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十方武聖》-166 林中 下(今天八千五感謝青寧子白銀)相伴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嘭!
情 深 緣 淺
嘭!
嘭!
周行铜每一步重重踩踏在地面,都会带起身体朝前低空飞掠。
他天生神力,加上天生铜皮,就算不穿戴甲胄,如此赶路也轻而易举。
完美的将全部的力量爆发出来。
力量,特别是高爆发的力量,也能很顺利的转化为速度。
他的速度虽然不如专修腿功的武师,但也差不了太多。
超强的力量让他在直线冲刺上,有着巨大优势。
实际上,铠甲甲胄,对于他这个层次的高手来说,只是累赘。
越往上,修为越高,武器铠甲的作用也就越小。
所以大部分铠甲多是用来装饰,或者给弱小兵卒防护用。
而如他这个级别的武者穿戴铠甲,更多的是代表一种身份。
哗啦。
一脚踩在一处水洼中,大片水花飞溅。连带着淤泥和里面的烂叶子也飞出来。
原本的水洼顷刻变成了一个湿漉漉坑洞。
周行铜却猛然减速,往前顺着惯性冲出几步,才停下来。
“什么人!?滚出来!”
他冷眼盯着正前方,那里雾气弥漫,朦脓的树影之间,隐隐有细微呼吸声飘来。
啪,啪。
一道影子,缓缓从雾气里走出。
那赫然是一头全身漆黑,头上生着两根黑色犄角的强壮猎豹。
猎豹体长四米多,全身肌肉线条一起一伏,行走间悄无声息,充满力与美的结合。
“异角豹?”
周行铜猛然前冲,吓得黑豹转身就跑,嗖一下钻进密林,消失不见。
他顿时有趣的大笑起来。
去掉个小插曲后,继续加速往前冲。
头上隐约有紫色鹰隼的低鸣传来,在不断为他指引方向。
两侧树木越来越高,越来越笔直粗壮,雾气也越来越浓。
周行铜将一颗淡绿色珠子取出,塞进嘴里,压在舌下,继续往前。
只是才走了没几步,他忽然再度停下。
一道人影静静站在正前方树杈上,居高临下望着他。
人影体型魁梧,两米的身高在普通人中,也算是不错了。
这人一头黑发披肩散开,身上披着一件宽大黑斗篷,站在背光处,看不清其面容。
“周行铜?”那人诧异出声。
“你是之前杀我部下的小老鼠?”周行铜舔了舔嘴唇,眼神狰狞起来。
“老鼠?呵…”人影轻轻一跃,落到地面,露出一张冷淡普通的面容。
赫然是才和万菱等人分开的魏合。
“打一场?”他看向对面比他高出一截的周行铜。
“打?无名小辈!你算什么东西!”
魔 天 記
轰然一声巨响。
周行铜一脚踏出,身后炸开大片草屑泥土,冲向魏合。
*
*
*
西山·万青门前驻地。
一座座木屋纷纷被点燃,浓烟滚滚,火焰舔舐一切,席卷一切。
火光几乎将夜晚的天光也染成红色。
噼里啪啦的火苗声,杂乱无章的晚风声。都让王少君心头的情绪越发躁动起来。
“果然出事了。”他扫视周围,围着驻地转了一圈,在地上发现不少整齐脚印,还有战马马蹄痕迹。
“应该是赤景军追上去了。”
王少君心中一动,他才和魏合约好一起绞杀归雁塔的高手,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
迟疑了下,他还是从怀里摸出一个面具。
面具是骚包的银色云纹面具,轮廓紧贴面部,完美勾勒出他俊美面孔。
一品废材妃:腹黑王爷爆宠妻
戴好面具,王少君拿出一面小铜镜,借着火光,对着看了看仪容。
然后将头发整理好,用发簪全部绞起。
确定了仪表没问题。
他拿出一对紫红色短匕,一手一只,随意挥舞了下。
确定还算合手。
“老魏,若是你死了,那就是你命不好。若是没死,就看你运气如何。周行铜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感叹一声,王少君顺着马蹄印离开的方向疾驰而去,很快没入幽暗夜幕里。
噹!!
魏合一掌电射而出,精准打在周行铜小臂上。
明明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也是血肉之躯,但在一瞬间击打出的声响,却完全是金铁交击声。
魏合曾经练回山拳时,双拳交击也会出现这种声音,但那时候和现在不同。
他此时爆发的力量,可是覆雨劲四层,加上五层飞龙功和特效急速一起的爆发。
高速冲刺,加上劲力叠加,产生的冲击力。远不是普通武师所能比拟。就算是锻骨武师,也不能忽视这一击杀伤力。
“就这?”周行铜一甩小臂,浑身体表一阵旋转气流陡然震开。
仅仅只是护身劲力,他便将魏合这一击轻松挡住。
“还以为有多强,结果还是个垃圾。”
他随意的看着魏合倒跃出去,轻盈落在一棵树树干上蹲下。
“是吗?”魏合刚刚试探一招,已经大致清楚了,若是不动用鲸洪决,他可能连周行铜的防都破不了。
这家伙皮简直难以想象的厚。
嘶…
他深吸一口气,大量气流雾气宛如线条,从周围被他吸入口鼻。
属于鲸洪决的力量,开始缓缓伴随着肌肉的解压,释放出来,充盈全身。
一直以来,魏合出手都是压抑着自己,以免爆发出过于强大的力量,引来怀疑。
毕竟他用巨力可是干下过不少好事。
但现在,他终于不用隐藏了。
咔咔…
一块块肌肉缓缓膨胀起来。
一处处经络渐渐越发充血,坚韧。
一时间魏合全身开始微微膨胀。庞大的气血从鲸洪决两个血囊中涌出,遍布全身。
呼….
魏合长吐一口气,粗壮白气宛如巨蟒,从他口鼻中狂冲而出,吹散面前冷雾。
覆雨劲劲力,加上铁岭衣三血劲力,互补的两种劲力,在他双臂上缓缓缠绕交叠,形成在防御上更加强悍的覆雨劲劲力。
“再来。”魏合居高临下,一跃而起,从高处俯冲向对方。
双掌彷如握刀,从上往下全力一斩。
道道气血涌动鼓胀,尽数流入魏合双臂,使其双臂更加膨大一圈,恍如非人。
“来得好!”周行铜并非不识货,只是从破空声和动作挥动传出的闷响,便判断出对方这一招力量不弱。
不过他在力量上,从来没遇到过对手。
当即双掌扬起,一左一右,往中间相合。
想要刚好将魏合夹在正中,一招打死。
层层叠音劲在他身上震动颤抖,宛如海浪般的劲力,卷动着大片气流,如小溪般,从全身涌到双臂。
嘭!!!
两人刹那间四臂相撞。
相差不大的四条粗壮手臂,眨眼挤压变形,充血膨胀,皮肤几乎化为黑红。
嗡!!!
两人双臂上的衣物同时炸碎,化为碎片飞散四周。
周行铜脚下泥土陡然下陷,双脚深深被重压陷入地下。
一股股源源不断的巨力,从他上方重压下来。
“这股力量…..”周行铜睁大双眼。
嗞!
他上半身瞬间膨胀,双臂化为漆黑。
“还是弱啊!哈哈哈哈!!!”他突兀的面色一转,狂笑起来,双臂轰然抓向魏合。
“你是不是以为我很惊讶,蠢货?!”
手臂松开的结果,就是魏合全力掌刀往下,狠狠一击打在他额头正中。
嘭!!
毫发无伤。
周行铜狞笑着伸手,闪电般抓向魏合。
叠音劲在他手掌上颤动覆盖,所到之处,一切震荡松弛,可以让任何武者瞬间失去凝聚气血,力量减弱。
嗤!
他这一掌险险从魏合脸侧划过,切断一缕黑发。
魏合仰身避开,身形从侧面划过,轻轻翻滚数次,落在一颗大树旁站定。
“喔?躲开了?”周行铜转过身,冷笑看着魏合。“你的力量,确实不错。但很可惜。你以为我真正依靠的,只是力量?”
魏合眯起眼,转过身紧盯着对方。
刚才那一瞬间交手。
他的力量确实全部爆发出了。但和周行铜比较,还是弱了一截。
“你之前还隐藏了实力?”魏合沉声问。
“不是隐藏,只是不需要那么用力而已。”周行铜扯掉碎掉的上衣,露出里面宛如铜制的强壮上身。
“你的力量不错,可以玩玩。”他漫步往前,陡然加速。
双臂向下,掌心震荡中,一丝丝缕缕的劲力汇聚起来。
嗤嗤两下。
大量劲力居然在他手掌指尖,又往外延伸了数厘米长度。
无形劲力凝聚成宛如刀刃的形态,向前在他双掌末端。
劲力扭曲空气,高频震动,形成两把电锯般的气流刀刃。
“这是我劲力的大成能力,名为无形鞭。所过之处,有超越兵器的强大切割力。”
周行铜一跃而起,身躯轻轻翻身,双手朝着魏合一斩而下。
唰!
魏合一个侧闪,避开这一击,但他身旁的树干就没这么好运气。
树皮树干瞬间被切断,断开大半。
周行铜如影随形,脚下藤蔓杂草丝毫不能阻挡其步伐。
他双掌宛如利刃,巨力加持下,碰到什么断什么。
“你就只会跑?刚刚不是很狂么!?”
周行铜双臂张开,宛如风车般连环横斩。
所过之处,树干石头都一分二段。
魏合左右闪避,不断后退。一丝丝药粉悄无声息的从他所过地方飘散出来,弥漫到四周。
“你确实力量很强。”他一个后跃,轻轻落到一处空地上。
“但胜负,从来不是单靠力量。”
魏合右手背后,轻轻握成拳,然后张开。
噗。
一抹极其细微的粉末,从他陡然张开的手掌飞散开来,随风飘散到四周。
这是他最后的对武师用混毒。
周行铜微微弓身,嘴角勾起一丝狞笑。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胜我?”
“行军杀法!虚形!”
他猛然伸手从腰包中一抓,一甩。
噗!!
大片金属细针爆射而出,夹杂着骨劲的钢针硬度和速度都远超寻常暗器,眨眼便飞至魏合身前。
寻常招数顶多只是将骨劲灌注入几样武器,就是极限。
但他的虚形势,可以一下将骨劲均匀的灌入大量细小暗器中。
再夹杂一些没有灌注骨劲的钢针,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无从分辨。
以虚形打出的暗器,表面上看,劲力都是一样的。
但一旦真的认为都是一样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嗤嗤嗤嗤嗤!!
密密麻麻的钢针刹那间便到了魏合身前。
猝不及防间,魏合身形一矮,贴地一掠,避开钢针。
他速度没有超出周行铜太多,但变向急停加速方面,却宛如失去惯性重力一般,随心所欲,极其突然。
只是一瞬空隙,魏合便已经贴身到了周行铜身侧,双掌连环狠狠印在其腰侧腰眼。
嘭嘭!!
两声沉闷响声炸开。
周行铜身体微微晃了晃,若无其事的转身一掌打向魏合。
两人一个速度快,一个力量强。转眼又交手数十招。
周行铜不断被击中身体,但毫无用处,他皮肤的铜皮,防御性甚至连练脏的天印九子都打不穿。
魏合鲸洪决巨力本身也就堪比锻骨的破坏力,就算再加上飞龙功和覆雨劲的加持,也顶多就是锻骨顶点的杀伤力。
此时真正交手起来。
魏合才感觉到预估错误,无比棘手。
除开眼睛耳孔等要害,其余地方,周行铜根本不防御,任他击打。
就算是穿戴钢铁甲胄,也经不起他这么连环重击。
但周行铜却毫发无伤,甚至连点血痕也看不到。
魏合郁闷,周行铜心头一样憋屈。
他的主修功法行军杀法,无论是叠音劲还是杀法五势,都是正面推进式打法,在战场上是所向披靡。
遇到灵巧性对手,也能有虚形势暗器击杀。
可眼前这家伙却是个怪胎。
就算是腿功武师,在飞驰急停时,都会有惯性,必须缓冲一下气血劲力。
但魏合没有。
他速度不是周行铜遇到的对手中最快的。但身法却是他所遇对手中最诡异的。
前后左右,上下四方,宛如幻影,毫无重量,轻飘飘的急速闪动移动。
但若是以为这家伙没有力量,那不时打在他身上的重击,就会提醒他,这家伙稍不注意就可能会造成不弱的伤害。
一般要害不怕,但耳朵眼睛鼻孔之处,确实没办法不防御。
两人在林中你来我往,一颗颗树木被横冲直闯,打缺打断。
地面不多时,便变成坑坑洼洼,宛如炸弹炸过。
周行铜抓不住人,魏合打不动人。
两人却又都不想放弃。
“有本事和我正面对干!看谁先倒!”周行铜有些火大吼道,一掌打穿一颗雪松,抽出手掌。
“有本事你追上我就和你干!”魏合冷声道。
只是说完他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不过紧要关头,也来不及想这些了。
他和这怪胎交手数次,此时手掌双臂乃至胸膛都开始隐隐作疼。
现在他总算知道之前的天印九子是什么感觉了。
从开打到现在,他起码打中了周行铜二十招,都没用!
而且,他疑惑的是,下的混毒这么久了,怎么还是没效果。
“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周行铜忽然停顿下来,胸膛深深吸气。
一道道叠音劲宛如溪流,汇聚到他咽喉部。
“杀!!”一声巨吼,宛如雷鸣般炸开。
魏合浑身一麻,动作顿时缓了数拍。
就在此时,他前方周行铜急速踏地,一掌朝他胸膛打来。
“死!”第二声爆吼再度震荡过来。
只是怪异的是,周行铜的动作不知为何,慢了一丝。
就在他即将一掌打中魏合时。
魏合及时反应过来,往左飞跃,空中借力连续翻身,避开这一掌。
咳咳…
周行铜站在原地,还要追击,却当场忍不住低头咳嗽起来。
他双臂体温不知道什么时候,远比最初时候低了许多。
“你下毒!?”他惊怒交加,扭头盯住魏合,这毒居然连他的辟毒珠也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