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nsd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搶救大明朝 大羅羅-第2131章 大清國又要完啦——堂堂之陣相伴-m5h6x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巴嘎,这是赤备骑兵?数量超过1500……不是说金州、复州空虚无备吗?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骑马武士?”
松仓重治问出这话的时候,他正站在一座田间茅屋的屋顶上,远远看见大队穿着红色罩甲,背着弓箭和马枪的骑兵浩浩荡荡的通过一座浮桥,往小黑山西侧的金州卫棱堡而去!
1500穿着红色衣甲的骑马武士啊……看着就跟传说中的武田赤备差不多!不对看着比武田赤备还要厉害!因为这些大明武士的战马看着好大只啊,比公方大人直属的母衣众骑的战马还要大得多!
可以骑那么大的马,肯定是非常厉害的武士……对了,一定是明国皇帝的帐前铁骑!
松仓重治虽然熟知甲州流兵法,但是实在经验为零,这些年就跟着德川家光出谋划策了。朝鲜那边打的那么热闹,他都没去转转。所以他也没见过满洲铁骑和大明铁骑是什么气势的,而且他一紧张也忘记了辽东盛产马匹的事儿。
日本国山多地狭,养不起多少匹马,所以绝大部分武士都是没马的,许多武士甚至一辈子都没骑过一次马。哪像辽东这里马干脆就是生产工具,寻常的军户农夫家里都好几匹耕地的马——辽东地多人少,土地很宽,只要愿意种,一个壮丁想种100亩都没问题,而且地租很低,所以养马耕地绝对是有利可图的。养马有利,当然就越养越多了。
另外,金、复二州是边疆军区,两州之下不是属于朝廷的千户所,就是贵族的勋庄,这里没有平民的。
而且金、复二州也不办科举——这两个州不向上面交税,还要向上面要钱,当然没有举人和进士的额度了。如果金、复二州的军户子弟想要当官,从军立功就是了!
贵族子弟还可以入侍卫团,军户子弟还可以去当少年兵,前途可不比考科举差……所以金、复二州的男子几乎都能骑马射箭。
在这一带,男子去相个亲都得骑大马、携刀弓!
因此在日本国属于武家精英的“骑马武士”,在金、复二州是烂大街的存在,只要是个男人,都是“骑马武士”。
至于这群“骑马武士”的战斗力,其实也稀松的很。除了少数严格训练过的精锐,其余大部分也就是蒙古游牧骑兵的水平。
但是松仓重治不知道啊,瞧见敌人马大,就以为自己见着什么了不得的精锐了!
松仓重治一咬牙,一跺脚,就大声下令:“传我的命令,在那片树林之后布下两列大番横阵!”
“纳尼?”益田四郎时贞被松仓的命令惊到了,“奉行大人,我们不是应该迅速控制运河东岸,然后建立壁垒防线吗?”
“巴嘎!”松仓重治瞪了四郎时贞一眼,“你没有看见明国的赤备骑兵吗?他们马上就要打过来了,我们必须先击败他们,然后再去控制运河东岸!”
要打过来了?益田四郎时贞眯着眼睛看了看,没有啊……他们正在往北而去,而且还跑得挺快。
松仓重治也不理四郎时贞,而是大声向茅屋下面的几个传令兵道:“快去传令吧!”
“哈伊!”
几个传令兵一起大喊,然后就撒开脚丫子就往滩头奔去。
此时青泥洼海湾的滩头上,已经有七八千日本鬼子登陆了,他们按照大番(相当于团)、番(相当于营)、组(相当于连队)为单位,在海滩上组队了。海滩边上是大片的防风林,防风林的另一边则是大片的麦田。
松仓重治还是跟着新名护屋城那边的西班牙军事顾问学了一点本事的,知道怎么布西班牙方阵,也知道应该在什么样的地形上设防——对于欧式方阵而言,面对森林布防是非常有利的。因为穿过森林的敌人必然会队形散乱,很容易被保持着严整的西班牙方阵的己方部队击溃。
所以松仓重治就很聪明的选择在海滩上面对防风林布阵,这样他的部队不仅可以利用森林打击明军骑兵,而且还能得到海面上的幕府海军战船的火力支援。
在聪明的松仓重治的镇定指挥下,八千名日军(还有两千余人在陆续登陆)很快就在青泥洼海湾北部的一片防风林后,摆开了相当严整的西班牙方阵,同时还请海上的幕府海军派出几艘轻型风帆战船靠近海滩以提供火力支援。
计划的很好啊……先用树林扰乱明军的阵列,然后用舰炮进行轰击,最后再用坚固的西班牙方阵将他们彻底击溃!
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明军的“赤备武士”什么时候会送上门来让他们打?
……
同一时间,在距离青泥洼海湾约300里的盖州前线,一个堂堂之阵也已经摆上了。
这是一个中式的空心方阵——就是用步兵围个正方形或是长方形的好像城墙一样的“大阵”,阵内是空心的,可以布署预备队、骑兵队、炮兵队、中军等等的。
这个堂堂之阵布的同样很巧妙,背靠清河——这意味背面只需要很少的兵力;右靠渤海湾的海滩——海滩落潮的时候可以让明军迂回,但长潮的时候就很难通过;左边还有一土木堡垒掩护——这个堡垒并不算高大坚固,但是明军不把它啃下来,也就没办法攻击清军的左翼。
在后、左、右三面都有依托的情况下,只有正面“敞开”了可以让明军攻打。
不过多尔衮也没打算让明军舒舒服服的攻击自己的正面,他让人在自己的大阵正面挖了一道浅浅的壕沟,还用挖出来的土填入草袋,堆出了一道防炮的矮墙,还在矮墙前面摆了一排拒马枪。
“呵呵,摆了个乌龟阵啊……连骑兵都没放出来,看来泰松和八个伪阿玛真是怕了朕了!”
说这话的当然是大明皇帝朱由检了!他这会儿正带着少数亲兵,在史可法、黑文韬的陪同下,前出到了距离清军大阵十里开外的原野上,用望远镜观阵。
清军的这个“乌龟阵”摆得还真有点出乎他的预料……这种四四方方,前后左右都守着的战阵,都是骑兵处于劣势的一方,因为没有能力用骑兵掩护侧翼才布设的。
现在清军的骑兵虽然打不过帐前骑兵,但是的数量还挺多的,在盖州前线至少也有三四万吧?怎么也摆出四方阵,而且还把骑兵缩进去了?这是什么路数?
“万岁爷,”史可法笑着接过话题,“奴贼现在是一帝一后八阿玛同治,都各拥部下,自成一体,快要散成碎片了。这一帝一后八阿玛当然得保存自己的腹心部,所以不舍得拿满洲骑兵出来拼,干脆就摆了个乌龟阵了。”
朱由检点点头,笑道:“有道理……要不然他们也不至于缩成这样!”
“万岁爷,”帐前军参议(相当于军参谋长)黑文韬建议道,“咱们不如挑选精锐,绕过奴贼的主力,直扑沈阳、辽阳吧!”
朱由检摆摆手,“不妥,他们有八个伪阿玛,一旦击散了必会各据一处,再想灭他们就麻烦了,不如趁现在灭了他们的精兵,接下去就容易对付。”
黑文韬道:“万岁爷,他们的阵型坚固,咱们不容易打啊!”
朱由检笑了笑,“不容易打就慢慢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