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nbv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二十七章 入學考試鑒賞-e2q4z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细毛去了深圳,一个星期都没回来,一点动静都没有,温伯返回来的消息是,细毛进了市区,就有人一直保护着,没人敢跟了,只好作罢。
我没有责怪温伯,我知道这不是他的问题,他手底下的人不是贺家的对手,更不是卫华的对手,连小黑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春华倒是回来了,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耷拉着脑袋,还是守着他的贴膜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文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温伯点过他几次,也没说太深,就是想套套他的话,春华还是没什么心机,只是说了他喜欢上了细毛,也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不该有非分之想,至于到底做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都懒得问,也不打算问了。
细毛消失了,飞飞的学还是得上,和小万商量好了剧本,再和同学通过气后,去了香洲二小面试。
同学很给面子,带着我们直接去见副校长。
副校长见到我同学,还是非常的客气:“李主任,大驾光临啊!难得,难得!”
我同学握着副校长的手说道:“黄校长,我这次来可是走后门的,不是什么李主任,就是小李!”
黄校长笑道:“别这么说,李主任说到,能帮的我一定帮!”然后,看着我们“一家三口”问道:“这就是你和我说的,你同学?”
我急忙伸出手说道:“黄校长好,给您添麻烦了!”
黄校长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淡淡地说道:“李主任和我说了你的事,是这样的,孩子入学的时间点不对,现在已经开学半个学期了,加上你的孩子的户口还是深圳的,我也实在是没办法!”
同学看了看黄校长,不冷不热地说道:“是吗?那么说半个学期的时候,就不能有孩子入学了?外地户口的学生就不能入学了啊?我记得我们市教育局好像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一再强调在满足本地生源地前提下,要最大程度的帮助外来务工子女的读书问题。我们教育局下拨的资金,用于扩建招生名额,那资金都到哪去了?”
我想當巨星 臨河羨魚翁
黄校长急忙摆着手说道:“我只是说有困难,当然不是没办法解决的!”
这回儿轮到了我同学板起脸说道:“我也不是要为难你,也不是要以权压人,只是上面的政策是好的,到了下面就变,这问题很多学生家长都反映到我们这里了,我们也得抓一抓啊!”
黄校长脸色一变,急忙说道:“我们学校可是严格按照上级领导指示,做好为每一个孩子服务的准备!这样吧,我们先测试下这孩子的教育程度,至少可以达成我们学校的基本要求就行!”
这下轮到了我们尴尬了,飞飞的水平,怎么可能通过测试呢?
黄校长看出了我们的为难,却视而不见,像是有意为难我们一样。
同学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学校的规定,哪个学校都是一样的规定。
三张测试卷,一张语文,一张数学,一张英文。
我都没眼看了,我看着飞飞和小万,无奈地笑了笑,眼神示意没事,随便吧。
飞飞姿势难看地拿起了笔,歪歪扭扭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陈怀南。
我哎了一声,转头走出了教室,掏出了烟,被同学瞪了一眼,又收了回去。
我失望地说道:“没办法了,实在对不起了!”
同学拍了拍我肩膀,安慰道:“没事,尽人事,听天命吧!这孩子挺乖的,我挺喜欢的!不行,咱们再想办法就是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没说话。
三张试卷答完了,黄校长拿着卷子看了半天,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道:“这孩子……”
我急忙解释道:“啊,孩子没上过学前班,之前一直在老家待着的,可能是……”
黄校长接话道:“是有点偏科啊!语文拼音大多数都写上了,还算及格,英语怎么答的啊?26个英文字母,全部写成拼音了!其他的一点不会!这数学嘛,还是很不错的,连附加题都答对了!”
我惊喜地抢过试卷看了又看,小学一年级的数学题,飞飞竟然全部答上了,基本全都答对了,嘴角上扬指着一道题说道:“哎,还是一小题错了,和这孩子说多少次了,做完要检查一下的!”
黄校长拿过试卷看了看说道:“这题啊,没错啊!你是不是算错了!?”
將軍的下堂啞妻 綺麗兒
我啊了一声,又看了看道:“还别说,一个不小心,还真容易算错!”
小万和同学同时瞪了我一眼,黄校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表格说道:“先把表格填了吧,把上面需要的资料准备好,明天把资料一起拿过来办手续就行了!”
然后对着我同学谄媚地说道:“李主任,班级我给他安排到二班,一班实在是人太多了,二班也是实验班,您看这可以吗?”
我同学难掩住笑意道:“听您的安排就是了!”
走出学校,我摸着飞飞的头夸奖道:“看不出来,你数学这么厉害啊?跟谁学的啊?”
飞飞抬起头看着我回答道:“以前在超市里帮我爸爸妈妈收账,算钱的!”
我啊了一声,三个人同时看着飞飞,飞飞可能示意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说道:“是我的叔叔阿姨!”
同学哎了一声道:“真够乱的,我的忙就帮到这儿了,我走了啊!”
我叫住同学说道:“大恩不言谢了!”
同学挥了挥手道:“毕业这么多年,还是咱们这些初高中同学最亲,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都是最真诚的友谊,我是十分的珍惜!”
我嗯了一声道:“是啊,有你们这些同学真好!”
同学走了,小万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这孩子肯定不是你的,我早说了,细毛有问题的!孩子是不会说慌的!我看啊,你都不用等亲自鉴定了!这孩子自己都说了!回头,就找细毛算账去!”
我其实心里多少有点庆幸,同时也有点失落,多飞飞这样一个满听话的儿子,真的挺好的,同时也为自己没多个儿子而庆幸,至少可以向胜男有个交代了。
我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能说,飞飞口中的爸爸妈妈到底是谁,还不一定呢,既然他有爸爸妈妈,为什么会被细毛带到这里来,竟然还没人追问,报警?你不觉得奇怪吗?”
小万想了想说道:“这孩子看起来是不像被拐骗的!那现在怎么办?”
夜朦胧月玲珑 琼华
我笑了笑道:“顺其自然就是了!谁家孩子都得上学不是?不过,你能不能先帮我照看一阵儿,细毛不知道死哪儿去了,一个星期都不见人了,我也没时间照看他,我家我又带不回去!”
小万很爽快地点着头道:“小事,我一个人在家也是无聊,正好有个人陪我,可那些手续你怎么搞啊?出生证明,户口本,家庭关系?”
我犹豫着说道:“先拖着吧,上了学在办入学手续也不迟!”
赵德柱没令我失望,还是把那个销售员找了出来,那个销售员其实也没跑,也没跟贾校长和那陌生人走,还是一如既往地上下班,似乎根本就不担心,将要发生的事。
赵德柱成功地说服了他,帮我们作证,指正贾校长的所作所为,加上我们之间的录音,这回官司的胜算就大很多了。
我的师弟陈坚,在得知我已经将官司交给赵德柱后,非常的不满,还特意找到我们上学时的五兄弟,和我要个说法。
晚上,他们要在我酒家公审我,我和他们说,酒家正在装修,乱七八糟的,还没有厨师,可我们的老大却说自己的厨师精湛,要亲自动手,我们酒家的设备齐全,还什么海鲜都有,硬是要去,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下来。
我们学生时代的五兄弟,其实也挺长时间没见了,一个是大家的确比较忙,二是他们都有了家庭,出来一次也不容易,老婆管的都挺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年轻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玩的疯,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犯错误。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一个是小师弟,我一直都很喜欢的华欣,一个是小师妹,以前的男人头,现在的大美女宽宽,陈坚是最后一个到的,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就基本到齐了。
七品盜仙
老大和我去厨房做菜,让他们自己随便坐,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嘻嘻哈哈,讲着这几年的经历和以前美好的时光。
九逆仙途
老大一边炒菜,一边问我道:“你到底和陈坚发生什么事了?他可是咬牙切齿的跟我投诉你啊,说你不顾当年的兄弟情谊,说你过河拆桥!”
腹黑老公是醫生 冷雨葬花
我切了一声,把切好的配菜递给老大,说道:“我要不是顾念以前的那份情谊,那天我就直接喷他了!做律师做到背后议论当事人傻,自己得了便宜,还笑话人家笨,这样的人,别说当律师了,做个人都不够格吧?”
老大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着我说道:“你可没那么有正义感啊?肯定不是这原因!”
我笑了笑道:“还是老大了解我!他能力不行啊!他公司名头是不小,而且啊,在没人肯接我的官司的时候,他挺身而出,我挺感激他的!可他对我的官司根本就了解,也没信心,你说这样的官司我敢交给他做吗?再说了,人情是人情,买卖是买卖,都在社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这点事还不懂吗?要是他个人有什么事,我是义不容辞的帮忙,可这是两家人做生意啊,能一样吗?你说对不?”
老大继续炒菜,看那手势,别说还挺像样的,炒好一盘菜,递给我说道:“那你也得好好说啊,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可别撕破脸啊!一会儿,大少,飞鱼他们也过来啊!别给大家难看啊!”
我哎了一声道:“你啊,做了一辈子和事佬,你不累吗?整天担心这个和那个不和,这个和那个不好!你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老大开始了第二道菜,笑呵呵地说道:“我啊,就是想咱们这群人,能一辈子都在一起喝酒吃饭打牌,谁也不走丢了!这么多年了,还能在一起不容易啊!我既然做了你们老大,就得看着你们!”
我嗯了一声,在老大的本就不充裕的脑袋上,拔下了一根白头发说道:“操心不经老啊!”
老大踢了我一下,埋怨道:“死仔,本来头发就少,你还拔!”
我笑着说道:“白头发传染!”
我端菜出来时,几个人在打牌,华欣很乖巧地过来帮我端菜,我笑着说道:“你去玩,这里交给我就是了,我熟!”
华欣还是接过我手上的菜说道:“飞哥,总不能白吃吧,帮下手还是应该的!”
我切了一声道:“什么叫白吃啊!?这群人都是等着白吃白喝的,你看他们有一点羞愧吗?”
打牌着的老三不满地说道:“黄军吃你三瓜两枣,怎么了?这么大意见啊?小心我一个不高兴,包围你们村!”刚说完,老二一摊牌道:“三炒,你一张没出52啊,掏钱,掏钱!”
老三看了看桌上的牌,一扔对着我埋怨道:“端你的菜去!害我又输钱!老二,你是不是出老千了,次次大D怎么都在你那儿啊?”
老二笑嘻嘻地说道:“我这叫情场失意,赌场赚回来!”
我摇了摇头,带着华欣走进了厨房,华欣好奇地我问道:“二哥怎么了?他情场怎么失意了?”
我笑着说道:“听他胡说,他啊,就是家里老婆管的太严,几个小秘书都叫他老婆给炒了,现在换他老婆亲自上阵,天天家里见老婆,工作见老婆,抑郁了!”
华欣哈哈大笑道:“飞哥,你说结婚真的那么可怕吗?”
我哎了一声道:“我哪里知道,我这才半只脚踏了进去!不过,我到没觉得有多可怕,我和你南姐,领证前领证后都差不多,都是住在一起,只不过以前不合法,现在合法而已!你呢?我还真没听说,你有什么绯闻啊?女朋友呢?我可是一个也没见过啊!”
华欣害羞地说道:“没有啊!之前谈了一个,本想带过来给你们见见的,还没等到呢,就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