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第九三七章 溫布利裡兩良家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金色绿茵
主教练对足球比赛结果的影响肯定不小,但也必然有限,足球毕竟还是要靠球员在场上踢。
十几年前还都在家乡踢野球的时候,卓杨的发小海洋就曾有过高论:换我去执教曼联,曼联仍然会是英超夺冠热门。让弗格森来执教中国队,也没有世界杯夺冠的希望。
时过境迁,曼联真的不再是夺冠热门,中国队真的有了夺冠希望,但海洋的道理是正确的。
波切蒂诺很用心地调整了战术细节,而且从理论上是完全正确的。
瓜迪奥拉不怎么用心的换上了状态一般的丁丁,焦灼战局下其实并不算理想。
但热刺的战术成功,丁丁迟疑插柳,都因为卓杨和B席这一冲一停变成了无所谓。
到哪说理去?
时间已经过了80分钟,曼城客场3:2领先,瓜迪奥拉雍容地换下喜娃,用老孔上去踢一个中场后腰。
这样一个人员配置,足以说明老瓜对热刺绝地反扑的重视,说是后腰,老孔、石头、拉波三大中卫‘品’字型钉在后场,啥时候也没见过曼城这么谨慎。
老瓜不傻,上场前专门叮嘱老孔,要提防那个该死的默特萨克,他今天是个彪子。
时间无多,怎么输都是输,波叔不是胆小鬼,他决定给球队增加一点进攻可能性。
一努嘴儿,所有热身球员齐刷刷跑来听宣。
孙兴慜心知终于该自己了,虽然时间短了点,但总比没有强,好歹算是给家乡父老有了个交代。
——波Sir,请相信我们吃祖传山东泡菜长大的韩国人,高丽古言: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胜不胜的回头再说,反正我们嘴上不服输。
波叔点点头:“哈里,你上。”
孙哥:“……”
哈里·温克斯:“欧了,必胜!”
‘嘶啦!’
孙兴慜愣是把长筒球袜扯烂了,拳头差点打着自己下巴。
“孙?你这个样子……有点变态哦。”波叔说:“不过,我喜欢。”
孙哥险些一记飞腿踹在这张猥琐的脸上。
.
愛戀迷情調酒師
足坛有很多表现在两极之间摇摆的球员,要么90+,要么60-,几乎不存在中间状态,很神奇。
不说多,热刺至少有两位,拉梅拉算一个,温克斯更算一个。
表现优异的时候,温克斯妥妥新一代杰拉德,无论在热刺和英格兰国家队都是。可差起来的时候,也就是个马明宇。
当然,温克斯现在才23岁,前途依然有无限可能,至少波叔和南门都对他充满了期许。而且温克斯是目前热刺少有的几个青训纯血统之一,出身优势使得他的容错率很高。
年轻人总是热血沸腾,把无限的激情投入到有限的替补时间里,温克斯上来后连着两次突完远射,引来看台上阵阵叫好。
波叔皱了眉头,默姥爷冲着温克斯喊叫:“嗨,嗨,小子,稳着点,打成功率。”
年轻人的建功立业激情,这才告一段落。
老瓜已经让萨内站在了场边,准备换下卓杨。他看出来卓杨累了,在被压扁的队形中组织传切,但再冲锋的意愿不强。
用萨内而不是德比希,因为孔帕尼换喜娃已经是瓜迪奥拉‘认怂’的极限。
实际上,卓杨不是累,最起码没有累到冲不动的地步,他顶在中场正三角位置并不做随时冲击的准备,是想逼住默姥爷,看看他还有什么猴耍。
没猴耍。卓杨的态度明确告诉默姥爷:你敢冲上去,我就敢霸凌特里皮尔和桑切斯,反正老子3:2领先。
对于卓杨来说,一场比赛的胜负不算啥,玩开心才最重要,难得有机会和亲兄弟玩一把,其他都是浮云了。
可对默姥爷来说又何尝不是?
卓杨在自己三次亲自紧逼防守的情况下,完成了帽子戏法,换做别人,这会儿不吐血也该崩溃了,但默姥爷根本不当回事。
这狗东西多大能耐你们不知道?才三个,你行你上啊。
他就算再进三个又怎样?就算把特里皮尔、桑切斯、洛里斯虐成土狗又怎样?关我蛋疼。
姥爷心里有数,他一直在踅摸机会,而且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最大优势——卓杨不会管。
传来传去、抢来抢去,场上一直没有死球,萨内为防冻感冒都开始了场边原地蹦。时间来到了第90分钟,四裁斯蒂芬·奇尔德举起了补时4分钟的牌子。
丁丁中路拿球,见到卓杨只是简单拉了边,没有蓄势的意思,便拧腰打算向另一侧给球。
凯恩积极回撤卡住斯特林,又让丁丁犯了犹豫。德布劳丁大伤初愈,状态一般,他今天总是很犹豫。
就这么一磨叽的工夫,阿里便扑了上来,丁丁急忙平抹护球,闪开老瓜未来的、现在还两不相知的准女婿。
然后他就被生龙活虎的年轻人温克斯抢断了,从另一侧偷上来的,打枪的不要。
卓杨睁眼看着默姥爷扭曲着脸就冲了上去,宛如饿极了的野狗闻见新鲜人翔。
哎~,我就不管,我就是玩儿。
双方队形都压得很扁,卓杨不是太相信默姥爷能在这么狭窄的冲击空间里做出有效文章,姥爷是超级自由人,但不是前场绣花攻击手。
默姥爷从温克斯脚下招来足球,他的正前方至少有老孔、石头、拉波三大中后卫严阵以待,而且三人层次错落,换做卓杨机会也不大。
看看默姥爷耍什么猴。
六剑客都是一肚子坏水,默大善人很奸诈。
姥爷带球往左轻拐,因为卓杨就在左边。在外人看来他就是自投罗网,于是,孔帕尼便缓了一步,后边的石头和拉波缓了两步。
可卓杨真的不管。这也就是姥爷没有带球贴上来,否则他铁定会像踩了电门一样有多远跳多远。
然后姥爷一阵风朝前掠去,一米九八大长腿真不是盖的,掠得孔帕尼险些壮汉尿失禁。
一点破,全线破,默姥爷充分利用了卓杨的吃瓜精神,从肋部空当直逼曼城禁区。石头和拉波尔特很难够上手了。
说实话,卓杨知道姥爷很坏,可没想到他这么坏。
好一个孔帕尼,被自家人与敌人联手戏耍后却并没有气馁,一声怒吼冲天而起,铁牛回头战斧飞。
看戏观众卓杨目瞪口呆:我原本以为吕布已天下无敌了……
本已突破天险的默姥爷被孔帕尼由后飞铲放翻,庞大的身躯几个打滚都快到小禁区了。
首先,卓杨要关心默姥爷有没有受伤。
老孔是个讲究人,这么拼命却依然是冲着球去的。姥爷摔得很惨,但也就是摔得很惨而已。
其次,卓杨关心裁判怎么判罚。
克雷格·鲍森警笛长鸣,给孔帕尼亮了黄牌,然后判罚大禁区线上直接任意球。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热刺人都很不满,虽然鲍森的判罚十分准确。
只有卓杨心说:坏了,坏了!
禁区线上的任意球难度非常大,因为距离球门太近,没有弧线或者下坠的空间。几乎所有罚球手在这个位置都是选择大力抽远角,考验门将的倒地反应能力。
契约婚姻:宫少求放过
可一旦有高手玩出下坠短弧线,追求近端或远端上角,只要球速过关,对于门将来说就是无解。
很久很久以前,《金色绿茵》里就有过交代,六剑客都是任意球顶尖高手,在马迪堡时期就是了。
六位高手各有专属自己的任意球绝活,相对而言默姥爷最低调,因为他擅长禁区线上这一特殊位置的任意球,而且是全世界最擅长的。
但因为特殊位置在比赛中出现的少,所以这么多年很低调。
但卓杨心知肚明。他更希望这个球能判点球,那样会难为死默姥爷,他拿自己的卓点BUG没什么好办法。
可压禁区线的任意球,这狗东西三个指头拿田螺。
“老卓,刚才你为啥不堵他?”老孔揉着小腿问卓杨。
“那什么……我膝盖里……你知道……”
“啊?要不要紧?你赶紧下去歇歇,要不要我背你下去?”
不得不说,孔帕尼才是真正的忠厚老实,卓杨和默姥爷之流与其相比,狗不理天厌之!
成功让老实人孔帕尼心生内疚、自己却一点都不内疚的卓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禁区内人墙里尽可能伸长脖子。
成功让卓杨背锅、自己却一点也不内疚的默姥爷,此刻得意的样子,加上长胡子就是单刀赴会的关二爷,很欠扁。
倚天有长剑,追风御骏足,耸辔平甘陇,回鞍定巴蜀。
超級仙氣 格子裡的陽光
蟲祭
“哔——”
电光雷影追魂剑,佩尔·默特萨克一剑赤地千里。
“哔——哔!”
3:3,兄弟俩把纯洁的温布利当做欢场,尽情玩弄着曼城和热刺两个良家。
.
(汗,本章有个小Bug,发完很久才发现。算了,不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