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a5l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愛下-第692章 四方總督展示-vf26q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张楚想在家中盘桓一日,再赶回中元州。
但还是只在家中待了半晚,等到老婆孩子都睡下后,便无声无息的起身,穿好衣衫飞往中元州。
请朋友办事,还让朋友干等。
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第二胜天也是信人。
约了在毕县等张楚,当真就一步未离。
二人汇合后,张楚将《海纳百川功》交给第二胜天观看。
梁源长交给他的,其实还有一本记载他自身修行《海纳百川功》多年的一些心得、感悟的随身手札。
原意是让张楚一并交由武九御阅览,加深对这门功法的了解,也好少走些弯路。
但张楚翻阅完梁源长的修行手札后,觉着里边有太多独属于梁源长个人的修行感悟,就没拿出来。
似这种重要的修行手札,若是落到心怀不轨之徒手中。
很有可能从中推导出梁源长一身武功的缺陷、罩门。
加以利用,便会危及到梁源长。
梁源长拿张楚当自家人,连这种本不该示人的随身手札都肯拿出来。
张楚自不可能为了自己,给梁源长留下隐患,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梁源长的修行手札落入武九御手里,不大可能会留下什么隐患。
但这是态度问题!
第二胜天乃是天下少有的二品宗师,一身武学造诣之高,也是非比寻常。
《海纳百川功》入他手中,他一遍翻看,一边询问一些关隘,句句一针见血。
张楚翻阅过梁源长的修行手札,还就这门武功的关隘与梁源长多有探讨,都回答得十分吃力。
第二胜天这可是第一次经手这门武功!
这令张楚不得不感慨,成功没有偶然!
能成为上位者的,果然都有其过人之处!
二人相聚一个多时辰后,便启程去金钱帮总坛。
第二胜天要拿着这门武功去寻武九御。
据他说,武九御的行踪缥缈无定,可能昨日还在东胜州,第二日就到沙海了……
往年也就每年八月十六,他们姐弟七人会在固定在中元州摩天峰上聚一聚,其余时候,若没有要事,都是她来找他们。
第二胜天也只能估摸武九御这个时间会在那几个地方,前去碰一碰运气。
在这个时间段内,张楚要代第二胜天,坐镇金钱帮总坛。
张楚疑心这老小子其实就是在借故抓他的壮丁,好自己出去浪。
就跟他坑大师兄一样。
可他没有证据,只能听从第二胜天的安排。
嗯。
他心头其实真想见见那位大名鼎鼎的江湖第一人。
但第二胜天不提。
张楚也不好赖着第二胜天一起去,显得他好像很不相信第二胜天一样。
前番南疆之行,武九御至南疆,却未见他。
这一次,第二胜天虽未说明,但张楚也能感觉到他的刻意回避。
给张楚一种“现在还不是我和武九御相见之时”的感觉……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
……
金钱帮的总坛,乃是一座占地近百亩的山庄,名之为四海山庄。
地方并不隐秘。
就在一座郡府的十里之外,山门前就是通往郡府的马道。
第二胜天领着张楚赶到四海山庄的当天,就背上一个小包袱溜溜达达的离去了。
留下置身于一片金钱帮高层之中,四面皆是“拜见副帮主”之声,一脸懵逼的张楚。
他眺望着第二胜天消失在天际的背影,心头有一万只欢脱的羊驼在来回的奔跑……
胖贼你提前没说这一出儿啊?
你这不是摆明了坑我吗?
我可是北平盟盟主啊喂?
不合规矩啊喂?
……
有先贤说过。
生活就像那啥,不能反抗,就只能享受。
张楚深以为然。
所以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安安心心的做金钱帮的副帮主。
不就是混吗?
不是我张楚吹,论上班儿摸鱼,我还没怕过谁!
没见着我都出来浪个快一个月了,那么大一个北平盟还运转得好好的?
多我不多,少我不少……
呃。
意会!意会!
张楚如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但他走马上任金钱帮副帮主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朝廷新立四方总督之事!
四方总督。
正二品官位,一督督二州,权力犹在九州州牧之上。
东方总督卢万象,前九卿之廷尉,督查东胜州、东云州。
西方总督冉林,上柱国大将军,督查西凉州、冀西州。
南方总督童狮,宇宙宫车府令,督查南善州,南山州。
北方总督赢雍,皇族亲王,督查玄北州,燕北州。
大离朝堂这次可谓是一反先前做事拖拖拉拉,雷声大雨点小的作派。
从京城内传出朝廷设立四方总督的风闻,到四方总督走马上任,烧起三把火,间隔竟不到半月!
而地处中元州,本应该不在此次风波之列的金钱帮,却被好几位大人的火,烧到了头上。
金钱帮名声其外。
在中元州内说上一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不为过。
但事实上,金钱帮的架子,拉得并没有北平盟大。
北平盟麾下,四大堂口、十数分堂、上百香堂、成员数万,在玄北州内可谓是一呼百应!
而金钱帮在中元州各郡内,虽然也有分堂分舵,但那些分堂分舵,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声名在外的金钱帮,登记在册的真实帮众,实际上还不到三千……
张楚当年还盘在锦天府当坐地虎的时候,底下人都比金钱帮多!
但金钱帮做生意的气魄,可就是比北平盟大多了。
北平盟还在玄北州开酒楼、跑漕运赚点散碎银两。
而金钱帮,早就做起了进出口贸易的大生意!
也就是俗称的……走私。
根据金钱帮的几位高层私下里给张楚的汇报,金钱帮和海外的出云、汤谷、日和等海岛小国,以及沙海中的古月、绝楼等西域诸国,都有联系。
东海诸国,村镇大战,征伐不休。
金钱帮就卖给他们盐和铁,遇到九州收成好的年景,还会卖给他们一批粮草。
而东海诸国则以金银、宝药或异兽相抵。
实在穷得揭不开锅的,还有以人口相抵的。
而西域诸国夜郎自大,安定祥和。
金钱帮就卖给他们精美的瓷器,绸缎。
换回金银,宝马,美人等等。
张楚在翻阅金钱帮的账簿时,发现以前连北蛮人和金钱帮之间,都有往来,走的还恰好就是乌家那条线。
直到北蛮人大举入侵玄北州,乌氏举族背叛,这条线才断了……应该是第二胜天不愿意接或者懒得去接,否则,以金钱帮崭露出来的实力,不难接上!
这很好。
现在的问题是。
东方总督卢万象和西方总督冉林两位大人,走马上任之后的第一道命令就出奇的相似。
一个封海。
一个闭关。
同时斩断了金钱帮的两条大腿!
更重要的是,金钱帮手里存了一摞东海诸国和西域诸国的订单,货物都已经运至东海港口和西沙边关。
如果这些货物不能如约交付,不算利润,金钱帮的亏损都将以百万两白银计……
现在的金钱帮的一众高层急得是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找接腿的门路。
这不,第二胜天溜号了。
就找到了张楚的头上。
张楚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末,心头有些拿不的确,第二胜天到底知不知道这事儿。
这么大的事儿,如果说他不知道。
好像不太科学。
可他若是知道,还让他来代他坐镇金钱帮。
这兄弟情,可就有点变味儿了……
西方总督冉林?
是去岁在北疆统领三十大军急退北蛮人的那个冉林吗?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