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一十章 定衡可取益看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清玄道宫之内,张御收回那一缕气意后,同时也是稳住了此世之门户,接下来还需继续维持此间之平衡。
不令此界过于偏向灵性一方,也不令其完全偏向于现世,这是由此界特殊情形而决定的。
此界自古早的生灵演化开始,里面的血肉生灵除了修道人外,大多数在演进路上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灵性渗透,这样完全偏向现世,那就会导致生灵不适。同样,偏向灵性那又是融入纯灵那一边,同样也是极端了。
不偏不倚,方是最好。也是这个世域血肉生灵自身的选择。
至于灵性生灵,没有自主意识的那是纯灵一部分,不必当生灵看待,有自主意识的,自可以归回纯灵之所,那里更适合它们生存,不会有人阻拦。。但要是非要转化血肉生灵,那自有天夏为其作主,因为道理上此世之人也都是天夏子民。
而这世域之中的种种变化却是能给天夏带来不少启发。
此世拥有足有多的血肉生灵和灵性生灵相处的经验,还有血肉生灵灵化的方法,这是十分宝贵的财富。
灵化看起来不好,但其实若不是普及使用,而是用在某些特定的方面,却是十分有用的。比如说某一个兵卒重伤,那么可以短暂的使之灵化,这样此人就不会受血肉伤势严重的,那么就能及时救了回来。
而一些实在救不回来的人员,使用灵化,则可以使其保持意识继续生存下去,只是灵化也容易泯灭情感,还需吞吸情绪和其他灵性来维持自己,这里也需要事先顾及到。
放在修道人这边,则可以当做一个神通道术来使用,并且掌握了短暂的灵化之术,在危机关头还可以选择遁避入纯灵之所中。便是不谈那些有价值的灵性生灵,这里也有太多太多可以被利用的地方了。
这个世域的出现,对于天夏总体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而随着天地的完整,将来可能还会有类似的下层世域出现。只是世域之中的生灵并不是试验品,所以他们应该得到好的对待。
张御思索了一下,新的世域也当有一个定名,既然是“灵、物”并行之世,那么就定名“衡界”吧。
随后他寻了一个神人值司过来,道:“把许执事唤来。”
神人值司奉命而去。
不久之后,许成通来至道宫之中,进入大殿,对上座一礼,恭声道:“守正寻我?”
张御将衡界的事情说了下,并道:“此界如今需要将内部诸事厘清,此事我觉得唯有许执事你能胜任,故欲命你可分一具化身去向此间。”
许成通忙是道:“属下领命,守正放心,许某当然做好此事,不叫守正挂心。”
张御微微点头,许成通做事,他向来是放心的,何况这位也是一位元神真人,应付此间之事,当没什么问题。
衡界之中,巍桉看着上方的璀璨阳光,感受着内息在身躯之中顺利运转,他从未感觉到如此舒畅,在有灵性力量压抑的世域之中,修道可谓艰难无比,他们需要付出比正常修道人更多的努力。
可是随着打通与天夏的通道,此世已是不再单纯由灵性所主宰了,使得他的气息变得更为活跃,对于法力的压制也少了一层。
而现在他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一处更为广阔的天地出现在了上方,正吸引着他。或许就是那些祖师所来之地。
他想了想,默默对着上方打一个稽首。
丹都此刻也是托了托帽檐,看着久违的灿烂阳光笼罩全城,周围的人也是露出了笑容这等情况他只在小时候见过一两次。
衡界的血肉生灵可以说是身处在一个极端压抑的世界中,现在他们却是变得振奋了一些。
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你们干了什么?你们以为你们胜利了么?伟大一定会降临!一定会!”
众人看过去,丹伯户的那张脸孔仍然在那里叫嚷着。
人群之中有人反驳道:“闭嘴吧,你所说的伟大早就没了,你没看见,世界变得不一样了么?”
“没了,不可能,伟大怎么可能会被你们击退……”
丹都这时走了过来,他抬起腿,随后狠狠一脚踩下,直接将这张脸踩烂,再用脚尖反复回来碾磨了几遍,这脸孔最后终于没有声音了。
做完此事后,他戴正了帽子,对一旁站立着的心腹厅员道:“烧了吧,烧干净了。”
那厅员对他行有一礼,大声道:“放心吧,馆长!”
丹都这时候才是真的放松下来,他走到了巍桉身边,道:“巍道师,刚才那一位,还有那显身的几位,是你们的祖师吧?”
巍桉谨慎言道:“那五位应该是,我见过其中一位的流传画像,但是那位张道师,身份可能比我想得更高。”
丹都道:“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我们头上好像多了一个世界,看来你们道庐这些祖师来历没那么简单啊。”他笑着摆手了摆手,向着要解释的巍桉道:“放心,我还是能分辨好坏的。只是我觉得,我们要联络其他城市的人,以避免引发恐慌,他们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巍桉赞同道:“是,的确该如此。”
丹都道:“我们稽事馆能设法联络其他城市的稽事馆,但是稽事馆和上层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都有自己心思,而你们道庐就不一样了,如今这个时代,能坚持做修道人的,应当都是很纯粹的人,而且你们应该比我们更方便的传讯方式吧?
巍桉道:“其实我们用的方式是灵讯,也是借用了某种灵性生灵。”
“灵性生物?”丹都诧异道:“我还以为你们会排斥这些东西。”
巍桉道:“凡世间所有,皆为道,我们修道人又怎么会去盲目排斥呢?这不过使得自身狭隘罢了。”
哑巴新娘要逃婚 小说
丹都点点头。道:“我又对你们多了一些了解。”他忽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方才那最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看过了混沌怪物之后,他到现在都不愿意去回想这东西。
巍桉道:“我也不清楚,祖师以前从来没说过此事。不过这样的东西若是出现,不是我们能抵挡的,想来自有几位祖师那样的人物出手去对付。”
巍桉与丹都商量好后,也是各自分头行事。
而此时此刻,许成通得了张御吩咐,带了两个跟随在身边的弟子,也是落到了衡界之中,方入此界,一名弟子言道:“老师,这里有些奇怪,道理不畅,气机晦涩,此世修道人怕是难过。”
许成通道:“要是这世域正常,守正也不会让为师来了。”
那弟子马上识趣言道:“是,谁不知道,廷执最信任的还是老师!”
许成通颇是自矜的嗯了一声,顿了下,他又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守正手下能人无数,只是为师靠的是做事认真,勤勤恳恳,不出纰漏,这样廷执每回想到事情,才会想到为师,所以你们也要牢记此点,以后修道有成后为守正效力,绝不能坏了为师的名头。”
那名弟子都是大声称是。
许成通满意点头,他张望了几眼,便带着两名弟子遁空而行,却是直接往临惠市而来,并寻到了正在忙碌的巍桉,直言自己是奉张御之命而来。
巍桉得知这位身份,又见这位道行似是与那日现身的祖师相仿,不敢怠慢,请入了里间,许成通则是道明来意,说是负责平息署理此界纷乱。
巍桉也是大喜,他们现在欠缺的就是定压各方势力的力量,有这位到来,许多事也能推行下去了。围绕着此事双方谈论了许久,拟定了数个方案出来,他到此时才是放心。
不过他对许成通的身份很好奇,问了问天夏之事,许成通本也是要交代的,自是如实相告。
巍桉听了天夏之事,才知天夏为上界,自己这里为下界,虽然惊奇,但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其实每一个神异力量必然先描摹天地,再是认识自己,进而结合两者,摆出彼此的位置,便连信奉灵性力量的人,也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和说辞。而他所修习的道法对于世界的阐述与此几乎一致,可以看出是一脉同源的,所以他很快就接受了。
他想了想,又道:“许上修说我等实则皆为天夏人,又说了天夏种种事机,那敢要请教许上修,不知那位张道师的身份为何?”
许成通听到问起此事,不由坐直身躯,微微昂首道:“方才我与道友说了,我天夏乃由玄廷主宰,诸廷执乃是执掌玄廷之人,能坐上此位,无论道行法力,在天夏之中皆属上层,而张廷执便是其中一位廷执了。”
巍桉惊叹道:“原是这般。”从许成通方才话的看,道庐祖师也只是寻常玄尊,而玄廷才是执掌权柄的上层,而且人数稀少,且无不拥有大神通,张御便是其中一位,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由衷的敬畏之心。
这时他内心深处涌起一股冲动,问道:“那敢问许上修,不知在下和一众同道可有幸去往天夏一行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