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da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馬可探案集 txt-第二十八章 真相分享-3kqme

馬可探案集
小說推薦馬可探案集
马可没有让张方成独自在审讯室得意太久,他示意付丽开始进审讯室,自己则跟在付丽后面。我们则继续通过审讯室墙壁上的单面可视玻璃观察审讯室里面的最新状况。
当付丽出现在张方成面前时,之前还快乐摇摆的张方成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冻结反应,整个身体如零度的水珠一样冻成了冰粒。短暂的冻结反应过后,张方成脸上呈现出惊慌的微表情,嘴巴张开,眼睛睁大,瞳孔收缩,眉毛上扬并扭曲,并且整个身体出现了收缩状态。
我暗自揣度着,马可肯定让孙副队长在前面向张方成传达了付丽已死的假信息,所以现在“已死”的付丽复活在张方成面前,作为杀人凶手的他第一反应想到的付丽的鬼魂来找他报仇了。
在张方成处在高度恐慌的状态中时,马可进入了审讯室,然后用力将一份文件掷向了张方成面前,并声色俱厉地在张方成面前吼叫着。张方成的恐慌状态再度升级,他的身体重新“摇摆”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快乐的摇摆,而是紧张的抖擞。
随后,张方成开始慢慢地讲述起来,虽然听不见他的讲述,但是从他的表情以及马可和付丽的表情可以肯定,张方成已经在开始坦白交代他的罪行了。
半小时之后,张方成戴着手铐走出了审讯室,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地走向拘留室,等待他的即将是法院的宣判,然后是牢狱之灾。
君顏再歸 無心輪回
我和花小朶是通过录像看到张方成所坦白的罪行的。
原来张方成和叶耀坤是在酒吧里认识的,张方成对叶耀坤一直有好感。当时张方成已成为了湖南制药厂研究所的技术骨干,失业的叶耀坤正是在张方成的帮助下成为了湖南制药厂的一名业务员,并且在张方成的引荐下很快与长沙几家大型医院签订了好几单大合同。
叶耀坤渐渐接受了和张方成在一起,但是在张方成眼里,总觉得叶耀坤对他的感情有些虚心假意,只是表面上的敷衍。因为工作需求,张方成曾调到北京工作过一段时间,而叶耀坤正是利用这段时间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也就是他的未婚妻杜拉拉,并且很快和杜拉拉同居在了一起。而这一切都被叶耀坤请的私家侦探发现并汇报给了还在北京的张方成。
张方成回到长沙后并没有立马揭穿叶耀坤,而是开始布置了精心而周密的报复计划,他要谋害的不止叶耀坤一人,还包括夺走叶耀坤的杜拉拉。而张方成不知道的是,其实当时的杜拉拉也是在应付叶耀坤。
张方成先通过雇佣的私家侦探掌握了可以通过窗户进入叶耀坤所住的老房子,然后趁叶耀坤与杜拉拉不在房间时,潜入了叶耀坤的房间,并将他偷偷研制的无色无味的毒品抹在了浴室里的雨洒上面,只有雨洒被打开,毒品沾水后就会挥发成无色无味的有毒气体。叶耀坤就是这样被不声不响地毒死的。
混在古龍世界裏的那些日子
找個校花當夫人 二雷不用狙
当时的杜拉拉正夹在叶耀坤和付丽之间左右为难,一边是真实的恋人的催促,另一边是对她家有恩的未婚夫的缠绵。叶耀坤莫名其妙的死让杜拉拉怀疑很可能是付丽所为,加上当时的付丽不但没有安慰杜拉拉,反而在杜拉拉面前毫无掩饰地表现出喜悦,让杜拉拉一气之下离开了那栋老房子,并且断绝了和付丽的来往。这些都是后来张方成找到杜拉拉并取得她的信赖后知道的。
张方成找杜拉拉的目的是为了实施他报复计划的第二步。在张方成看来,杜拉拉才是破坏他和叶耀坤关系的罪魁祸首,所以张方成绝不会放过杜拉拉。而张方成并没打算干脆利落地除掉杜拉拉,他决定要让杜拉拉在失去生命之前先经历一次感情上的欺骗,然后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选择自杀。
與球共舞 喜歡孤單
为了接近杜拉拉,张方成再次选用了扮演救世主的方式,当时离开老房子的杜拉拉为了避开付丽,也辞去了在弥尊道的工作,加上身心疲倦,也没有急于找新工作。张方成则抓住这个时机,自导自演了一出先让杜拉拉食品中毒,然后再送上解毒妙方将杜拉拉从死神面前拉了回来。具体方法张方成在供词中没有明说,估计在法庭受审时审判员会让他详细阐述这一点的。
取得了杜拉拉的信任后,张方成一开始并不知道杜拉拉的性取向跟他一样也是同性,想利用自己的魅力获得杜拉拉的芳心,他是有这个自信的,我也相信这一点,但前提是杜拉拉得喜欢男人才行。
在得知杜拉拉真实的性取向后,张方成并没有感到沮丧,这反而增加了他报复心理中的快感。张方成决定扭转杜拉拉的性取向,让她爱上自己,然后再让杜拉拉无意间发现其实他也是同性恋,只是为了应付家里人才选择一个女友。
虽然花费的时间有点长,但张方成的阴谋最终还是达成了,杜拉拉所承受的沉重打击导致她最终选择了轻生。这样看来杜拉拉的溺水而亡是自己投江所致,并不是从船上落水而亡。
至于张方成为什么要谋害付丽,他的理由简直让人心惊肉跳。原来张方成已经陷入了一种沉迷于报复人的变态心理。对叶耀坤的谋杀,张方成利用了自己学术上的优势;对杜拉拉的伤害,叶耀坤则充分利用了心理战术。目的达到后,张方成没有收手的打算,反而陷入了一种欲罢不能的快感。
张方成是在通过对杜拉拉的洗脑过程中知道付丽的存在的,谋杀掉杜拉拉后,张方成需要新的目标人物来满足他的犯罪欲望。付丽是最好的选择,她所住的环境是张方成所熟悉的,张方成可以故伎重演将杜拉拉置于死地。
妃主天下 清曉深寒
而张方成也差点得逞,要不是好心的刘姨上楼去查看,及时发现了晕倒在洗浴间的付丽,付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而张方成之所以后来会偷偷潜入老房子,他原本还想制造让付丽以另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死去,可见他这种变态的心理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步。
而这样一个心理极度变态的人居然还是一家制药厂的研究人员,倘若他计划将这种变态的心理用在谋害社会上更多无辜的人身上,他肯定会在新药的研发上做手脚,说不定他早已经在这么做了。
马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已经告诉孙副队长立即通知湖南制药厂的老总,针对张方成目前所负责的新品研发项目进行深度审核,以及对他所研发出来的已经上市的药品进行重新检测。
苏苏和付丽找到了新的房子租住,而我也即将返回深圳。在离开长沙的前晚,苏苏朝我敞开了心扉,其实她早就感觉到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只是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想满足一下做我女朋友的愿望,哪怕假戏真做一场她都无所谓。
我满怀愧疚地朝苏苏说了声抱歉,苏苏却非常真挚地向我表达了祝福,并且告诉我,她会好好找一个真正属于她的男人。我在送出祝福的同时,心理却还是有一股无法回避的酸楚。
第二天我们是坐高铁回深圳的,苏苏没有去送我,她说不喜欢离别,期待着与我的再次见面。
回到深圳后,我也回到了许芬慧身边,经历过这次短暂的心理上的动荡,我对许芬慧的爱也更加坚定。
年底,我和马可有一个大的计划——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