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明天下》-第一七六章每個人都應該有追求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明天下
第一七六章每个人都应该有追求
笛卡尔先生,终究握住云昭伸出来的双手,而是使用了西方的宫廷礼仪,抚胸弯腰礼。
“感谢陛下的恩遇,笛卡尔感激不尽。”
“那里,那里,先生不远万里而来,朕心中欢喜之至,只盼着先生能喜欢大明,并为我大明百姓带来福泽。”
“大明国源远流长,大汉族数千年宗庙未曾断绝,实在是人间仅有,笛卡尔有幸来到大明,应当是我沾染了大汉宗庙的福泽。”
正义之道
云昭终于拉住了这位年迈科学巨匠冰冷的手,笑眯眯的道:“只希望先生能在大明过得愉快,您是大明的贵宾,快快上殿,容朕为先生奉茶洗尘。”
笛卡尔微笑着给皇帝介绍了那些追随他来到大明的学者,云昭不辞辛劳的跟每一个人寒暄,每一个人握手,并且是不是的说起这些学者最得意的学术研究。
轮到帕里斯教授的时候,他虔诚的施礼后道:“没想到陛下的英语说得这么好,不过呢,这是欧洲大陆上最野蛮的语言,如果陛下有心欧洲语言学,不论是拉丁语,还是法语都是很好的,而在下愿意为陛下效劳。”
这句话说出来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不过,云昭好像并不在意反而拉住帕里斯的手道:“多一门学问对我来说是无上的惊喜,会有机会的。”
帕里斯闻言,得意的点点头,就让开,露出后面的一位学者。
等云昭认识了所有的学者之后,在鼓乐声中,就亲自搀扶着笛卡尔先生走上了高台,并且将他安置在右手第一的座位上。
杨雄坐在左手第一的位置上,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反而在笛卡尔先生客套的时候,执意将笛卡尔先生安置在最尊贵客人的位置上。
他不惊讶笛卡尔先生对于大明礼仪的理解,他只惊讶笛卡尔先生那一口纯正的玉山口音的大明话。
笛卡尔先生是一个黑头发的老者,他的面部特征与大明人的面部特征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尤其是人老了之后,面部的特征开始变得奇怪,因此,此时的笛卡尔先生即便是进入大明,不仔细看的话,也没有多少人会认为他是一个欧洲人。
他梳着一个道士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玉簪,柔软的丝绸长袍披在身上,腰间懒懒的拴着一道布带充做腰带,因为施行的是古礼,众人只能跪坐,而这位笛卡尔先生懒散的坐在座位上,再加上身后两个特意安排给他的侍女轻轻地摇着蒲扇,此人看起来更像是魏晋时期的风流名士。
这就是才学带给他的气质,这一点,杨雄还是非常相信的。
今天其实就是一个见面会,一个规格很高的见面会,朱存极这个人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不过,就礼仪一道上,蓝田皇朝能超过他的人确实不多。
不论是钟鸣鼎食的古风,还是中正典雅的乐曲,亦或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十八道国宴,统统让人无可挑剔。
“朱存极可惜了。”
杨雄侧身对坐在他下手的云杨道。
云杨刚刚以极为难受的速度吃了一道芹菜虾仁,虽然对这道味道寡淡的菜肴毫无兴趣,他却不得不承认这道菜的美观程度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可以把他捞回来,我听说,他们在一座岛上已经快要变成野人了,陛下真的没有杀他的心思,你说他跑什么跑啊,难道真的准备在荒岛上建立一个朱明王朝,朱明王朝就真的可以流传下去了?”
杨雄一边瞅着笛卡尔先生与皇帝谈话,一边笑着对云杨道:“你怎么变得如此的豁达了?”
云杨笑道:“因为我们如今足够强大,有着足够的信心,既然到这个时候了,不妨大度一些,开明一些,些许魑魅魍魉,翻不起大波浪。”
杨雄点点头道:“确实如此,民心在我,世界在我,盛世就该有盛世的模样,就像笛卡尔先生来了大明,我们有足够的把握同化掉这位大学问家,而不是被这位大学问家给影响了去。”
眼看着皇帝再次举杯邀饮,众人齐齐举杯,为笛卡尔先生贺过之后,就有六个绝美的舞者缓缓进场,陈圆圆虽然已经到了美人迟暮的年纪,不论是一首《渭城曲》,还是她演绎的舞蹈,依旧让笛卡尔等人看的如痴如醉,并没有因为年华老去就褪色半分,反而让人从关注她本身,进而关注到了她的歌舞本身。
歌舞罢了,笛卡尔先生举杯道:“这是瑰宝啊……”
陪伴在他身边的张梁笑道:“陈姑娘的歌舞,本就是大明的瑰宝,她在长安还有一支属于她个人的歌舞团,经常演出新的曲子,先生日后有了闲暇,可以时长去剧院观看陈姑娘的演出,这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笛卡尔笑道:“我现在确信,我的小外孙说的没有错,这里就是天堂。”
张梁笑道:“这座天堂因为有了先生的存在,必定会更加的辉煌。”
他的这句话说的很大声,不仅仅笛卡尔听见了,其余欧洲学者也听到了,云昭就再次端起酒杯道:“为天堂干杯!”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为天堂干杯!”
陈圆圆敛身万福,谢过诸人的赞叹,轻摆水袖,就迈着漂萍小步漂出了大殿。
对自己的表演,陈圆圆也很满意,她的歌舞早就从声色娱人迈进了殿堂,就像今天的歌舞,已经属于礼的范畴,这让陈圆圆对自己也很满意。
今天的舞蹈分为诗词歌赋四篇,她能主持诗篇并且打头阵,算是坐定了大明歌舞第一人的名头。
小笛卡尔被黎国城打的很惨!
除过第一拳砸在鼻子上让他血流满面之外,其余的拳脚落处都是肉厚却神经密集的地方。
黎国城打的第一拳确实有报复的嫌疑,因为,夏完淳的第一拳就砸在他的鼻子上。
小笛卡尔还能站在地面上,就是身体抖动的厉害。
随身带着个世界 疯狂土豆
他很坚强,问题是,越是坚强的人挨的揍就越多。
等黎国城抱着小笛卡尔的脑袋低声对他说“打不过夏完淳还打不过你”的话之后,小笛卡尔的怒火几乎要把自己烧化了。
怒火是怒火,能力是能力,肋下承受的几拳,让他的呼吸都成问题,根本就谈不到反攻。
“你想成为笛卡尔·国的话,这种程度的痛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冯英放下茶碗,瞟了小笛卡尔一眼道。
黎国城笑嘻嘻的道:“欢迎你来玉山书院这个炼狱。”
两个侍女走上来,很快,就帮小笛卡尔擦拭掉了脸上的血渍,重新梳好了头发,又用温水清洗了他的脸,还帮他换上了一套新的合适的书院青衣。
最后,把他放在一张椅子上,于是,那个英俊的少年也就重新归来了。
不过,他全身就像是被大象踩踏过一般,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钱多多带着心满意足的小艾米丽到来的时候,冯英这里的谈话气氛很好,冯英滔滔不绝的说着话,小笛卡尔低着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看的钱多多有些发愣。
她知道小笛卡尔是一个何等骄傲的小家伙,这副模样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小艾米丽来了,小笛卡尔绝对不想让妹妹知晓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所以,一动不动,生怕被妹妹看出自己刚才被人揍了。
与后宫里诡异的气氛不同,笛卡尔先生对大明朝的高规格接待非常的满意,不仅仅是他满意,其余的欧洲学者也非常的满意。
由于今天是一个接待会,不是宣读正式文书的时候,不过,这些欧洲学者从与会的官员,以及皇帝的三言两语中,听出了自己很受欢迎,自己很重要这些信息。
一场酒宴从午宴开始,直到日落西山方才结束。
自始至终,皇帝都笑吟吟的坐在最高处,很有耐心,并不停地劝酒,招待的非常殷勤。
礼仪结束的时候,每一个欧洲学者都收到了皇帝的赏赐,赏赐很简单,一个人两匹丝绸,一千个银元,笛卡尔先生获得的赏赐自然是最多的,有十匹丝绸,一万个银元。
于是,每一个欧洲学者在离开皇极殿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就跟着两个捧着赏赐的侍卫,在重新走过那一段短短的街道的时候,再一次收获了百姓们的喝彩声,以及浓浓的羡慕之意。
云昭回到后宫的时候,已经有了三分醉意,等黎国城带着小笛卡尔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笑吟吟的瞅着这个神色萎靡的少年道:“你外祖父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人。”
小笛卡尔强忍着身体的疼痛,弯腰施礼道:“陛下,您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云昭敲敲自己的脑门道:“我是一个比较神奇的人。”
小笛卡尔追问道:“神奇在什么地方?”
云昭不以为忤,瞅着小笛卡尔道:“比较纯粹。”
小笛卡尔明显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继续问道:“您希望我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云昭坐直了身子盯着小笛卡尔道:“鉴于你的经历,我真诚的希望你能立足本身,成为一个将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的人。”
小笛卡尔道:“为什么我要成为这样一个人?”
云昭来到小笛卡尔身边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道,玉山书院的大部分学子的道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而你,是一个西方人,你又是一个渴望光明的人,当欧洲还处在黑暗之中,我希望你能化作一个幽灵,挣破欧洲的黑暗,给那里的人民带去一点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