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7ck超棒的都市小说 蓋世 逆蒼天-第八百零八章 破魔讀書-7vzlc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点点“太阳精火”落入黑暗,焚灭了一个世界,燃烧了所有黑暗魔能。
在场的所有人和鬼,都没有想到从虞渊掌心飞出的,一点点的“太阳精火”,威力竟然大到如此地步。
不多时,那片由黑杖鬼王构建出来的黑暗天地,已经无影无踪。
到这时,还有一点“太阳精火”的火星子,落向那根巨大的黑色权杖。
火星如烧红的针尖,刺向黑色权杖,居然灼开了一个微小孔洞。
下一霎,神奇的景象闪现。
就那么一点的火星,就那么一微小孔洞,竟引发了黑色权杖内残存的汹涌魔能。
权杖内部的黑暗魔能,不断去填补那微小孔洞,阻止“太阳精火”的力量,渗透到黑色权杖深处。
一根,参天石柱般的黑色权杖,色泽突变。
由黑色,迅速转为灰褐色。
这根黑杖鬼王炼化的权杖,随着内部黑暗魔能的疯狂流逝,权杖的品阶在下跌,材质也遭受了损坏。
终于,那点“太阳精火”的火星子燃烧殆尽。
权杖所含的黑暗魔能,在此过程中,几乎也被耗的所剩无几。
咻!
白骨化作一道银白冷电,就沿着那微小的孔洞,逸入黑色权杖内部。
咔咔!
巨大的权杖,在白骨踏入之后,顿时绽出裂纹。
“白骨!”
黑杖鬼王的咆哮愤怒声,如惊雷般,从那根巨大的权杖传来。
这一刻,围观此战的诸多鬼物和人,蓦地醒悟过来。
黑杖,并没有因一道魂魄被扯入陨月禁地,而消失在恐绝之地。
他还活着!
不仅活着,还阴险地藏在权杖内部,伺机而动!
“就在你前世的器物内,你我决一死战吧。千劫,你要是不怕,也可进来战斗。”白骨的骄傲声,也从里面响起,“只不过,没了那些黑暗魔能的制衡,你要想想是不是能承受我的焚魂之焰!”
喀嚓!
那根巨大的灰褐色权杖,在白骨逸入之后,开始有碎裂的迹象。
“我在外看着便是,至于里面?我就不凑热闹了。”
啪啪啪!
一块块本该围困白骨的碎石,纷纷坠落在地,碎石当中的千劫魂魄,逐个飞逸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聚涌。
“黑杖生前修炼的,应该是黑天魔决。”
云游船内部,通天商会的黄老魔表情凝重,“黑杖即便不是魔宫的修行者,和那位也定然有渊源。”他不敢直呼其名,只能以“那位”来替代。
可船舱中的所有人,一听他提起“黑天魔决”,就知道他说的那位是谁了。
竺桢嶙,魔宫二号人物,也是将“黑天魔决”修炼到极致,并以此凝炼出元神。那根权杖内的黑暗魔能,如此纯粹,让白骨在里面束手束脚,足以说明一切。
“那片黑暗之地,就是所谓的黑天魔境,着实没有想到,几点太阳精火,居然破掉了黑天魔境。”黄老魔感慨不已,又说道:“黑天魔境一破,加上黑杖的部分魂魄,被带入到陨月禁地,他应该折腾不出什么浪花了。”
剑宗沈岩皱着眉头,低声说了一句:“那小子倒有些手段。”
呼!
手挽花篮的罗睺鬼王,倏然间,又和虞渊并肩而立,并以手中的花篮,轻轻撞了虞渊一下,眉开眼笑地说道:“果然没辜负我的信赖,我就知道,你该是有办法,破掉那黑天魔境!”
“黑天魔境?”虞渊惊愕。
“那黑杖,以前应该追随过莫砚的老子,跟着那位修炼了黑天魔决。”罗睺提起竺桢嶙时,神色有些不自然,“权杖内涌现的黑暗魔能,应该是那位从天外某个黑暗深渊收集起来,注入到那根权杖,作为礼物一起送给的黑杖鬼王。”
“黑暗魔能,被释放出来就形成了黑天魔境,一个奇奥的黑暗世界。”
“白骨的森白火焰,骨身释放出来的光芒,只对没有实体的魂灵有毁灭伤害。在黑天魔境内,面对不同于魂能的黑暗魔能,自然起不到效果。倒是从你掌心离开的,几点太阳精火,有如此恐怖的威力,我都料不到。”
她毫不吝啬地,夸赞起虞渊。
“溟沌鲲!”
感受着黄庭小天地中,再没有一点的“太阳精火”,想起那八点“太阳精火”的炼化过程,还有溟沌鲲屡屡通过八点“太阳精火”,锁定他的方位,让蔺竹筠顺势摸过来,对他施行袭杀,他就有些百感交集。
源于溟沌鲲的八点“太阳精火”,用来熔炼“巨兽精珀”时相当好用,也助他筑造出了那座生命祭坛。
“太阳精火”在炼药时,也妙用无穷。
如今,用来对敌时,“太阳精火”展现出来的力量,更是匪夷所思。
元神境的竺桢嶙,从外域的黑暗深渊聚涌的黑暗魔能,释放之后形成的“黑天魔境”,都被一点点的“太阳精火”给燃烧殆尽,那全盛时期的溟沌鲲,当初降临浩漭天地时,该有多强?
现在恢复自由身,在星河翱翔的溟沌鲲,若是力量恢复巅峰,岂不是更加恐怖?
不知为何,一想起溟沌鲲,他就觉如一座万丈巨山压在心头,让他生出窒息感。
“你?”虞渊看着罗睺鬼王,改变话题,强行让自己不去想溟沌鲲。
“我怎么过来是吗?”罗睺鬼王嫣然一笑,瞥了一眼聚涌魂魄的千劫,“白骨进入那根权杖了,没什么意外的话,黑杖会步入寒渊后尘,和寒渊死于冰石墓碑那般,死于那权杖之内。”
“我来,是怕千劫不敢进入权杖内,插手白骨和黑杖的魂魄之战,转而杀你。”
话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斜眼看着千劫聚涌的魂魄,扬了扬手中的花篮,“千劫,我敬你是前辈,只要你不率先动手,我都会保持沉默。”
千劫鬼王并没有回应,散落于众多石头的魂魄,还在汇聚。
这时,本该是罗睺鬼王的好时机,如果她选择在此刻下手,千劫会极为被动。
“千劫鬼王。”
虞渊嘴角冰冷,随着那所谓的“黑天魔境”消失,那根巨大的权杖,开始遭受白骨的破坏,他压抑的心情忽然放松许多,又开始思量着,该通过什么方式,轰杀乾锵幽鬼,解决掉冥都。
李玉蟾的魂影,被乾锵幽鬼撕扯的画面,他每每想起,心头都有刺痛感。
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位女将军的阴神死亡,会让他那么的难受憋屈。
“你到底是谁?”
忽然间,从地底深处的那条阴间冥河内,再次出现了阴脉源头的意志。
这一次,阴脉源头的意志充满了疑惑,还有一种审问质疑。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将很多复杂的念头和困惑,一股脑儿地释放出来,直接灌入他的识海!
虞渊心神巨震,他感知了阴脉源头的怀疑,似乎一个回答不好,就会失去阴脉源头的信任和眷顾。
甚至可能,被那阴脉源头,借用别的力量,转而先抹杀他。
白骨,就是阴脉源头能调用的力量。
怎么回事?
此念一生,阴脉源头更多的疑惑,汹涌而入。
且,充满了敌意!
他皱着眉头,如临大敌地,解析阴脉源头的意志,试图抽丝剥茧地,弄清楚那阴脉源头究竟在担忧疑惑什么。
半响后,虞渊的脸色,变得极为的深沉!
“我,我是谁?”
阴脉源头此次的疑惑,来自于化魂池对他无条件的支持!来自于整个陨月禁地,包括那尊邪神雕像,还有各类隐藏禁制,对他的过于友善。
当斩月大修残存的剑意剑力,被化魂池给压制住,再难发挥神妙时,化魂池展现出来的亲昵,太过于不合常理。
阴脉源头通过自己的分析,推断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虞渊,并不是两世为人,而是三世!
洪奇之前,另有一个人!
那个人,瞒天过海,甚至令执掌轮回的阴脉源头,都找不到蛛丝马迹。
第一步,转世或者再生为洪奇,且在洪奇那一世,因未能踏入修行路,阴神、阳神都没有凝炼,导致连觉醒都没,使得前世的所有记忆都被遮掩。
洪奇,似乎是一个意外,也可能是被迫的潜隐,具体如何,阴脉源头不得而知。
它只能确信,现在的虞渊,其实是他的第三世!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