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oyz好看的都市小說 穿越尋俠記 寂寞宇宙-第五一五章 陰陽二氣瓶讀書-ormoj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李智云正愁着搞不懂那方天画戟到底是什么法宝呢,金翅大鹏雕竟然送了一个大礼过来——发动了神识攻击,而且过来的神识并不如何强大。
原本由于这杆方天画戟的奇异,导致他不敢轻易去探测大鹏雕的识海——这道理很简单,对方既然能够操纵一件落宝铜钱都落不掉的法宝,就说明对方的神识不同于一般仙人的神识。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他敢不敢探测的问题了,人家已经把神识怼到了他的识海,等于是他不想探测而对方却硬逼着他去探寻。
两人的神识强弱相差悬殊,大鹏雕的神识自然被怼了回去,不仅被怼了回去,而且是大败而回,很受伤。
而李智云则顺着大鹏雕被怼回去的神识在对方的识海里面逛了一圈,然后才知道为什么这杆方天画戟不怕落宝铜钱,只因这是件本命法宝!
也难怪李智云忽略了本命法宝这种东西,他本来走的就不是修仙这条路,所以对仙人的种种手段仍属一知半解,只是在遇见问题的时候才会去查阅脑海里的吠陀经以及河图洛书。
所以在遇见这杆方天画戟之前,他真的不知道仙人还有一种特殊的法宝叫做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是法宝领域里面极为特殊的一种事物,严格说来它就不是法宝,而是修炼者的半条命。正所谓性命交修,才能练就本命法宝,因此这杆方天画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金翅大鹏雕本人!
换句话说,如果被人毁掉了这杆方天画戟,那么金翅大鹏雕的命就丢了一半。
这样的法宝当然不会被铜臭污染。这就好像有人拿出一笔巨款来买另一个人的命一样,说“你去死吧,死了以后我就给你这笔钱。”被买的一方只要不是智障脑残就肯定不会做这个交易。
这道理本来就是大道至理。只要是个人就会懂得,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给钱还有个屁用?
所以说落宝铜钱是落不了本命法宝的,且不论这本命法宝的等级是高还是是低。
在弄懂了方天画戟是一件本命法宝的同时,李智云还顺带着了解了金翅大鹏雕的身世以及武功来历。
金翅大鹏雕是孔雀大明王的弟弟,如来的舅舅,这些他早就知道,但是以往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孔雀大明王和金翅大鹏雕的母亲有多厉害,那可是全宇宙中唯一的一只凤凰!
凤凰,也即如来佛祖的姥姥!
在金翅大鹏雕的记忆里,他母亲凤凰是宇宙无敌的存在,与号称道祖的鸿钧道人一样,都是来自于混沌世界的上古大神,然而鸿钧道人不过是一条蚯蚓,在号称百鸟之王的凤凰面前如何直得起腰杆?
而凤凰所生的这两个孩子孔雀大明王和金翅大鹏雕的“武功”完全得自于凤凰的血脉传承,也就是说在他们的血脉里蓄有凤凰的能力,这能力将会在一定的条件下苏醒,只要血脉苏醒就直接成为大神!而且是可以跟如来佛祖、太上老君比肩的大神!
不论是孔雀大明王还是金翅大鹏雕,他们的神识以及“武功”都是独有的,既不同于世间的武者,也不同于修真者,完全是格外的一个路数。
李智云万分庆幸地发现,幸亏他没有主动用神识去攻击或者搜索金翅大鹏雕的识海。
因为具有凤凰血脉的这两个神鸟和他们的母亲一样,竟然都有着天然的神识绞杀能力,只要是遭受到他人的神识侵袭,不论对方神识有多么强大,都能将其吞噬绞杀,外来的神识与凤凰一族的神识相较、就好比是汽油和火的关系,不论你是一斤还是一亿吨的汽油,拿去灭火的结果都是毁灭你自己!
万幸的是凤凰的神识尚有一处缺陷,那就是在用神识主动攻击他人的时候这种吞噬和绞杀的能力会暂时消失。
李智云恰好利用了这个缺陷了解了金翅大鹏雕的记忆,而这个机会恰恰是金翅大鹏雕主动送给他的。
回到眼前,金翅大鹏雕神识受创,只疼得狂吼了一声,声音之响亮,叫声之凄厉,地面上的众人闻之尽皆瘫倒,也不知道是被震的还是被吓的,唯有席叶奇尚能支撑,却不敢因为与众不同吸引天上这两位大神的注意,连忙跟着大家一起委顿坐下。
大鹏雕神识受创,手上的动作自然也会受到影响,这就好比一个人正做着某一动作,突然大脑被人抽走了一部分一样,身体能不受影响么?
大鹏雕又悔又恨,不再动用神识,连人形都无法维持了,还原出本相,双翼展开,凶狠地看着李智云,同时将身体里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使了一招困龙术!
李智云顿时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将自己紧紧包裹在中央。就好像陷入了一潭泥沼,全身上下都被束缚得不能动弹分毫。
他已经知道这是金翅大鹏雕的看家本领之一,如果仙凡两界的历史不会因为自己改动太大,那么在不久的将来金翅大鹏雕还会用这一招生擒孙悟空,而孙悟空也只能束手无策,半点挣扎不得。
不仅未来时空里孙悟空面对这一招困龙术束手无策,李智云也是一样束手无策。
他不得不佩服凤凰血脉的力量,竟然可以完全无视自己周身的空间力场,就好像是在自己身周的空间里加入了另一个空间一样,两个彼此独立的空间重合到了一起,却又不相互干扰,你的力场所能控制的只是原来的空间,而人家的力量则在另一个空间里将你挤压成擒。
这绝对是天然的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和掌握,是凤凰血脉与生俱来的能力,李智云对此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非但不能动,想要按照常规的途径逃出去都不可能,因为根本没有缝隙可供逃生,不要说化形如水,就算是化成了空气,也免不了被这紧致的无形牢笼挤住而无法逸出。
当然,这时候如果他真的想逃,只需瞬移就解决问题了,但是现在他不想瞬移,他想亲眼看着大鹏雕黔驴技穷。
然后他就看见金翅大鹏雕的鸟嘴冲着他的脑袋恶狠狠地啄了下来。
这是想吃我的脑子么?这倒是没什么要紧。即使跑不掉,自己也死不了,如果不是自恃练就了CPH4的不死之身,自己又怎么敢跑到仙界来四处寻衅滋事?
于是接下来的一幕就好像之前那杆方天画戟刺穿了他的胸膛一样,金翅大鹏雕的鸟嘴狠狠地啄在了李智云的脑袋上,却宛如啄了一个空,什么都没吃到。
大鹏雕发现在啄中的那一瞬间,李智云的脑袋忽然变成了一团水,虽然眉目口鼻仍在,但就是一团可以任意流淌的水。
但即便是一团水也该被自己吸进来一涓水流吧?事实却非如此,这团水极具奇幻地晃动了一下,恰好在被啄的地方空出来一个漩涡,自己的鸟嘴就在这漩涡中一来一回,什么都没啄到,也什么都没喝到。
“行!有本事!”退回到原位的大鹏雕忍不住点头称赞,“没想到你还会这么一手!”
李智云悠然说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你以为我只会这么一手吗?”
大鹏雕不禁羞恼,怒道:“就算你有再大的本事也没机会了,你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左脚爪向前一扬,身前凭空出现一只红绿相间的瓶子,瓶身二尺多高,悬浮在空中滴溜溜地转动。
李智云哈哈笑道:“不就是阴阳二气瓶么?我替你介绍一下,此瓶乃是阴阳二气之宝,内有七宝八卦,二十四气,除了你本人之外,要三十六人,按天罡之数方抬得动。此宝善能装人。人在其中,若不言不语,瓶内极是阴凉,一旦说话,立遭猛火焚烧,一时三刻,便会化为脓血。怎么样?我介绍的可还完整?”
大鹏雕都听傻了,心说这厮怎么比我自己都了解我的宝贝?
却听李智云又道:“你这个舅舅当得真值啊!一封信到灵山,五百阿罗都来迎接;一纸简上天庭,十一大曜个个相钦;四海龙王与你为友,八洞古仙与你约会;十殿阎君以兄弟相称,社令城隍以宾朋相敬。如此多的仙界大佬与你称兄道弟,平起平坐,玉皇大帝都得让你三分,这还不算……”
大鹏雕听得一愣一愣的,心说我有这么牛逼吗?不过貌似他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陡然醒悟,这小子一定是在拍我马屁,想让我饶过他,哼哼,想得美!听完马屁照杀不误!
都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论是神仙还是凡人都爱听好听的,大鹏雕自然也不例外,于是强忍着揭开瓶盖把李智云吸进去的冲动,要把李智云的话听完。
只听李智云又道:“不仅如来佛祖赠你金、银、琉璃、珊瑚、砗磲、赤珠、玛瑙这佛门七宝作为炼器材料,还有太上老君帮你炼制八卦乾坤,要说这宇宙中有哪件法宝是兼具佛道两家法力的,则非你这只阴阳二气瓶莫属!”
大鹏雕听得心花怒放,不禁开怀大笑道:“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想求饶了是吗?”说到此处陡然笑意全消,厉声道:“没门儿!你必须得死!”
大鹏雕其实是个很有心计的神禽,只凭他后来在狮驼国甘愿低调地做个三大王,却让青狮白象替他去麻痹孙悟空、最后才亮出真本事将孙悟空一举成擒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何等的工于心计。
这样的人当然不会因为听了几句奉承话就改变初衷。
李智云就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还真是个急性子,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啊。”
大鹏雕冷笑道:“说,你尽管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能让我改了主意!”
李智云道:“我想说的是,你这阴阳二气瓶看似独一无二,宇内独步,其实却是上了如来和老君的当了,这东西非但算不得宝物,甚至……它就是个垃圾!”
“什么?”大鹏雕顿时暴怒,说道:“你凭什么说它是垃圾?讲出理由来!”
李智云道:“佛道两家本来就是泾渭分明的两个路子,你让太上老君炼制佛门的七宝,是想让道家的炼器法术跟佛门的炼器材料相得益彰,这可能吗?这就好像你拿着一条鱼去找一个只懂得炖狗肉的厨子烹制,做出来的红烧鱼能好吃吗?”
“呃……”大鹏雕很想辩驳,但怎么听都觉得李智云说的有理,一时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却听李智云又道:“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你这瓶子里的四十条火蛇和三条火龙都成了不伦不类的玩意,火蛇不具火毒,火龙没有凶焰,烧个凡夫俗子或许还能凑合,把我吸进去,就跟冬天里给我取暖一样,不是垃圾是什么,是暖气啊?”
大鹏雕听了就不禁羞恼万分,他很不愿承认李智云的说法,但是李智云又把这瓶子里的内容说得分毫不差,正绞尽脑汁想找出李智云的一点漏洞来反唇相讥时,李智云又说道:“而且你这瓶子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什么缺陷?”大鹏雕立即紧张起来。
“那就是被装进瓶子里的人只要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你这瓶子里的火就永远都烧不起来,我说的对不对呢?弟弟啊,说你傻你还不信,你就是让太上老君给坑啦。”李智云痛心疾首地说道,就好像太上老君坑得真是他亲弟弟一样。
大鹏雕终于恼羞成怒,厉声道:“就算烧不起火来,我也得先把你装进去,让你永远都说不了话,永远都出不来!”说罢再也不听李智云说什么,揭开瓶盖,推动瓶口对准了李智云,喊了一声:“吸!”
这一声喊过,只听空中陡然响起凄厉呼啸的风声,李智云的衣服顿时鼓胀起来,眼看着就要被吸进瓶口,只听李智云无奈地说了一句:“既然这样,我就进去玩一玩,待会儿万一我在里面说漏了嘴,你可得把我放出来。”
“哈哈哈哈……你终究是害怕这瓶中的烈火的!”金翅大鹏雕转怒为喜,却没有半点心慈手软,再次喝了一声:“还不给我吸他进去!”
众人再看李智云,却见他的身体倏然变小,如同一条被激流左右的游鱼一般,陷入了瓶口,大鹏雕立即盖上了瓶盖。
地上众人见此情景齐声惊呼起来,尤以江家母子为甚,母子两人已经不是惊呼,而是放声大哭。
母子两人一边哭一边祈祷:你在瓶子里可千万不要说话啊,我们想要救你却没这个本事,甚至想要替你去死都没有这个能力!
正哭的无法抑止时,却忽听瓶子里有人大声喊叫:“咦?我怎么进来了?不对不对!你这瓶子吸错了人了!我不是李智云啊!我是席叶奇!啊……火!你别烧我啊!我不是李智云!”
江家母子听到这句话立马就不哭了,因为她们听得出来这的确是席叶奇的声音,连忙转身去看左近,却见之前跌坐在地上的席叶奇果然已经不见。
大鹏雕也懵逼了,他听得出来瓶子里面根本不是李智云在说话,但是李智云去哪了?四处找了一遍,居然没看见李智云在哪。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