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7p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笔趣-第七百五十一章 我爲芳塵看書-ha2vu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朝中仍有不少大臣,认为整件事,就是一笔肮脏的交易。
因为至今万历都还没有去考虑谁出任神机营的长官,他一直就在要钱,这也太露骨了。
殊不知万历已经对杨应龙扣动了扳机。
为了肥宅的名与利,杨应龙你就安心去死吧。
而郭淡无疑是第二大的受益者。
虽然名与利都是属于万历的,但他却能够从中得到货币,金银只不过是货币得一种,而并非是全部,货币其实就是一种“标准”,而郭淡一直争取得就是这个“标准”。
在确定万历要出兵,郭淡可算是放松下来。
清晨时分。
“呼…!”
郭淡早早出得房门,伸展了下懒腰。
这期间忙于此事,他都好些天没有晨跑了。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坚持。”
郭淡嘀咕了一句,然后往后门走去。
来到后门,只见杨飞絮一如既往地斜靠在门沿上。
郭淡刚准备打招呼,忽见汐儿从门外走了进来。
“杨三姐,这是我刚买的葱油饼,挺好吃得,我请你吃。”
汐儿非常热情地将手中葱油饼递向杨飞絮。
“走开。”
杨飞絮冷冷道。
汐儿眼眶一红,委屈地差点哭了。
这女人是来事了么?连汐儿都欺负。郭淡皱了下眉,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不禁得意了笑了笑,你这婆娘也知道怕呀!哈哈…..我吓得你饭都不敢吃!
“姑爷!”
汐儿这时也看到了郭淡。
郭淡指着她手中得葱油饼,嘻嘻笑道:“待会给我留两个,我今日特别想吃葱油饼。”
“嗯。”汐儿点点头,小脸又露出了甜美笑容。
郭淡走了过去,道:“嘿!杨大美女,吃了早饭没,我待会请你吃早饭……咦?这是什么武器?是锦衣卫的专属暗器么?”
他走过去时,发现杨飞絮正在把玩一把奇怪小刀,如手术刀一般大小,非常锋利,而且还带勾勾的。
杨飞絮摇摇头,道:“这是东厂宦官专用的。”
“是吗?”
郭淡睁大眼睛,仔细瞅了瞅,惊奇道:“想不到这宦官用得武器也是如此别致,可这武器恁地小,如何使用,是用飞得么?”
杨飞絮道:“此刃使用起来,比较复杂,一般人是难以驾驭,首先得将人绑在一种特质椅子上,然后脱掉裤子……!”
“脱裤子?”
郭淡惊讶道:“想到这宦官打架也是如此奇特…喂,你是在耍我吧。”
杨飞絮淡淡扫他一眼:“若不脱裤子,如何阉割。”
阉割?郭淡只觉胯下一阵清凉,一种从未有过酸爽从脚底窜到头顶,不禁打了个冷战,指着杨飞絮,“你…你想干什么?”
杨飞絮突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目光渐渐下移。
郭淡顿时战术性后侧夹臀,但是…但是藏不住,只恨自己臀太薄,“你…你别乱来,快些扔了。”
杨飞絮笑而不语。
你特么…这玩意简直就是春…药克星啊!
郭淡赶忙道:“飞絮,我那天只是开玩笑的,潞王何许人也,风度翩翩,正直善良,专情而不滥情,风流而不下流,找谁要春药,也不可能找潞王啊。”
杨飞絮道:“我也是拿来修指甲的。”
“修指甲?你不嫌脏么?”
“此刃还未见过血。”
“…..!”
果然血腥啊!但男人不该流血啊!
郭淡都还未开始晨跑,就已经开始冒汗了。
“郭淡,三娘。”
忽听得一声清脆的叫喊。
郭淡回头看去,只见朱尧媖走了过来。
“芳尘,早啊!”
郭淡赶紧走了过去,为了后代,远离飞絮。
朱尧媖见郭淡一脸慌张,又瞟了眼杨飞絮,好奇道:“你们在干什么?”
“呃…没干什么,等你晨跑。”
“哦。”
朱尧媖点了下头。
郭淡忽然发现朱尧媖情绪低落,稍一沉吟,笑道:“是不是这些天没有我的陪伴,晨跑也变得非常无趣啊。”
“啊?”
朱尧媖诧异瞧了眼郭淡一眼,只是摇摇头,并未做声。
“走走走,今儿我带你重拾晨跑的乐趣。”
郭淡蹦跶了几下,突觉门口有一道寒光闪过,他赶忙向杨飞絮道:“你先站到那边去,别挡着道。”
杨飞絮笑了笑,然后退到一边。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那么说,真是自作孽啊!郭淡心里嘀咕一句,又向朱尧媖道:“走吧。”
他一边谨慎地观察着杨飞絮,一边跑出后门,回头一看,只见朱尧媖还站在原地,不禁道:“芳尘,你还愣著作甚。”
“哦,来了!”
朱尧媖贝齿轻轻咬了下朱唇,但还是跟了过去。
……
可刚出得后巷,只见一大群帅锅在大街上蹦跶着,周边有着一圈禁卫,监视着他们。
怎么这么多人,是我起晚了么?郭淡当即一脸懵逼。
“来啦!来啦!”
“李娘子!”
“芳尘小姐。”
“李小姐,这么巧呀!你也来跑步。”
……
郭淡不禁偏头看向朱尧媖,朱尧媖垂着头,清秀得脸蛋变得就如同那朝阳一般。
只见一个身着玉色长袍的公子哥走上前来,轻摇折扇,温文尔雅道:“李小姐,本公子也最爱晨跑,对此颇有研究,待会李小姐若有时间,我们可以找一处雅静之地,仔细探讨一番。”
尼玛!
郭淡打量了下这公子哥,当即骂道:“你研究个屁,你穿成这德行,是来晨跑得么,靠!”
那公子哥当即怒瞪郭淡,道:“不错,我今日不是来晨跑的,我是来保护芳尘小姐,你这淫棍,祸害了寇家小姐,又祸害了徐姑姑,如今还想要祸害芳尘小姐,这回我们绝不会让你得逞得。”
“我们也是。”
一群帅锅齐齐上前一步。
“我擦!”
郭淡吓得往后一退,赶忙嚷嚷道:“你们还愣著作甚,快些赶走他们啊!”
禁卫们立刻上前,挥动着武器,驱赶他们。
“你这淫贼,祸害了这么多女子,终有一日,你会遭到天谴的。”
“我就说你们一诺牙行怎么尽招少女,原来是为了满足你的**。”
“我们迟早会揭穿你丑陋得面目,你不得好死。”
…..
那些公子哥一遍被驱赶着,一边朝着郭淡破口大骂,个个都是面目狰狞,仿佛要将郭淡生吞活剥一般。
哇!这也太恐怖了吧!
郭淡不禁抹着冷汗。
“对不起。”
朱尧媖一脸内疚地向郭淡道。
郭淡瞧了眼朱尧媖,笑道:“不打紧,不打紧,其实被人嫉妒羡慕恨的感觉,是非常不错的。不过你的建议也挺不错,我们还是回后巷锻炼吧。”
朱尧媖小鸡啄米般地直点头。
看来她也被吓坏了,不过这确实挺恐怖的。
郭淡瞧了眼朱尧媖那脸庞,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心想,长成她这样,尤其这身段,确实不宜在外晨跑,真是太晃眼了。
忽听得一个嘀咕声:“也许他们并未说错。”
郭淡微微一怔,偏头看了下杨飞絮,问道:“你什么意思?我正不正直,你还不清楚么?你就说你现在是不是块完玉。芳尘,你别信……哇!芳尘,你的脸怎么比方才还红了。”
只见朱尧媖脸红如血。
杨飞絮道:“你方才只顾盯着芳尘的身段看,故此没有留意。”
“……你闭嘴!”
一声咆哮,结束了今日的晨跑。
……
“邪门!今儿真是邪门!”
郭淡是摇着头,嘀嘀咕咕道。
忽听前面有人道:“夫君,你怎么就晨跑完了?”
郭淡抬头一看,只见寇涴纱站在院中,正好奇地看着他。
他急急上前,心有余悸道:“夫人,你知不知道,我方才跟芳尘去跑步,遇到了什么?”
寇涴纱道:“许多公子哥。”
“夫人怎么知道?”
郭淡惊讶道。
寇涴纱道:“这还不算什么,最近有许多公子哥来我们牙行面试,而且都是为了芳尘来的。夫君,你稍等下。”
她回到屋里,在一沓文件中翻了翻,然后拿出一张纸来,递给郭淡。
郭淡拿着一看,道:“这只是一封普通得面试信啊!”
“你横着念。”
“我为芳尘?真是日了狗了,有学问了不起,拽什么拽。”
郭淡又向寇涴纱问道:“夫人,怎么我不知道这事?”
寇涴纱道:“我看你最近在忙军备订单的事,故此让小安没有告诉你,以免打扰到你,不过现在外面人人都知道你有一位美若天仙的秘书,这么下去,只怕会生出许多麻烦来。”
“这我当初还真没有想到。”
郭淡苦恼地摇摇头,道:“毕竟在我眼中,夫人你永远最漂亮得,其她女子,在我看来,那都是平平无奇。”
寇涴纱羞赧地白了他一眼,道:“少贫嘴了,你还是快想想办法吧。”
郭淡稍一沉吟,道:“这样吧,待会请朱公子来为我画几幅画像,然后让小安贴到门口。”
寇涴纱错愕地看着郭淡。
郭淡耸耸肩道:“当他们看到我的俊朗的容貌,应该会知难而退。”
寇涴纱震惊地看着郭淡。
“先就这么决定了,我先去洗个澡!”
又听郭淡自顾嘀咕道:“可惜我这人比较含蓄,要是能够画一幅我的出浴图,我的八块腹肌绝对能够让他们感到绝望。”
“不要脸!”
寇涴纱微微一翻白眼,嘴里小声骂道。
……
早上发生得一切,太邪门了,令郭淡心有余悸啊!
于是他来到牙行,立刻吩咐小小道:“小小,记住了,今儿只报喜不报优。”
话音刚落,就听得小安道:“姑爷不好了,不好了。”
这特么挡不住!我干脆死了算了,不行,我死之前也得先把这小子给掐死。郭淡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是小安并未察觉到,小跑过来,气喘吁吁道:“姑爷,方才各大寺庙道观传信来,说最近有人花高价将挖走了咱们不少好老师。”
郭淡怒道:“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挖我的人。”
“是小伯爷。”
“小…小伯爷?”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