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李行空-第六百九十六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之間的對抗閲讀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站在大殿内的花无缺,穿着的也不过只是件普普通通的白麻衣衫,但那种华贵的气质,已非世上任何锦衣玉带的公子能及。
不得不说,邀月和怜星将他教养得极好。
在她们悉心栽培下,花无缺长成了一个丰神俊朗,谦和有礼的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启禀大师父……”花无缺表情略微有些尴尬,停顿良久,方才说道:“无缺还未完成任务……并且无缺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之处,小鱼儿看着并不像什么坏人,大师父为何非要我杀他不可?”
毫无疑问,花无缺从出生时就被邀月怜星姐妹设局抱走抚养教导,欲促成他日后与孪生弟弟小鱼儿互相残杀,以此报复已经死去的江枫夫妇。
所以他出移花宫,自然身上就带了邀月交代下来的任务,追杀小鱼儿。
“没有什么误会,如果你还将我这个大师父的放在眼里,那你就去给我杀了小鱼儿,否则的话,你也不用再来见我了。”邀月冷漠道。
“姐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何必还要来为难无缺呢?”怜星微微一笑,道。
随着她的开口,大殿内因为邀月而出现的压抑氛围,顿时一扫而空。
花无缺就更加惊讶了,二师父和大师父这已经不像是暗地里别苗头了,简直就是明面上打擂台了啊!
“过去了?你说过去就过去了?”邀月冷冷的看着怜星说道:“我为了这份仇恨,等待了二十年,隐忍了二十年,都已经快我折磨疯了,如今你一句话就能够揭过去?”
“可是姐姐你扪心自问,这件事你占理吗?况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占理,杀了当事人还不够,难道你就要为此,将我们辛苦培养长大的无缺卷入这场纷争之中?人心都是肉长的,姐姐你就只执着于仇恨,而忘记了和无缺的师徒亲情了吗?”怜星道。
“可是你难道忘记了,这不是你先提出给我的计划吗?”邀月冷哼道。
的确,当初邀月去杀江枫、花月奴的时候,就想直接将花无缺和小鱼人这对兄弟斩草除根。
可是怜星心软了,她不想看见两个无辜的孩子,都还没有来得及在人世间走一遭,就被无情杀害,所以临时编出了这么个复仇计划,让邀月放过花无缺和小鱼儿一码。
超级妖孽保镖 百里漠然
“因为当时我根本不是姐姐你的对手,除了顺势而为,提出这个建议,我别无他法,但是我现在恳切的希望姐姐你放手吧,这样做除了增添仇恨,其实并无一点其他意义。”怜星叹了口气道。
“哈哈,那我的好妹妹,你的演技真好,心思真深,我都没有看出你的破绽。”邀月冷笑了笑,说道:“不要以为你把这个计划说出来,我就会偃旗息鼓,善罢甘休,直说吧,我的好妹妹,除非你先一步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停止这个计划。”
“姐姐你的心魔太深了……”怜星摇了摇头。
这些时日,在墨非的收拾下,邀月的高傲已经被磨掉了大半,可是在这潜藏了近二十年的仇恨面前,仍旧是固执的一步不退。
她护佑不了花无缺和小鱼儿一辈子,可是也不可能杀了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啊……
所以怜星感觉很为难。
“这位大婶,我能不能问问,你跟这个叫做小鱼儿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仇恨呢?为什么你非要花无缺杀死这个人不可?”
花无缺身后的一个看模样精灵古怪的小子上前两步,问道。
毫无疑问,他就是小鱼儿,江小鱼,江枫和花月奴之子,从小在「恶人谷」长大,精灵古怪,俏皮捣蛋,花招百出。
还在襁褓中就被亲爹江枫的拜把兄弟燕南天带入「恶人谷」,经历种种变故后,作为“漏网之鱼”由「十大恶人」中的五恶及神医万春流所养大,由于天生资质聪颖,再加上众恶人的调教,遂使他成为一个整人专家。
他的坏连「十大恶人」都拿他没辄,因此又被称为「小魔星」。平常一副吊儿郎当样,但遭遇困难时,却能保持冷静乐观的态度,沉着应变。
他的骗术更是一流,许多社会经验比他丰富许多的老江湖都被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耍得团团转。但对他而言,欺骗手段都不过出于生存本能,必要时他决不吝惜使用。恶人谷的生活并未夺走他纯良的天性,他从未心存恶念行事。
“你又是什么人?也敢来过问我移花宫的家事?”邀月的目光移到了小鱼儿身上,打量了几眼,眼神却集中在了小鱼儿脸上的伤疤上……
“大师父,他是无缺在外交到的朋友。”花无缺立即站出来,为小鱼儿解释。
邀月眯了眯眼睛,说道:“无缺,想必你也知道我移花宫的规矩,外男是不允许踏入我移花宫分毫土地,否则杀无赦,你不会忘记了吧?还是说,你是故意在知法犯法?”
“大师父,情况特殊,还望大师父开恩。”花无缺连忙道:“此次外出,大师父另外交代无缺去杀户部尚书的新招女婿负心人胡卓,阴差阳错,西厂厂督刘喜追捕无缺,多亏了这两位的帮助,无缺方才脱险。后被西厂之人追杀,无缺方才不得不冒险带着他们前来移花宫。”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不想听什么借口。”邀月一拂袖,说道:“无缺,杀了这个男人!”
“什么?”
“我说杀了他!”邀月盯着花无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已经认出来了,这个精灵古怪的青年,就是小鱼儿,因为小鱼儿脸上的一道疤痕,是她亲自划破出来的。
“我……”花无缺迟迟不动手。
因为在和小鱼人相处之后,或许是源自于血脉里面的亲情,让他们互有亲切感,再因为一些因缘际会的事情,两个人也算得上朋友了。
这个时候让花无缺杀了小鱼儿,他怎么下得去手?
“无缺,难道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就不把我这个大师父放在眼里了吗?”邀月怒道。
花无缺神色挣扎,慢慢转向小鱼儿。
终究还是他对邀月一直以来的敬畏、儒慕之心占据了上风,而不是小鱼儿这个认识不久、有些亲切感的朋友……
“无缺,你不用理你大师父的胡言乱语,有二师父在,没有人能够逼你杀了你的朋友。”怜星忽然开口道。
她也知道了,为什么邀月莫名其妙要让花无缺杀掉他带回来的朋友,因为那本就是邀月的目标,花无缺的亲弟弟江小鱼。
花无缺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如果不是实在是没办法,他真的不想杀死小鱼人这个人,小鱼儿或许有点调皮古怪,却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更没有负心薄幸什么的,他搞不懂,为什么邀月偏偏要自己去追杀小鱼儿。
“怜星,你真的要跟我鱼死网破吗?”邀月出离的愤怒了,说道:“你就要因为一个外人,牺牲我们姐妹俩之间的感情?我告诉你,这件事要么出个结果,要不我就选择玉石俱焚。”
怜星眼瞳微缩。
玉石俱焚……如果这个词语在别人口中说出来,她可能会不惜一切,可是这句话从邀月口中说出来,可信度就非常高了……
“大不了,我退一步,这件事最终的真相,我可以不公开……”邀月再次说道。
这下子怜星是真的迟疑了。
老实讲,她对小鱼儿可没什么感情,毕竟根本就不认识,她心疼的是花无缺,十多年的教养,那是把花无缺当做了亲儿子看待,怎么忍心看到自己慢慢拉扯大的孩子,最后面对自己杀死了自己亲弟弟绝望局面……
而如果事情的真相不公开,只让邀月一个人在心里面暗爽,却不用让花无缺知道他杀害的是自己的弟弟,一切如常……
“今天移花宫里面好热闹了,邀月怜星,来客人了吗?”墨非跟在花星奴后面,方才慢慢来到了移花宫主殿。
“喂,大婶,你不是说不许任何男人靠近移花宫半步,否则杀无赦的吗?那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小鱼儿顿时指着墨非说道:“难道说你自己就可以带人回来,花无缺就不行,你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小朋友,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能乱说哦。”
小鱼儿顿时感觉自己脑袋挨了一记脑瓜崩,疼得他抱着脑袋龇牙咧嘴的。
邀月根本没有理会小鱼人的话,而是直直的看着怜星。
可惜怜星最终只是摇了摇头,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挣扎,就拿小鱼儿的命,换取花无缺的平安、自己和邀月的姐妹亲情……但认真想一想,就能想明白,邀月这是在偷换概念……
所以她只是看着邀月认真说道:“姐姐,自欺欺人,真的有意义吗?”
她觉得邀月就是挨的毒打太少了,导致她还有心思放在花无缺和小鱼人身上,等在被墨非教训一段时间,她就该知道厉害了。
两个女人只是彼此,气势交锋,一股无形力量,穿透了空间。
让周围之人,无不感觉仿佛天塌地陷的恐慌之感,心慌气乱,难受至极。
“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不要打来打去的,伤和气,放轻松一点。”
墨非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邀月和怜星之间,伸手一揽,就将两个女人同时揽入了自己怀抱之中,轻声说道。
面对墨非将邀月怜星左拥右抱的场景,移花宫内的弟子,早有猜测,不怎么惊讶。
可是花无缺惊讶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下了。
眼前这两个被同一个男人揽入怀中的女人,真的是他的大师父和二师父吗?
她们不是什么人易容出来的吧?
即便是花无缺带回移花宫的小鱼儿和铁心兰都感觉大跌眼镜。
移花宫是武林圣地,鼎鼎有名,邀月怜星两位宫主,更是天下少有的几个无敌级人物之一。
如此女人,怎么会选择跟娥皇女英一般,公侍一夫?
开玩笑吧!
“夫君大人,你来评评理,我姐姐她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分了?”怜星趴在墨非的怀中,绕指柔般的指着邀月问道。
邀月面色铁青。
她可没有怜星那么不要脸,当着移花宫那么多弟子,当着花无缺和两个外人的面,作出那副柔弱的模样。
可是不这么做,在墨非这个见色忘义的老淫棍面前,无疑她就吃亏了。
“这个……”
墨非还在沉吟,邀月却知道,果然,老淫棍又要偏向怜星了——不行,得想想办法。
忽地,邀月身形一动。
怜星便见邀月向小鱼儿攻去,她立即阻拦,可是谁想得到,邀月只是虚晃一枪,她没有想去攻击小鱼儿,而是抓住了花无缺带回来的女子。
她一只手捏着铁心兰的喉咙,一边看向花无缺说道:“无缺,杀了小鱼儿,否则你心爱的女人就死定了。”
邀月又怎能看不明白,这段时间的外出,花无缺心已经野了,就从他看向铁心兰的目光,又或者说铁心兰的目光,都无不透漏着恋爱的酸臭气息。
只是铁心兰和小鱼儿之间,似乎也有点什么。
虽然她有点搞不明白现在年轻人之间的混乱关系。
不过花无缺一定喜欢这个女人无疑!
“大师父,你为什么非要这样逼我?”花无缺痛苦道。
“不是我在逼你,而是这就是你的宿命。”邀月一把捏碎了铁心兰的肩骨,警惕的看着怜星说道:“你别乱动,你现在武功再厉害,却也不可能比我的念头更快!我心念一动,就能将她整个轰成血沫!”
怜星停下了脚步,咬着牙齿看着邀月,由于墨非搞得“均衡”政策,怜星比邀月厉害一些,可是也厉害的有限,她的确能够战胜邀月,可想要从邀月手中救人,还差了一些。
“我……”花无缺看了看铁心兰,再看了看小鱼儿,沉默一阵,从他身上冉冉升起的气势,就知道他做了怎样的选择。
哭泣的祭品
兄弟,怎么比得过女人呢?
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可是为了女人,却能插兄弟两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