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笔趣-949章 唐文耀推薦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两个监控视频在同一个电脑屏幕上显示,左侧的是冯娜发现的可疑人员,地点位于长丰小区附近的街道。右侧的是齐尚海发现的可疑人员,地点位于墨香书院小区周围,一个胖壮的快递员在案发时间出现。
韩彬仔细观察、比对两个视频,研究了一番后,语气笃定道,“视频中的这两个可疑人员应该是同一个人。”
冯娜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皱眉道,“韩队,您确定吗?长丰小区附近的可疑人员头发比较长,人也比较瘦,看起来个子也高一些。跟墨香书院小区的那个胖壮快递员外形差很多。”
韩彬指着视频,“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视频一直没有拍到正脸,说明嫌疑人是有意识的躲避摄像头。你所谓的外形差很多,并不是外貌诧异,而是指的体型差异。
咱们先从发型说,头发长一点很简单,戴个假发套就行了;至于身体更加胖壮,大冬天的,多穿一件羽绒服,多套一条棉裤,身形就会显得臃肿很多;至于身高就更简单了,只要换上一个鞋跟稍高一些的鞋子,再加上体型瘦一些,就会显得偏高。
以上这些都不过是表象,只要稍微的伪装一些就能做到,一个人的走路姿势很难改变,你们仔细的观察,这两个人的走路姿势、步频、幅度完全一样。
从足迹鉴定的专业角度来说,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是同一个人。”
朱家旭俯下身,拿着鼠标点开视频,观察两个人的走路姿势,他看的很认真,连续播放了数次,两次正常速度,三次放慢了速度,直到腰有些酸的时候才站起身,“虽然我不是很懂足迹鉴定,不过我仔细对比两个视频中的可疑人员,发现他们的走路姿势的确很像,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
周围的队员也一直盯着屏幕看。
张顺谷附和道,“我也觉得这两个人的走路习惯有些像。”
何英生道,“对对,他们走路的时候都习惯性的去摸裤兜。”
齐尚海点点头,“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两人的确有几分相似……”
韩彬伸了个懒腰,“行了,接下来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查清楚这个人的行踪后,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是。”
看到韩彬要走,朱家旭客气道,“韩队,我送您。”
韩彬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了,你带着他们查吧,这个线索很有价值。”
说完,韩彬出了二组办公室。
这个线索对于韩彬来说的确是意外之喜,之前,他推测出很可能是雇凶杀人后,知道杀手是专业的,行踪很难被追踪到,就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将调查的方向转移到雇主身上。
现在成功找到了可疑人员的踪迹,等于是多了一个希望。
条条大路通罗马,别管是哪个线索有了突破,对于案件的调查都有重大的帮助。
……
关于821案件,有一个重点涉案人员韩彬还没见到,就是死者姜素丽的丈夫唐文耀。
现在南塘村拆迁,唐文耀家可以获得三套房产,可以说是姜素丽死后的最大获益人。
获利者并不一定的凶手,但绝对有着巨大的嫌疑。
李琴和祖大伟两人负责调查821案件,唐文耀也是他们联系的,据唐文耀自己说他最近身体不好,在住院。
下午四点左右。
韩彬、李琴、祖大伟三人来到了琴岛市第五医院。
来之前,李琴已经跟医院方面核实过了,唐文耀的确在住院,不过他的身体没有太大的事情,只是冬季预防性的输液,可住院,也可以不住院。
在医生的带领下,韩彬三人找到了唐文耀的病房。
看到屋子里来了三个陌生人,唐文耀有些意外,得知韩彬三人的身份后,更多的则是惊讶。
李琴一直负责跟唐文耀联系,主动开口道,“唐文耀,我是琴岛市公安局的李琴,之前咱们联系过,你应该还记得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记得,记得,李警官您好,我还想着等出院后去趟医院,没想到您先来看我了,惭愧,为了我老婆的案子,还专门让您跑一趟。”唐文耀大约五十多岁,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有些慌忙的站起身。
李琴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韩队长,也是821案件现在的负责人。”
唐文耀赶忙走过来跟韩彬握手,“韩队长,您真是年轻有为,我爱人的案子麻烦您了。”
韩彬看到他手上还扎着输液管,挥了挥手,“唐先生,您坐下说。”
诡夫难缠 小鱼不吃
“韩队长,你们也别站着,那边有凳子,都坐。大冷天让你们跑一趟,我真是过意不去。”唐文耀招呼道。
韩彬开门见山道,“唐先生,我们今天过来是想了解一些821案件的情况,不知道您现在的情况方不方便做个笔录。”
“方便,方便,有什么想问的您尽管说,能找到杀死我老婆的凶手,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韩彬问道,“您家一共有几口人?”
“四口人。”
“都有谁?”
“我,我老婆姜素丽,我大儿子唐炳辉,我女儿唐彩叶。不过我儿子平常不在南塘村住,那离他工作的地方比较远,他就近租了个房子。”
“就你们四口人?”
“对。”
“那崔绍海呢?”
“他……他是我老婆和前夫生的孩子,他被判给了我老婆前夫,没跟我们一起住,来往的也不多。我就没把他算进去,要是打我老婆那边算,我们也算是一家人。”
韩彬道,“姜素丽死后,她的遗产是怎么分配的?”
“其实都是我们夫妻共有的,六万块钱的现金,还有南塘村的两处宅子。考虑到崔绍海不是南塘村的人,也不会在那边住,我就没分给他南塘村的房子,而是将我们夫妻共有的六万多块钱现金都给他了,也算是给他的补偿吧。”
韩彬在笔记本上记了一下,“你觉得这么分合理吗?”
总裁的蜜糖宝贝
唐文耀答道,“没问题呀,您想想他就占一个股,最多能分到四分之一套的宅子,他也没法住呀。我把属于我本人的三万块钱现金也给他了,等于是给了他补偿,他自己当时也挺高兴的,我媳妇娘家那边也没说啥。”
“可是据我所知,南塘村的房子拆迁了,你们那两个宅子可以换三套房子,这里面的价值可远远高于六万元的现金。”
唐文耀笑了笑,“感谢国家的政策吧,给我们这些穷苦老百姓一个翻身的机会,也算是运气好。”
韩彬道,“崔绍海可不太认同你的说法,他觉得自己受骗了。”
唐文耀耸了耸肩膀,“现在是法治社会,他要是不满意,他可以去告呀,我没问题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韩彬追问,“除了那六万元的现金和两处宅子,你和姜素丽还有其他的财产吗?”
唐文耀摇头,“没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姜素丽出事的?”
唐文耀露出回忆的神色,“那是18年的8月21日,对,那天我出去上班,回到家就发现我老婆没在,只有我女儿一个人,打哪之后我就没见过她。”
“你几点到的家?”
“晚上六点多。”
“你女儿几点回的家?”
“晚上五点多。”
“确切时间?”
恶魔行
唐文耀迟疑了片刻,“这我记不清了。”
韩彬继续问道,“你什么时候报的警?”
“八月20号下午报的警。”
“详细时间?”
“八月20号下午三点多,对,三点二十吧。”
“为什么隔了二十多个小时才报警?”
未婚先宠:金主老公请矜持 佳佳的热干面
唐文耀叹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事怎么说呢,也怨我吧,那两天跟她吵架了。我以为她是故意气我才离家出走,真没想到她会出事。”
“你们两个为什么吵架?有什么矛盾?”
唐文耀拍了拍脖子,露出一抹苦涩,“还不是钱闹的,她儿子……也就是崔绍海要结婚,她前夫没那么多钱。姜素丽就想着拿我们家的钱补贴崔绍海。
其实,一开始我也能理解,我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但她要的钱太多了,一开口就是五万块,我们总共才六万块钱,都给了崔绍海。我们以后花啥,我还有一儿一女,儿子也快结婚了。女儿还在上学,都要花钱。
我也有我的难处,就不同意嘛,姜素丽就挺不高兴的,我们就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