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小閣老 ptt-第一百一十六章 金玉良言熱推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登闻鼓一响,半个北京城都听见了,尽管百般不情愿,万历只好宣见。
小半个时辰后,万历在翊坤宫正殿升座,头顶是他爷爷亲笔所题的‘光明永昌’匾额。
“宣海瑞觐见。”殿门口的值事太监拖长嗓门道。
海瑞便拄着拐杖,缓缓进殿而来。之前登楼击鼓已经耗费了他太多体力。
万历又气他逼自己,故意没派抬舆去接,让海瑞步行穿越重重宫门,来到了翊坤宫中。
南国暖雪 小说
此时海瑞疲累已极,越过高高门槛时是那样的吃力,也没有内侍上前搀扶。他便用手揪着裤腿,手脚同时用力,将一条腿搬入殿中,然后再搬另一条腿。
那狼狈的样子,让几个小内侍忍不住红了眼圈。
“唉,海公,你这又何苦呢……”万历叹了口气,对摇摇晃晃走到自己面前,跪地行礼的海瑞道:“起来吧,给海宫傅看座。”
“不必!”海瑞却不起身,摇摇头,从袖中取出一本奏疏,双手举过头顶,高声道:“老臣跪请皇上,为宗庙计,立即阻止矿监税使离京,以免百姓横遭荼毒,蜩螗沸羹、不可收拾啊!”
“宫傅怎么也学那些言官,危言耸听,专拿百姓做挡箭牌了?”万历也不接那本,面生不悦道:“宫里朝里没钱,朕派矿监税使去采天地之利,征商贾羡余,不给百姓增加负担,这正是爱民的体现,怎么到宫傅嘴里,就成荼毒百姓了?”
“皇上想加收工商矿税以补国用是没错的,但需要先令南北户部会同各布政司统计调查,该省各府州县工商规模如何,利润几许。然后或新立名目、或适当加派,以增税额。再颁行法令,明示天下,令百姓知其然。继而在某省试行,观其利弊,果然利大于弊,方可推而广之。然我大明各省差异极大,南橘北枳不可避免,故而不可催课太急,当慎重缓行——万不可竭泽而渔啊!”
说着他再度朝万历举起手中奏疏道:“更不可绕过朝廷官府,委派中官,另开攫取之途啊!”
万历耐着性子听完,冷笑一声道:“合着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太监点灯啊。”
“州官也不许放火!加赋必须慎之又慎,谨防贪官污吏借机中饱私囊,祸害百姓。所以要有抚按监督,要有科道参奏,还要允许百姓申告,而不能一味偏袒官府。”海瑞沉声道:
Peace Corps
“老臣听说,皇上要派矿监税使的消息一出,中官立即如蝇逐臭、闻风而动!据说派往那些油水丰厚的地方,已经开价到十万两银子以上。而且每年还要孝敬大珰两到三成的收获!”
“哦,是吗?”万历一听,脸色更难看了,冷冷瞥一眼张宏,麻痹的,有这好事儿不给朕上供?
“老奴这就查问下去。”张宏先把自己摘出来,然后看一眼海瑞,小声道:“海宫傅也听风就是雨了,宫里孩儿们都苦哈哈的,莫说十万两,能拿出一百两来的又有几个?”
“大部分是没有能拿出来的。”海瑞耳朵灵得很,冷笑一声道:“可他们法子多得很。老实点的,几个人集资买一个矿监税使的位子。路子广的,就跑去找皇亲国戚借高利贷,九出十三归!还有胆子大的,直接空手套白狼——到外头谎称自己已经拿到了某个肥缺,然后高价卖一波手下的位子。结果收到的银子,买完了肥缺,甚至还能有赚!”
復仇人偶
啞醫
万历都听傻了。没看出来,这宫里个个都是人才啊。这要派到地方上去,还不变着法子的给朕搞钱?
“所以皇上,他们重金买下了矿监税使之位,到地方上肯定要刮地三尺,连本带利都捞回来才行!对此他们也毫不掩饰,全都磨刀霍霍、嗷嗷叫着等陛下开闸放他们四出了!这种情况下,靠谁来监督中官,又靠谁来限制中官?中官在地方为非作歹,州县官员如何处置这些天子内侍?”海瑞痛心疾首道:
“放出这些谁也管不了的饿虎饿狼到地方,一定会横征暴敛、敲骨剥髓,使皇上和朝廷人心尽失的!会将所有人都推到对立面的,如果有人振臂一呼,必定民乱四起,社稷动摇的!”
万历被海瑞怼的哑口无言,讲道理赢不了,就改变策略,开始诛心了。他双手撑在膝上,身子微微前倾,冷冷看着海瑞道:
“宫傅不妨说清楚,谁振臂一呼?”
“谁都可以!”海瑞什么时候在气势上输过,也冷冷看着万历道:“皇上别忘了,前朝是怎么亡的,我大明的天下是怎么来的!”
“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么?”万历咯咯一笑,森然道:“海宫傅啊海宫傅。怎么连你也迫不及待,想改朝换代了吗?”
“我海家世受皇恩,老臣这条命还是当初世宗皇帝留下的。”海瑞却丝毫不受影响,淡淡道:“不是为了保全皇上宗庙,又何苦抱此老迈垂死之躯,跋涉六千里北上苦撑呢?”
“说得好听!”万历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霍然站起身来,走到海瑞面前,俯身嘶吼道:“少在这儿装忠臣了!朕让人查了下,江南集团就是你巡抚应天的时候做大的!你当年还给赵昊送过礼呢!你们勾结了几十年了都!”
海瑞一愣,好容易才想起自己送给过赵昊一包鸡蛋,还有家乡的蜡烛……这,这也算行贿?
“老臣与赵昊确实是忘年交,但也仅止于朋友之谊。至今从未为他徇私过,也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交易。”海瑞沉声道:“请陛下收回刚才的话!”
“呵呵,当了门神就是不一样,连朕都敢命令了!”万历哂笑一声,冷冷问道:“你要是忠臣的话,那你为什么从来不提醒朕,赵昊的狼子野心。从不告诉朕,江南集团已经尾大不掉了?!”
“起先是没料到,因为江南集团走了一条前无古人的新路。他们根植国内,却在海外发展壮大。在所有人的目光之外,迅速的强大起来。”海瑞坦诚道:
“等老臣察觉到的时候,江南集团已经无可匹敌了。告诉陛下,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呵……”万历从嗓子眼发出一声冷笑,背着手看向太监们道:“听听,这还是人话吗?这就是你们崇拜的海瑞啊!”
“皇上先别急着上头。老臣的原因有三,一是对方的强大超乎了想象,与朝廷一比,就像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和我这样的老人一般。”
“切……”万历啐一口,想反唇相讥,可那份东厂报告,让他把话头憋了回去。
“二是江南集团以造福百姓、复兴华夏为宗旨。二十多年来,他们也是一直这样干的。而且江南集团是外向型的,一直致力于为我中国扩张疆土,让我汉人得到更广阔的生存空间——让那些从前无解的矛盾,在扩张中得到缓解,甚至淡化消失!”海瑞接着双目放光道:
“此外,他们让土地亩产提高数倍,则是变相缓解矛盾的法子——所以,大明完全可以度过中衰之劫,步入一个远迈汉唐的盛世!”
“还大明……”万历哼一声道:“是大宋吧。”
“这是老臣的第三个理由——赵昊绝无篡逆之心!”海瑞却断然道。
“对对对,就像他老祖宗,怎么能有道德瑕疵的?还是等陈桥兵变,下面人为他黄袍加身吧。”万历揶揄道。
“下面人也不会的。”海瑞沉声道:“因为赵昊在集团大会上早已郑重宣布,敢言‘山河再赵’者,立即以谋反处死!”
“呃……”万历眼中闪过惊喜之色,赵昊这又当又立的,不是在给自己创造挽回局面的时间吗。
“陛下不必心怀侥幸,赵昊绝无妇人之仁,否则他也不能把江南集团牢牢掌控在手心。”海瑞却打破了他妄想,说出一番让万历此生再也无法安寝的话来:
“他的目标是消灭帝制——让天下变成天下人之天下,而不是一家一姓之天下!”
“什么?”万历愣了半天道:“你的意思是,他要恢复禅让?”
要是让下面人都有当国君的机会,那些人肯定拼命拥护他啊。
那还真是恐怖了。大家什么仇什么恨,为什么要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皇上这么理解也行。”海瑞幽幽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他不想着把天下变成自己的私产,便可以把天下拿出来,与天下人分享。亦无需为保自家天下,对天下人百般防范。”
“而陛下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己,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陛下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我产业之花息也。”这时海瑞的目光已经完全压过了万历,毫不留情道:
“跟赵昊一比,陛下就是个独夫!事实上,他早已是天下归心,如果他举起义旗,则瞬间山河易色!陛下,必败无疑,全无胜算!”
“呵呵呵……”万历都被海瑞吓尿了,他倒退两步,稳住身形道:“那他怎么不举啊?”
“老臣说了,他必须举义旗,要有大义的名分!”海瑞面无表情道:“他父子深受先帝之恩,陛下不肆桀纣之虐,赵昊如何举旗?”
说着他冷笑一声道:“陛下派出矿监税使,肆虐天下。难道是嫌他动作太慢,想要帮他举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