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ph4火熱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 線上看-第六一五章 一位棋迷的誕生分享-768yo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时间进入到05年10月,李襄屏的军训也进行了20多天。
“报告教官,我请假。”
“李襄屏,你又请假……这次又是什么比赛?”
“报告教官,这是一轮围甲。”
“围…..围什么甲?”
“围甲,就是中国职业围棋甲级联赛的意思,我现在也是围甲队员,所以需要参加这个比赛。”
“那这次请几天?”
“报告教官,就请明天一天。”
“那去吧去吧。”
李襄屏的军训教官姓周,出身于京城卫戊部队,从之前这段对话就能听出来,这家伙肯定不会下围棋呀,连入门级别的棋迷都谈不上,不然怎么可能连围甲都不知道。
也正是因为周教官不是棋迷,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对李襄屏的印象不咋地,不仅生活上搞特殊化,别人住宿舍,这家伙跑到外面去住高档公寓,并且还经常早出晚归,军训刚开始没几天,就三天两头往外跑,有时回来的时候还一身酒气。
这一切的一切,让思想正统并且还是非棋迷的周教官非常看不惯。
总算还好,随着军训的展开,周教官对李襄屏的印象稍微有点改观。
不是因为别的,李襄屏一副好身材,给他增加很多印象分。
要知道李襄屏的身材,那可是在体育训练总局练出来的,啧啧,那公狗腰,那一身腱子肉,在其他地方可能不显眼,然而在一帮大一新生里面,尤其是在军训这种场合,这简直就是鹤立鸡群,秒杀周围一帮北大学霸。
只可惜这种好印象并没停留多长时间,一个多星期之后,周教官又对李襄屏的印象变差了。
这次变差到不是李襄屏的站姿不行,更不是他走队列不行,这次的原因,却是因为请假的事情。
经历过大学军训的当然都知道,大学军训这种事,其实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第一周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很新奇,到了第二周,大多数人开始叫苦,到了第三周,有些人开始麻木,有些人就开始觉得不耐烦,会想着办法请假逃避军训。
一般碰到这种事情,女生的情况通常要好点,因为她们有个天生的优势,或者说有个先天性绝佳的借口,总能以“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为由,在教官那里顺顺当当请到假。
虽然有些女生也忒不地道,她们在军训那个月,有时候能来N次“那么几天”,然而没有关系,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大多数教官都会睁只眼闭只眼。
然而男生请假就困难多了,因为请假无非两种,一种事假,一种病假,若是只想逃避军训的话,那多半就是装病或者假装有事。
久而久之,大多数军训教官其实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他们一眼就能看穿学生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是真有病还是装有病。
仅仅练就火眼金睛还不要紧,最怕是有些教官把这项本领当成恶趣味,他们以揭穿学生假请假为乐事。
很明显,李襄屏现在遇到的这个周教官,他据说他以前就是这种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遇到李襄屏这种学生,那心里真的是很不爽啊。
因为李襄屏是真有事。
比如李襄屏第一次请假,那是军训才开始还不到10天,他就跑过来请假了,并且一请还请6天,说是什么要去韩国参加什么什么比赛,比赛的名字还稀奇古怪,被周围其他学生戏称为什么“老公杯”。
仅仅请假时间长,比赛名称稀奇古怪也就算了,更让周教官受不了的是,别人请假都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偏偏这家伙请假,那却是大张旗鼓高调无比。
高调到都惊动学校学生处了,这家伙是由北大学生处一位副处长亲自陪同前来请假,大大方方要求周教官放行。
可怜的周教官还能怎么办呢,要知道北大可是副部级单位,行政级别高得吓人,这里的校长,那都和周教官所在集团军军长是一个级别甚至更高了。
周教官觉得自己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乖乖答应放行,不过在答应放行的同时,周教官也在心里暗下决心,等这个名叫李襄屏的家伙回来,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理他,至少给他加点量什么的。
嗯,周教官甚至连理由都想好了,缺席6天嘛,那不加量弥补弥补怎么能行。
不过因为这档子事,倒是让周教官开始关注李襄屏这个家伙,进而开始关注围棋这个项目了。
这没关注不知道,一关注还真把周教官吓了一跳。
他现在当然知道,原来其他学生说的什么“老公杯”,原来真名是叫做“LG杯”,这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职业围棋世界大赛之一。
周教官现在当然更知道,原来这个身材很好的学生李襄屏竟然那么有名,他竟然被认为是整个世界上围棋下得最好的那个人,还被说成什么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围棋天才。
说句实话,刚从网络报纸中了解到这些初步信息,周教官半信半疑,他觉得那家伙年纪轻轻,怎么可能牛成这样,这多半是媒体在吹嘘的吧?
然而等到李襄屏去韩国3天之后,周教官无意中打开电视,他正好看到朝廷台5套的体育新闻,体育新闻正好在播报李襄屏参加比赛的消息,其中的一个镜头,让周教官有点信了——
“LG杯”现在才只是前两轮,而围棋比赛的这个阶段,那当然不可能成为朝廷台的重要新闻,因此周教官看到的,只是一个赛后复盘的电视镜头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镜头,让周教官印象深刻。
因为在那个镜头中,李襄屏被众人簇拥在最中央,围在他周围的,据说有中国人,韩国人,还有日本人。
在镜头中,李襄屏正对着棋盘指指点点,他看上去意气风发,一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模样,而围在他周围的人——
几乎所有人的年纪都比他更大,然而所有人都仔细聆听,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尤其是很多人看向李襄屏的眼神,这种眼神,周教官其实是似曾相识的,比如在他所在的部队里,当大伙看向那些牛逼战友,看向那些真正的“兵王”,几乎都是这种眼神。
正是因为对那个镜头的印象是如此深刻,倒是让周教官有点相信了,这个李襄屏可能还真有那么牛。然而尽管如此,人周教官可是经过部队磨练的,因此他的意志坚定,定下的计划绝不随便乱改,说让李襄屏加练那就必须加练。
等到李襄屏从韩国回来,周教练还真就给李襄屏开小灶了,他以缺席军训6天为借口,要求李襄屏加练。
别人站军姿站20分钟,他要求李襄屏站半个小时,别人走队列走一圈,他最少要求李襄屏走一圈半。
几天之后,周教官对李襄屏刮目相看,不,周教官甚至都有点暗暗吃惊。
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给李襄屏加的量,这都快达到正规部队的一半了,甚至都快达到天安门国旗护卫班的三分之一了。
这要是普通大学生,这个量肯定受不了。
然而到了李襄屏这里,他貌似还完成得挺轻松,每次练完之后,居然还和自己有说有笑。
周教官有点不好意思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好意思,一个围棋迷竟然就这样开始悄悄诞生。
当然喽,现在的周教官还是一个很初级的棋迷而已,比如等李襄屏第2次请假回来,在某次走队列休息期间,他竟然听到其他几位学生在谈论什么新超一流诞生的问题。
“唉,这是绝艺老大今年第二次输棋,不行不行,我觉得这个新超一流标准,好像是需要修改一下呀……”
周教官听的莫名其妙,他现在已经知道“绝艺老大”指的是谁,然而那什么“新超一流标准”,作为入门级别的棋迷他还真不知道。
于是他喊住一位他能叫出名字的学生:
“张思睿,你们在聊啥?”
这个张思睿是李襄屏的同学兼室友,长相普普通通,虽然不能说是长的让人着急,但没有任何出彩之处,属于搁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那种。
而周教官之所以能记住他的名字,完全是在第一次军训时,这家伙的自我介绍很有意思。
他说自己其实是叫张三,因为他老爸很早就发下宏誓,自己生下儿子之后一定要叫张三。只可惜等他真出生,麻烦却来了,因为他老妈嫌弃张三这个名字太俗,死活都不肯同意。
于是两口子经过长时间的抗争,终于想到一个折中方案,于是也有了他现在这个名字——-
“思睿思睿”,正好是英文“三”的读音,一个原本很俗的名字,竟然瞬间就变得高大上。
张三同学的这番介绍,当时就把周教官给逗乐了,也让他在那么多学生当中,瞬间就记住这名字。
“哦,是周教官呀,我们在议论绝…..不,李襄屏昨天的那盘棋,他昨天竟然输了,导致又诞生一位新超一流,可我们觉得不合适,感觉这个新超一流的标准好像要修改一下。”
“哦?”
张三同学当然知道周教官只是个入门级别的棋迷,于是他充分发挥北大学霸的口才,给周教官详细解释一番什么是“新超一流标准”。
听完他的解释,周教官心里更加好奇:
“你说能赢李襄屏的就算超一流?上次他是输给一个年龄比他还小的棋手?那他这次又是输给谁?”
“周鹤洋。”
“周鹤洋?”
“对,这位棋手的年纪倒是比李襄屏大,也算国内一流棋手,不过这人都没拿过世界冠军呢,所以我们都觉得,这个新超一流的标准可能要改。”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