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082精品言情小說 我要做閻羅笔趣-第1236章:0000號決議(一)鑒賞-tiklk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秘书长安娜道尔立刻顺水推舟地说道:“因为本次会议话题太过突兀。特此休息两个小时。两小时后,请各位死神再在这里会面。散会!”
说完,她急匆匆地离开了现场。
秦夜什么都没说,平静走下演讲台。就在路过三常身边的时候,阎摩忽然笑道:“那……华国地府的实力退化如此之严重,却倾尽国力去攻打区区日本地府,是否太过于得不偿失了?”
秦夜抬眉看向他,再看了看关注的塔纳托斯和阿努比斯,忽然笑了。
“可能阎摩先生对于倾尽国力四个字有什么误解。”他似笑非笑地说完,身形毫不留恋地走开:“正好,几天后,本王有一份大礼要送给各位。还希望各位耐得住性子才好。”
他离开了,但是,三常都没有走。塔纳托斯微微一笑:“华国地府之主不变的就是自信……时间正好要到早晨了,不如,我们同去共进早餐如何?”
“请。”“当然。”
世界地府联盟大厦,是各国出资修建的,这里当然有各种设施,包括早餐厅,而且是各国风味一应俱全。
四常主宰死神的餐厅,自然不会和其他死神的一样。在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厅内,保镖将门外堵得严严实实,而里面假山流水,绿树鲜花一应俱全。就在三常主宰死神落座的时候,轻柔的钢琴曲舒缓地响了起来。
丰富的早餐行云流水地端了上来,放在一只只光可鉴人的托盘之上。顿时,牛奶,咖啡,新鲜烘烤出炉的面包,香味充盈整个大厅。
“现在想起来,其实一切早有预兆。”塔纳托斯端着咖啡,轻轻品了一口,喃喃道:“在没有开通台湾岛前,和华国地府的通商,大多都是以物易物。如果一个正常的地府,是不会这么做的。”
阿努比斯更钟情于浓郁的奶制品,它焦黑的爪子抓着一只啤酒杯大的杯子,抿了一口道:“但是,放在四常身上,就没有人疑惑。思维的惯性真是可怕啊……”
“这根本不重要。”阎摩端起红茶,轻轻摇晃着:“追忆那些我们没有抓住的机会于事无补。九州正神结界的存在,让我们无法对华国地府做些什么。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做。”
塔纳托斯一口气喝干咖啡,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很快,就有人换上一只晶莹剔透,镶嵌着黄金的水晶杯,里面是清新的绿茶。
“他不会认为,因为结界无法打开,所以敢肆无忌惮地说出这一切吧?”
“华国地府的利益,外交,能源,都建立在他们能守得住的基础上。这是结界无法隔绝的。”
话音刚落,阎摩放下茶杯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如果不清楚,早就说出来了。”
“那他现在才说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阎摩目光深邃地看向乐团:“但是,他敢说,以他的手腕,必定有所依仗。”
塔纳托斯也放下了茶杯:“或许,这个依仗,我可以试探一下。”
两位主宰死神挑了挑眉,在对华国关系问题上,他们罕见地站在了一起。
塔纳托斯捏起一块小蛋糕,优雅地放进嘴里,享受了数秒才道:“俄尼里依遇到了克拉肯号,正在对峙之中。”
短暂的沉默。数秒后,阿努比斯道:“你认为华国地府目前的海军实力无法应对黄金舰队?如果黄金舰队率先攻击,以日本地府为借口,华国地府会露出底牌的端倪?”
日本地府到了现在,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起码对于他们是如此。
他们要做的,只是通过日本地府这四个字所能达到的目的,日本地府具体怎么样,谁会去关心?
当希腊地府吞并大半个欧洲,当阿努比斯的冥王军吞下中东的时候,谁站起来反对?
就连当年二代阎王都当没看到一样。
什么东西是对方势在必得的,这些顶层玩家一目了然,既然阻拦没有结果,那就通过阻拦的过程达到其他目的。
塔纳托斯微笑着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周围的侍从立刻无声离开。同时,一位判官级别的阴差悄然走了过来,躬身道:“阁下,请吩咐。”
塔纳托斯偏过头,目光微微眯起,柔声道:“立刻致电俄尼里依,让她言辞激烈一些,态度恶劣一些。然后……”
他顿了顿,微笑道:“找个理由,对克拉肯号开火。”
阴差目光猛然一跳,随后低头:“是。”
……………………………………
华国沿海南部,黄金舰队,哈迪斯号。
俄尼里依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眉头微皱。她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塔纳托斯会发布这样的命令。
她的目光看向前方,海天交界处,克拉肯号如同一尊海上巨岛,堵住了所有道路。攻击这样的怪物……哪怕黄金舰队也有些担当不起。上头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作为统帅,她仍然决定服从命令。
她回到了统帅会议厅。里面所有高官早已经整装待命。她披上自己的元帅外套,整理了一下发型,这才对阴差说道:“接通克拉肯……”
就在此刻,她的目光忽然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前方。不……不只是她,所有阴差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只小舟。
华国古代的小舟。甚至有两名船夫划船,从克拉肯号之中驶出,慢慢悠悠地朝着数百搜舰队划了过来。
“这是?”一位满头花白的将军眉头深深皱起,完全看不懂这是哪一出!
议论纷纷,那艘船速度不快,但也不慢,五分钟后,凝视着小舟的俄尼里依目光陡然一闪,深吸一口气道:“准备。”
“迎接华国阎罗亲临。”
华国阎罗?所有目光都不敢相信地看向俄尼里依。她淡淡道:“你们以为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大海!海中有无数的海兽!但是,这艘小舟所过之处,竟然一只海兽都没有出现!这正常吗?”
所有人恍然大悟,立刻前去准备。但是,俄尼里依没有走。
她仍然站在船头,死死盯着那艘小船。
这艘船……诡异到极致!
正如她所说,小船周围一只阴兽都不敢出现,仿佛船上有着什么恐怖的怪物。但匪夷所思的是……她也是这么判断的,之所以是判断,是因为她根本感觉不到船上的阴气!
船上没有阴气……或者说,有什么完全超出境界的存在,让她感觉不到阴气!
随着小船越近,这种无形的压抑越强烈,甚至她抓着栏杆的手都在发白。冥冥中,她仿佛看到了一个无边的活地狱,正从海上缓缓行来,悠然自得。
“大人。”她的秘书快步走了过来,低声道:“已经准备好……大人?”
俄尼里依的目光已经有些发红,小船距离黄金舰队最前方已经只有以前多米,一股让她难以呼吸的重压,泰山一样压在她身上。她咬了咬牙,猛然化作阴风,直冲海面而去。
本来选择在船上见面,是一个无声的下马威。这可是黄金舰队!但是,她现在根本不敢让对方登船!
甚至……靠近五百米,她已经要忍耐不住让打开冥府长河防护带!
谁……来的究竟是谁?
“大人!”“阁下!”“立刻保护俄尼里依大人!”
俄尼里依的身躯出现在舰队之前,脚踏阴风,悬浮于海面半尺之上,风驰电掣地朝着小船冲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她终于看清了,就在船头,插着一杆长枪。
浑身雪白,枪缨如雪。
“龙胆亮银枪?”俄尼里依倒抽一口凉气,无比忌惮地看向那艘小船。
人的名,树的影。
赵云!
目前冥界还在行走的,唯一的阎罗之上!就连主宰死神面对他,都要抱着地府神器。
克拉肯号上,竟然还坐镇着赵鬼王?这就是华国地府敢于面对世界谴责的底气?
“真没想到,竟然是赵鬼王亲临。”她的身形骤然停在小船前,四周水波刷啦啦停下,优雅无比地鞠了一躬:“赵鬼王这是什么意思?”
哒……船舱中,响起一声酒杯放在桌面上的声音。紧接着,一位穿着白色铠甲,丰神俊朗的男子,从里面缓缓走出。负手站在船头。直视着俄尼里依。
俄尼里依没敢抬起头。
距离如此之近,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尖叫,让她立刻逃离这里。但是,身躯却仿佛陷入最恐怖的梦魇,一动不能动。
滴答……一滴冷汗悄然滴落海面,荡起若有若无的涟漪。就在此刻,四周压力倏然一松。赵云冷漠的声音响起:“三千梦呓之神……你该庆幸。”
“半小时前,秦阎王告诉本王,恐怕有人想对克拉肯号开火。你应该明白,对华国地府海上军事要塞开火,代表什么。”
他缓缓向前走了一步,这一步,俄尼里依顿时感觉宛若泰山崩塌,天穹倒转!
这就是阎罗之上吗……
这种压力……根本不是主宰死神可以媲美的……
“我明白。”她声音干巴巴地回答道。
“替本王转告你们的主宰死神。”赵云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从俄尼里依垂下的眼睛里,只能看到对方的靴子:“问问他们考虑好了没有。是否准备好了第三次冥界大战?”
“如果答案是否,那就给本王乖乖呆在这里。”
“如果答案是是……”
刷!一股狂风,俄尼里依倒抽一口凉气,猛然抬头,赫然发现……身为死神的她,竟然一瞬间被吹开千米之外!
就在她前方,海面宛若沸腾,以小船为中心,两侧阴气铺天盖地,形成直通天穹的无尽黑幕,蔓延到天的尽头!
卡……赵云手已经握上了龙胆亮银枪,轻轻一抽,耍了个枪花,随后,直指俄尼里依咽喉。
“那,尽管过来试试。”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