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定河山 ptt-第八百二十二章 文和更恰當一些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看着听到皇帝的圣旨,有些惊呆外加一丝无奈的黄琼。也不知道,这位万岁爷子再搞什么的高无庸,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皇上说了,原本移交玉玺是大事,应该选一个黄道吉日来操办的。不过,皇上又说了,既然早晚都是要交的,那就现在便交出来,以便太子施政。”
“他即身为天子,当一切都是以国事为重。那些繁文礼节,也不用太看重。如果太子认为草率了,那过后再补一个仪式也是可以的。皇上给殿下的口谕,印玺乃权柄也,这印玺一盖即是天子政令即出。而君王的政令若是一出,或是还给百姓一个盛世,或是这天下狼烟四起。”
七靈魂
“皇上希望太子殿下,施政能够以这黎民百姓为重,在施政上定要慎之又慎。行事要上对得起苍天,下对得起亿兆黎民的信托,更不要轻启干戈。一切要以祖宗留下来的江山社稷,以及亿兆黎民为重。让您善待您的兄弟,善待您的臣工,善待你的子民,珍惜这锦绣江山。”
见到黄琼抬手要拒收,高无庸急忙的道:“殿下,皇上原话说,你小子不要虚头巴脑的,搞出那些用不着的虚礼,朕给你就收下。你是不相信朕,还是不相信你自己?朕身为天子,既然做出了决定,就断然没有再往回收的道理。今后你对得起,朕的这番信任比什么都强。”
听到高无庸的话,被搞得措不及防的黄琼,很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回来面君的当天,老爷子提过要提前传位给自己。自己将老爷子的话,当成了一个试探而没有接招。就连前次叫大起,老爷子那番话,自己也一样没有当做一回事,原想着老爷子不过是想要偷懒。
却没有想到,今儿一大早老爷子,不仅连早朝都没来。还给自己搞了这么一出,就连传国玉玺都交给自己,让自己以及群臣都措手不及事情来。想在一想想,这两日晨昏定省,自己就连听雪轩的门都没有进去。现在来看,老爷子那日是并不是在试探自己,更不是一时兴起。
黄琼这个当事人之一,都被搞得措手不及。而殿下群臣则是目瞪口呆,就算这位皇帝真的撒手,可这也有些太草率了吧。玉玺是什么?那是天子之玺,那一方玉雕成的印玺,便代表着帝王的身份。玺在天下在、帝王在,玺若失便天下失,帝王殒命。这玉玺就是代表着君权。
玉玺上那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大字代表着君权神授,不可侵犯。如今这位皇帝,如此轻飘飘,便将玉玺以及本朝帝王诸宝,都移交给太子。自己只留下一个贴身小玺,基本上可以说,也就等于将这权倾天下的帝位,提前传给这位太子爷。这是不是有些太过那啥了?
看着群臣一副目瞪口呆,外加一头雾水,大惑不解的样子。在听着一边急于回去复旨的高无庸,不断催促的话。知道老爷子,这是铁了心要提前交权的黄琼。只能无奈对着那枚传国玉玺,恭恭敬敬的三拜九叩之后,没有假手身边的太监,而是亲手接过那一托盘大小诸宝。
还有他前世的时候五代十国便失踪的,那枚从祖龙开始,便流传下来的传国玉玺。见到玉玺已经完成移交,高无庸再无半句话,给黄琼磕头了三个头后,便带着身边俩个小太监转身离去复命。而在高无庸离去后,黄琼在身后群臣众目睽睽之下,凝视这一盘子玺、宝良久。
才抬手拿起那枚在他前世,有着无数谜团玉玺。看着正面那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却同时一样有些不知所措。这枚玉玺自从当年祖龙肇基,以和氏璧创造以来,一直便是历代皇权象征。没有这枚传国玉玺朝代,都不被认可为正统。甚至在史书上,干脆被称之为伪朝。
当年齐军攻破长安,唐僖宗携带此玉玺逃奔蜀中,以成都为行在。太祖皇帝虽说在长安开国肇基,建立这个大齐朝。但却因为传国玉玺被唐僖宗带走,在一统河山之前只能使用自己仿造的玉玺替代,而被长安坊间百姓,私下称之为成为白板天子,并一度被百姓看不起。
直到桂林郡王攻破成都后,太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封赏破蜀诸将。而是派出心腹统带重兵,赶到成都索要这枚玉玺。直到将这枚玉玺,平安迎回到长安宫中,太祖皇帝心才定下来,认为自己这才是真正坐稳了天下。足以可见,这枚传国玉玺,在历代帝王心中地位之重要。
看着这枚缺了一角,以金补上的玉玺,黄琼才知道前汉王太后怒摔玉玺的历史,原来是真实的。在最初的不知所措过后,轻轻的抚摸了这枚传国玉玺良久,此时的黄琼心思却分外的平静。即没有狂喜,也没有任何的激动,就好像他刚刚接过的,只是一堆普通的印章一样。
萬古武帝 異能專家
而不是这枚象征着皇权玉玺,以及背后代表着无上权利,以及万里江山和亿兆黎民。黄琼脸上看不出一丝波动的平静,也让从惊愕之中渐渐回过神的群臣,也陆续的稳定了下来,跪在地上三呼万岁。而面对着群臣,黄琼却并未转过身,却是将目光转向了空无一人的御座上。
其实,黄琼也知道,按照过去的礼制,对于类似的事情要三推三让,才算是做到了位,做到了人子、人臣该做到的。就算是老爷子硬塞过来的,自己也得推辞才算是可以。可让黄琼有些无奈的是,这种事情他是开天辟地第一次遇到。在历史上,一样无可以遵循的先例。
因为皇帝上赶着主动交权,而且还将玉玺像是烫手山芋一样丢出来,根本就不给儿子反驳的机会。以他熟读史书来看,这可是是历朝历代,从来没有的事情。南北朝时期北朝的那些太上皇,虽说都是主动退位的,可这玺和宝却是一直到自己驾崩之前,也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便是前唐那几位太上皇,也从未有过主动如此痛快交出玺、宝的时候。而且这些都是皇帝主动给的,而按照君有赐不得辞的古礼,自己又不能不收。推来推求,反倒是违反了这个古制。可没有辞两次,一次便直接接过来,也一样违反三推三让的古礼。可谓怎么做都不对。
再加上那番堵嘴的话,搞得自己不接,就好像是不孝一样。自己也是赶鸭子上轿,到了不接就不行地步,才接过这些玺、宝印。只是在接过这个装满了玉玺与宝的托盘,黄琼虽说表面上镇静,实则心中还是多有微澜。老爷子如此做的真实意图,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
良久,黄琼才转过身,对着跪在地上的群臣,抬起手来示意他们起来。噱头已经走完,现在该处理政事了。不过黄琼最终还是没有坐到老爷子御座上,而是选择了在御座下首,放了一把椅子听政。而今儿第一件议题,便是德妃那位门生故吏满朝的父亲,该给谥号以及封赏。
听着礼部侍郎的汇报,黄琼却是直接否定了礼部建议的文正谥号,以及加封少师的追封。看着那位老先生的门生,不依不饶的侃侃而谈,想着法子给自己老师争取地位。黄琼却是没有做任何表态,也没有打断他的谈话。直到他说完了,黄琼才笑道:“老人家虽说三朝元老。”
“也曾多次主持会试,为朝廷选材。为官也算是清廉,为朝廷开科取士上,也算是公正廉明。但却从未登阁拜相过,没有做到辅佐君王开创盛世,谥号文正还是有些略高了。而且其女身为皇上嫔妃,这样无私也有私。给了文正谥号,寡人担心他承受不起,不能福泽家人。”
“以寡人看,老人家一辈子性子随和,从未与同僚交恶。而且对朝廷的礼章制度多有贡献,给一个文和的谥号还是适当的。至于太师的追封,寡人看人既然已经没有了,而且在致仕之前,就已经做到大学士一品高官,已经是位极人臣了,现在就不要再搞这么多的花头了。”
“与其追封那些什么太师、少师,还不如萌恩其子孙。这样,其长子现为正三品司农寺正卿多年,以寡人看可以晋升一级,改任二品集贤院直学士,待丁忧后便可上任。其二子如今在江宁任知府,如今正好已经坐满一任。这样,晋升为太仆寺正卿,同样丁忧之后上任便可。”
“另外,从其孙辈诸男丁之中,有举人身份的优选出二人,恩萌加封为七品官员,授六部行走。老人家多次主持会试,为朝廷举荐了不少的人才。如今不幸先逝,朝廷该给的恩赏还是要给的。着赏赐钱三千贯,帛一千匹,作为治丧所用。其墓地由钦天监,在京城就近挑选。”
“待墓地选定修造完成之后,朝廷再给予守墓人五户,给予墓田十倾。此外,为了表示寡人的哀悼,朝廷自今日起停朝五日,在京诸大臣正二品以下,悉数都要去府邸吊唁。宋王虽是天家子弟,但老大人为其外祖父,砸断骨头还连着筋。虽说为君臣关系,但也是至亲之人。”
愛情幻影
“传寡人钧旨,着宋王自今日起,去为其外祖父守灵。虽说于礼制有些不合,但念在老大人这些年劳苦功高的份上,我朝又是一向以孝治天下,重的是孝道。所以寡人破例,准许其为老大人戴孝守灵。如果宋王不到,寡人将重重责罚。我天家子弟,绝不能有不孝之人。”
黄琼这一席话,直接将太常寺的想法全部抹掉。看起来恩萌了三代,加封比单纯给一个谥号高的多了。但可以说该给的加封与追封,一句话轻飘飘的全部抹掉了。要知道,中国历代文官谥号,文正向来是排在第一位的。自开始给文官加封谥号以来,得文正者不过数人罢了。
按照对朝廷的贡献来说,德妃那位老爷子,谥号文正的确有些勉强。但那位老大人多次主持会试,门生故吏遍天下,给一个第三等的文成谥号却不为过。而且,礼部提出的文正谥号,也是在漫天要价。毕竟得给上位者,留下一点讨价还价的余地不是?这都是人之常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