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三十章 許酸酸看書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这件事也是机密中的机密,因为唐元的价值已经被很多重要人物所注意到,所以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尤其是其中一部分唐元参加的秘密研究,也都是还是处于隐而不发的状态。
当然其中能按照唐元的想法执行这么顺利就到了许多多手中,自然也少不了唐家、许家在其中的运作。
“老大,上面电话找你”,队友的声音打断了许多多和唐元的通话。
“糖糖!对不起,我要去接个重要电话,可能又要忙了”。
“没关系的多多,我都理解,你快点去吧!”,即使还有很多话没有说,也非常舍不得,但是唐元还是不得不这样说道,如以往的几次一样。
“希望我的糖糖在外可以一切顺利,身体健康。还有,我真的很爱你”,许多多以最快的速度交代最后一句,然后利落的挂断,都来不及因为最后一句话而脸色发烫,就快速跑往营地而去,时局紧张,军情一刻不得延误,这是他们的第一准则。
那边被匆忙挂断的唐元,呵!又能如何,自己的小祖宗,只能听她任她,然后又能怎么办,只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许久未剧烈波动过得心弦也是忍不住的溢出满满的都是甜蜜!
这是多多少见的对他说爱。
我也爱你呀!多多,什么时候能在见到你呢?
唐元看向不知名的远方,到现在他能最多知道的就是多多一定在某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但是具体位置却是怎么也打听不到,机密等级非常高,可想而知多多的现在参与的任务有多危险。
叩叩,是门被敲响的声音,妈妈杨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糖糖,怎么还不出来,楚岚和你的同学们都在等着呢?”。
“好的!妈妈你先下去,我马上就出来”,深呼吸了几个来回,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唐元看着卫生间镜子中穿着一身深灰正装的自己,眼眶还是能看得出因为之前的激动而有些发红,用冷水又重新洗了脸,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
也不过几秒后,眼中的红色不是那么明显后,唐元重新理了理衣着,打开房门下楼。
今天本来是楚岚、赖宏伟他们自发的要为唐元最后送别的聚会,结果因为楚岚嘴快,被唐奶奶和杨云知道了,干脆就直接选了一处唐家的花园别墅来举办一场送别宴,毕竟是唐家唯一的小辈,这一走又是要整整一年,顺便又邀请了大院以及相好的一些朋友亲戚,谁知道来的人就越来越多。
毕竟唐家好歹也是屹立C市多年的老牌家族,唐元又是唐家这一辈的唯一继承人,含金量本就高。这位却从小都是个低调的,很少会出来参加宴会或者聚会,但是从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地位。
随着唐元这几年在唐氏中的影响越来越大,可以说很难不引起大家的注意,若说是给C市中这些小辈按照各方面排个队,那无疑唐元都是远远将其他人甩在后面的那一波人。
尤其是近一年来,唐元在科学界近乎妖孽般的诸多成就,简直是让得其他人更是望其项背。就连许奶奶、许爷爷、唐磊、杨云走出去,听得最多的一句胡就是,“我家小子,要是有唐元的一半聪明能干,我就要开心死了”。
而唐家,则对于唐元选择走科研的路子,也从来没有什么意见,用唐奶奶的话来说,反正你爸还年轻着呢?还能奋斗几十年,以后糖糖要是愿意接手就接手,不愿意也没关系,还有糖糖的孩子嘛!
楼下此时,赖宏伟、熊振强、葛天几个正在楚岚跟前瑟瑟发抖,“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啊!”,赖宏伟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有些支撑不了自己沉重的脑袋,走进这栋面积巨大的花园别墅时,要说他有一点惊讶的话,那毕竟以前也差不多知道唐元家境不错。
但是刚刚明明有几人都是经常在电视上,还是那种中央的新闻频道才能看到的人物啊!
同时三个人也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我感觉我可能有点眼花,明天是不是要请假去配一副眼镜啊!”,熊振强倒是站的挺稳,就是觉得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他刚刚好像跟好几个课本教材里面出现过的人擦肩而过了。
葛天面色也是有点不好,但是出口还算沉着,“唐元到底是什么背景啊!”,问这句话时,他还是视线隐晦的扫视着场内的很多人,不是他不敢明目张胆的看,而是这些人可能全身都长了眼睛似得,你只要专注的看过去,那人准会感受到,然后回头还你一个温和的浅笑。
经历过好几个人之后,葛天也不敢在随便盯着人家看了,被这些人浅笑问好,葛天真的觉得自己不太配得起啊!
被几个人团团围住的楚岚,被几个人一人一句问的脑袋都大了,要说他也就是比这三个人熟悉一点点而已,也是这几年往大院的唐家和许家跑的多了,现在门口的警卫队都认识他了,这些人物他一部分自然也是早就见过,惊讶也早就惊讶过了,所以此时就显得无比的淡定。
只是真要说什么熟悉的介绍,他还真的不知道多少,但是想着好歹也是唐元宿舍的三个室友,平时对自己还算不错,于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你们这是连环问答吗?到底要我先回答谁的”。
三个人对视一眼,齐声道,“那就一个一个回答”
唐元刚下楼就被等在楼梯口的杨云和杨奶奶给拦截了,杨云有些不满的瞟了自家儿子一眼,语气不是很好的道,“刚刚怎么一直呆在上面干什么呢?你几个同学都到了,叫你都没下来”。
唐奶奶年纪越来越大,现在越发是看着自己孙子哪哪都好,忙替孙子找补,“糖糖肯定不是故意的,应该是有重要的事”。
七月半:百鬼宴
“所以,到底刚刚在干嘛?还急匆匆就跑上去,好一会儿都不下来”,此话一出,两双同样八卦的眼睛眨呀眨,专注的盯视着唐元的俊脸。
被妈妈和奶奶打败的唐元,无奈的看着这两年越发看的自己紧的两位,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八卦到不行,“刚刚我是打通了多多的电话,所以才没下来的”。
海棠弥开秋意浓
“什么,你联系到多多了”,杨云忍不住放高了嗓门。
这话一出口,站在不远的许嘉、阮情、许爷爷、许奶奶等人瞬间目光就扫视过来,也顾不得身边聊得甚好的朋友了,气势汹汹的就冲着唐元的方向而来。
而这边杨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捂着自己犯错的嘴巴,看到周围不少人看过来的眼神,再看向许家走近的几位,讪笑着想要解释,“嗨!…..”
就听到刚刚走近的许嘉开口,有些酸溜溜的语气,“多多刚刚又给你打电话了?”,明显是对着唐元说的。
要说这个又字,真的不得不说一下一年多来,许嘉见不到宝贝女儿的心酸史,再知道女儿竟然联系某只未婚夫比联系自己还要多时,其实也就只有一次,还都是唐元打过去碰巧许多多接到的情况,许嘉就开始每次见到唐元都这种语气了。
还在妄想着一毕业就想娶人家女儿的唐元,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惹未来岳父不快,“叔叔,刚刚是我给多多打电话,刚巧她有空接了,不过也没有说几句,多多那边就又开始忙了,所以没来得及叫您”,这已经是几家人的默契了,因为这一年多许多多的联系方式基本形同虚设,所以不管是谁能和多多联系上,大家基本都会共享这个消息,能一起凑着说几句话自然是最好的,所以这也是唐元着急解释的地方。
许嘉听到解释,却还是不满意,轻哼一声,就要继续说些什么,只觉得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上去明明好一会儿了,打通电话肯定也说了不止一两句话,根本就没想着通知他们这些空巢老人吧!
还是许爷爷看不过去自家的蠢儿子,咳咳两声,“许嘉,好了,刚刚也是糖糖就刚巧打通了多多电话,不然你也学着糖糖似得,一天几百通的打,那下次你肯定也能抢上”。
忙于政事,平日手机都是在别人手中的许副主席,闻言脸色肉眼可见的就不好看起来,他要是有空给女儿打电话,还用得着在这儿酸别人。
“爸!您就是故意的,仗着您上次跑出去见了多多一面,我不知道呢?小高可都是告诉我了,您还好意思在这儿说”,小高是许老爷子的警卫员,算是国家对于退休的荣誉将领的优待,许嘉也是上次无意中听到小高说漏了嘴,好歹也是政界沉浮了十几年的人了,一点点微小的苗头被他抓住,还不是审问个清清楚楚。
见不到女儿的许酸酸,现在是怼天怼地,怼完女婿怼老父亲,看着许老爷子的眼神就差明说,之前都没看出来,您咋是个这样式的人呢?
被儿子戳穿,加上身边老伴儿,儿媳,以及对面的不知道何时聚齐的唐家一群人均是用那种,你怎么能吃独食呢?自己跑去见多多,也不告诉我们的眼神看着,许老爷子难得有些心虚,“咳,那我不也是凑巧吗?”,谁知道被老战友邀请过去慰问一线军队,就能慰问到自家孙女头上呢?
至于回来不告诉他们,哼!还不是怕他们听了会难受,许老爷子不想说,也是因为他自己当时见了多多之后,私下都是红了好几次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