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viz熱門連載小說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笔趣-第六八二章 邏輯鬼才分享-2vi1y

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無限之卡牌系統
翌日。
“忍,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都是傲娇的呢,”
“没想到……嘿嘿……”
叶封睡在忍的房间里,在软软的大床上醒来。
抱着怀里温滑如玉的娇躯,房间里充满了荷尔蒙的味道。
尽管很傲娇,但是主动起来的一面,也十分可爱。
“别,别闹,”
“人家还要睡觉。”
忍模模糊糊地说道,翻了一个身。
有气无力的样子,惹人怜惜。
“这丫头。”
叶封笑了笑,俯身轻轻一吻少女的额头。
本来以为最温柔的香奈惠,或者是呆呆的香奈乎,那两个才是最容易追到的。
電腦系統應用及保護 www
没想到表明了爱意,反而是忍在第一晚就忍不住献身了,另外两个美人现在还在害羞状态中。
不久。
叶封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几女的视线都是有些暧昧。
忍昨晚喉咙几乎都要喊哑了,自然瞒不过。
不过香奈惠和香奈乎,多的是害羞以及紧张。
而蜜璃则是神清气爽一脸轻松,总是休假一天了,睡得倍儿好,精神倍儿棒。
“快吃早餐吧,封君,”
“等会儿就凉了。”
香奈惠温柔笑着。
“嗯。”
叶封应了一声,坐上了餐桌。
和谐美好的后宫氛围,不知道让多少男人羡慕。
而远在另一边。
珠世的家里。
由于珠世也抱着杀死无惨的决心,并且在研究鬼的秘密,有机会让祢豆子恢复人类。
炭治郎和祢豆子,很轻松和珠世、愈史郎成为了朋友。
但是话谈到一半,无惨手下的两个鬼找上了门来。
朱纱丸,手球之鬼。
穿着和服的短发童女,操纵手中的手鞠进行攻击,威力大到足以破坏建筑物。
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术,任意改变手鞠的移动轨道。
矢琶羽,箭纹之鬼。
和尚装束,总是闭着眼睛,血鬼术可以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纵一般人无法看见的箭纹攻击对手。
“可恶!”
“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强!”
朱纱丸被砍下脑袋,另一只鬼则是已经被干掉了。
掌握日之呼吸的炭治郎面前,两个鬼的实力是如此可笑,卑微,不值一提。
“血液,成功采集到了。”
炭治郎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
要避免造成致死伤,在鬼的身体被毁灭前抽出血液。
“炭治郎,真是强大又温柔啊。”
珠世眼里异彩连连。
有这么强大的猎鬼人帮助,她的实验进度会加快很多。
“那混蛋。”
愈史郎看着炭治郎出风头,心里有些不爽。
不过两只鬼都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手球……”
“手球……”
朱纱丸的声音隐约响起。
炭治郎呆了呆,眼里浮现一抹悲伤。
杀了这么多人的恶鬼,内心却是小孩子一般的性格。
“安息吧。”
捡起了鬼的手球,放到朱纱丸的尸骨旁边。
少年双手合十,心里祈祷道。
“玩啊……大家一起来玩啊……”
“手球……”
鬼消失殆尽。
“这么多的悲剧,让人类痛苦,让人类变成的鬼痛苦,”
“鬼舞辻无惨,”
“我绝对无法原谅你!”
炭治郎抚摸着妹妹的发丝,愈发坚定了意志。
“唔姆。”
三生三世忘川河 浴血彼岸
祢豆子眨了眨眼睛,依靠在哥哥的肩膀上。
不久。
告别了珠世和愈史郎,炭治郎再次带着妹妹,踏上了消灭鬼的征途。
……
正午。
走在田间的路上,少年和祢豆子又见到了乌鸦。
“东南!”
“下一个地点在东南!”
乌鸦叫道。
我不是水货状元 郭家小汐
“我知道了!”
“知道了,麻烦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炭治郎无奈道。
“拜托了!”
“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
“请和我结婚吧!”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了,”
“所以请你跟我结婚吧!”
披着黄色外套的鬼杀队队员,一头进发,看着有些熟悉。
我妻善逸。
少年跪在地上一边哭诉,一边紧紧抱着少女。
“咦?”
“是最终选拔的那家伙。”
炭治郎认出了和自己一起过关的家伙。
“啾啾~~”
就在这时,一只麻雀小鸟扑腾着飞了过来。
善逸的通讯鸟,在炭治郎耳边不停嘀咕着。
尽管说的是鸟语,但是少年竟然跟着点了点头,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是吗?”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炭治郎点了点头。
将祢豆子放在原地,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善逸。
“救救我吧!”
“请跟我结婚吧!我……诶?”
善逸被提起来,愣了愣。
“你在路中央干什么?”
“那女孩很不情愿吧?还有,别让麻雀也感到困扰啊!”
炭治郎骂道。
这个奇葩的鬼杀队队员,如果不是麻雀说,他都不知道还有这种队员存在。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2犯罪升级
“啊,队服,”
“你是最终选拔时的……”
善逸看着炭治郎,也认出了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
“我不认识你这种人!不认识!”
炭治郎生气道。
“诶!”
“我们见过的吧!见过的!”
“都是你的记忆力不好。”
善逸眼泪鼻涕都没有擦,大声反驳道。
“好了,已经没事了,”
“请放心回家吧。”
炭治郎没有再理会这个变态,转身对女孩说道。
“好的,非常感谢。”
女孩弯了弯腰,笑着说道。
“喂!”
“你别碍事啊,那孩子要和我结婚的!”
“她可是喜欢我的!”
善逸咆哮道。
“啪!”
女孩终于忍无可忍,直接一巴掌扇了过来。
善逸顿时抱头在地上,忍受着一个又一个的巴掌。
炭治郎见此,赶紧又拦住了少女。
“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你啊!”
“我只是看见你身体好像不舒服蹲在地上,才跟你搭了句话而已吧?”
少女骂道。
“诶?诶?”
“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担心我跟我搭话的吗?”
(逻辑鬼才)
善逸惊讶道。
一副受到沉重打击的表情,生无可恋。
“我已经有婚约对象了!”
“所以绝对不可能的!”
“你这么精神的话,身体也没问题的吧?”
“再见!”
少女气鼓鼓地走了。
“喂,等等!”
善逸不甘心地说道。
“住手,已经够了吧。”
炭治郎用看待智障般的眼神,盯着善逸。
換父 暗夜流光
可怜的家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