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視死如歸魏君子 txt-第62章 奉先,起來弒父了展示

視死如歸魏君子
小說推薦視死如歸魏君子视死如归魏君子
第62章奉先,起来弑父了【为“梦幻0绝恋”的打赏加更55.5/130】
“副帅,不对劲,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不是在做戏。”
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将军,苏琅琊面沉如水,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副帅,前方顶不住了,西大陆的军队已经攻上来了。”
“副帅,后方也顶不住了,怎么办?”
苏琅琊深吸了一口气。
败局已定。
独木难支。
修真者联盟临阵反水,这是的败局之源最终。。
他之前有过这样的担心,但军部做出了和修真者联盟合作的决定,他也认同这个决定,认为只有和修真者联盟联手,才有可能歼灭海后率领的西大陆军队。单单依靠大乾军队自己,是力有未逮的。
所以,大乾应该赌。
现在,赌输了。
他不甘心。
可他必须接受。
“诸位,死战吧。”苏琅琊沉声道:“我苏琅琊在此发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副帅。”
“副帅。”
……
听到苏琅琊的话,不少人都身体一颤。
“副帅,不会有援军了吗?”
苏琅琊选择了实话实说:“不会了,军部的反应不会那么快,组织军队也需要时间。而且即便有援军,也不能让他们来,肯定有陷阱在等着他们。”
仿佛在呼应苏琅琊的话。
外面的炮火声竟然逐渐平息。
喊杀声也弱了下来。
随后,就有士兵冲进来禀报道:“副帅,敌人暂缓了进攻,好像在休整。”
“休整?他们已经占尽上风,为什么要休整?”有将军奇怪道。
苏琅琊听到这里,脸色更加难看。
“我们成饵了。”
“副帅的意思是……?”
有人猜到了苏琅琊的意思,但是他们不敢相信。
苏琅琊沉声道:“他们放着我们不杀,把我们视为囊中之物,困住我们,然后以逸待劳,伏杀朝廷派来的援军,最大规模的杀伤我们大乾军队的有生力量。”
简单的来说,就是围点打援。
“敌人的胃口很大。”苏琅琊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定。
……
城外。
原盟主也来到了西大陆军队前线,和海后进行了合流。
他也在问海后同样的问题:“我们已经占尽上风,为什么不继续打了?最多再过半个时辰,镇西城就会被攻破。”
海后的回答很简单:“苏琅琊已经是瓮中之鳖,镇西城破城在即,早一会晚一会,并没有太大区别。现如今的镇西城,留着作用更大。”
“留着作用更大?”
原盟主的天赋不在军事上,所以他反应不了那么快。
海后解释道:“镇西城一日不陷落,大乾朝廷就会始终派兵来救援。他们来一波援军,我们就吃掉一波。等杀到大乾不敢再派援兵,我们再彻底踏平镇西城。”
原盟主沉默良久,然后才缓缓道:“好大的胃口,你就不怕吃撑吗?”
海后笑了:“要玩就玩大的,我向来不喜欢小打小闹。而且我有把握,我们不会吃撑的,因为姬长空根本无法回援。大乾还有多少力量,本帅一清二楚。我们双方合力,大乾根本无力翻盘。”
“你确定姬长空无法回援?”原盟主问道。
海后点头道:“我确定,龙宫会牵制住姬长空,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是一个连环局,一环接着一环,姬长空那一环是最不可能出问题的,否则全盘皆输。”
看着海后过分年轻的面容,原盟主只能想到一个词:
后生可畏!
海后的布局环环相扣,几乎将大乾的每一个点都考虑在内。
从军事角度上来说,她几乎每一步都走在了大乾的前面。
所以最终海后取得了丰硕的战果。
这让原盟主自愧不如,他行军打仗是肯定是比海后要差远了。
让他来布局,他肯定做不到这么面面俱到。
事实上自从魏君横空出世之后,这是大乾失利最大的一次。
之前大乾面对修真者联盟的时候,已经屡次占据上风了。
不过原盟主有些不懂。
“既然你都知道大乾根本无力翻盘,大乾自己应该也很清楚。那大乾还会派遣军队来就救援镇西城吗?”原盟主问道。
海后肯定道:“一定会。”
“为什么?”
“因为乾国是一个国家,哪怕他们明知道失败,也必须要派人来送死做样子,不如此,他们无法向国家和百姓交代。本帅用的是阳谋,他们如果不派兵,对于大乾军心的损伤会更大。”
海后说到最后,笑容变的冷酷起来:“我要是要看看,大乾的这些名将,谁能够给我带来一些惊喜?这样一个死局,他们能翻盘吗?”
她自问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翻盘的。
阳谋的厉害之初就在于,哪怕你看破了,但是你还是没有办法,只能踩进别人给你的陷阱当中。
所以她认为自己稳操胜券。
事实上,不止是她这样认为。
就连苏琅琊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能让朝廷援救我们,不能让大乾损失更多了,否则大乾危矣。”苏琅琊迅速做出了决定。
镇西城覆灭,对于大乾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损失。
但是如果被西大陆由点及面的撕开一道巨大的裂缝,那整个大乾江山都将摇摇欲坠。
苏琅琊绝对不能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但这个决定也意味着一件事:
他们这些人要去死!
只有他们死了,朝廷才不会再派人来援救他们。
否则,大乾肯定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也肯定要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大乾将士为朝廷戍守边疆,浴血奋战,现如今他们有了危险,朝廷却不闻不问?
如果是这样的国家,那还有谁愿意为国效力?
所以哪怕明知是陷阱,很多时候也必须要踩。
这个阳谋的唯一解,就是让镇西城的将士们全部去死。
他们死干净,朝廷就解脱了。
虽然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
届时朝廷只需要帮助他们复仇,而无需派人来营救他们。
在场的将军们都听懂了苏琅琊的潜台词。
他们纷纷神情一凛,等待着苏琅琊的吩咐。
苏琅琊整肃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向所有人鞠了一躬。
“这一战我为主帅,此战之败,我当负全责。诸位,我愿亲率城内的军队,主动出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若我能侥幸杀出一条突围的通道,诸位便趁机突围。若不能,我与诸位便同生共死了。”
苏琅琊展现了足够的担当。
小兵断后,主帅先跑,那样的军队是成不了铁军的,那样的主帅也成不了名帅。
苏琅琊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天起,就有战死沙场的觉悟。
更何况他最牵挂的母亲已经走了。
听到苏琅琊这样说,很多将军都肃然起敬。
不过,苏将军的作战意图并没有得到贯彻。
砰!
在苏将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被打晕了。
出手打晕他的,是镇西王的亲信。
而下一刻,镇西王坐在轮椅上,出现在了房间内。
“王爷。”
“王爷。”
“见过王爷。”
见镇西王出现之后,很多人立刻向他行礼。
归根结底,这里是镇西城。
镇西王的主场。
苏琅琊在军部序列当中的排名比镇西王靠前,战绩也比镇西王显赫。他来亲自坐镇,也能够镇得住镇西王麾下的这些骄兵悍将。
可当镇西王出现之后,绝大多数将领,还是会选择效忠镇西王。
之前朝廷担心镇西王谋反,也是因为镇西王真的拥有那种一呼百应的谋反的能力,不然朝廷也犯不着担心。
镇西王抬手,还没有说话,就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而且直接咳出了鲜血。
之前他受的伤,不是那么容易好的。
而且很大概率,永远都好不了了。
镇西王世子急忙帮镇西王擦拭掉了他嘴角的鲜血。
咳嗽了好一阵,镇西王才缓缓开口:“诸位,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就长话短说。这一次,镇西城怕是在劫难逃了。”
不少人听镇西王说到这里,都神情黯然。
他们也猜到了。
“镇西城是本王一手建立起来的,本王对镇西城有感情。镇西城要灭,自然要有人殉葬,但不应该是苏副帅。他才刚来几天,轮也轮不到他。”
说到这里,镇西王又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
他的伤势很严重。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如果一定要有人为镇西城殉葬,那也应该是本王。”镇西王道:“传送阵已经被破坏,我们想一起撤退是不可能了。本座留守镇西城,老齐,你派人护送苏将军以及将士们的家眷离开。世子知道密道所在,他会带你们走,这也是本王的私心。”
“王爷。”
不少人已经红了眼眶。
没有人会认为镇西王想让镇西王世子离开是徇私。
如果他们要殉葬,本来就应该先安排家眷离开。
镇西王并没有要求他们的家眷必须留在这儿。
镇西王抬了抬手,苦笑道:“还好,没有让士兵们的家眷也一起迁过来,镇西城也是按照军事基地建造的,没有成为一座人烟之城。否则这一次,本王就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镇西城与其说是一座城,不如说是一座军事基地。
最前线的地方,当然不可能建成民用的地方。
商人倒是有不少。
东西方之间还是有很多商业交流的,一来一回,也能赚不少钱。
所以有不少商人都在镇西城落脚,甚至安家的都有。
可镇西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现在这种紧急时候,不可能面面俱到。
镇西王再次开口:“老齐,务必要保证苏将军的安全。密道之所以是密道,就在于不能容纳太多人通过。你们一定要小心,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齐将军咬了咬牙,单膝跪地:“王爷,我活着,大家就平安。”
镇西王用尽浑身力气厉声道:“你死了,大家也要平安。”
“是,末将领命。”
“走吧。”
镇西王无力的摆了摆手。
“快一点,趁他们还没发现密道。把世子一起拉走,有本王为镇西城殉葬,已经够了。”
“父王。”
镇西王世子也泪崩了。
但他知道轻重,也知道此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刻。
镇西王世子咬了咬牙,向镇西王磕了三个响头。
窮孩子自立團
“父王,我永世以你为荣。”
镇西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本王这一生,统兵数万,南征北战,位极人臣,坐镇一方。荣华富贵、高官厚禄、金钱美人,都享受过了,值了。
“现在到本王报效国家的时候了。”
“我对不起诸君,要让大家一起陪我去送死了。”
镇西王说到最后,面露歉意。
“愿为王爷效死!”
镇西王要赴死。
但赴死的不止是镇西王。
还有镇西城千千万万的将士。
他们已经突围无望。
那么,就只能去战斗。
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镇西王服下了一枚丹药。
这枚丹药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天魔丹!
其效果,和天魔解体大法类似。
吃下此丹药,会刺激人体剩余的所有潜力,短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但时间不可持续。
而当丹药药力消散的那一刻,也就是丧命之时。
“本王对不起诸位,只能去黄泉路上先为大家趟趟路。”
“愿为王爷效死。”
“愿为王爷效死。”
“愿为王爷效死。”
“大乾万岁。”
“王爷万岁。”
……
半个时辰后。
砰!
一朵冉冉升起的蘑菇云,在镇西城上方缓缓出现。
照亮了整个夜空。
城外。
海后凤眸含煞,面沉如水的看着这一幕。
身上散发出强烈的“生人勿进”的气息。
絕人 小說
很显然,海后现在很愤怒。
也就是原盟主不在乎海后的情绪。
他看向镇西城的眼神也十分复杂。
耳畔好像还在响起镇西王临死前的那豪情壮志:
“姓原的,你把路走窄了。”
“黄泉路上我先走一步,我等着你。”
“很快你就会下来陪我。”
原盟主当然不惧怕诅咒。
走到这一步,他背叛过很多人,也被很多人诅咒过,对此他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看着镇西王毫不犹豫的启动了镇西城的自毁设置,原盟主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即将来袭。
如果大乾每一个人都能够像镇西王这样,那他的确危险。
隐隐间,原盟主有些后悔答应海后的提议,与大乾为敌。
不过原盟主到底也是一个杀伐决断的枭雄,很快就摒弃了这种无用的情绪,对海后道:“你的阳谋好像被破解了。”
海后点了点头,道:“是的,镇西王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主动毁灭了自己一生的心血镇西城,所以大乾不再需要向镇西城派遣援军,我的计划落空了。”
海后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丝毫没有情绪。
不过原盟主完全可以听的出来她的愤怒。
原盟主安慰道:“无论如何,这一战也是你胜了。镇西王战死,苏琅琊和明珠公主都战死,镇西城覆灭,这是大捷。”
“的确是大捷,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海后很理智。
“明珠公主在苏琅琊来之前就已经被送回了京城,这点内线已经证实。至于苏琅琊,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刚才战斗的时候也没有见他指挥,还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了。这一战是大胜没错,但还是可惜了,大乾的军人比我想象中的骨头要更硬一些。”
海后慢慢恢复了平静。
没有达成全部的战略目的,这让她的心情有些糟糕。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次都是她赢了。
只是赢的还不够多。
想到这里,海后开始发号施令:“去查,镇西城有没有密道。扩大搜索范围,方圆千里之内,无论是谁,都先抓起来。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是。”
对军队下完命令之后,海后把目光移到原盟主身上。
这一战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修真者联盟的临阵反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海后当然不会忘记原盟主。
不过她需要原盟主做到更多。
“原盟主,在找人这方面,修真者联盟的高手应该比我们西大陆的军队更加擅长。”海后道。
原盟主明白了海后的意思,他没有推辞,直接问道:“你想让我找谁?”
“镇西城的幸存者,一个我都不想放过。”海后冷声道:“既然镇西王有死的觉悟,我希望他能够断子绝孙,与镇西城有关的人,最好都在地狱里汇合,这就是和我们作对的代价。”
“我明白了,马上安排人去办。”
原盟主也是一个果决的人。
既然已经站在了海后这一边,而且镇西王已经战死,镇西城覆灭,大乾军队死伤惨重。
这一页是翻不过去的。
所以,他没有再左右逢源的可能性了。
他只能全力剿杀大乾的力量。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当修真者联盟认真起来之后,所迸发出的实力是十分恐怖的。
密道很快被发现。
齐将军很快被追上。
次日,清晨。
当苏将军背着已经浑身浴血的镇西王世子出现在京城城外的时候,偌大的京城鸦雀无声。
魏君接到前方的战报后,久久没有说话。
良久后,魏君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是我的错。”魏君道。
修真者联盟和大乾合流,是他牵的线。
而且他牵线完毕之后,就把事情甩给了军部,也没有再去跟进。
他以为不会出现意外。
他以为原盟主已经被他拿捏死了。
但现实给了他一巴掌。
魏君抬手,又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过这一次被薛将军拦住了。
薛将军皱眉道:“魏大人,不必如此,和修真者联盟合作,是军部经过认真讨论后最终做出的决定,不是你的决定。”
“如果没有我……”
薛将军打断了魏君的话:“如果没有你,大乾现在说不定早就被修真者联盟吞噬了,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魏大人,你不要有功劳就往外推,有罪责就往自己身上栏。大乾不是你的,镇西王他们也不是在为你战斗。”
魏君深吸了一口气。
道理他都懂。
寵妻無度:豪門總裁誘嬌妻
只是现实依旧让他不甘。
“是我太傲慢了。”魏君自省道。
骄兵必败。
他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知易行难。
无论多伟大的存在,都有可能被不起眼的小人物掀翻。
当年的天帝未崛起前,之于道祖又何尝不是一只蝼蚁?
但蝼蚁最终掀翻了巨龙。
蔓妙游蓠 小说
道祖败于自己的傲慢。
现如今的魏君也一样。
他以为他安排好了整个剧本,所有人都会按照他设定好的剧本走。
这种想法和当初的道祖几乎一般无二。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理所当然的按照别人设定好的轨迹走。
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独立的灵魂。
所以,谁都可以创造奇迹。
原盟主是个聪明人,他肯定知道魏君有底气,知道敢招安他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背叛的代价很大,甚至很有可能会死。
但为什么原盟主就一定不会背叛呢?
他是被吓大的人吗?
既然是逐利,如果西大陆开出的价格更高,原盟主自然有理由去跳反。
魏君也许很厉害。
可原盟主是想要杀掉神后的。
神后对原盟主来说也很厉害,无法抗衡的厉害。
所以,原盟主或许会畏惧魏君,但他一直不缺对抗的勇气。
魏君到底还是小看了天下英雄。
魏君又看了一下战报,这一次他摒弃了自己的情绪,以绝对的理智来思考,最终他确认了一件事:
整件事情,没有道祖的手笔!
吞天帝尊
没有降维打击。
完全都是在海后原盟主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们通力合作的结果。
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
魏君的目光只放在了道祖身上,却忽略了人间的事情,凡人才是主角。
但是,但是……
魏君喃喃自语:“老丁,你把路都窄了啊。”
原盟主可能确实有勇气。
可是当实力差距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只有勇气是没有用的。
这一波下来,原盟主在魏君这儿就必须死了。
谁也救不了他。
魏君只需要要考虑一件事情:是现在弄死原盟主好?还是先留着他的命,等关键时候再让他下线。
后者有可能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当然,这样就等于魏君直接下场了,也有可能造成一系列不可预测的后果。
毕竟,这确实有点欺负人。
海后和原盟主联手,是没有违规的,道祖也没有帮着作弊。
魏君要是这种情况就出手,就等于主动打破了和道祖的默契。
他倒是不用怕什么。
但最后倒霉的肯定还是大乾这帮人。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魏君感觉大乾确实有点难。
除了大乾有点难之外,更难的是尘珈。
原盟主突然反水,尘珈的处境立刻就变得十分危险。
可尘珈现在正在闭关,断掉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魏君想通知他撤退都做不到。
不过事情的发展再一次出乎了魏君的预料,也让魏君意识到,他真的要更新一下自己的观念了。
前半段的事情和他想的一样,原盟主既然决定反水,自然不会再替尘珈保守秘密。
所以他第一时间通知了长生宗,表示尘珈是大乾派出的卧底。
然后,长生宗的一众高层的态度:WQNMLGB!
“一派胡言。”
“简直岂有此理。”
“姓原的是不是疯了?他把我们都当白痴吗?”
长生宗一众高层对于原盟主这么粗劣的离间之计表示十分不满。
简直不尊重他们的智商。
所以,他们直接把原盟主派出去的使者给杀了,并且公开向原盟主放话:
污蔑长生宗宗主,就等于和长生宗宣战,此仇不共戴天!
收到心腹被杀的消息之后,原盟主的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劳资说的全是大实话。
长生宗的这帮人,简直活该去死啊。
而此时尘珈终于出关。
当他得知自己闭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后,整个人都懵了。
彻底消化完毕之后,尘珈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义父,你这是逼我弑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