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okj精华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394 濠江風雲序幕鑒賞-1ztzt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庄爷。”
“敬您一杯。”
“感谢您对乡民们的支持。”
陆氏祠堂内。
狮队老大双手捧着一支酒杯,八个狮队成员一排站好,排排站在他背后,全部都端着一个酒杯面露笑容。
狮队老大弯腰敬酒把杯口放的很低,庄sir则坐在主桌的主客位面带轻笑,举起酒杯和他轻轻碰杯。
“诶。”狮队老大连忙一口把酒杯饮尽,剩下的狮队成员也全部举杯饮酒,庄sir则是浅浅饮下一口酒,放下酒杯便朝阿美投去一个眼色。
“这些你们拿好吧。”阿美打开白色皮包,取出一叠早已准备好的万元红包。
“多谢夫人。”狮队老大根本不敢多看阿美一眼,动手利索的收起红包出声道谢,旋即站在他身后的狮队成员也齐齐道谢:“多谢夫人,多谢庄爷。”
庄世楷点点头,旋即继续拾起筷子吃饭,和陆翰涛聊天。阿美则笑着和他们摆摆手,表示不用多谢,也没有再和他们多说什么。
他们在主桌旁站着都只有一个空格余地,一队人只能排成一排。要不是庄世楷今天开始欣赏他们,他们连靠近主桌的资格都没有。
舞狮舞的好能近贵人!
但没有其他机遇,近也止于此了。
舞狮结束以后,陆氏祠堂开流水席。能够坐近祠堂内都是有些身份的人、或是嫡系近亲、能坐到主桌上的人更是陆翰涛等,新界各村有头有脸的村长。
他们众星拱月捧着庄sir,其他人连上前敬酒的机会都没,舞狮队能和庄sir说上话已经备受众人羡慕了。
舞狮老大很懂世面上的规矩,拿到红包后,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直接带着兄弟们离开主桌。回到属于他们的位置坐下,再给兄弟们把红包分了。
世界上有一种聪明叫作自知之明。
乡民们不一定懂法律,但他们往往很懂规矩。
知道不做不切实际的妄想。
“泉哥、富哥、永瑜、我们也去敬庄sir一杯吧?”这时祠堂角落一张桌席旁,七八个十五六岁的大个仔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个长相憨憨的小孩举起酒杯,跃跃欲试的大声叫着。
这批小孩都是陆氏的嫡系子,其中有陆翰涛的女儿,也有陆翰涛兄弟的孩子,叫作陆永喻、陆永富、陆永泉等等…
他们都是堂兄弟,也是陆氏下一辈的小仔子。
这些小仔子出身不错,天生地位就比许多陆氏乡民要高,不用去门外吃酒席,能够直接坐进祠堂。
他们无形中已经形成一个小圈子。
几个小仔受到陆建波的怂恿,全部端着酒杯喊道:“好呀,好呀!”
“我们去敬庄爷一杯。”
“听说庄爷年轻的时候超级威,一把警棍打翻铜锣湾八条街!号称铜锣湾扛把子!比现在的扛把子靓仔南厉害多了!”
“我们去问问他怎么耍棍的!问好再回学校和同学们吹水!”
小仔子们谈越起劲,拿着酒杯嚷嚷着就站起来了。
而且他们的思维非常跳脱,主要目的不是去和庄sir攀关系,而是去搜集同学间的吹水素材。
这时作为大佬的陆金强坐在位置上,马上伸出手抓住陆建波的手腕,皱起眉头朝几个弟弟喊道:“别去!”
陆建波等人回头看向大佬。
陆金强肃声讲道:“不要妨碍阿叔和庄爷聊天!你们也不看看坐在主桌上的都是谁?”
“小心被阿叔揍!”
陆金强年龄最长,也最懂事。他是后辈当中的大佬,伸手拉住几名小仔子,小仔子们根本不敢拒绝。何况,他们听见“阿叔”两个字瞬间就害怕了。
于是他们最后全部坐下乖乖吃饭,庄si则r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们,他们却时常偷瞄庄sir的方向,眼神当中充满向往。
其中一个没资格走进祠堂的后生仔最是向往。
不过,他却懂得趴着祠堂大门喊“永喻”去捉蜻蜓。
这招妙啊!
庄世楷则在吃完酒席后,没等酒席结束,便早早带着阿美一同离开陆氏。
新年期间,他也不止到陆氏一处乡下,九龙、离岛他都有去。但是下乡活动仅到大年初七,初七以后他便乘船过海,前往宝岛暂居。
除了陪“玫瑰”温存以外,他也有去给洛哥拜年,两人在台北别墅喝了一个酩酊大醉,各自被女人扶回房间又是一场大战。
庄sir关心了一下“台积电”的事情,得知台积电方面没有问题,已经投入研发、生产,便没有再过多关心。
余下的时间基本在和玫瑰腻在一起。
没办法,“玫瑰”自从知道阿美怀孕后,心思萌动,两只长腿天天缠着庄sir的腰,趴在庄sir耳边轻舔着说“要…”。
她摆明是不甘落于人后,也想进行造人运动啊!
第二天。
早上。
玫瑰端着一份早饭走出厨房,放在垦丁别墅的餐厅里。
庄世楷刚刚洗漱干净,穿着睡袍走下楼。
当他坐在餐桌旁边,拿起叉子时,立即就露出惊讶:“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大早上的给我吃生蚝?”
玫瑰拿着一杯牛奶站在旁边,挤眉弄眼的笑道:“给你补补身子嘛……”
庄世楷叉起几个生蚝丢进嘴里笑出声道:“你什么意思?”
“昨晚看你叫的那么惨,我还故意收力了!可你竟然给我烤生蚝?你晚上不想活了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管你什么意思!再去给我拿几个生鸡蛋来!”
庄世楷大手一挥,玫瑰撇撇嘴巴,转身前去拿来几个鸡蛋,并且帮庄sir敲好盛满一个直杯。
“诺!给你!”玫瑰把杯子递给庄世楷,庄世楷接过杯子,昂头便一口喝净,再把杯子放在桌面。
早餐已经被他吃完。
他有些不忿的讲道:“你怎么最近比我还猛?”
“人家想你了嘛……”此刻,叱咤两地风云的“社团一姐”,轻轻摇着他的手臂撒娇,庄sir浑身一颤,连忙再把旁边的牛奶拿来掩面喝下。
这女人真是年龄到了“如狼似虎”啊!庄世楷要不是身体素质有加点,他还真遭不住这样搞!
不过,玫瑰确实越来越会玩了。
风韵也愈加诱人。
这时庄世楷把牛奶杯放下,玫瑰忽然想起什么正事,换了一幅认真的语气出声问道:“世楷,我听说最近澳门政府会再放一块赌牌出来…”
“你想拿下那块赌牌?”庄世楷挑起眉头问道。
“赌牌”即是澳门合法开设赌场的牌照,由于澳门政府发布招标,投标的要求与金额都极为巨大,当中涉及到很多人脉、各方势力的斗争。
毕竟“赌业”是澳门最大的一块蛋糕,只要拿到“赌牌”就能分上一口蛋糕,而“赌业”的港岛有多大?澳门的潜力有多大?
庄sir对此也有了一分兴趣。
玫瑰点点头道:“对!”
“我在宝岛的正行生意不算大,一年收入只有几千万港币。”
‘但是做赌不一样…澳门赌业也是正行生意,我拿到这块赌牌就会成为港澳台三地有数的女富豪…只是其中有些难度。”
“机会难得,我打算试试。”
庄世楷陷入思考,微微颔首道:“可以!我在澳门有些关系!先何先生打个招呼吧!”
“不管他愿不愿意,面子总要给我!”
“你再遇到什么麻烦来找我,我帮你解决!”
澳门在1847年开放赌业,宣布赌业合法进行,不过冠以“博彩业”的名头,以此来收割东亚经济。
当然,这期间有政府与澳民的互惠互利,给予澳民许多福利政策。
不过,赌业初始,管理混乱,各种大小赌档缺少监管,税收也有问题,简而言之就是“没有规矩”。
于是在九十世纪,五十年代,澳门开始对赌业施行专营制度。
政府通过投标的方式把牌照发给商人经营,只有政府发放牌照的公司才能代表政府经营。
这块牌照就被称为“赌牌”。
1962,澳门的“何先生”标得首张度牌的人,一度垄断澳门赌业,江湖人称“赌王”。
这时的澳门也已成为“赌埠”!整个澳门各种赌档、赌场本质上都是“葡京”的子公司!因为澳门只有一张赌牌!
随后70年代又发过一张牌照,目前澳门有两张赌牌,时值80年代,澳门终于要发放第三张赌牌了!
这张赌牌既然“玫瑰”想做,庄sir就要掺一手,届时不管何先生、叶先生想不想给面子!这块面子都必须给!
这座叫作“Macau”的小岛,又有一个名字——濠江!
一个只存在沿海华人口中的名字。
“谢谢老公。”玫瑰在旁甜甜一笑,凑上前亲了庄sir脸颊一下,整个又贴在庄sir身上。庄sir有些委屈的擦掉口红,看着她问道:“又来?刚睡醒啊!”
“睡醒和睡前是一样的!你不是刚吃饱吗?”玫瑰眨眨眼睛笑道。
……
正月十五。
警队休假结束。
年味也渐渐散去。
人们都要开始忙正事了。
有人要为生活奔波劳碌,有人要为政治权衡利弊,也有人利刃出鞘,准备干番大事。
庄世楷回到港岛,穿好西装,开车上班。
当他走近湾仔警署后,警员伙计们纷纷打着招呼。
“庄sir早!”
“早!”
“good morning,sir。”
庄世楷一路微笑点头,乘坐电梯回到办公室坐下。
“诶!新的一年开始了!”他张开双臂,看着窗外阳光,眼神中露出笑意。
与此同时,总署大楼,陆明华、杨锦荣、曾向荣等人也各自回到办公室,拉开椅子,放好公文包。
陆明华刚刚坐下连屁股都没坐热,便拿起电话打给杨锦荣讲道:“阿荣,准备做事。”
“yes,sir!”杨锦荣放下电话,抬手顶起眼镜,眼神中迸发一抹决绝!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