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yba超棒的小說 重生之鉅變 愛下-第1041章 不用這麼肉麻讀書-lpt7m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
郝洋的大字报一经贴出,反应还是很不错的,听说这穿过的迷彩服还能卖钱,虽然价格是低了点,那也总比扔了强啊,于是乎,郝洋刚刚在宿舍楼下的空地上铺开摊子,就陆陆续续有同学提着自己的迷彩服前来卖。
第一天,两个多小时,郝洋就收了一百多套。
一百多套衣服,听起来似乎不多,可是堆在地上,那也是好大一堆,要将这些衣服弄到宿舍去放,有些不合适,而且超过两百斤,挺沉重的。
于是,胡铭晨就再给郝洋出了一个点子,让他去将女生公寓楼下靠背后的一个门面临时租下来当成仓库使用。
胡铭晨他们楼下没有商店,可是在距离他们不愿的三号女生公寓楼下有一圈门面,二十几个呢。
这些门面在靠近门口那一边,全部被租出去开成了商店和小吃店了的,可是后面由于比较背,还有门面空着,没有租出去。
照胡铭晨的意思,也不用租的时间太长,只要个十来天即可。大不了就贵一点几百块,反正这么多的衣服,总得有个地方存放才行。
现在郝洋对胡铭晨那真的是言听计从,胡铭晨怎么说他就怎么干。找到后勤公司那边,只用三百块钱就租了一个四十几平方的门面十天。
第一天,由于要做准备工作,时间短,也没有经验,再加上大字报的传播才刚开始,所以只收取了一百多套。
可是第二天,这个量就开始暴增,一天的时间,郝洋收取了近七百套衣服。
之所以一下子有这样的量,除了大字报的宣传效果之外,还包括前一天那些卖了衣服的同学口口相传。许多同学都是三三两两相邀而来。
这么多衣服,郝洋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胡铭晨也帮了些忙,可是胡铭晨也不可能长期给他打下手。
然而,郝洋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聊了,居然短时间内就认识了三个老乡,那三个老乡也是热心肠,居然义务做好事,学雷锋,免费的前来帮助郝洋的忙,这里面,甚至还有两个是女生。
“你小子,行啊,看你平时像个闷葫芦似的,居然还能那么短时间就拉到漂亮小姑娘来帮忙,你们不会是…….呵呵…….”天黑之后,胡铭晨看着那三个离去的背影,调侃郝洋道。
“胡铭晨,你想哪儿去了,我告诉你,可别乱想,我们就是单纯的老乡关系,他们也是昨天来卖衣服给我才认识的。”郝洋赧然道。
“那我就纳闷了,我咋没能认识这样的老乡呢,咋没有老乡那么热心肠帮我卖力呢,而且,还有两个是女生。你也真是的,人家那么出力帮你忙,你怎么也不请人家吃顿饭呢?”胡铭晨似笑非笑的看着郝洋道。
“我想请,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挣到钱,两天下来,已经花出去五千多块钱了。他们也知道我的情况,所以…….完全是自愿的义务帮忙…….”提到请客,郝洋就有点不太自信了。
说实在的,如果是要郝洋用自己的生活费请客,他是请不起的。但是要是用胡铭晨给的生意资本请客,郝洋又觉得不合适。
他已经决定,等这次买卖了了,如果真的赚到钱,再好好请他们,算是真诚的感谢他们。
“我不管他们,现在我挺渴的,你得请我来一碗冰粥。”胡铭晨与郝洋走到入口的楼梯边,看到这里有一家卖冰粥的冷饮店,胡铭晨就不客气的讹道。
胡铭晨已经开了口,郝洋不管是不是有钱,都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何况,胡铭晨这段时间,一直在不遗余力的帮他的忙。
市面上的冰粥五块钱一碗,但是学校里面的消费要便宜一些,四块钱就可以得到挺大一碗,白晶晶的冰粒,配上红艳艳的西瓜瓤,再加上芝麻,葡萄干,花生仁以及小珍珠颗粒这些,好吃又解暑。
两人在露天的桌边坐了下来,郝洋去付钱端了两碗过来,他俩就这么靠一碗冰粥来消除一天的劳累。
“郝洋,你不要担心本钱的问题,你就尽可能的收,能收多少就收多少,明天,继续叫你的老乡来帮助你,我中午的时候,再给你凑一万块钱来,这样的话,你差不多就可以收三几千套衣服。”胡铭晨用塑料勺子往嘴里猛塞了两瓢冰粥之后,舒服的咂了咂嘴道。
“不是吧,胡铭晨,你……哪里来那么多钱,还能再拿得出一万块?”听说胡铭晨还要再帮助自己一万块钱,郝洋满是诧异和惊讶。
在进大学之前,郝洋从来没有一次性拿过一万块钱,就算是见,也是在银行才见过。
胡铭晨能拿出一万借他,这就已经很是让郝洋感动和震惊的了,现在胡铭晨还能拿出去更多钱,郝洋就觉得真不可思议。
现如今,同学们的生活费普遍就几百块钱,多的也就一千多块。一个月生活费能有两千的,就算得上是土豪了。
换言之,一个大学生,就算是因为刚进校,家里面多给一些,可是身上有一两千,两三千,那就很了不起了。毕竟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费是每个月打一次的。而胡铭晨竟然可以眼睛都不眨就能自行拿出上万,的确是颠覆郝洋对身边同学的一个认识,就比如他,每个月生活费就不会超过五百。
“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不回去偷去抢就是了。”胡铭晨摇摇头道。
郝洋打量着胡铭晨,这胡铭晨看起来挺朴素的一个人,穿的也不洋气时髦,也没有一个富二代的样子,怎么会那么有钱呢?不行,要是不问清楚,不能再要他的钱了,就算那些钱不是偷的不是抢的,可如果是从家里面骗来的,那也不行的啊。
“胡铭晨,你能这么帮我,我很感激你,谢谢。可是,你弄那么多钱帮我……毕竟不是二十块二百块,再加一万就是两万了呀。你要是不能说这些钱是哪里来的,我就万万不能再要了……此外,我也担心我还不起你,这要是衣服卖不出去或者亏了…….我真有些无法想象。”郝洋炯炯的凝视着胡铭晨道。
“你的担心可真多,首先,你不用担心你还不起,因为,你的这笔生意是不会亏的,区别就在于赚多赚少而已,你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不相信我的判断呢?其次,这些钱……这么给你说吧,就是我自己赚的。我能给你出收购迷彩服去销售的点子,难道我自己就不能也做点小生意赚点钱吗?你说是吧?所以啊,你大可放心,勇敢去冲去干。”胡铭晨苦笑了一下,喝了两口冰粥道。
“做生意赚的,你也做生意?胡铭晨,那你做的什么生意啊?”听说是胡铭晨自己做生意赚的,郝洋就十分好奇。
“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商业机密。也是我的个人隐私,因此,你就别打听那么多了。”胡铭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将郝洋给搪塞拒绝了。
“我对我自己是不太相信,可我还是很相信你的。既然你说是你做生意赚的,那我就不怀疑了。胡铭晨,进入朗州大学,我觉得对我来说,最值得的,就是能够认识你这个朋友,我非常幸运和骄傲。”郝洋动情的道。
“哈哈哈,你小子,又矫情又肉麻,说这些干什么呢。能同学一场,那就是缘分。”胡铭晨爽朗的笑道。
“我是说真的,没有一句假话和虚言。”见胡铭晨那么随意洒脱,郝洋就更加认真了。
“是,是,是,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朋友和兄弟之间,不用这么肉麻。你就算去读的是别的学校,也许又会认识另外一个张铭晨或者王铭晨的啊。作为同学,又是室友,要是这点忙都是大问题,那友谊就不值钱了。行了,赶紧喝吧,累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胡铭晨点着头道。
有了胡铭晨追加的一万块的挹注,一连几天,郝洋对军训迷彩服的收购量都在五百套以上,这个数量,五天之后,才出现明显的降低。
等郝洋将两万块钱花光之后,他总共收得三千四百二十套迷彩服。
有一点要说明,尽管郝洋是花钱收衣服,可是也不是谁都愿意卖,有些人要么留着,要么就嫌麻烦没有拿到郝洋的收购点来。
这三千多套衣服,只要是男生拿来卖的,那百分之九十就没有洗过,女生拿来的,比例到是显得大一点。
在这些衣服收进来之后,还不能马上拿去卖,那些没有洗过的衣服要清洗和整理一些才行,要不然的话,就会成为与垃圾品差不多。
要是自己洗,那还不知道要洗到猴年马月。
所以胡铭晨又给郝洋一个点子,就是去找学校的洗衣房,花点钱,委托他们洗,这样的话,快速又省力。
在朗州大学,共有四个洗衣房,对于一些懒惰的同学来说,这是一个解决洗衣难题的好地方。一桶衣服,平常的价格是八块到十块钱。
可是郝洋的数量那么大,完全可以谈出一个优惠的价格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