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七百九十七章 決戰(上)讀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就这样?”
蛤蟆道人穿上红怜带来的袍子,双蹼笼在袖里坐在墙垛看着轰然倾倒的妖魔,蟾眼都愣了一下,想不到猴子那一棍下去,竟这般不经打。
聚集城墙的士卒围在墙垛后,看着白雾里的巨影轰然倒下,一个个憋住了呼吸,不可置信的互相看看,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然后,是一片欢呼!
“死了…..”“死了!!”
“那妖怪死了!”
“天佑我大隋!!”
“肯定是刚刚踩踏火焰的神人!”
“我还看见阴兵了……还有漫天的剑光,会不会是国师做法招来的?”
“不知啊…..”
……
简简单单的欢呼话语声之中,一股恶臭弥漫开来,就连红怜都能闻到,捏着鼻子匆忙退开,嘭的轻响,公孙獠从城墙外面被扔了上来,猪刚鬣攀着墙垛爬上来,一屁股坐去地上。
“可累死俺老猪了。”
红怜扇着鼻子隔着老远,瞅了地上昏迷的身形一眼,小声道:“他怎么那么臭啊?”
那边,老猪眨了眨眼睛,支支吾吾将脸撇开。
“有吗?没闻到啊…..俺不知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夜风扑上城头,苍白的须发在风里抖动着,淡淡的臭味、吵闹,陆良生都没有理会,指尖触着冰凉的墙垛,站在蛤蟆道人身旁,望着远去有了散去迹象的妖雾,微微蹙眉。
“良生,你也发觉不对了?”
似乎察觉到徒弟神色,蛤蟆道人挪着屁股转过身面向过来,那边,陆良生轻轻点下头,目光盯着那边逐渐散去的浓雾,口中挤出声音。
“太简单了……费尽心机引我入瓮,突如其来的杀向长安,岂能这般容易就被杀败,那帮神仙寄它于希望,不该如此不堪才对。”
蛤蟆道人怀抱着双蹼站起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顺着徒弟所说的话语联想过去,蟾眼呈出严肃,目光也跟着投去那边。
“莫非,它并没有死?!”
呢喃的话语随吹来的风飘去城墙外,翻涌的茫茫白雾渐渐游散,远方半空上飘荡的两道身影变得清晰。
燃烧的火轮转动,三头六臂的身形缩回体中,小人儿压着火尖枪挂回混天绫,也是眉头紧锁俯瞰下方散落一地的尸骸,降下些许高度,感知里,总觉得有些不对。
哪吒偏过脸,看去另一边扛着棒子的孙悟空,“猴头,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没……”
猴子对于自己一棒的威力还是颇有自信的,说出一个字时,声音陡然停下,猛地偏过尖嘴猴腮的脸,眼睛眯了起来,一股危险的气息正从铺开、堆积的尸体隐隐散发出来。
嗡~
金箍棒一横,呲牙暴喝:“妖怪,还有什么伎俩,一并使出来,遮遮掩掩,俺老孙可瞧不起你!”
浓雾变得稀薄,遮蔽的清月洒下银辉照进来,落在密密麻麻的尸体间,阴森而恐怖,地上堆积如山的尸首,陡然有身影动了动,挣扎着从尸堆里爬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歪斜口鼻的脸抬起,空洞的眼睛望去长安的方向,没有任何预兆的,拔开双腿,疯狂奔跑起来。
呃……呃…..
阴森月色之中,犹如幻觉般,黑压压的尸体,有人的、妖怪的、野兽的,重重叠叠发出低吟,从地上起来,与前面那具尸体一样,起身迈开双腿,双脚踏去崎岖的原野地面,一些直接冲破地上燃烧的火墙,浑身着起大火,与其余尸体呼啸而过,潮水般朝长安席卷涌去。
“这…..”
城头上的将领瞪大眼睛,之前的高兴,荡然无存了,看着一具具尸体张开双臂飞奔而来,拔出腰间剑柄举过头顶,“弓手上前,准备——”
哐哐…..甲胄一片片抖动的声响里,城墙上弓手上前,抽出箭矢‘吱’的扣去弓弦,向后紧绷,指去城墙外黑压压一片身影疯狂跑过月光,呼吸激烈起伏着,过得不久,下方一道道黑影踏入弓箭范围的一刻。
高举佩剑的将领,猛地挥手斩下,声音歇斯底里的响彻城墙。
“射!!”
嘭嘭嘭…..
弦音齐齐綳响,一支支箭矢黑压压射去夜空,划过长长一道轨迹,密密麻麻的覆盖了下去,羽箭擦着奔跑的身形钉去地上,余力不息的微微颤抖,也有血肉撕裂的闷响,箭矢钉去额头、肩膀、胸腹,一片一片的身影倒下,随后又摇摇晃晃爬起来,口中发出低吼咆哮,继续疯狂朝城墙奔跑。
剑魔灭世录 夕桀
“娘的!”
那将领大声骂了一句,看着根本不惧箭矢的黑影冲撞而来,朝传令兵发下命令。
“列阵,不要让他们上来——”
弓手战战兢兢的后侧,接替而上的,刀盾兵提着盾牌上前堵住墙垛起伏的缺口,后方长枪如林,密密麻麻的枪杆‘哗’的一声,整齐下压,密集的矛头对去墙垛外,形成枪阵。
城墙下方。
脚步声疯狂震动大地,当第一具尸体扑去城墙的一瞬,嘭的撞在上面,后面,越来越多的尸体接踵而至,一瞬间,不停响起骨骼碎裂的声响,尸体层层叠叠堆积起来,形成数座小山,后面源源不断扑来的尸体,顺着小山攀爬而上,几乎勾到墙垛的刹那,一跃而起,跳入刀盾兵视野之中,后者举起盾牌将挥来的尸爪挡下,一旁长枪唰的刺出,洞穿尸体的脑袋,将他推了下去。
然而,下一秒。
飞速攀爬上来的尸怪沿着城墙从不同的墙段疯狂冲击而上,撞去枪阵、盾阵,被穿在长枪挂着,可尸潮依旧疯狂的冲刷上来,整条锋线全是嘭嘭嘭…..的撞击声,连横一排的盾墙都在瞬间向后凹回去。
“吼!”
一头熊尸高高跃起,借着沉重的身躯,轰的砸进人堆,两只熊爪挥开,带起一片片血花飞溅,洒去地上,熊尸朝士卒咆哮一声,一柄钉耙横扫,打在它胸口,庞大的身子撞去的墙垛,像皮球般翻滚出墙垛,拖着咆哮的声音直直坠去城下,远远传来一声闷响。
猪刚鬣朝双手吐了口唾沫,嚎了声:“俺去帮忙守城墙!”
彪肥的身形撞去已冲上来的尸怪堆里,手中钉耙疯狂挥舞,将一道道身影扫飞出去同时,兵器一收,化作一头半丈高的野猪,在城墙上犹如一辆战车推进,攀爬跳上城墙的身体像破布娃娃般被撞翻、抛飞起来。
陆良生维持着法阵,根本不便施法,目光投去红怜、随安他们,“去帮忙。”
“师父,可你这…..”
“去帮忙!!”陆良生朝李随安吼了一声,后者咬咬牙,拔出腰间黑白双剑,朝身后五个剑修,也吼了声。
“散开,帮士卒挡下尸潮!”
红怜矮身朝陆良生福了一礼,多年的默契,她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也不多说什么,卷起长袖,冲去尸怪多的地方。
剑光、刀光、阴风齐齐走过城头,远方夜空上,孙猴子、哪吒看着城墙上凄厉的一幕,正想去帮忙,身后的承云门人持剑飞来,为首的云机拦住二人。
简单的说出一句:“我们去!”
夜空,仿如流星雨划过苍穹,一柄柄法剑后面,承云门弟子随着老人一起冲去城墙下面汪洋尸潮,瞬间,一道道剑气、法光纵横,掀起一片片血光,硬生生清出一片空地来。
远处,附近各州赶来的散修,此时也一一加入进来……
与此同时,漂浮夜空的一人一猴,转过身来,那不断爬起、奔跑的尸堆里,隐隐约约有红芒亮起,丝丝漂浮着渗过尸体缝隙飘来空中凝聚,显出了原形。
永恒 圣 王
真正的大战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