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1600章 戰爭帶來的機會(萬字,求月票)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嘶!这伊州的夜晚还真是冷啊。”
伊州城外,一处巨大的帐篷里头,刘文飞忍不住站在那里跺了跺脚。
贫道姓李 小说
由于各路商队陆陆续续的来到伊州,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客栈来容纳大家住宿。
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伊州已经开始限制人员的自由进出了。
像是刘文飞这些后面到来的商家,只能在城外先扎营。
等到大军开始离开伊州之后,才会放松管控。
好在大家都是远道而来,随车都有相关的帐篷之类的物资,倒也不至于落在城外就被冻死、饿死。
“二叔,明明白天的时候都太阳晒的让人汗流浃背,没想到现在却是这么一副模样啊。
这伊州的昼夜温差,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吧。”
刘金生是刘文飞的侄子,这一次也是跟在自己二叔来西域做生意。
因为看好这一趟的西域之行,刘文飞算是下了血本,组织了一个将近百人的商队。
他们从长安城运输过来大量的白糖和盐巴,准备在合适的时候售卖出去。
或者是用来兑换其他的物资。
这两东西的价值都不算低,特别是白糖,在西域这边的价格更是不菲。
关键时刻,白糖还能充饥,比粮食的作用还要大很多。
至于盐巴,那就更加不用说了。
不管是人员还是马匹,其实都是有补充盐分的需求的。
越是出汗多,越是需要补充。
“以前经常说每个地方的气候差异非常大,但是也没想到西域这里的差异居然能够大到这种程度。
早知道我们应该运输一批棉布棉衣过来,现在立马就能卖上好价钱。”
刘文飞这话,倒也不是真的后悔说自己选择了白糖和盐巴,只是觉得西域这边的商机,还真是挺多的。
就像是这个棉衣,如果现在有人拿出来售卖的话,不说伊州本地的百姓,单单从陇右道过来的那些商队里头,肯定也是有不少人想要购买的。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是刘文飞他们那样做了毕竟充分准备的。
“听说棉花这个东西原本还是在西域这里种植的,叫做白叠子,后面太子殿下发现了它的特殊功能,让观狮山书院农学院展开研究和培养,之后才有了现在大规模种植的场景。
说起来,棉花这个东西应该也是适合西域这边的气候的。
不过这里的棉布,反倒是非常稀罕,都需要从长安城那边运输过来。”
刘金生是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学员,对于李宽相关的很多事迹,他都是比较清楚的。
在观狮山书院里头,甚至有一门课程是专门介绍李宽的丰功伟绩的。
当然了,长安城四害这种事情,自然是不会拿出来说的。
“嗯,西域这个地方,还是充满了发展空间的。
不管是发展农业还是商业,亦或是采矿业,其实都应该有很多地方是值得好好研究的。
金生,如果这一次朝廷真的要把西域彻底的纳入到统治之中,那么我就准备把今后发展的重点放在西域来。
这么多年,我在大唐商圈也算是折腾了不少业务,但是一直都没有起得非常大的突破。
如果再不能抓住更好的机会,那么估计我这辈子也就这样子了。”
刘文飞对于自己的发展还是不大满意的。
虽然他的身家也算是不菲了。
但是也看跟谁比。
他经商二十多年,错过了许多机会。
现在想起来,经常都懊悔不已。
“二叔,如今太子殿下监国,估计很快也会正式登基了。
以太子殿下的做事风格,西域是迟早要纳入到大唐的统治之中的。
在观狮山书院的带动下,大唐的科学技术发展的特别的快。
以前对于统治西域,可能有很多问题需要克服,甚至统治西域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同了,不说水泥道路已经从长安城修建到肃州,很快就会通道伊州。
就是那铁路,将来一旦铺开,对于大唐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
不说把铁路修建到西域来,只要让铁路修建到肃州那里,然后把水泥道路一路修建到西域各地,朝廷对这块地区的影响力,就会大幅度的上升。
如果还能找到一些矿藏的话,那么就会吸引更多的人过来谋生。
到时候朝廷在这一块的统治,肯定会越来越稳固。”
刘金生作为观狮山书院的学员,自然是当之无愧的太子党。
他对于李宽的信心,比谁都充足。
这个情况,在观狮山书院里头,其实是非常常见的。
这也算是李宽希望达到的一个目的吧。
毕竟,这个年代要搞什么民主,肯定是扯蛋的。
大唐百姓需要的是一个明君,一个能够带领大家走向富强的帝王。
“嗯,你有这个认识,那就最好不过了。
今后西域这里的生意,我会慢慢的交给你来负责。
到时候我们可以在伊州、西州等地设置一些分号,专门从事西域到长安城之间的生意。
这些年,我在长安城也算是认识了不少的作坊掌柜。
从他们那里拿货的话,应该可以有一个比较优惠的价格。
这样一来,我们的这个贸易,就有搞头。”
刘文飞这些年,一直都是做的贸易生意。
其中自行车贸易算是给他带来了相对丰厚的收益。
可惜他一直都没有投入到作坊修建之中,导致自身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那些比刘文飞晚进入到商圈,但是自己开设了作坊的掌柜。
很多人的身家都已经超过刘文飞了。
像是水均、洪益、米其林、王恒等人,这些都可以当刘文飞儿子的人物。
但是身家却是比刘文飞要丰厚。
每每想到这里,刘文飞的心情都比较郁闷。
“没问题!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跟二叔您学习,把西域这边的情况搞清楚。
如果能够借着处理战利品的机会,让我们在西域站稳脚跟的话,那么今后的发展肯定就很稳了。”
刘金生的心情非常激动。
虽然这个产业是自己二叔的,但是自己刚刚从商学院毕业就能有机会涉及这么大的产业。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遇。
……
刘方这段时间忙的焦头烂额。
朝廷如今在对西域用兵。
原本不着急修建的肃州到伊州段的水泥道路,一下子变得着急了起来。
虽然南山建工的盘子很大,可以短时间内就从各地抽调数钱匠人、帮工前往西北开展工作。
但是刘方这个负责人,还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方哥,王掌柜让我们直接从伊州这里朝着肃州的方向修建水泥道路,这个难度可是比肃州方向要大多了啊。”
刘方现在是南山建工的八级工,老早之前就负责过一些水泥道路的修建项目。
这一次,他更是被王富贵寄以厚望,专门被安排到了伊州这里来负责修建水泥道路。
大唐跟大食之间的战争,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毕竟战争这个东西,你能控制它的开始,但是结尾往往不是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正因为难,王掌柜才把我安排过来了,还让我随意的挑选助手。
要不然你也不可能跟着我一起来到伊州啊。”
刘方虽然也急的眉头直皱,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养气的功夫倒也进步了不少。
所以对上急冲冲的刘青,他倒还有心情开个小玩笑。
“方哥,你还笑得出来。
这伊州可不是凉州,更不是长安城。
不管是各种修建水泥道路需要使用到的材料,还是需要的人手,都是非常紧缺的。
虽然王掌柜也下放了非常大的权利给你。
但是要在明年内完成伊州到肃州的水泥道路的开通,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
特别是眼下已经是秋天了,很快这里就要开始下雪了。
那个时候,道路施工基本上是没有办法进行的,我们只能进行一些勘察工作。
这对于明年的道路修建来说,一下子就相当于少了半年时间。”
刘青很是着急的喝了一口羊肉汤,然后继续跟刘方说着话。
修建普通的水泥道路,放在后世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随便一个村子里的施工队拉出来,都能把经过自己村子的道路给完工了。
这种水泥道路,与其说是水泥路,不如说是硬化路。
各种建设标准,别说跟机场这种比,就是跟高速公路比起来,也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硬化道路,对于这个时候的伊州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
也难怪刘青会发出那样的担忧。
实在是伊州这里,连一家像样的水泥作坊都没有。
在水泥作坊基本上已经遍布大唐的今天,这个情况不能不说落后。
毕竟这么多年,大唐虽然灭掉高昌国之后,在这里设置了西州、伊州等州府之外,并没有投入太多的资源到这个方向。
不像是辽东道和镇北道,朝廷一直都比较重视,发展速度也是非常的快速。
“这个情况我自然是知道的,明天我也打算拜访一下苏定方大总管和薛仁贵副总管,再跟已经到达伊州的各路豪杰见见面。
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借力的。
这一次的出征,很多商队都跟着过来。
虽然他们主要瞄准的是战场上各种俘获物资的处理,但是本地的商机,也是受到他们重视的。
往常修建水泥道路的时候,都是有不少商家跟我们合作。
只要我们适当的放低一些标准,然后给他们一些未来更多的合作空间。
那么从这些商人里头寻找一些合作伙伴,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明年先组织人手,把道路按照水泥道路修建的标准进行拓宽和平整。
让肃州那边可以更加便捷的修建这条水泥道路。”
刘方现在能够调动的资源虽然比较有限。
但是他倒也不至于手足无措。
毕竟是南山建工少有的八级工,本身精通各种工艺和管理的刘方,在南山建工里头就是被当做是下一任的大掌柜的候选人来培养的。
如果碰到什么问题都找不到解决办法,那么他这个大掌柜肯定是没有希望了。
锦玉良田 柚子再飞
“这些商家的作坊基本上都是在长安城。
哪怕是他们愿意跟我们合作,短时间内也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啊。”
刘青觉得刘方太过乐观了。
伊州距离长安城太远了,哪怕是从肃州运输物资过来,路途也是不短。
这种情况下,要利用各种资源,难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你不是说这里很快就要进入到冬天了吗?
到时候我们的具体道路施工是很困难了。
但是如果只是全力的去修建一些作坊的话,想来还是问题不大的。
比如现在最紧缺的水泥作坊,只要能够找到愿意投资的商家,那么我们在伊州修建一个小规模的建议水泥作坊。
需要的时间其实也是比较有限的。
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把这个作坊修建起来,问题并不是很大。
至于各种碎石、沙子的准备,那就更加简单了。
伊州这边别的东西比较缺少,但是碎石和沙子却是一点也不缺的。”
刘青是自己的堂弟,刘方还是愿意好好的跟他交流一下自己的想法的。
“但是这里缺人啊。
整个伊州,也就十万人不到,其中还有部分是分布在城外的牧民。
现在五万大军和各路商队聚集在伊州,这里的人手就更加紧缺了。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计划,落实下去也是需要足够的人手的。
特别是路面的平整和拓宽,这完全都是需要依靠人力去完成的。”
刘青再次说到了一个关键点。
在他看来,伊州这里的人手紧缺应该是已经非常严重的了。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单靠我们带过来的几百匠人,肯定是没有办法完成这些准备工作的。
不过还在凉州的时候,我就听说那个阿斯卡的儿子达飞带着他的捕奴队跟着大军出征了。
如今应该也是在伊州这里的。
根据我今天打听到的消息,大食帝国的军队,应该还没有攻打到西州,要打到伊州这边,更是不大可能。
这个时候,大军留在伊州修整,我们正好跟达飞的捕奴队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请他们去帮忙捕捉奴仆。
我们可以出一个让他们没有办法拒绝的价格来购买奴仆。”
这个时候,钱财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把任务给完成了,这才是刘方需要考虑的问题。
商人们愿意离开大唐本土来到这里,自然也是冲着这里的商机比别的地方多。
“达飞的大名,我们自然都是听说过的。
但是听说他们这一次,是想着跟着大军来西域立功的。
他们不一定愿意去捕捉奴仆呢?”
不得不说,南山建工的消息渠道还是非常丰富的。
要不然刘方也不可能知道的。
“捕奴队来西域这边立功,最好的功劳不就是捕捉更多的奴仆吗?
你放心,我明天先去找达飞聊一聊,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我再去找薛副总管。
达飞可能敢不听我们的话,但是他难道还敢不听薛副总管的话吗?”
刘方的出身虽然比较低微,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土生土中的关中人。
对于达飞这些胡人归化的新唐人,虽然表面上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但是内心里大家还是觉得纯正的唐人才是自己人。
所以刘方还真不怕达飞敢不配合。
这种事情真的要是发生了,刘方有很多种办法逼着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干活。
真以为南山建工的这项政治任务,只是南山建工自己的事情吗?
朝中的旨意给到南山建工的时候,肃州、伊州和陇右道行军大总管都是收到了相关联系的。
这种战略水泥道路,是需要各方力量一起协调推进的。
“如果能够有达飞的捕奴队帮忙补充人手的话,那么我们这个水泥道路修建的日程应该是有希望赶一赶。
不过水泥作坊、碎石作坊这些东西,还是要尽快找到愿意承接的商家。
要不然什么东西都由我们自己去负责的话,这根南山建工的发展方针不符合呢。”
刘青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问题还有很多,但是刘方都有想法,这个事情就好办了。
下面干活的人,最怕的就是上面的路线方针没有确定下来。
或者是上面的人都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事,大家就只能干着急了。
眼下刘方把各个环节的事情都考虑的差不多了。
虽然一件都还没有落实,但是有计划了就好办。
南山建工有几百号人在伊州,落下刘方的想法,不就是大家应该做的事情吗?
……
“首领,这个伊州感觉一片混乱,虽然不管是售卖什么东西都有挣头。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比较尴尬的呢。”
连南山建工的人员都得住到城外,阿义那和阿古诺他们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虽然住在城外,白天的时候大家要在城内转一转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我们现在才刚刚到伊州两天时间,现在不知道要怎么下手,也是很正常的。
再说了,大军现在跟大食帝国的交锋也还没有正式的开始。
许多商机都还没有正式的冒出来呢。”
阿义那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这个时候,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虽然我们是赶到了伊州,但是现在那么多商队在这里,竞争肯定是很激烈的。
我打听了一下四周的其他商队的情况,大家都想着到时候能够帮大军处理战利品,帮忙打扫战场。
但是这样的好事情,不见得能够轮到我们呢。
首领,我倒是觉得是不是从其他方面来考虑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商机?”
阿古诺虽然才刚到伊州两天,但是对于这里的情况,他已经有所了解。
这一次朝廷把大部分的后勤补给都交给了商队,还鼓励商队参与到战场打扫和战利品处理。
这自然是吸引了大量的商家来到西域寻找机会。
这么一来,各个商队的背景,自然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那种容易挣得钱财,显然是轮不到阿义那家族的。
毕竟,这一次领头的是苏定方和薛仁贵,并不是指执失思力或者是契苾何力。
阿义那的突厥人出身,注定是不可能有什么肥肉轮到他来吃的。
“你说的我自然也是明白的,但是其他机会也不是那么好寻找的。
真的有那么容易,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了。”
阿义那来西域的目的就是想要挣钱,想要拓宽自己家族的商业版图。
至于来西域做什么生意,他并不纠结。
能够挣钱就行啊。
“今天我去打听消息的时候,在一家售卖羊肉汤的铺子里头听到了一个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
很显然,阿古诺应该是有一些想法的。
要不然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这个时候,肯定是各种消息满天飞。
不管是真是假,都说来听听咯。
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阿义那对阿古诺还是非常信任的。
所以哪怕是不靠谱的消息或者提案,他都是愿意听一听的。
“这一次大军出征,在长安城到肃州的这一段行军,是非常顺利的。
各个商队的速度也很快,基本上不需要担心后勤补给是否会出问题。
但是出了玉门关之后,交通状况一下子就恶化了不少。
太子殿下如今是安排了南山建工的人马来到肃州和伊州,要求加快肃州到伊州的水泥道路的修建。
原本在未来三五年慢慢完成的水泥路,要求在明年内就修建完成。
并且修建到了伊州之后,还会继续修建伊州到西洲的水泥道路,甚至还会进一步的修建伊州往西的水泥道路。
这就意味着未来三五年,甚至是未来十几年,西域这边的水泥道路修建将会进入到一个新的高峰。
而这个时候,整个西域,哪怕是从肃州那边开始考虑,也是一家水泥作坊都没有。
修建水泥道路的水泥,都需要从凉州运输过来。
您也很清楚,这水泥是很重的,一辆马车能够运输的水泥数量非常的有限。
要是真的所有的水泥都从凉州运输过来,那么这个水泥道路的修建成本将会是非常吓人的一个数字。
不管是朝廷还是南山建工,肯定都是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的。
我听旁边一桌的人在聊天,他们似乎是南山建工的人。
从他们的对话里头,我感觉南山建工是有意扶持一些商家在伊州这里修建水泥作坊的。
首领,水泥这个东西,虽然我们没有制作过,但是在长安城也是经常接触的。
如今在伊州这里,大家可能看不上水泥的生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呢。”
阿古诺的话说完之后,阿义那没有立马说话。
而是邹着眉头在思考什么。
这一趟西域之行,他虽然也携带了一百多名伙计跟着自己。
但是这里面并没有会制作水泥的。
但是不得不说,阿古诺说的事情,确实是一个机会。
现在各路商家刚刚到达伊州,都在等着大战开始之后的盛宴。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商家都是看不上这个水泥作坊的。
毕竟水泥这个东西,它的制作工艺已经半公开,就连林邑那边都已经开始修建作坊。
所以在长安城里头,水泥行业完全就是一个充分竞争的产业。
虽然不至于亏本,但是利润是比较微薄的。
这种情况下,大家远道而来,自然不是为了在伊州修建水泥作坊了。
但是对于阿义那来说,情况又有所不同了。
一方面,西域这边的水泥作坊,一家都还没有。
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竞争。
另外一方面,大战之后的盛宴,不见得有他的份。
如果水泥作坊真的靠谱,他觉得也是可以搞的。
“阿古诺,你也很清楚,我们手中并没有会制作水泥的匠人。
哪怕是我们想要投资水泥作坊,也没有办法顺利的制作出水泥来的。”
很显然,阿义那话里面的意思其实很明确了。
他已经心动了。
“首领,这个事情其实没有那么难办。
一方面,水泥制作技术并不是那么的复杂,我们的匠人虽然不懂,但是多少应该有听说一些消息。
另外,最关键的就是我们虽然不懂,但是南山建工的匠人懂啊。
只要他们愿意扶持我们修建水泥作坊,到时候帮我们培养几个匠人,还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如果我们想要进入到这个领域,那么最好就尽快的找到南山建工的负责人,把我们的合作要求表达出来。
要不然万一他们找到了其他的商家合作,或者被逼无奈之下,他们自己去投资修建了水泥作坊。
那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阿古诺对于水泥作坊的事情,显然还是比较乐观的。
这个行业,虽然在长安城已经没有特别大的希望,但是在西域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是后世一些行业在国内已经是落后的产业,没有什么前途。
但是如果你跑到非洲去发展这个产业的话,指不定就能闯出一片新的天地出来呢。
“南山建工的人,他们驻扎在哪里,你知道吗?”
“这个我刚刚已经打听出来了,不仅他们的驻扎地点知道,就连他们的负责人的姓名,我都已经搞明白了。
首领,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商量一下?
能够在西洲,乃至整个西域修建第一座水泥作坊,将来如果需要扩产的话,那我们肯定能够抢占先机。
并且现在修建水泥作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帮了南山建工的忙。
今后在合作方面,他们多多少少也会考虑我们的贡献的。
这种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在阿古诺的催促下,阿义那迅速的下定决心。
自己就留在伊州修建水泥作坊,把水泥这个看起来已经比较成熟的产品,当做是自己二次创业的东西吧。
……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
长安城中的情况,算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当边疆风云变动,战争随时会到来的时候。
小說 總裁
长安城里头还是一片祥和。
甚至因为朝廷对西域用兵的原因,导致长安城到陇右道的货物运输需求大幅增加。
不仅各个运输队的生意火爆的一塌糊涂,许多制作相关产品的作坊,也是挣得盆满钵满。
甚至就连各个报社的报童,收入都增加了不少。
毕竟,对于各个报社来说,天下不太平,他们的报纸反倒是更加好卖。
要是天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写手们反倒是找不到头条了。
“太子殿下,西域那边最新的情报,请您过目。”
太子府中,李宽跟武媚娘正说着话,王玄武拿着一份密卷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由于西域的战事关系重大,李宽专门吩咐过王玄武,不管是在什么时候,有西域过来的消息都要优先跟他汇报。
“夫君,你快看一看吧,有可能西域那边已经打起来了呢。
上一次消息过来的时候,苏定方他们已经到了伊州了。”
武媚娘可不是那种缠着自己丈夫耍小性子的女人。
对于朝政大事,她非常感兴趣。
李宽倒也不担心武媚娘会对自己怎么样。
不同的人的变化,是跟她的成长环境有极大关系的。
如今的武媚娘,基本上没有受到过生活的打击。
相反的,这些年她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
别问是什么滋润,问就是啥都滋润。
“西域那边,哪怕是开始作战了,估计一时半刻也是不会有结果的。
眼看着西域的冬天就要到来了,很可能战事会持续到明年。
能够在明年这个时候凯旋归来,就算是很不错了。”
在这个时代,战争一打就一两年,这算是很常见的事情。
毕竟单单路途上的花费就非常多,双方你来我往的攻防几次,大半年时间就过去了。
要想彻底结束战争,把某一方打败,花个一两年时间是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李宽其实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只见他一边接过王玄武手中的密件,一边淡定的跟武媚娘说着话。
“算算时间,水师那边的舰队应该也都在齐王港集结的差不多了。
如果西域的战事拖得比较久的话,指不定水师那边先取得成功也有可能呢。”
武媚娘可是很清楚李宽是非常重视大唐水师的建设的。
如今大唐水陆并进的攻打大食帝国,武媚娘自然也是非常关心各地的动静。
“喏,按照这个节奏,今年肯定是不会结束了。”
李宽很快的就看完了密件上的内容,然后当着王玄武的面把密件递给了武媚娘。
太子府中,太子妃程静雯更多的只是管一管府内的事情。
朝堂中的事情,程静雯是非常少插手的。
甚至是大唐集团的事情,程静雯也很少过问。
基本上她跟武媚娘已经形成了一主内一主外的格局,彼此之间已经有了默契。
“大军明明已经到了伊州,但是却是没有继续前进,而是留在那里休整。
夫君,苏将军的这个方案,会不会导致西域的局势陷入到糜烂的局面之中啊?”
武媚娘虽然很聪明,但是对于行军作战,她其实还是不太懂的。
毕竟,这一块的内容,她是从来没有涉及过的。
事实上,除了李秀宁等少数女子,大部分女子对于行军作战的了解程度都是非常低的。
“玄武,你也看看这个消息,你觉得苏定方和仁贵他们是怎么考虑的?”
李宽将密件从武媚娘手中拿回来,然后递给了王玄武。
作为情报调查局的负责人,王玄武分析情报的本领还是非常高的。
虽然他在朝中的存在感并不高,很多人都不知道王玄武的存在。
但是长安城的勋贵官员,没有谁敢小瞧他。
谁也不想三更半夜的,被王玄武带人把府邸给包围了。
“太子殿下,单纯的从苏将军的这个安排里头,是比较难看出来他的目的所在。
不过结合大食帝国的军队正在西域扫荡,清除那些胆敢反抗的势力的信息来看。
苏将军应该是想借刀杀人,借着大食人的手,好好的收拾一下西域那帮白眼狼。
信鸽一次性能够携带的密件是比较小的,属下估计很快下一只信鸽就会带来苏将军的解释。”
王玄武掌握的信息是非常多的。
他可以比较容易的从一个事情上面推导出背后的一些动机。
这一次苏定方的安排也不例外。
“借刀杀人?如果后勤补给等各方面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大军选择在伊州等待大食帝国的军队把四周的部落给收拾一顿,倒也是利大于弊的事情。
在人数少于对方的情况下,他们还能从容的安排各种事情。
不得不说,苏定方和薛仁贵对自己的队伍应该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武媚娘很快就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有了王玄武的提示之后,她自然也立马就能想通其中的道理。
当初薛仁贵出发的时候,李宽可是专门吩咐了他一些事情。
这一次的作战,也不是简单的反击大食帝国。
这背后蕴含的一些意义,自然是需要人去落实。
现在大食人的这个举动,对于大唐今后统治西域各国来说,其实是有好处的。
毕竟,你的国家都没有了,你都已经被大食帝国统治了。
接下来继续被大唐帝国统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额吧?
反正对于普通的牧民和百姓来说,谁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谁就是值得支持的人物。
“怕就怕到时候大食帝国的人裹挟了一大批西域诸国的军队,以数倍于我们的力量跟我们进行对战。
如果出现这个情况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王玄武也不是一点担忧都没有。
唐军在西域毕竟人生地不熟,是客军作战。
这个时候,还是一般仆从军跟着大食帝国行动,肯定也是会给大唐带来不少麻烦的。
这种麻烦,显然不是李宽希望看到的。
“刚开始的时候,大食人估计不会这样子做,毕竟这会影响他们的威名和士气。
但是如果战事进行的不顺利,或者是进入到了攻城战,那么为了避免自己无畏的消耗。
他们几乎必定会使用这一招了。”
李宽好歹也是精通军事技巧的人员,对于战场上的事情,还是很有见地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守军就比较被动了。
不杀这些仆从军,自己就会被对方杀害。
但是如果杀了这些仆从军,那么跟周围的部落的关系肯定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到时候,大家可不会考虑自己的亲人为什么被杀,只会记得自己的亲人被唐军杀害了。”
武媚娘虽然不大懂军事,但是她懂人心啊。
只要从人性的角度去分析,很多事情其实也是能够得到答案的。
“以苏定方跟薛仁贵的脾气,肯定是会先正面的跟大食军队碰一碰的。
攻城战能不能打起来,还真是不好说。
不过如果真的进入到了攻城战,那么西域那边就需要支援了。”
李宽虽然对于大唐的军事装备和队伍很有信心。
但是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只要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正面碰撞,属下倒是不担心。
就怕大食帝国的大军一直不全部集结,这时候如果发生战斗的话,就很容易让他们摸清楚我们的实力。
哪怕是取得了先机,后面的战斗也会变得不好打。”
王玄武倒也没有在那里一味地鼓吹大唐将士的勇猛,不管什么情况都能成功。
作为情报调查局的负责人,他比大部分人都更加了解大食帝国的情况。
对于这支南征北战几十年的队伍,也给了充分的重视。
“玄武你说的没有错,所以这个时候苏定方他们选择在伊州休整,其实算是一个不错的决策。
放在不懂情况的人眼中,可能会认为苏定方他们是怕了大食帝国的大军了。
但是按照我们刚刚的分析来看,他们是在伊州等待大食帝国扫荡完毕后的集结。
一旦大食帝国的大军集合在一起,这一场东西方之间的巅峰对决,立马就要开始了。”
李宽这话,基本上把西域现在的情况给说的很透了。
哪怕是苏定方他们下一封的密件还没有送到,他也不会对苏定方他们的安排指手画脚。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自己不了解具体情况,如果坐在长安城中瞎指挥,还真是有可能搞出乱子出来的。
这显然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场景。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總裁的替嫁前妻 夏涵沫
这个时候,倒不如放手让苏定方和薛仁贵好好的在西域折腾一把。
看看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