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176章 仙君被雷劈了!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怀玉,听我号令,起势沉鱼,左脚迈出后移三步,化剑气,出!”
冷千杨安慰地看了眼苏青之,大声喝道。
“弟子遵命!”
苏青之持剑在手,与冷千杨并肩作战,攻向阴山王身旁的小喽喽。
无奈蛊虫发作的愈加猛烈,痛得她浑身无力,摔倒在地上。
“卑鄙无耻的贼子!”
冷千杨将琴声拨动的更加急促和高亢,发出一波又一波蓝色的光圈攻了过去。
一黑一白的身影交缠在一起,杀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苏青之勉力抵挡着龙袍老头的攻击,就见自己头顶飞下几道黑色的身影。
是陈冲带着影卫来了!
黑焰掀起强大的光圈,将龙袍老头逼得连连后退,他双手告饶说:“我是被逼无奈的,白神医,我用白神医的藏身地点跟你们交换,饶我一命!”
两波队员厮杀在一起,只听到天空乌云翻滚夹杂着闪电雷鸣席卷而来。
“冷千杨,明知今日是应劫的日子也敢来,你想死,我成全你!”
阴山王手中的板斧舞的更加鬼魅说。
“应劫?”
他本就受了重伤,要是再经历雷劫只怕是..
“千杨!”
苏青之几步奔在他身边,颤声说:“千杨,这里有陈冲和我,你快走!”
“来不及了,怀玉,你先走!”
冷千杨拨动着琴声卷起狂风将苏青之和小蓝裹在结界里甩了下去。
“轰隆,轰隆!”
黑云翻滚,暮霭沉沉,山顶上的一黑一白的身影还在大战,而云朵中的那道雷电照着冷千杨的背劈了下去!
“千杨!”
苏青之瞪大双眼,痴痴地望着山顶上那个背影被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击中,身子沉沉地跪了下来。
“咔嚓!咔嚓!”
闪电每痛击一下,仙君的身子就弯一分,剑柄往地里插的深一分。
暗夜里他艰难地扭转头,遥遥的看了过来。
那张俊雅无双的脸被闪电照的如此闪耀,又瞬间归于沉寂。
苏青之的心犹如被千刀凌迟,凄厉地哭喊着:“千杨,不要死!千杨!”
整座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陈冲,带我去救他,去救他!”
苏青之肝胆俱裂,撕心裂肺地大喊着。
“是,魔尊。”
陈冲带着苏青之御剑飞起往山顶飞去,无数的魔兵涌上山来,手忙脚乱地在救火。
苏青之浑身发抖,从头到脚都在冒着寒气。
她头一个想到的是如果冷千杨死了,那么揽月剑法名册就再也不可能看到了。
冷千杨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
原来昨夜仙君的询问意有所指,苏青之,你真是笨死了!
他这般护你疼你,一朝身死,你待如何?
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心揪作一团,痛得想原地打滚。
千杨,你不能死!
你死了,我会受不了,我会疯。
我好后悔昨夜没有认真回答你,告诉你一个事实。
一个我很抗拒,打死都不愿承认的事实。
我对你上瘾了。
浓烟滚滚呛得人睁不开眼睛,苏青之手脚并用地爬上山顶,见陈冲正在奋力地灭火。
山顶上横七竖八堆满了尸体,她捂着狂跳的心脏扑上去,一具一具扒拉着,喊道:“千杨!”
那些烧成焦黑的衣服,散发着焦糊味的尸体闻得苏青之胃里翻江倒海,她瞳孔一缩忽然看到了他的伏羲琴。
这个人会不会已经变成了一堆粉末?
仙君会不会被炸的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了?
第三代
她忽然间有些惧怕,双手抱头缩成了一个球。
苏青之蹲在地上冷静了几秒,鼓起勇气睁开眼睛从手指缝里张望着,看到了他的脚,手臂,还有一条大长腿。
圣女娘娘保佑,万幸万幸,人是完整的!
她狂喜着扒开压在冷千杨身上的尸体就看见他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黑灰,浑身冰凉一片,没有气息了!
“千杨,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千杨,你给我起来!”
苏青之的心如跌入冰窖,使劲摇晃着他的身体,颤声说。
可是不论她怎么呼喊眼前的人都是没有任何反应,再一诊脉,他体内的经脉好像全都萎缩了。
人的经脉要是出了问题,就真的没救了。
苏青之大脑一片空白,她无法相信早上还笑语晏晏跟自己说话的人就这么死了,这怎么可能?
他是威名赫赫的仙君,是修仙界的传奇,一定不会就这么死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千杨,你在骗我对不对,你说过要护着我的,没有你在我怎么办,千杨,求你了,我以后乖乖的不再惹你生气了,你看看我好不好,呜呜…”
苏青之伸出衣袖擦了擦他的脸颊,流着泪说。
“魔尊,那个月谷洞有凝露,凝露是沧溟山的至宝,可以恢复元气的,再晚就来不及了!”
陈冲凑上前拍了拍声泪俱下的苏青之说。
她猛地想起上次自己被闪电击中,沉鸢为自己寻来的就是此物。
“对,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的!”
她一把擦掉眼角的泪珠颤声说。
李野他们闻讯赶来时,苏青之已将冷千杨安置在了月谷洞里。
陈冲吩咐人去悬崖边的月芝神树上收集凝露,就发现一个新的问题。
冷千杨的身体好像陷入了一种保护模式,气若游丝却牙关紧咬,凝露喂不进去,众人皆是神色凝重一筹莫展。
李野忽然惊叫着说:“我知道了,仙君的姐姐是蓉城的霸主,眼下请她来一趟或许有法子!”
陈冲主动请缨:“我去!还请哪位弟子跟我一起去请人?”
“我去!”
自告奋勇的是匆匆赶来的陈舟?
“陈师兄!”
苏青之几步奔在他面前,声音嘶哑着说:“仙君,他,呜呜。”
“哭的那么难看,还哭!”
“苏怀玉,你给我振作点!”
陈舟拧着她的耳朵使劲一拽说:“如嫣最信我,我去请她来。”
“要是我回来看见你还哭,打折你的腿!”
“陈破舟,你就会凶我!”
“你还敢拧我耳朵,我揍你,揍你!”
苏青之心烦意乱,拳头不要命似的砸在他肩膀上。
嘿?这人怎么突然哑火了?
“橘子味的幻药,吃一颗缓缓。”
陈舟三两下拨开糖纸,将糖果塞进了苏青之的嘴里。
迷茫的苏青之:“他是谁,他在哪,他在干什么?”
众人:“…..”灵虚第一毒舌会给人买糖吃了?
令人意外的是,来的不是冷如嫣而是半途劫道的冷新眉。
她伏在冷千杨身上哭的梨花带雨,沉声说:“师兄,我这就救你。”
一看到冷新眉这张脸,苏青之就没啥好感,数次暗杀自己就罢了,她还有面能窥探真身的阴阳镜,是个定时炸/弹。
定时炸/弹见了苏青之,自然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洞口守的跟铁桶似的,根本近不得身。
女魔尊派来慰问的人也被冷新眉防备上了,那架势摆明就是谁敢动她的“宝贝”就要跟人拼命。
“走吧。”
苏青之狠狠心,走到了陈冲的身旁。
千杨,一定要撑住!
等我,等我想法子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