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p2z好看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五十三節 開門分享-l4b85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云翔与虎靳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顿时大吃一惊,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觉,却见天蓬元帅已然连忙上前两步,跪拜道:“天蓬见过陛下,见过李星君。”
不错,那领头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堂堂三界之主玉皇大帝,而另外一人,也是声名赫赫,乃是玉帝第一近臣,太白金星李长庚。
万万没想到,这献祭之事,竟然有玉帝亲自到场,还特意换了一身便服,显然是不想太过引人注意,足以见得,此事恐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啊。
众妖族虽然并非天庭之人,但对这个公认的三界之主还是有些惧意的,顿时噤若寒蝉,没人再敢出声,只是瞪大了眼睛看向玉帝,想要看清楚这位传说中的大人物到底是何样貌。
玉帝淡淡地扫了众妖族一眼,开口道:“天蓬,依你所见,今年这批妖孽的素质如何啊?”
天蓬元帅恭声道:“回禀陛下,这批妖孽微臣已经一一查验过了,素质比起往年来略有不如,但加上去年搜罗来的各种宝物,应该足以使用了。”
玉帝点了点头,道:“够用便好,对了,这次单独嘱咐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啊?”
天蓬元帅忙道:“回禀陛下,微臣花费了不少手脚,已将那孽畜云翔擒拿归案,陛下请看。”说着,他起身在群妖中扫视了过去,伸手指向了云翔的所在。
众妖见状,纷纷下意识地躲避开来,倒是将云翔彻底暴露了出来,也让玉帝更加容易便找到了云翔的位置。
他似乎对云翔有些印象,皱了皱眉,回头朝着一旁的太白金星看去,见太白金星微微一颔首,方才点头道:“好,你做得不错,朕日后定有重赏。既然万事齐备,咱们也不要耽误时间了,这便进去献祭便是。”
说着,他迈步便要朝着那石门走去,却忽然听得一旁的太白金星开口道:“陛下,微臣尚有要事启奏。”
玉帝奇道:“有何要事,爱卿请讲。”
太白金星奏道:“方才来时的路上,微臣遇到了天牢星君,他托微臣将一件物品交给陛下,请陛下此次献祭时一道毁去。”
说着,他在袖中一阵摸索,便取出了一件东西来,却是一个巴掌大小房屋,有一片青光笼罩其上,便如同装在玻璃罩里的艺术品,看上去煞是精致。
所有人的眼光都向着这小房屋上看了过去,而当云翔看清这东西的面貌之时,顿时大吃一惊,因为,这房屋他实在是太熟悉了,竟然是他住了多年的纳晦宫。
既然这东西出自天牢星君之手,他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东西不过是个模型,可想而知,定然是天牢星君以无上空间法术,将其炼制成了眼前巴掌大小。
纳晦宫里可都是凝结成了实质的晦气,这可是他亲身体会过的,而天牢星君也说过,他会想办法将其销毁。
云翔也曾疑惑过,这些晦气足以侵蚀一切,如同恐怖的毒气一般,到底该如何毁掉?可如今,他居然将纳晦宫交给了玉帝,请他在献祭之时代为销毁,如此看来的话,这所谓的献祭之事,比他先前想象的还要复杂许多啊。
玉帝低头看着那小房屋,皱眉道:“前些日子听人说纳晦宫换了新宫殿,这便是换下来的旧宫吗?”
太白金星道:“正是,如今这旧宫中积攒了天庭上千年的晦气,若是一旦破坏,后果不堪设想,天牢星君也怕留下了祸端,便请陛下准允将其尽快毁掉。”
玉帝略一沉吟,点了点头,却又不肯伸手去接,便道:“也好,那你先拿着吧,一会跟我一同进去,将其销毁便是了。”
太白金星连忙称是,便捧着那小房子侍立一旁,玉帝迈开大步,便来到了那石门之前。
在那扇巨门前站定了身形,玉帝抬起头来打量了一眼石门,又盯着旁边那六个大字看了许久,低叹了一声:“昔日娲皇将这天庭交给了朕,嘱朕善待三界人族,只可惜,如今三界中尽是宵小之辈,使得朕行事束手束脚,真是愧对娲皇的嘱托。只望娲皇保佑,助朕压服群丑,仁惠三界。”
他这说话的声音极小,寻常人根本无法听清,不过,如今的云翔早已将天龙九变中的“天人变”修炼到了极致,目力、耳力都非比寻常,却是讲这话听了个一字不落。
娲皇就是女娲,这在三界之中并不是秘密,而玉帝对着那六个字却说出了女娲的名字,难道说,这六个大字居然是女娲所书?那么,这石门后面需要用一众妖族和无数法宝献祭的,居然就是女娲不成?
想到这里,云翔的心却已是慢慢沉了下去,要想在玉帝、太白金星和天蓬元帅的眼皮子底下逃生,原本已是难上加难之事,可若这洞中受祭之人是女娲的话,他便更加没了指望。
要知道,女娲可是真正的上古大能,据他四处听来的消息,那可是当年一举诛灭了共工、祝融两位大神的主,若是在她面前,说自己是蝼蚁已经是抬举了,除了束手待毙,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玉帝站在那石门前呆立了许久,忽然目光一凝,手腕一翻,掌中便已出现了一柄金光四溢的宝剑,正是那三界至宝天帝剑。
只见他手臂平伸,长剑直指石门,接着暗运玄功,那剑上的金光便汇聚成了一束,向着石门之上射去。
相比那巨大的石门,这一束金光实在是显得微不足道,不过,那金光射在石门之上,便如同液体一般,顺着那石门上的花纹游走了起来,随着天帝剑不停地抖动着,那游走的金光也越来越浓烈,转眼之间,便已将整个石门都完全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大门。
与此同时,一旁那“天机不可泄露”六个大字也开始发出了耀眼的红光,便有一道威压在天地间逸散开来,在场的不论是天兵天将,还是笼中那一众妖族,都被这威压震得心惊胆寒,纷纷跪伏在地,不敢再有丝毫的异动,场中能够站着的也只有一人而已,正是那手握天帝剑的玉帝。
当那字上的威压、红光和石门上的金光达到了极致之时,只见玉帝手中的长剑忽然做出了一个下斩的动作,接着爆喝一声:“开!”
随着如天雷般的轰隆隆之声传了出来,那巨大的石门缓缓打开,门中白茫茫一片,让人也看不出有些什么。
玉帝收剑而立,回头对天蓬和太白金星道:“走吧,随我进去献祭。”
太白金星连忙应了声是,手捧着小房子跟了上来,而天蓬元帅则是对着众天兵天将叮嘱了一句:“你等在此好生看守,不得怠慢。”说完,只见他猛然运转开了三十六变的功夫,身上的颜色接连变换了十余次,接着,以一人拉住了那早已被穿成了一串的囚车和十余辆大车,便跟在身后进石门而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