在了临近的源血大陆。
红灿灿的源血大陆,眨眼间如成一颗硕大的冰球,被极寒力量封冻。
老猿挝耳挠腮,旋即又手舞足蹈,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惊惧,“它,它被惊醒了!绿柳,你这小家伙知道的少,它是源血大陆另外一种奇迹。千万年以来,它处于永恒的自我封冻状态。”
“它几乎没醒过,也没人能唤醒它。”
“然而,只要它处于自我封冻的状态,便是大魔神贝尔坦斯,魔魂也难越过它。”
“竟然有人能够在深黯星域,引起它的主意,让它打破永恒的封冻,让它从千万年的长眠中苏醒!”
荒神嗷嗷怪叫。
“源血么?”
绿柳油然而生敬意。
“不,不是源血。源血时而会醒,源血一直寻找有缘人,愿意眷顾特殊的血肉生灵。它不一样的,在千万年的时光中,它没有相中任何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它垂青,能得到它的厚爱。”
“我感觉,这样的家伙突然出现了。”
老猿居然无比的激动。
“极寒,永恒封冻,难道……”绿柳自语了几句,眼睛微亮,惊道:“莫不成,是被妖凤特意带来的蔺竹筠?”
“她?哈哈!她也配吗?”老猿捧腹大笑。
“那是谁?”绿柳奇道。
“我看到了!一座,又是一座,十二座了!冰川,万丈高的冰川!矗立在那一轮深红圆月周边!唔!”
“星霜之剑!竟然是纪凝霜!”
“这丫头,还没有踏足深黯星域,只是她参悟的冰寒神力送来,就让那股极寒活跃了!我的天,她才是神灵的宠儿,才是最受上苍眷顾的幸运儿啊!”
荒神的大呼小叫声,让远处的白色天虎,让虞蛛都为之侧目。
蓬!
“星烬海域”内的绝寒冰川,一座座地开始爆裂崩塌,蔺竹筠的那道清冷身影,莫名的血流如注。
她骇然看向那些万丈冰川,如在冰川内清晰地看到,有种种极寒法则衍生变化。
仅仅只是看着,她的眼瞳已在悄无声息地绽裂,和她脚下的冰川,和她炼化的这个“星烬海域”一起。
喀嚓!
鸡蛋壳碎裂一般,她辛苦精炼的“星烬海域”,也在四分五裂。
烙印在血脉和阳神中的冰寒奥义,被这条路终极彼岸的至高存在,用她难以理解的方式吊打着。
“真的是……没来由。女人之间的嫉妒,蒙蔽了你的双眼,扭曲了你的思想吗?”
身处紫色神座的至高妖凤,能看到从那些万丈高的冰川内,折射出一道道刺目冰光,摧毁了“星烬海域”和蔺竹筠站立的冰川。
“离远一点。”
她抬手一抓,将碎裂的“星烬海域”和受她垂青的蔺竹筠,以其无穷尽的磅礴妖能裹着。
随手一扔,蔺竹筠和“星烬海域”就在另外一片星河出现。
也在这时,她感受到了源血大陆的异常,还有荒神和绿柳等妖神的注视。
她视若无睹,只是看着那一座座万丈冰川,隐约瞧见其中有一抹冰莹幽影,像是寒冰道则的实质化。
她讥讽道:“只因那丫头是虞渊的未婚妻?你的冰寒神力,进入深黯星域的第一时间,居然不是要对付我,也不是为了救姓安的阳神,就只是要格杀她?”
至高妖凤觉得啼笑皆非。
纪凝霜的冰霜寒力,在深黯星域莫名得到增强以后,一束束寒力额外获得浓稠寒能的入驻,变幻为一座座万丈冰川。
可她,却第一时间以那些冰川袭杀蔺竹筠。
区区一个自在境的修行者,就因为是她的情敌,就让她转换了攻击目标,简直是不可理喻,也毫无逻辑和道理可言。
“你管不着。”
纪凝霜的冷硬声,从那些万丈冰川响起。
“我开始有些欣赏你了。”
至高妖凤嗤笑起来,也不知是真的欣赏,还是一种嘲讽。
“他呢?应该拼命的,应该是他吧?”
妖凤轻啸一声,比神座都要宽阔巨大的一对紫色羽翼,再一次拍动起来。
轰隆!喀喀喀!
一座座万丈冰川,内中镌刻的极寒道则,被她神羽中的妖能碾碎,纪凝霜冰寒力量铸造的山川,也在轰然倒塌。
“我在了。”
摇摇欲裂的那一轮深红圆月深处,一道雄伟的赤红身影,仿佛裹挟着诸天生灵的血脉道则而现。
圆月的边沿,一根根赤红棱晶,化作纯净的血能融入他体内。
“你稍等片刻。”
踩着一块莹白神异砚台的赤红身影,倏一在圆月浮现,又刹那间消失。
噗!
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被一道莹白电光穿透。
那道赤红身影,还有他脚下的莹白砚台,在里德和大魔神格雷克的眼中,仅仅出现一秒又再次无迹。
“虞渊!”
里德陡然尖叫。
大魔神格雷克,才想吆喝一声,面容和眼神突然呆滞。
一股外来的力量,侵入他的血脉源头,落入他始祖化作的血色长河,正掠夺他缔造者的浩瀚血能。
和他的感受一样,所有血魔族的族人,都跟着神色呆滞起来。
包括另一个世界的安梓晴。
“意外惊喜。”
虞渊在灰域的本体真身,感受着阳神的所作所为,感受着一股极致酷寒,对阳脉源头灵智和意识的暂时封禁。
他的阳神沉落那条血色长河,内中条条血脉奥义,化作他躯体的条条晶莹经脉。
蘭若怪談
天地间,血能最为纯净且最为浩荡的异物,才是促使他阳神进阶的最强滋补物!
换句话说,他的阳神吞不掉这条血色长河,就不能破开桎梏,不能将他送达另一个高度,永远无法顺利封神。
源血地底的极寒,以它擅长的方式,封冻了阳脉的魂念意识。
时间不会太长,但似乎已足够。
浸没在血色长河中的阳神,饥渴融炼着仿佛无尽的血能,进行着一轮轮的蜕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