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4kv超棒的言情小說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點爺01-第560章 兄弟受難鑒賞-ifois

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小說推薦絕境長城上的王者
不能睁开眼睛,所以看不到来者是谁,但鉴于进入屋内的外人只有两个,对方身份其实很好猜。
果然,伴随着轻细急促中带着一丝紧张的呼吸声,一只滑软柔嫩的小手碰上了他的脸蛋,东触触、西探探,还仿佛怀疑真假般捏了捏他的鼻子……随后便放下去探入被底,握住他手臂片刻感受过明显异常的低体温后,又移向胸口位置轻按数秒——确认心跳频率也没发生什么显著变化后,带着些许不甘抽了出去。
就这?
蒙混过关了?
正在艾格再次松一口气的当,那只小手却又毫无征兆地从被窝的另一个边缘重新溜了进来,这回不再左顾右探,而是动作迅速目标明确地掠过他的腰杆和小腹,再往下滑了寸许,准准地按到了小艾格之上。
虽然躯体暂时行动困难,但未被麻痹的神经末梢却依旧忠实敏锐地将一切触感反馈向大脑。
艾格顿时感觉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不论在外人眼中他是何等形象,但除去身份忽略地位后,他生理上依旧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在这种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最要好的兄弟蓦然落入她人之手,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这小妮子想做什么?难不成是想通过看他本体“能不能石-更”,来判断他是否装死?!
可她难道不知道,类似孛-力走-己这样的反应分为心理和反射性两种,并不完全受大脑高级中枢控制,即使是真处于睡眠乃至昏迷状态的病人也可能出现,不能作为试探他人是否中毒的方法吗?
等等,指望一个尚未成年的本世界土著懂这么多未免要求过高,她大概率是真不知道!
那自己就得竭尽全力,来遏制身体的反应了!
艾格可不是特工或间谍,自是没受过如此冷门的技能训练,若在平日,这当然是天方夜谭,但他如今可是身中梅丽珊卓的系列冬眠法术和科本学士的瘫痪药剂,双管齐下,不仅反应略微迟钝,心跳放缓后血压降低各部位供应也大成问题,只要稍稍坚持,便足以拖到周围人察觉不妙,出手解围!
三两秒内,艾格便把应对之法想了个清楚明白,然而——事情压根没往他预料的方向发展:弥桑黛挟持他兄弟的小手,既没揉按也未捋动,而是在短暂探索熟悉构造后,便迅速再向下潜入,掌兜住他更脆弱的核心,在他全然未来得及、也永远不可能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收指一握!
***
如果把疼痛按从0到10来进行等级划分,那根据个人体质、忍耐力和意志的差异,不同男性对蛋碎的痛感体验大概会在“10分”、“十分”到“爆表无法描绘”间摇摆浮动。
由于神经密布却极少会与外物发生摩擦以外的有力接触,此处受创所带来的疼痛不仅剧烈无匹还极端陌生,不做针对性体验训练没有人能纯靠意志来抵抗。刹那间,海啸般恐怖迅猛的痛感自下而上奔涌入脑,瞬间横扫艾格的整个意识——就像把女性整场分娩的疼痛浓缩到半秒内释放一样,在这种远超忍耐阈值的汹涌疼痛面前,理智根本来不及发挥作用:什么一劳永逸的果断计划,什么装死忽悠女王的盘算,什么平推七国建立大王领区的大棋……全被冲刷得干干净净,艾格的脑海中霎时间只剩下了一种东西:
疼!!!
他本该躬起身子缩成一团,本该捂着小腹痛到失声,本该一边抽搐一边打滚疼得喘不上气……总之就是会做出些剧烈的动作,彻底暴露装死的事实,让前面的一切铺垫和筹备全部落空,从而被迫选用兜底的后备方案,下策中的下策:屠龙并绑架女王。
但科本学士的瘫痪药剂在这一刻建立奇功——作为一种辅助手术的医用品,它虽不能真让人瘫痪,却可以让服用者的全部动作都比往常绵软无力许多且慢上两拍,而这种特性便导致了:原本只需半秒即可过境的痛感洪峰,硬生生被瓦解分摊到了数秒之内,而就这看似微不足道的丁点削弱,就已经足让本会跳起来的艾格,硬生生把躬腰和打滚,憋成轻微许多的夹腿、抽搐和扭动了。
这种幅度的改观本不会扭转露陷的必然结局……因为弥桑黛的手还没离开,在身体有零距离接触的情况下,多么轻微的动作也逃不过她的感知。
好在,艾格并不是孤身奋战,他还有队友——站在病床前的一众赠地派人士,可不会眼睁睁看着丹妮莉丝的侍女摆弄和严刑拷打他们的总司令。
***
这边,艾格与他此生从未体验过的剧痛做着斗争。
而另一边,刚刚使出断子绝孙握的小文书也是面红耳赤脸颊烧烫,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虽曾为女奴,但弥桑黛在被丹妮莉丝从善主手中解放前年纪尚小,又被发现了非凡的语言天赋,拥有她的奴隶主选择了将其训练成文书和翻译而非床奴……奴隶间分工明确极少有兼职,这也就导致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毫无阻隔地接触异性的身躯。
羞赧只是弥桑黛此刻情绪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害怕和紧张才是主角——她十分清楚自己此举有多么危险:若怀疑落空,那她不过是对守夜人总司令不敬,有女王撑腰,多半无事。可一旦猜测为真,那装死的守夜人总司令在自己这一握之下,绝对会勃然大怒地跳起,杀气腾腾地挥手下令捉拿……到时候,丹妮莉丝连自身都将成为目标,更别提保护自己和与她同来的医士了。
一握之后,弥桑黛松开手指,屏住呼吸等待结果分晓,但事情同样也没朝她预料的方向发展:确实有人勃然大怒地跳了起来——却不是床上躺着的艾格,而是自始至终站在一旁盯着她的陪护侍卫。
“你在干什么!”侍卫队长哈维一记如雷般的咆哮,金属划擦的“铮”声里,把剑都拔了出来。
就一个和弥赛菈差不多年纪的女孩而言,弥桑黛大概算得上既聪明又勇敢。但再怎么忠于丹妮莉丝并愿意为其牺牲,她也终究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罢了……出于忠诚和责任感而鼓起的勇气已经一丝不剩地全部消耗在了“袭击守夜人总司令”这件事上,以至于当另一个虎背熊腰全副武装的成年男性士兵表情狰狞气势汹汹地提着剑朝她逼来时,她直接就被吓得尖叫一声倒退而去,却绊在床边先前两位“医生”都坐过的那张凳子之上,向后仰去,屁股着地摔了个结结实实的面朝天。
“你干什么?”梅丽珊卓将一切看在眼里,立刻反应过来,做出迷惑表情,明知故问起来。
“你看见这臭丫头刚才在干什么!”哈维紧握住钢剑,用压抑着狂怒的语气边说边向摔在地上的弥桑黛逼去。
“她一个小女孩子能干什么?”红袍女柳眉倒竖,站到两人中间,假装与之对峙起来:“把剑放下!”
“总司令大人昏迷不醒生死未卜,那狗屁女王不来看望也就算了,派来个侍女,还趁艾格大人昏迷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成何体统!”哈维一副怒发冲冠失去理智的模样,恶狠狠的瞪着梅丽珊卓:“老巫婆,总司令大人敬重你,兄弟们才给你面子,他要是出了事,你在我们眼里便和一个屁也没什么区别!让开!”
梅丽珊卓眯起眼睛,目中闪起凶光,语气也不善起来:“哦?那我若是偏不让呢,你要不要试试看,我到底和屁有什么区别?”
侍卫与红袍女对峙片刻,做出因为忌惮而怂了的模样,后退一步,重新把语言矛头对向正揉着屁股艰难地从地上尝试爬起的小文书:“喂!小马蚤蹄子!缺男人了就直说,这军营里有大把兄弟任你挑选,离不该碰的人远点!”
女王派来的医士前一刻还在与科本交流解毒之法,下一秒场面已经闹翻到剑拔弩张的程度,局势变化得如此之快,把他吓得僵立原地,半声都不敢坑,最后还是科本学士弯腰,面目慈祥地把吓摔在地上的弥桑黛给扶了起来。
“哈维,冷静点。这位姑娘只是在用‘给予刺激’的方式尝试唤醒总司令大人,这在医学上是个很常见的操作,并没有恶意,别少见多怪!”老学士一边假装安抚发狂的侍卫,一边搀稳小文书,轻轻把她推向门口的方向,偏头压低声音提醒她和已经吓傻了的波特:“快走,总司令大人中毒,最慌的就是这帮从南方追随他而来的心腹,把他们惹急了,眼下可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对……对不起,我……我……这就去通知女王!”弥桑黛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囫囵了,拽着自家的医士一边点头一边后退,最后睨了一眼守夜人总司令的病床,飞快地开门逃了出去。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