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xoc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十方乾坤-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不安的預感閲讀-06wfy

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萧尘回过神来,立即向外面传去一道神念:“白鸾,怎么了?”白鸾传回神念:“刚刚收到消息,似乎东华仙君,正往这边赶来了……”
“怎么了?”花未央见他忽然一脸凝重的样子,开口问道。
萧尘向地上太华子的尸身看了看,人死如灯灭,此人已死,当年的恩恩怨怨,也已了结,至于翠寒和重九这两人,知晓得不多,无须再理会这二人了。
“走。”
两人随即去到外面,而此时在外面,众人并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了何事,白鸾走上前来,在萧尘耳边低语了几句,便退了下去。
很快,这次无欲天一众高手如潮水而来,此时亦如潮水而去,破碎的无天殿,只剩下萧尘等人。
幻音琴魔走了上来,向那残破宫殿里面看了看,问道:“如何?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此时显然不宜再久留,这一次萧尘带人前来无天殿,闹出的动静太大,而现在他心里正乱,不想再多生是非,向幻音琴魔看了看,说道:“走吧。”
很快,一众人等便往来时方向飞了去,这边无天殿的诸位长老弟子见大敌退去,才终于缓过神来,纷纷往那破碎宫殿里跑了去,而一进去,看见的却是死状恐怖的太华子。
……
数日后,无欲天。
满月如盘,澄澈的月光,洒在云海之上,别是一番静谧,这些日,萧尘都未离开过大殿,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月光透过轩窗,正好落在他手里那枚血玉之上,一丝丝冰凉的气息,也顺着他的手腕,走遍了全身。
“母亲……”
他从未看见过母亲的样子,每每只有那迷梦里,才能隐隐约约看见一点点轮廓,可是此时轮回玉里传来的灵力,就像是一双手,他感受得到,那是母亲苏柔的灵力。
即使是到最后一刻,母亲也用她毕生的灵力,保护着自己……
萧尘来到窗边,看着云海之上,那一轮澄净的满月,芜娘对于他而言,就像是凡世里,一个最平凡的娘亲。
而母亲苏柔对于他而言,就像是此时天上的月亮,触碰不到,可却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替他照彻着这漫漫长夜,不会迷失在黑夜里。
就在这时,他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走近,萧尘转过身去,却是未央来了,月光照下来,仿似给她身上笼罩起了一层淡淡的轻纱。
“未央,怎么了……”
“我来看看你。”
花未央慢慢向他走近了,这些天,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这里,不让任何人走近,最担心的人,还是她。
“我没事。”
萧尘轻轻摇了摇头,这一次,他本以为找到了太华子,就能找出当年的一切真相,却没有想到,陷入了一个更大的漩涡当中。
花未央来到他的面前,伸手轻轻抚着他的脸庞,又怎能相信,他没事,但是此刻,却不知如何安慰,只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未央……”
此时此刻,仿佛窗外的月光,也变得温柔了起来,花未央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轻轻靠在了他胸膛上。
而萧尘,也感受到了这久违的温柔,说道:“若是母亲还在……她一定,很喜欢你吧。”
“嗯……”
花未央脸上仍然带着浅笑,轻轻点了点头。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可是母亲已经不在了,她再也不可能会像梦里一样,轻轻地抱着自己了。
幕天……幕天!这一切,皆是那个叫做幕天的人……是他,杀了母亲。
“一尘……”
这一刹那,花未央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身上这股恨戾之气,他身上越多的仇恨戾气,越是容易让三尸魔苏醒。
“没事,没事……”
此时此刻,花未央只能尽可能地平复他的心绪,以免又让三尸魔醒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抬起萧尘的左手,只见手腕上面,那一缕黑气,似乎又长了一点。
当三尸魔长到三寸三分之时,便是彻底苏醒之日,到那时……她无法去想象,会有怎样的后果。
“未央,不用担心……”
萧尘轻轻抚了抚她的脸庞,而花未央,却仍是隐有担忧之色:“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像那天一样了……”
“嗯……”
萧尘轻轻点了点头,回想那一日,他的意识并未完全被三尸魔侵占,而是仿佛,与三尸魔达成了某种共生联系,他若死了,三尸魔也将烟消云散,除非,三尸魔能够将他的意识,完全侵占。
尽管如此,可他如今,心性越来越容易受到三尸魔的影响,而受到三尸魔的影响,便是仇恨,戾气,杀戮……每每也只有以师父当年传授的瑶光心法,来静心凝神,又或是,翻阅一些道家典籍,或可减轻一些三尸魔带来的负面影响。
……
时间又过去数日,这几日,萧尘仍然在无欲殿,没怎么出去,太古轮回道,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就连枯灵子和骨魔,对其也所知甚少,而父亲当年,又怎会进入太古轮回道,父亲到底还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身份……
“你还在想萧叔的事情吗?”
就在这时,未央从殿外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几本典籍,并非什么玄门功法,只是普普通通的道家典籍,是这两日杨逍然找来的,刚才花未央在外面遇见他,便拿了过来。
萧尘双眉微锁,说道:“那日太华子所说,也许不会有假,可我总感觉,这件事还远远没有如此简单,太古轮回道,当年……”
花未央知道他在想什么,那太古轮回道里面的,多半不是什么好人,必然暗中有所图谋,而萧叔为人光明磊落,怎会进入这里面?
她知道萧尘最担心的是什么,安慰道:“你放心,我相信,萧叔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倘若他真是歹人,柔姨怎会至死不渝的追随于他?就像你一样,世人皆说你是邪魔,可我知道你是谁,所以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无论对错,也不管他们怎么说……”
“未央……”
萧尘静静看着她,这一刻,脑海里面又隐隐约约浮现出了,迷梦里那两道模糊的身影,当年,母亲也是这样对父亲么……
“笨蛋……”
花未央俏皮一笑,又拿起手里的典籍,说道:“对了,这是杨逍然找来的,刚才我在外面碰见了他,就替他拿了过来,也许对你压制三尸魔有用,你看看吧,我不打扰你了……”
“嗯。”
萧尘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典籍,回想当年在平阳峰的时候,杨逍然不传他真正功法,便拿这些典籍来糊弄他,而今,却还是杨逍然替他找来这些典籍。
花未央去到外面,正巧碰见白鸾急匆匆走来,平常的时候,白鸾不会如此,但今日见她神情有异,花未央拦住了她的去路:“白鸾,你做什么,这么着急。”
“啊,宫主……”
白鸾一下抬起头来,她刚才竟没注意到花未央从无欲殿出来,说道:“我有事情,禀报尊上。”
花未央道:“尊上这几日有些心绪不宁,此时正在殿里参悟玄法,不宜受扰,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吧。”
“这……”
白鸾似是有些犹豫,花未央眼神一凝:“怎么?我不能知道吗?”
“不,不是……”
“那你说便是。”
最终,白鸾便将事情说了出来,听完后的一瞬间,花未央脸色变得从未有过的认真,抬起头来,压低声音道:“这件事情,不必让尊上知晓。”
“可是……”
白鸾犹豫了一下,但随即便明白花未央的意思了,花未央轻轻点了点头:“你退下吧,这件事,也无须让其他人知晓。”
“是……”
最终,白鸾拱了拱手,往外面退去了。
待她远去无影后,花未央才慢慢转过身,看向那座幽深的大殿,这一刻在她脸上,忧色渐深,怪不得从上个月她醒来之时,就一直有些心绪不宁,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原以为是因为萧尘的劫,可九九重劫已过,这些天她心里这股不安的感觉,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重,越来越近,原来是这样……
生死劫,才刚开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