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067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破天錄 線上看-第1114章 飛蛾撲火渡陳倉推薦-a6yr2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乘风他们都呆在原地,李乘风盯着眼前这身材敦实的副官看了好一阵,觉得这货实在是乌鸦嘴得很,竟然立刻便一语成谶!
李乘风他们走的是官道,此时正行进到山林旁边,前方听见有人大声呼喊敌袭,这些厢兵们立刻停下粮车,从粮车上拿下巨大的盾牌,又将弓箭取下,飞快的张弓搭箭,同时这些厢兵身边的杂兵则飞快的驱使着马匹将粮车赶得围在一起,前后八辆粮车围成一个方形车阵,人躲在车阵之后,用以躲避敌方的袭击。
李乘风见他们夜晚遇袭,虽惊恐却不慌乱,甚至不用长官呼喊,他们便自发的完成了这一切,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
这让李乘风暗自佩服龙腾海的练兵之法,竟然能将这厢兵和杂兵都训练得如此精干勇敢,可想而知那在战场上的精兵又是何等的强兵!
可这么反过来一想,又不禁对傀器国和第戎国心生敬畏之感。
面对这样龙腾海与高胜寒这样强大的组合,他们竟然与之有来有回的打了这么久!
可见对方也绝不是善茬!
李乘风艺高人胆大,此时运用飞行符飞了起来,同时又调动百三玉澄牌护在自己周围,它们围绕在李乘风身边,仿佛一条翡翠色的绿色腰带,随时都能变化成一堵墙,一面盾。
李乘风此时定睛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却见一千多米的远处有一群黑影突入到车阵之中,一时间杀得车阵之中人仰马翻,惨叫连连,这些黑影冲进车阵后便立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火把,开始焚烧粮车,一时间被点燃的粮车火光熊熊,在夜色中极其扎眼。
李乘风低头对韩天行与赵小宝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
说着,他身形一动便往前冲去,但他刚冲出去,韩天行便跟了上来,激动的大喊道:“师兄,带我一块去!”
李乘风瞥了他一眼,心中暗自不快,但此时并未发作,只是点头道:“你小心点,不要离我太远。”
韩天行兴奋的应了一声,紧跟着李乘风往车队前面冲去,剩下赵小宝抓耳挠腮,想要跟上去,却又不愿意违背李乘风的命令。
李乘风冲到车队前面一看,却见十几名黑衣人冲入到第二个车阵之中,正举着明晃晃的大刀进行疯狂屠杀。这些士兵虽然训练有素,可他们毕竟是凡人,对方敢深入到龙腾海的腹地来劫烧粮队,来的必定是精锐人手,他们自然是一会儿功夫便被杀了个干净,车队之中尸首横陈,鲜血染红了粮袋,有些米袋被一刀砍破,白花花的大米落在地上,很快被地上的鲜血渗透,变成又浓又稠的血米。
有了四凶兽和剑真人的教训,李乘风比以前更持重镇定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而是先在一旁冷静仔细的观察着这些人。
在看了一阵后,李乘风奇怪的发现这些人似乎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打杀半天并没有看见使用法术,应该不是修士。
李乘风看到他们杀光第二个车队,将这个车队的粮食付之一炬,然后举着缴获的盾牌,顶着厢兵射出的箭矢挥刀朝着第三个车队杀去的时候,李乘风不再袖手旁观,身形一闪便拦在了这些黑衣人身前。
韩天行也紧随其后,他兴奋的大喊道:“师兄,这些人让给我了!”
李乘风没有拦他,应了一声后,韩天行便杀气腾腾的扑了上去,手中天龙剑猛斩出两道剑气!
这两道剑气瞬间将这些扑过来的黑衣人全部斩翻在地,剑气所过之处无不是鲜血飞溅,残肢断臂。
韩天行自己都没料到自己这两剑竟然便几乎将这十几名黑衣人杀了个干净,他一时间呆在原地,惊愕的看着手中的剑:原来我这么厉害了?!
剩下一名黑衣人躲过一截,他看着身边被腰斩一时没死的同伴,他们哀嚎着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有些甚至双手爬着挣扎着向他而来,企图让自己救他。
这一幕吓破了他的胆,他立刻扭头便跑,可跑出去两步,忽然间发现跟前人影一闪,李乘风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名黑衣人见状,惨笑了起来,牙齿一咬,没多久便脸色黑气上涌,嘴里面吐出白沫,眼角耳朵则是流出鲜血来,立时便毒发身亡。
李乘风见状立刻上前摸了摸他的脉搏,又摸了摸他的怀里面,只是摸出一枚戒指,这枚戒指上面镶着精细的花纹,他随即便将这戒指揣入怀中。
韩天行此时上前,大失所望道:“这些人也太没用了,怎的两下就都死光了?”
李乘风看着这一地的尸体,也不禁眉头紧皱:“是啊……这些人冲出来是送死来的么?不应该啊。”
李乘风没有经历过什么战阵,可他是极为聪明之人,眼见对方既然偷袭粮队,那必定是要将这粮队全部焚毁才算达成目标。
可如果想要达成这个目标,为什么在队伍刚刚进入到他们突袭点的时候,他们便发起突袭?
稍微懂一点兵法的都应该知道,要放他们这一队粮车进入包围圈,然后再发起进攻,这时候才能取得最大的优势。
而且,这些人既然想袭击粮队,那为什么才来这么点人?而起还这么弱?
龙腾海打了一辈子的仗,他怎么会不知道粮草后勤的重要?他怎么可能不布重兵护卫把守?就这么一点破烂玩意来偷袭他们,那能顶什么用?
除了打草惊蛇,又能有何用?
等等!
等等等等!!
李乘风想到打草惊蛇,猛然间心中一动:这……这不会是声东击西之策吧?!
故意攻击粮队引起他们的注意,然而他们还有其他别的意图?
可是……他们又能有什么意图呢?
偷袭广源城?引广源城大军来援?
不可能啊!
要是傀器国能够派遣一支军队深入到大齐东南这么深的腹地来,而龙腾海竟然毫无察觉的话,那龙腾海也太无能了,可以立刻就地砍头了!
这样的天下名将怎么可能让对方的军队渗透到这里来?
间谍细作倒是可以渗透到这里来,可如果是间谍细作,那人少了也无法形成威胁啊!
如果是为了刺杀龙腾海、高胜寒他们,那很明显挑选错目标了呀!
那应该在广源城制造动乱,然后趁乱下手,为什么要选择他们作为目标呢?
李乘风的眉头越皱越紧,眼前这黑衣人堪称死士,见到没有希望便立刻自杀,可谓杀伐果决。
这样的人怎么着也不应该是随随便便就能牺牲的炮灰啊,他们这样牺牲,又或者说这样飞蛾扑火的送死,一定有什么理由!
想,快想,到底是什么事情?
李乘风正脑海中思如电转时,忽然间前方一两千米处忽然一道极为显眼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这一道光柱约莫有一人腰粗,从远处山林中直冲天幕,笔直的冲破了天空中浓重的战争迷雾,然后又径直往夜空中冲了上去。
李乘风看见这光柱顿时一愣,随即他听见身后的厢兵们大声喊道:“看,快看!”
李乘风跟韩天行立刻扭头看去,却见在东南侧极远的地方也有一根金色光柱冲天而起,但因为隔得老远,这道金色光柱看起来便仿佛头发丝一样细。
只不过在这沉沉夜色之中它看起来虽然细小,却依旧清晰可见。
“师兄,快看!”韩天行很快一把拉住李乘风,一指西北侧,远处又有一道金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天地间又有一根金色丝线将这天与地连接了起来。
韩天行与李乘风对视了一眼,两人脸色都很是紧张冷峻,周围的厢兵们张大了嘴巴看热闹,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李乘风跟韩天行也一时半会没明白,可是他们隐隐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太刺眼了!”不远处的金色光柱此时越来越亮,照得韩天行都眯起了眼睛,其他的厢兵和杂兵们都下意识用手挡在眼前。
李乘风此时却浑身一震,他抬头看向天空,又飞快扭头看了看这三根光柱彼此之间的位置。
这三根光柱此时呈现出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三角状态!
每一根光柱彼此之间的距离有几十里甚至上百里远,可是……这三根光柱所覆盖的范围……这不正是广源城的位置么?!
这光柱又可以冲破战争迷雾……如此说来……
李乘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厉声大喝起来:“快!快隐蔽,小心空袭!!!”
周围人都被李乘风这一声大喝给弄得满头雾水,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但李乘风却是知道,这三根光柱分明就是信号弹、照明弹!
它们从三个位置冲破战争迷雾打上天空,而这三个位置所笼罩的范围正当中不正是广源城么?!
那么问题来了,这三根光柱将这浓重的战争迷雾下所藏着的广源城点出来给天空中的谁看呢?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