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1w5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 半傷不破-第1187章 邪修攻城(2)相伴-jiz3y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到了现代社会,飞机满天飞的时代,城墙这种东西基本就是过去式了,顶多就是当成景点开放出去,花钱就能随便转悠。
但以现在的标准来说,城墙这部分是非常重要的军事重地,再说以月精灵对外人的不信任来看,他们也不可能让林天赐等人上城墙转转。
动作快的不止有他们几个,冒险者这份工作危险性极高,没个趋吉避凶的机灵劲儿再刚出道的时候就会被当成韭菜噶掉。
所以等林天赐他们到城门附近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冒险者都聚集在那里,月精灵方面还分出一队士兵阻止他们继续靠近。
由于有四五米高的城墙阻拦,众人谁也看不见外面有什么东西,林天赐只能看到明亮的银月斜挂在正上方,以及那颗被称为沃邦天球的球体正在天上慢慢靠近,现在正好在镜影森林与月影之地的交界处附近。
除开这些,就是能看到城墙上月精灵卫兵们纷纷捏紧了武器,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冒险者之间也是议论纷纷,有的说是附近的邻邦打过来了,也有的说是碰上了迁徙的怪物,还说最近有人看到过大片的怪物群等等。
总之都没有个准确的定论,大家聊这个也就是单纯的扯淡。
吕成文手扶住追风的剑柄低声说:
“林道友,我飞上去看看吧。”
“不,先别急着动手,直接御剑飞行太显眼了。”
月精灵一方可不知道林天赐他们是敌是友,这事儿还无法确定,吕成文一个螺旋升天,很可能会被紧张的月精灵城防部队给打下来……
说话间,一阵刺耳的嚎叫声传来,声源不止一两个,重重叠叠的交织在一起,仿佛来自四面八方。
一听到这声音,冒险者们那边顿时鸦雀无声,应该是在仔细辨认属于什么怪物的叫声。
而林天赐他们几个修士一听,顿时脸色严肃起来。
这嚎叫声像是包裹着怒火和怨恨,犹如临死之前发出的绝望呼喊,同时也包含着毫不掩饰的纯粹杀意……
——是妖魔。
在场的几人,可以说都曾经跟妖魔面对面,或是在栖霞谷或是在云仙法会,对于妖魔的吼叫声还算熟悉,再说这动静也没有其他的怪物能够伪装,太辣耳朵了。
“难道真的是邪修派了妖魔大举进攻?”
耿寒烟也有点迷茫了,边上的何蕊说:
“邪修不是总在暗处活动吗?”
不管是以林天赐的经历,还是其他几人在三界门中的经历,大家都知道在其他位面虽然有邪修活动的痕迹,但也从没有大张旗鼓的直接发起进攻,很多时候都是在幕后悄悄谋划,除非很不走运的正面撞上正道这边的修士,否则根本抓不住他们的尾巴。
这还是头一次邪修直接派人攻打某个势力,暗取不成直接明强了吗?
由于城墙的阻隔,林天赐他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加上御剑也太显眼,林小哥儿扫了一眼周围,见没有冒险者注意,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只做工惟妙惟肖的机关鸟。
自从竹髓黑膏到位以后,林天赐第一时间把机关鸟做了出来,这东西能很大程度上帮助他侦查,相比之下‘狗’和‘鼠’的作用就不明显了,林小哥儿也没急着搞。
就跟放飞小型无人机似的,林天赐把机关鸟往天上一甩,后者立刻振翅稳住平衡,煽动翅膀往更高的地方飞。
机关鸟的视觉与林天赐的视觉直接相连,为了不头晕,林天赐捂住一只眼睛,看着机关鸟传递回来的画面。
首先是渐渐‘下落’的城墙,随即画面中出现了星之花外宽阔的商路和特意整理过的平原,这都是处于防御和商业需求月精灵们特意做的。
而随着机关鸟更进一步拔高,林天赐看到大概在距离城墙200~300米外,有一群奇形怪状的黑影正在一步步靠近,在亮银色的月光反射下,能非常清晰的看到他们走出玻璃雕塑一般的镜影森林。
略微调整一下焦距,能看到那些黑影的更多细节,基本上就没有重样的,特点都是看上去如同用人或动物的各个器官部件拼凑出来的奇葩,且每个家伙都皮肉外露,好像根本没有皮肤这东西,直接把粉嫩的血肉暴露在外。
“没错,确实是妖魔,看来邪修偷窃不成改明抢了。”
林天赐干掉了邪修转移视线的奇美拉,月精灵那边也通过严密筛选和监控抓到了内鬼,有这种条件在前,如果邪修还想要龙狂魔法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在近期采取行动。
这一点不难猜,就像刚刚跟阿德丽说的,内鬼被发现了,月精灵肯定会转移龙狂魔法的位置,把它藏起来,邪修没了情报来源自然无法行动。
另外林天赐的出现让邪修意识到了再不动手就很可能更加没机会,别的正道修士显然不知道什么是龙狂魔法,但林天赐这人消息特别灵通,继续拖下去那就不会是几个小修士插手,很可能东神州都会直接派人过来,那样的话除非邪修想现在就开战,否则取得龙狂魔法的机会就越来越渺茫。
简而言之,想要动手,必须趁现在,再等几天难度和可行性都会大幅卧槽。
不过虽然猜到了邪修会有动作,但林天赐也是真没想到邪修会直接攻城,这跟他们以往的行动方针不符。
林天赐当然不知道,以往他碰到的邪修都是办事稳妥,尽量不直接出面的邪修带队,例如云佚名或梦寐,而这次带队的,是一个骄傲自大总觉得自己天下第一的鲁莽家伙。
一听是妖魔,其他几人纷纷来了精神,这就是师门教导的问题,从小到大总是跟精神污染一样叨叨‘遇邪修杀无赦’,真碰上邪修第一反应就是把手里的武器拍他们脸上。
“先别急,事情不对,除了邪修一反常态的大张旗鼓外,光我看到的妖魔数量太少了。”
妖魔是邪修的战斗序列中最低等的炮灰,主要材料是被他们练功后用剩下的‘残渣’,算是一种废物利用。
妖魔的实力从人阶9品~1品都有,只不过高品级的妖魔制作费时费力,作为炮灰用显得得不偿失,所以高品级的妖魔很少见, 9品~7品左右的妖魔数量最多。
当初在云仙法会的时候,这些妖魔几乎把大半个云中仙境都占据了,而同一时间数不清的妖魔进攻栖霞谷。
林天赐并没有亲自参与过在栖霞谷怼妖魔的事情,但他听宣绍阳提起过,那时候妖魔兼职跟杀不完一样,各门各派的长老在天上疯狂洗地,妖魔的数量依旧没有减少。
而现在处于星之花外面的妖魔数量虽然不少,但也远远不能跟栖霞谷那时候相提并论,连进攻云中仙境时带去的妖魔数量都没得比。
操控机关鸟从左到右扫了一眼,感觉大致不到一万,事实上当林天赐用机关鸟侦查的时候,镜影森林那边已经没有更多的妖魔走出来了,现在全都站在星之花外面的平原上,所以能轻松的一眼估计大致数量。
就这么点儿妖魔,对比邪修以往使用妖魔的方式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然也是很反常的。
邪修既然已经决定直接明抢,应该也不会吝啬兵力的使用,尤其是妖魔这种怎么丢都不心疼的炮灰。
这么说的话……
“声东击西?”
星之花这座城市,坐落在永远被黑夜笼罩的月影之地,除了正面是专门砍伐出来的商路和平原外,两侧全都是没有任何修葺过的天然树林,后背其实也是,不过有一条特意修建的道路连接到龙牙坟场,为了方便运输从那边来的宝石原矿。
这种环境下,如果有人趁正面妖魔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利用昏暗以及树林的掩护从左右两侧偷偷闯入,是完全可行的。
别看月精灵的城墙大概有四五米高,这点高度对修士来说等于不存在,会点轻功的修士都能直接踩着墙跳过去。
不过这一点并不是只有林天赐注意到了,他脑子里刚蹦出声东击西的这个念头,就看到一队队的士兵从城墙附近的各个哨所跑出来,他们没有上城墙,而是进入了城内,想必应该是针对性的布防。
林天赐想到这一点,基本出于对邪修的了解,负责指挥的阿德丽会想到,那就是纯粹的直觉了。
她虽然不知道城外的怪物叫什么,但也看得出那些怪物的行动太有规律性,如同被控制一样,但又没有看见控制的人,自然就会联想到有人想要玩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士兵去布防的地方,可能是星之花的重要设施,或是要人的居住地,或是存放了珍贵物品的宝库,也有可能是其他方向的城墙。
星之花别看是上古精灵留下来的末裔建立的城市,月精灵们早就忘记了如何使用迷锁,整个城市也不可能会像赛维亚拉那边的城市一样有专用的防御魔法阵,如果有人偷偷闯进来,他们是无法预知以及锁定具体位置的,只能靠增加卫兵的数量布防。
不过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林天赐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作为外人是不允许进入更深处的城区,所以从妖魔出现,林天赐他们和一帮闻讯赶来的冒险者都只能在距离城门有好几十米远的地方看戏。
以及,能看到那颗叫做沃邦天球,如同月亮一样在天上飘的巨大球体正一点点按照固定的轨道靠近星之花……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