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6n9超棒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命運改寫 愛下-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最大的矛盾(二合一)分享-y6dle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这样逼迫对面的结果,只会让双方的关系越来越差。但是,那又如何?
不可否认,谢铭一开始的想法是想要找机会卖个人情给革命军,从而和他们搭上关系。接下来,再借助圣者之鸣号的速度为接下来的旅途节省更多的时间。
毕竟圣者之鸣号这艘来自神界的飞行船,不仅可以在阿拉德大陆各地迅速移动,还可以前往天界和魔界。这对谢铭来说,真的可以省下不少工夫。
要知道空间移动的能量问题,因为无色小晶块的存在而得到解决。但对于跨界的移动,着实有些心里没谱。天界还好,问题是魔界。
卡恩、赫尔德,卡西利亚斯这三个家伙都在,赫尔德更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魔法师。谢铭可不觉得,自己到时候带着几个使徒回魔界找她麻烦的时候,这家伙会还没有察觉。
要是用空间移动的方式进入魔界,万一赫尔德稍微干涉下,那谢铭可就真成为黑司机了。那个女人连穿梭时空,回到过去这种事情都能做到,干涉谢铭的空间移动,那还不是游刃有余?
所以战斗时使用下空间能力还行,目前在赫尔德还没发现的情况自己使用长距离的空间移动,也还算保险。
但是随着身边使徒的增多,他们被发现的概率也会以几何倍的速度增加。所以谢铭已经决定,身边再增加一名使徒的时候,就绝对不再使用长距离空间移动。
当然,像次元流放斩这种只管开车不管过程和结果的“空间移动”,那还是无所谓的。
但在他决定将革命军给彻底覆灭的时候,借助圣者之鸣号的想法就已经完全消失了。前往天界和魔界的方法,除了圣者之鸣号外还有非常多。
他没有必要,可怜巴巴的吊死在革命军这一棵树上。
而且说句心里话,谢铭实在不认为自己和革命军还有什么缓解的可能。正如他之前所说,之前他和革命军都是认真的想要杀死对方。
革命军那边或许都已经下定决心输入密码“2887”和谢铭来同归于尽了,难不成双方还真能舍弃前嫌携手共战?就算革命军那边有个粉发腹黑歌姬,都没有可能。
(PS:2887是高达Seed的一个梗,有兴趣可以自寻百度。)
嘛,的确,双方现在严格来讲还没有什么大仇。从结果上来说,谢铭并没有杀死革命军任何一个人,而革命军也没有对谢铭造成任何损害。
不如说,革命军还吃了大亏。作为精神象征的龙人鲁特断了支角,露德米拉现在一副肾虚的样子,浪费了那么多珍贵的药剂,蕾莎琳也失去了趁手的武器。
三大战力实力大减,作为根据地的圣者之鸣号也变得破破烂烂,修好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工夫和时间。
在这样的损失下,谢铭实在不觉得,自己和革命军之间还有什么可缓和的余地。
他能明白斯卡迪的想法,这位目前还十分年轻的女王,想解决这个误会,不想在面对帝国这么一个强大敌人的同时,还多增添敌人。
对付帝国,需要团结很多人的力量才可以做到。所以,她想要尽可能的团结更多的人。像谢铭这样实力如此恐怖的强者,她自然是想要尽可能的争取过来。
至少,不再敌对,成为合作关系。
这就是斯卡迪女王这次亲自前来的主要目的。
而单纯利益交换,不谈情面的合作关系,同样也是谢铭认为现在双方之间最合适的关系。刚刚的那一阵冷嘲热讽,不仅仅是为了争取主动权让对方退让。
也有着,出一口恶气的成分在里面。毕竟,谢铭的心眼可不算大。
恶气已出,对方也已经退让,目的已经全部达成。那么,谢铭自然也没必要站着让气氛变得更加冰冷和尴尬了。
“斯卡迪女士第二次邀请,若是我一再推辞就显得有些太冷漠了。”
“那实在是,太好了。”
斯卡迪脸上的笑容抽搐了一下,她哪能不理解谢铭的意思?
我入座,是因为你的面子,而不是蕾莎琳和露德米拉从位置上起来的原因。至于事实是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谢铭故意的这么说,就是想再稍微恶心下那两个家伙。
毕竟,他心眼不大,很记仇。讨厌的人越生气,他就越高兴。
果不其然,在听到谢铭的话后,蕾莎琳和露德米拉两人的眼角同时跳了几下。一人深吸了一口气,一人握紧了拳头,以不同的方式来压下心中冒出的那漆黑的情绪。
对此,吃瓜的诺羽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很记仇这件事,她一路上早已经体验过了。而赛丽亚,则是哭笑不得。
“谢铭也有着小孩子的一面呢…….”
至于索西雅,同样也是有些哭笑不得。活了超过500年的她,可以说是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像谢铭这种又大方又小气的人,还真挺少见的。
这只能用,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来形容了。
坐在了赛丽亚帮忙拉开的椅子上,随后调整了下椅子和桌子之间的距离,谢铭抬眸,看向了斯卡迪。
“斯卡迪女士此行的目的,我已经知晓。革命军和我之间的纠葛,因为西莫的关系已经两清。所以斯卡迪女士请不用担心,我会继续对革命军出手。”
“只要在今后的日子,革命军不再成为我的阻碍,那么我也不会对任何革命军动手。当然,若是…..”
说到这里,谢铭停了下来。但所有人都明白,“若是”后面连接着的句子是什么。没说出来,单纯是因为下马威已经足够,再多就真的要撕破脸皮了。
“这一点,请谢铭先生放心。”
斯卡迪笑了笑,平静的说道:“像这次事件的事情,我不敢保证革命军之后会不会犯。但我敢确定,今后若再有人犯类似的错误,不管是什么身份,革命军必将严惩后,在革命军中将其革除。”
“提出建议的,并不是我,而是露德米拉。这一次露德米拉来见谢铭先生,也没有人要求她。不如说很多人,都觉得她应该好好养伤。”
“但在得知谢铭先生的消息时,露德米拉还是决定过来一趟,解决这次因她而起的无故之争。”
“斯卡迪,接下来的事情,由我自己来说吧。”
露德米拉向前一步,神情冰冷的看着谢铭。这倒不是她故意摆出这个脸色,是因为她很少露出其他的神情。
“谢铭,这次的事情,起因是我,所有的结果,也都是因为我的草率行动而导致的。所以,我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但还是希望你,不要认为革命军是什么不好的组织。”
“我们从始至终的目的,都仅仅是为了打倒帝国。但不知何时,我们的行动行为,却越来越接近帝国的风格。若不是你,恐怕我们还无法察觉这点。”
“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说几个字。”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若是你想要补偿,我会尽我之力来进行弥补。若是,你想要我这条命,我也可以给你。”
“露德米拉小姐…..”
“露德米拉…….”
所有认识露德米拉的人都知道,露德米拉·比尔洛这个人是多么的认真严肃。她从不开玩笑,认真对待着每一件事情,而且说到做到。
要是谢铭此时说一句:“好啊,那么你自裁吧。”
恐怕,她会毫不犹豫的用箭头刺穿自己的喉咙,并且不准任何人的救助。
她是来自神界的局外人,本没有理由掺和到阿拉德大陆的事情中。只是单纯因为她的朋友在阿拉德大陆,在革命军,所以她才干涉进来,成为了100亿赏金的通缉犯。
面冷心热,说的就是她。
“我对你的性命并不感兴趣,你的死活也和我没有多大的干系。”谢铭淡淡的说道:“我说过,我本来就不想被这些杂事给干扰自己的计划和行程。”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的确挺想问问的。”
从进入房间到现在,谢铭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露德米拉:“你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革命军已经达成一致,不再计较五天前的事情,并且进行整顿?”
“没错。”
“那么我就很好奇了啊。”
谢铭笑了起来:“那个龙人的仇,你们就这么算了?”
“!!!!!!!”
“他可是被我斩断了一支角,那支角现在还在我的空间布袋中放着呢。你们革命军,不,你,就真的没有替那个龙人报仇的想法。”
“根据战斗时你们两人之间的配合,你和那个龙人关系应该相当好吧?断角之仇,真的就这么算了?”
是的,这才是谢铭和革命军之间最大的矛盾。其他的一切,都还可以用金钱和资源来填补上。可鲁特的角,断了可就是真的断了,接不上了。
龙族的犄角,蕴藏着等同于龙族生命力的魔力,与生命息息相关。当初的帝国,之所以派出那么多屠龙勇士去屠杀龙族,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龙族的犄角。
鲁特之所以这次受伤那么严重,身体的伤势仅仅算皮毛,最大的原因便是被谢铭斩断了一支角。两支角,等于鲁特的生命。
现在被斩断了一支,相当于鲁特直接被谢铭给直接斩了一半的生命。
要不是革命军中的天启者配合上圣骑士们协力治疗,再配合上珍贵的治疗药剂,恐怕鲁特以后都别想战斗了。就算经过了全力的治疗,他恢复之后的能拥有战力也会削减到极致。
很可能,连普通的一觉实力都没有。想要恢复的话,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行。
如此大的仇恨,就这么算了?说出来,恐怕连她们自己都不信。
所以,要是双方想要合作,鲁特的断角之仇就必须得到解决。要不然,谢铭根本就不会相信她们。而革命军,同样也会耿耿于怀,什么时候来个背后捅刀子都不一定。
而在整个革命军当中,最有资格解决这次矛盾的肯定是当事人鲁特。可现在鲁特重伤在床,根本无法起身。所以,第二个有资格解决的,自然是到了露德米拉。
一来,这次矛盾因她而起。二来,她和鲁特是老相识,是朋友。圣者之鸣号,都是她看在鲁特的面子上借给革命军的。
若论起鲁特断角这件事,最伤心最愤怒的,也绝对是她。
“……..”
双拳握得死死的,指甲嵌入到了手心的肉中,但露德米拉,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后悔,自责,愤怒,憎恨,杀意,这些感情都是此时不需要的。
她现在需要的东西是,冷静。以及,不要太执着。
“我不否认,你说的话。”
露德米拉抬起头,话语冰冷的如同冬天的寒风:“这些天我有很多次,都想不顾一切的来找你报仇。哪怕死在你手里,我也不想看着朋友痛苦的神色。”
“但是鲁特,阻止了我。那个厚脸皮的家伙,哪怕脸色发青,都要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话。”
“他说,若是用自己的一支角换来革命军所有人的改变,那实在是太值得了。比起所有人都丧命,现在的结果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鲁特的断角,是你挥下的刀,是我招来的因。这个责任,必须由我来承担起来。我必须,让他恢复。”
“阿拉德大陆现存的龙族,现在只剩下万年雪山的冰龙斯卡萨。所以,我准备去找到它,让它说出能够让龙族的犄角恢复的方法。”
“要是我死在斯卡萨的手里,那么就这么作罢。要是我没死,但并没有得到结果。那么,我便会重新回来找你,死在你的手上。那样也算是尽了我的责任。”
“这样的答复,你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
谢铭笑了起来,他本就最为看重身边的人。要是他身边有个龙族朋友因为自己的原因被人斩断角,实力大损身受重伤。恐怕,他也会做出和露德米拉相似的行为。
他一路拼命的变强,就是为了预防这种事情发生。而现在,露德米拉也有了这种心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人倒还挺像的。
都是愿意为了朋友而不计后果的,重视友谊的人。
“既然你想要治好鲁特的角,那么要不要,暂时的加入到我的冒险队当中?”
谢铭,站起身来,对着露德米拉如此开口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