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515章 我是先幹正事,還是(感謝“正版風隨行”的盟主打賞)讀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在想着新城公主这个人。
但凡见过她的都说这位公主柔弱,据闻皇帝和她说话都得注意语气。
这样的一个人,为啥和我称兄道弟呢?
汉唐的皇子和公主可不是宋明那等软脚蟹,柔弱的堪称是凤毛麟角。新城这等得宠的为何会柔弱?
就算是再柔弱的人,在这等被宠爱的环境下也会变吧?
这个后世有无数例子,原先看着柔弱的性子,在某些环境里待几年,就和变了个人似的。类似的还有一种人,所谓屠龙的少年如今也变成了他当年憎恶的恶龙。
人性会变,和环境密切相关。
但新城的性子却是两面,一面大部分人看到的柔弱,一面是贾师傅看到的豪爽。
难道是绿茶?
当面一套,背面一套。
随后到了后院,新城在屋里接见了他。
“公主,武阳侯来了。”
新城跪坐在那里,神色黯然,“此乃家丑,我本不想公之于外,可终究出了人命,若是不说,以后难免会被人诟病。”
一位深得宠爱的公主竟然这般谨慎稳健,她在害怕什么?
应该不至于。
那么就是生性如此。
也就是说,新城做事喜欢滴水不漏。
超位面反派
但换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女人有些焦虑。
钱财不缺,也有了驸马,她焦虑什么?

果然,越有钱的人就越焦虑。
我何时才能到这等焦虑的境界呢?
贾平安扪心自问,觉得自己还需要持续努力。
“公主,下官发现王瑾搬运钱财的次数不少,府中难道就一直没发现?”
新城如林黛玉般的叹息一声,“我对府中管的不多,都是管事们在管家。没想到王瑾竟然……”
她抽噎了一下,边上的女官低声道:“公主,要不进去歇息吧。”
新城摇头,吸吸鼻子,“此事让皇帝和驸马为我担心实属不该,武阳侯你无需顾忌我的脸面,只管问。”
女官身体一震,不禁跺脚道:“那王瑾该死!”
新城不对啊!
贾平安发现她抽噎,但却没眼泪。关键是她这话里有话:无需顾忌我的脸面……贵人的脸面怎么能不顾忌?
她若是想让我识趣些滚蛋,那大可不必见面。
那么就是想让女官麻溜的滚蛋?
这个猜测让贾平安兴奋了起来。
人说贵人大多有两张脸,新城对外的脸是李黛玉,可对他却是李湘云。
这样复杂的人设她竟然能驾驭得住?
贾平安想试探一下,就欲言又止。
新城看了他一眼。
贾平安看了女官一眼。
姑娘,你家主人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竟然不走?
这灯泡有几百瓦亮,让人无语。
女官看看新城,再看看贾师傅,“公主,要不奴……”
你赶紧滚!
新城的眉轻轻动了一下。
贾平安发现了,顿时大乐。
“奴告退。”
女官临走前用威胁的眼神看着贾平安,“武阳侯,公主体弱,你不可让她动怒。”
贾平安非常有风度的点头。
估摸着女官走远了,贾平安抬头。
新城双手抱臂,“你说,此事是谁干的?”
那个李湘云来了。
贾平安板着脸道:“目前臣也不知。不过臣以为……”
他偷瞥了新城一眼。
是兄弟就来砍我!
新城先是一怔,接着没好气的道:“你这可不够义气!”
“公主!”
“小贾!”
接上头了。
新城的身体一下就垮了下去,“装着好累,还是这般舒服。”
呃!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公主的尊严呢?”
高阳就像是一团烈火,高傲,甚至是倨傲。
可新城这个……不对吧。
新城活动了一下脖颈,“那年有人对我说,公主未来必然要嫁给武勋或是武勋子弟,后来我偷偷看到了几个武勋,太凶,我不想嫁。”
不只是老李家的公主,前汉那些公主的婚姻也是这个模样。
新城颤抖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她们还说,公主不是嫁给武勋就是嫁给他们的子弟,那些子弟……比武勋还不如。”
大唐的武勋……比如说薛万彻,老薛蠢的一塌糊涂,让先帝爆笑的那种蠢。
让新城嫁给这等人,定然不靠谱。
至于武勋子弟,看看程知节的几个儿子,还有尉迟宝琳等人,堪称是大型翻车现场——老子英雄儿无用。
“我就想柔弱些,阿耶定然就不舍让我嫁给武勋或是他们的子弟,于是我就柔弱了。”
新城抬头,“你不可笑话我!”
没啊!我还在震惊中呢!
贾平安没想到新城小时候竟然就有这等想法,不禁回忆了一下自己前世小时候……
好像是只知道吃喝玩乐,做作业做不好,被狠抽了一顿,然后得了两根雪糕的安慰。
至于什么未来……那时候他压根就没想过。
老李家的种果然厉害!
新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端庄的放下,“其实我不喜欢柔弱,那样太累。可到了后来……阿耶为我定下了魏征的儿子,那还是在魏征已经病入膏荒,无法睁眼的时候,就像是……别人花钱就能把我给娶了一样。”
这个确实是啊!
当初给新城定下婚事,更像是为了给老战友魏征冲喜。到了后来,因为侯君集倒霉,先帝觉得魏征不地道,于是废除婚事。
先帝还是伤了她的心!
新城的眸子里多了些感伤,“再后来就废除了亲事,我想着既然如此,那干脆不嫁了可好?可阿耶却内疚了,想了许久,才觉着长孙家稳妥,就把我许给了阿娘的堂弟……”
这辈分乱的,简直让人无语。
而且先帝就没想过和这个女婿见面怎么称呼的事儿?
按理该是小舅子,可这个小舅子却变成了女婿……
贾平安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新城一眼。
“你不用可怜我!”
新城淡淡的道:“后来定下了现在的驸马,阿耶大概是觉着时日不多了,就拼命筹备,可还是……”
“公主节哀!”
对于先帝的驾崩,贾平安并未有什么感觉,不,唯一的感觉就是差点被活埋了。
“都过那么久了。”新城突然说道:“此事不过些钱财罢了,外面说驸马和王瑾勾结,这只是个笑话。”
“是。”
长孙诠出自于当朝最炙手可热的长孙家族,哪里需要偷钱?
一品 道門
新城起身过来。
她身姿婀娜,加上一点林黛玉的气质……
贾平安起身,新城近前,拍拍他的肩膀,“知道为什么我这般信任你吗?”
定然是因为我长得帅,外加诗才无双!
“定然是公主……”
“我没眼瞎!”新城很是笃定的道:“你和高阳亲近,高阳别看跋扈,可最是敏锐的一个人……好吧,其实是我装的太久太累,那日见到你,突然就想放纵一番,就露出了本性。”
可怜的女人!
贾平安觉得她并不快活,甚至是背负着一座山在活着。
除去物质上的优越之外,在精神上,她甚至比不过东市洒扫的妇人。
妇人拿到工钱那喜悦的心情,新城一生都体会不到。
“公主,此事我自然会尽快弄清楚。”
新城摇头,“随便。对了,寻个时日把高阳找来,一起喝酒。”
算了吧,高阳那个娘们一旦喝多了,绝对会露馅。
出了这里,贾平安觉得贵人的生活真的乱。
长孙诠此人如何他不知,但既然是长孙无忌的堂弟,李治不可能会放过他。
毒医太子妃 浅若迟
别说什么心狠手辣,在这个时代,你若是心慈手软,那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到了前院,百骑已经开始工作了,明静站在走廊里,看着孤零零的。
“公主和你说了什么?”
明静的眼中闪烁着火焰。
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着。
“公主和我探讨了府中的大局,并达成了多项共识,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晚上吃什么。”
明静跺脚,“贾平安!”
这女人真是一点就燃,“那个……公主觉着王琦他们太弱了,让她白等了三日。希望咱们百骑能尽快查清此事。”
“公主可哭了?”
明静显然代入了新城就是林黛玉的幻想中无法自拔。
“哭了。”
她拍着我的肩膀哭了。
贾平安突然皱眉,“你的太平!”
“什么意思?”
一提到这个明静就炸。
贾平安看了一眼,“自己看,都爆出来了。”
明静低头,果然爆出来了些。
“我不是勒紧了吗?怎地跑出来了。”
她寻了个空房间整理,贾平安趁机在附近转悠。
“王管事死得真惨,我那日看了,掉在房梁下面摆来摆去的,舌头伸的老长,吓死人了。”
“他弄了一大笔钱,不自尽家人怕是也跑不掉。”
“可那么一大笔钱,他家人没拿到,他拿去哪了?”
“……”
两个侍女在大树边嘀咕。
贾平安觉得分析的不错。
那些钱哪去了?
晚些包东等人回来了。
“没有收获。”
操蛋!
贾平安有些恼火,“那么多钱,他又没怎么花销,哪去了?包东你说。”
包东说道;“要不……在外面养了女人?”
“滚!”
“雷洪你说!”
雷洪扯着胡须,睿智的道:“我觉着应当是赌输了。”
“王瑾不赌钱!”
贾平安骂道:“两个狗头军师!”
包东摸摸头,讪讪的道:“那从哪查起?”
随即回到了百骑。
“查是定然要查的,可如何查,值得商榷。”
明静端坐着,神色严肃。
程达想了想,“要不……查驸马?”
明静看着他,“你继续发呆。”
没这么无视人的啊!
程达又被羞辱了,但甘之如醴。
贾平安一直在闭目沉思,此刻睁开眼睛,“此事不必考虑驸马,他没这个动机。”
程达淡淡的道:“可有人希望他有这个动机。”
李治!
李治希望把长孙诠钉死。
随后利用这个丑闻作为武器,对长孙无忌一伙发动进攻。
贾平安神色平静,“我是做事。”
做事时不要让政客思维掺和进来。
程达干笑。
“王琦等人一开始就从撇清长孙诠着手,所以他们寻不到真相。若是我们也跟着如此,此事将会成为他们角力的工具。”
“那和百骑无关吧。”明静还是挺有部门荣誉感的。
“但我不是那样的人!”
新城是我兄弟,长孙诠深陷丑闻,她也跑不掉。
这一刻的贾平安浑身上下都在释放着正道的光。
程达自惭形秽。
明静赞道:“我还是小看了你。”
我历来都是这种道德标杆,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
贾平安继续说道:“事归事,那么此事我们先把驸马撇开。如此,王瑾拿了那么多钱出去,而且并未查到他大笔花销的痕迹,那么……那些钱呢?去了哪?”
“女人!”明静的双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或是……男人!”
贾平安卷起手中的文书,用文书冷漠的推开她的脸,“换个人!”
程达亚历山大,“此事吧,我以为弄不好就是家中……”
贾平安面无表情。
“王瑾的家人已经被查的很清楚了,和这笔钱并无关系。”
贾平安捂额,“要开动脑筋!”
两个笨蛋!
他琢磨着,“如此,唯有从王瑾的关系圈入手!”
“关系圈?”
“没错!”
百骑动起来了。
贾平安自己伸个懒腰,进宫去看看两个外甥。
“舅舅!”
李弘越发的活泼了。
“见过大王!”
皇子被封王后,称呼就是大王。
李弘皱眉,“王很大吗?”
贾平安笑了笑,“是很大,不过没有陛下和你阿娘大!”
李弘点头,“舅舅还能陪我玩耍吗?”
“能啊!”
用不了多久,这小子即将面临着一个叫做学习的‘大敌’,然后会被封为太子,走到哪都是一堆人簇拥着。
贾平安拧了他的脸蛋一下,觉得真爽!
未来的太子此刻被我搓扁揉圆。
我再捏一下!
雍正熹妃传 心若言
再捏!
“舅舅,你为何捏我?”
李弘纳闷。
“这是表达亲近的一种方式。”贾平安很认真。
“哦!”
随即贾平安就进去。
武媚在看文书。
“那事查的如何了?”
“刚安排下去。”
武媚放下文书,“那你为何这般悠闲?”
作为一个领导,重要的不是垂范,而是会用人,会统筹……
“我要掌总。”
武媚点头,“新城是陛下心疼的人,此事要着紧,另外……”
她的眼中多了冷色,“要仔细查查驸马。”
贾平安应了,但还是挣扎了一下,“阿姐,驸马只是尚辇奉御,无关大局吧。”
“你懂什么?”武媚皱眉,“若是长孙无忌等人获胜,我必然死无葬身之地,而你……平安,你哪怕和他们毫无恩怨也无法逃脱生天,这便是现实。你还年轻,心中还存着期冀,但这些期冀最终只会成为你的羁绊。”
太狠了!
我想回家!
贾平安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材料。
“阿娘!”
李弘进来了。
武媚招手,李弘过来,站在她身前。
他竟然伸手。
卧槽!
小兔崽子太坏了。
“阿姐,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贾平安赶紧溜了。
“怎地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
武媚愕然。
“阿娘!”李弘很认真的道:“你低头。”
“哦!”武媚饶有兴致的低头。
李弘奶声奶气的道:“再低一些。”
武媚笑着俯身。
我捏!
武媚的脸被他捏了一下。
我再捏!
李弘看着很认真。
周山象和邵鹏等人目瞪口呆。
这是要干啥?
李弘又捏了一下。
小孩子自然力气不大,而且他的手小,所以武媚只是感觉微痛,她好奇的道:“五郎为何捏阿娘?”
李弘说道:“这样捏了亲近。”
武媚诧异,“谁告诉你的?”
邵鹏和周山象交换了个眼色,眼中多了几分厉色。
竟然敢教代王这些乌七八糟的。
这是有心还是无意的?
无意严惩,有心……
人道毁灭!
“是舅舅。”
武媚一怔,接着冷着脸,“你莫非是撒谎?五郎,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撒谎!”
李弘急了,“舅舅捏我的脸,捏了接着又捏,说这样亲近。”
武媚捂额,脑门上青筋蹦跳。
“都多大了,还和五郎玩耍!”
警报解除,邵鹏笑道:“武阳侯就是这性子,当初在百骑时,就这般捉弄过奴婢。”
……
第二日,各种消息汇总。
“王瑾不喜欢吃喝,也不喜欢去青楼,就喜欢钱。”
这个发现震惊了不少人。
明静纳闷的道:“那他可喜欢吃?”
“不。”雷洪摇头。
明静觉得很好笑,“这么一个什么都不喜欢的,他要钱作甚?”
“喜欢就是喜欢。”贾平安觉得自己触摸到了些此事的边缘,“他在外面和谁接触比较多?”
包东说道:“那些权贵的管事经常在一起聚会,甚至还会动手。说是有十余家管事都经常在一起。”
贾平安心中一动。
“可有熟人?”
包东摇头。
贾平安心中一冷,“高阳公主那边的钱二可在?”
包东点头,“在的。”
贾平安一脚踹去,“那不是熟人是什么?”
他急匆匆的去了高阳那边。
“郎君竟然又来了。”
高阳欢喜的道:“可见我最近果然是越发的美了。”
她起身转个圈,“穿的也太多了些。”
肖玲在边上翻白眼,心想再少,那就是……
于是晚些贾平安进来时,就看到了一个魅惑的羔羊。
“郎君……”
我是先干正事呢?还是……
……
正版风随行,熟悉的ID,虽然没迪巴拉家族那么风骚,但依旧是个醒目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