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h4m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江山美色-0125 偷襲的板磚-96bus

江山美色
小說推薦江山美色
颜寨主背对着高大全,高大全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听声音却并没太多的着急,而是很沉静的说道:“卿儿,这么多年,为夫殚精竭虑,为的可不就是这么一天么?如今朝廷四分五裂,诚王又是蠢蠢欲动,却正是咱们起事的好时机。”
高大全听着,心里暗叫一声乖乖,怪不得外国人一个劲的捧着中国的三国演义研究个没完没了,原来这古代人一接触到朝堂,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听听颜寨主这个话,这立场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了,既不是柴喻的人,也不是诚王爷的人,而是属于第三股势力。可是这颜寨主口风严实得很,就算是只有他跟颜羽卿两人,也是不肯吐露主子的名号。
“爹!自从舒伯伯来了之后,你已经完全不是你的。你不是曾经告诉女儿,醉心于山林之中,不愿意过问朝堂的是么?怎么这两年变成了这样,还告诉我咱们山寨中都是些忠臣之后,受到朝廷的迫害才沦落至此?您说的,到底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颜羽卿的长剑又往脖子靠近了一些,隐隐有血丝渗出。就算颜寨主想凭借身手将长剑夺下来,颜羽卿也必然能够在刹那间将喉管割断。
高大全在外面看的咋舌不已,这天气正好秋花正浓,出来赏赏花多好,玩什么自杀啊。
颜寨主见颜羽卿如此的倔强,叹口气说道:“山林之中纵然是好,但是咱们颜家,曾是大宋国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若是不能重现颜家昔日荣光,你让父亲死后如何面对历代祖先,又如何能安心于地下?”
颜羽卿脸色凄婉,完全不符合她侠女的身份,只听她柔声劝解道:“爹,咱们颜家又不是在你手里败落的,祖宗在上,也须怪不得你。再说,咱们现在多么逍遥惬意,难不成你就那么愿意看着这一山寨的人,前前后后的都死去不成?”
X界 妖無痕
颜寨主倒背起手,淡淡的说道:“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有哪个位高权重之人,手上没有敌人和自己人的鲜血?”
高大全倒吸一口冷气,这颜寨主的心思也够狠的,能不能比上柴喻他说不准,但是以他原来的心态,若是想在这个世界混开,那简直就跟做梦一样。他之所以能够在姑苏城暂时立住脚,那是还没有接触到更深层的一面,看看柴喻、颜寨主这类人,一个不小心就被他们算计了。
“你自己好好考虑吧。自从那位在山寨上看到你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若是你能与他成其好事,那日后他荣登大宝,爹就是国丈太师,你就是正牌的皇后。”颜寨主声音中带着万分向往,仿佛那一日已经不是很远了。
“要嫁,爹爹自己嫁吧!你先是把卿儿许给舒伯伯之子,现在又来游说我去选另外一人,爹,你的女儿就这般水性杨花么?”颜羽卿的声音越发的哀怨。
山村大富豪 烏題
“哼!”颜寨主冷冰冰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切莫小看我,爹这双眼睛还是很好用的,你如此不肯同意,莫不是当真与那高大全有了苟且之事?你们二人眉来眼去,却当我当真没有看到么?”
颜羽卿顿时一呆,那哀怨的脸上浮现出另类的红霞,她诺诺的说道:“爹,这怎么可能?”
女配掀桌:腹黑總裁嫁不得
“不可能吗?”颜寨主又是一声冷笑:“我这便杀了他去,省得你牵心挂念。当我果真不知,哼,他跟那柴喻勾勾搭搭,早已经坐在了一条船上。”
这老梆子,消息挺灵通啊,谍报系统做得还真不错!高大全愤愤不已,手上有人就是这么爽,建立情报机构,想知道天下事,根本坐在家里就成了。
“爹,你怎么能这么草菅人命?”颜羽卿说着,神色不由一动,手中的长剑便离开脖颈少许。
说时迟那是快,颜寨主身形暴起,劈手捏住颜羽卿的手腕,将长剑卸了下来。
“叮当!”清脆的声音,长剑落在了地上。
颜寨主反手便是两个耳光打在颜羽卿的脸上,骂道:“不成器的东西,让你飞上高枝当凤凰,你偏要守着破家做家雀。此事我已答应了那边,你便是同意也要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
禦姐欲動,總裁請深愛
颜羽卿两面脸上分别出现了粗红的手掌印,她狠狠的咬住嘴唇,眼睛中带着不屈的神色瞪着颜寨主。
“好好考虑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颜寨主声音冰冷,他本想看到颜羽卿悔悟的神色,却不料颜羽卿的眼睛越长越大,脸上的表情既怪异又吃惊,仿佛看了什么本来不该出现的事情一般。
颜寨主一愣,紧接着就感觉后脑勺处有风刮起。他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后脑勺上传来剧痛,却是挨了狠狠的一击。他脸色茫然,目光发直,身体如同缺了油的机械般一顿一顿的转过身去,却看到高大全正手拎板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當兵時寫的日記
“我说颜寨主,你这地方建在山上,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板砖啊?”高大全嘴角扬起,带着点发坏的笑意:“那个,咱们商量商量行不?这板砖用的很顺手,你就卖给我算了,就算二两铜板。看在颜姑娘的面子,你再给我打个五折,一个铜板怎么样?”
颜寨主脑袋发蒙,哪里还顾得上回答高大全的话?他只觉得后脑勺黏糊糊的,已经有血流了出来。
高大全掂了掂板砖的分量,目光越过颜寨主的肩膀,笑嘻嘻的问道:“徒弟,怎么样?”
徒弟?颜羽卿的眼睛在刹那间变模糊了,这个死人,当真在这个时候还要占自己的便宜么?
“哎哟,不高兴啊?”高大全笑着,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下,胳膊轮了个大风车般的全圆,板砖再次呼啸,又砸在颜寨主的脑门上。
“不要!”颜羽卿惊呼,可终究是晚了,高大全只要拿上板砖,想砸谁就砸谁,就没听说过有人能拦住的。
颜寨主屁也没放一个,直接晕倒过去。高大全不由感慨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玄,也怕板砖。”他将板砖往旁边一扔,笑嘻嘻的蹲在颜羽卿的身边,伸出手去说道:“徒弟,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颜羽卿不说话,伸出手让高大全抓住。高大全一接触到那略有点坚强但又细若凝脂的小手,心神就飘忽不已,随后颜羽卿另外一只手便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啪!”
巫妖修仙傳
高大全捂住那边脸,牙齿咬着嘴唇,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来回转圈:“人家,人家只是为了讨你喜欢,你怎么就这么不体谅人呢?我……我……我看错你了啦!”说着,他目光突然转凶,跳起脚来就踩向了昏迷的颜寨主,嘴里还骂骂咧咧:“我叫你欺负我徒弟,我叫你欺负我徒弟,我叫你让老子挨打,我叫你害我遭白眼,我叫你……”
颜寨主眉头皱了起来,在昏迷中也感觉到身体无尽的疼痛。高大全这脚丫子好像不要钱一般,可了劲的往他身上招呼。
“高五!”颜羽卿怒声喝道:“你当真是不想让我再理你了么?!”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