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ev63人氣都市小说 《極夜玩家》-044 叛者·非陸·爺爺和孫女鑒賞-t317v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这是两人自阴影世界后首次一对一会面。
那时在阴影世界,冬零王还郑重“警告”过李想,让他考虑清楚和鸣绪之间的关系,绝对不能辜负她。
彼时李想还是一个无法自保的小魔术使用者,但面对冬零王时毫不畏惧,博得了他一定好感。
时至今日,两人已经成了并肩而战的战友,沧海桑田,变化莫测,令人感慨。
“白师利那边怎么样了?”冬零王身体被一袭宽大的黑袍裹住,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幽暗的眼瞳。
逆乱古天 空月痕
白皇是他一生之敌,两人多年来交手无数次,冬零王始终棋差一招,被压制到现在,最好的敌人亦是最好的朋友,他开口先询问白皇那边的情况,可见两人关系并非传闻中那么紧张。
“焚天神国降临了一大波黑骑士,白……舅舅他正准备和一名黑影战将交手,对方是9级之上巅峰层次。”李想斟酌了下语句,缓缓说道,“情况和这里一样糟糕。”
“哦?交手结果如何?”冬零王看向他,似乎对结果有些兴趣,“能全面压制吗?”
“我赶来时他们才刚交手,没来得及看结果。”李想如实回答,冬零王自己也是9级之上,对他们的战斗感兴趣,看来是将自己和那名黑影战将挂钩了。
两人又聊了一阵,李想说起迷雾中看到的那名8级玩家,听到他的名字,冬零王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迷雾神国扩张不久,那名8级玩家驻守的机械都市便遭到了袭击,那本是个边界要塞,在战略意义上不算太大,冬零王派遣他去辅佐镇守在那的一位老9级,也是为了让他镀金,未来可以提携到核心高层,或者接管一些机械都市的镇守要职。
然而没想到那名老9级贪生怕死,机械都市被迷雾包围后,他生怕受到污染,竟是彻底关死了防御出口!
外出巡逻的那名8级以及他麾下的小队无法返回,被困在迷雾中,最后死在里面,那座机械都市也很快被迷雾攻破,成为了大战开始后第一个牺牲的据点。
整座城市都被迷雾吞噬,化为死城,里面曾经驻守的战士成为迷雾奴仆,反过来攻击友军。
李想叹气,虽然早就想过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但没料到这么快,后果这么严重,一损失就是一座城市,一大批战力。
“9级确实是当下最顶尖的战力,经过培训学院的锻炼,他们中的大部分足以胜任镇守指挥官这个职位,可也有个别老而不死的废物,他们不敢突破,不敢战斗,只求苟活,这样的人留着必然是祸害。”
冬零王冷哼一声,面色阴寒,
“即便拥有超过大部分人的力量,但不敢拿出来战斗,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和研究院的人说,让他们尽快拟定方案,解决这些隐患,这是我的失职。”李想点头,诚恳认错,他发现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以为最终浩劫压迫下,每个人都不得不举起武器反抗,而9级毕竟拥有顶尖战力和丰富经验,比其他人都适合指挥官的职务。
可现在看,一些后起之秀并不弱于这些前浪。
要是指挥者是个废物,就算拥有最好的武器装备和军团,仍是不堪一击。
“这是你的事,我只负责帮你守住欧陆。”冬零王没做评论,“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些迷雾很诡异,将所有城市都分割开了,所幸你的机械防御措施有足够的抵挡力,暂时不会出事,等待它们下一波进攻就是。”
“那座被毁掉的城市,下面的城镇如何了?”李想问道。
冬零王摇头:“也没了,迷雾不分区域,海陆空都能侵蚀,不过只要有足够的玩家气息,它们就会停滞不前,只有攻破城市,才能继续入侵,没了上面的人,地下很快就会沦陷。”
这倒是和李想得到的情报一致。
他将迷雾是魂力的事情告知了冬零王,后者闻言一愣,随后淡淡说道:“魂力是你们那个层次的事情,我接触不到,若是对方拥有魂力相关的战力,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放心,只要迷雾新娘出现,我会亲自过去对战,不会让祂有机会大肆破坏。”
大叔你才到碗里去 若水倾颜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知道了,你自己多加小心,我去其他大陆看看。”李想不准备继续停留,看完情况后便打算往其他大陆继续巡逻。
他是总司令,必须清楚每一个神国的特性以及每块大陆的情势,在这之下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和对策。
“去吧。”冬零王大手一挥,身影隐没在无尽迷雾里。
他的下一站是非陆,曾经的第三大陆,在纪家被黑王抽干,又遭遇费钰景的沉痛一击后,这个大陆群龙无首,成为了黑暗者的狂欢之地,长时间无人管辖。
萨利莫尔的巨兽神国没那么多花里胡哨,降落下的全是一具具庞大无比的宇宙巨兽骸骨,这些尸骸有些比群山还巍峨高大,在规则之力的驱使下逐渐复苏,很多都填充了新的血肉,在复苏,只不过依旧弥漫着腐烂的尸骸味道,并非真正的重生。
之夢txt_傾城絕世神靈師by:闌珊留醉
有几只宇宙巨兽已经复苏,李想靠近时便看到了一只冲天而起的逐日鸟,双翅张开,几乎遮蔽了头顶的天空,令人惊恐。
它吠叫着俯冲下来,大地都被震动得撕裂开,尘土激昂,刹那间,那些心存侥幸,不愿意进入机械都市驻守的一些游荡者全部破碎,爆成一团团血雾。
他们建造的小城镇被沙尘暴掩埋,散逸在空气中。
黑王回归后又来到了这片土地,在小世界生活了多年,他渐渐走出魔怔状态,幡然醒悟了许多事情,如今看到焕然一新的其他大陆和死气沉沉的非陆,内心极度复杂。
在位时,他崇尚狼性竞争,不追求文明发展,只要那些具备力量,会杀戮的战士,确实,在短时间里,非陆一跃超过了许多大陆,以盛产杀戮性暴徒闻名,然而时间推移下,只会一味杀戮的人终将被淘汰。
他的家族也好,这块大陆也罢,在他的执掌下,变得支离破碎,不再有任何荣光。
这次回归,黑王带着一丝赎罪的情感,希望能挽救这片土地。
有了他这块主心骨,坐落在这里,为数不多的一些机械都市也得以运作,有了一些抵抗的信心。
他傲立空中,面对那只庞大的逐日鸟,毫不畏惧,猛地轰出一拳,黑色的死气冲破云霄,将逐日鸟轰飞到远处,吓得它不敢继续冲刺破坏。
天空重归晴明,下方还有一些宇宙巨兽在爬起,在复苏,但他毫不畏惧,漠然看着无数尸骸,捏紧拳头。
在他身后,忽然冲起两道绯红的身影,一左一右,站到了黑王身侧后方半步。
“爷爷。”
“爷爷。”
她们同时发声呼唤,声音一冷一热,宛如百灵鸟啼鸣,清脆动听。
纪若雨和纪小意对视了一眼,看着黑王的背影,百感交集。
邪少的暗夜天使 壹縷輕風
两次圣决,她们的许多重要亲人都死了,化为精血被这个男人吸收走,若不是她们那时的实力很低,恐怕也逃脱不了。
纵使如此,她们也没有真的舍弃这个家族。
她们恨这个男人,恨他为了自己不惜血祭整个家族,恨他冷酷无情,从不为后裔考虑,恨他在家族面临灭顶之灾时却没现身,恨他的一切。
但再恨,那血脉里流淌的血依旧无法改变,那股炽热,因为血脉而带来的荣光,昔日的自豪不会流逝。
若是有可能,她们想过重新建立新的纪家,让它再度辉煌起来。
有些东西,根植到骨子里,便无法再拔除。
學園都市第六位
“你们不恨我?”黑王没有回头,感受到她们的气息时他身体微微一震,难得有了一丝表情变化。
他知道这两名少女,她们的父亲曾被自己看好,是纪家中生代赫赫有名的双子星,若是正常修炼下去,成就必定会在那个时代大放异彩。
也是纪家第一次拥有赶上白家的机会。
可惜在他那无聊的狼性竞争策略下,这对双子星反目成仇,兄弟残杀。
纪斩血设计弄废了纪山寒,害死了他的独子,这一切都在黑王的眼皮底下发生,他却认为那不过是成王败寇,没有施以援手。
戰神聯盟之王者無極
眼睁睁看着纪山寒废掉,变得颓废,变得激进,最后将所有的希望压在女儿身上,差点逼得纪小意也疯掉。
而没有了竞争对手,纪斩血的修炼之路不再通畅,他被欲望和俗世缠身,沉迷于美色和权力,最后停滞在6级阶段,没能再进一步。
夏家來個大明星 子曰難得糊塗
天赋被浪费,资源全部石沉大海。
那时他依旧有能力挽救这个唯一的中生代支柱,可他依然选择冷眼旁观,看他堕落,看他追逐权力和美色,迷失自己。
他愿意赐予资源,赐予修炼的一切,却认为修炼是自己的路,自己走,不需要他人指导。
一次次毁掉了纪家的种子后,这个家族终于走向了没落。
反观白家,白师利一直毫不吝啬的指点有天赋的后裔,白准更是以身作则,专心在培育后裔一事上,一代代人下来,白家的十六个分家都有人才涌出,到了今天,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背后的两名少女是纪家最后时代的双子星,却因为父辈的恩怨而互相仇恨,差点酿成一模一样的惨剧。
要不是李想,纪小意和纪若雨之中必然只能活下来一个,剩下的那个大概率会成为第二个纪斩血。
錦年不重來 九合秧
他这个爷爷,什么都没帮到过她们,倒是害得她们家破人亡。
黑王想通了很多事情,也愿意承担幸存下来的纪家人对自己的怨恨,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赎罪。
两人迟迟没有回答,说不恨那是说谎。
可人的感情,除了仇恨,还有很多很多,她们也成长了,不再是当初懵懵懂懂的小女孩,纪若雨和菲尼斯的儿子都很大了,为人母后,她变得比以前成熟稳重许多,以家庭为重心,不再那么嚣张跋扈。
对待这位曾高高在上,无法见一面的爷爷,她更多的是敬佩和畏惧。
这一次两人没有沟通过,却都选择申请来最乱最弱的非陆支援,就是想和黑王并肩一战,重铸家族荣光。
“我知道了。”黑王依然昂立,背对着她们,“现在纪家还有多少人剩下?”
“那次圣决后,只剩下一百人不到了,包括一些支脉成员,有的血脉稀薄到几乎没有家族的血。”纪小意如实回答,这些年她也在尽力寻找散落在各地的纪家血脉,昔日黑王糟糕的名声让他们现在不敢显露身份。
纪家仇人多,没了家族倚仗,一旦暴露身份,等待纪家人的必然是血腥围杀。
“嗯,你们可有后裔子嗣?”黑王微微点头,因为是背对着她们,所以她们看不清此刻他的表情,语气依旧淡漠,可纪小意总觉得这个老人似乎情绪起伏极大。
“我……我还是一个人。”纪小意脸色刷地绯红,她由于私人原因,至今没有婚嫁,孑然一身,寄宿在新极夜。
纪若雨轻笑了下:“我有一个儿子,不过他是我和一个普通人生下的,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小意姐喜欢的是李想,她呀,在对待感情上一点都不像我们纪家人,畏首畏尾,这么多年了,连开口都不敢~”
神秘復蘇
“若雨!”纪小意急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在黑王面前说出来,让她有点害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黑王闻言愣了下,旋即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傻孩子,我们又没有什么婚约上的限制,既然喜欢,你就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让他知道。那小子虽然不是块木头,但在这方面,你不说,他一定会假装不知道,别耽误了自己。”
纪小意出神地看他,从未想过那个冷酷嗜血的老者会在这种事情上给自己提意见,这一刻,她突然有种异样的感受。
好像站在面前的不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黑王,而是自己的爷爷,一个普通的老人。
“知、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