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hy5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討論-第三十七章.天晴了,雨停了…相伴-8dls9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噼啪!
激荡的雷光爆散闪烁之间,现出了慈航普度一瞬的身形,只见他身上甲壳破碎,浑身的焦痕,两旁身侧那密密麻麻如同剃刀般的锋利蜈蚣足,都被天劫劈碎了大半,怎是一个凄惨可言。
而那天穹之上的雷劫也没有给他什么多余的喘息时间,第一轮天劫雷光结束之后,下一轮的天劫便已经又再次酝酿完毕,化作一道粗大的雷柱瞬间从高空之上直射而下。
别说是慈航普度了,就连陆植都不禁有些变了脸色,赶忙便出手引导溢散了几分那劫云之中的雷光,给慈航普度缓解了几分天劫的威力。
要问他为什么会关心慈航普度的渡劫,甚至不惜插手进他的天劫之中,为其分担压力…那是因为百姓们体内的蜈蚣妖卵还没有完全祛除呢,所以慈航普度现在还不能死!
因为插手他人天劫的缘故,那天穹之上的劫云顿时翻卷涌动着分出了一部分的力量,凝聚成雷罚,当头便朝着陆植劈下!
陆植目光微微一紧,也不敢大意,抬手在身前虚划出两条阴阳鱼,追逐着化作一道黑白太极图挡在了自己头顶之上。
轰!
惊雷落下,瞬间狠狠的轰击在了太极图上,半空之上顿时爆开了一阵璀璨刺眼的雷光迸射而出,真元所化的太极图也被轰散了大半,溢散成点点灵光消逝在半空。
陆植抿了抿嘴,压下胸前那翻腾的气血,又往慈航普度那方望了一眼,在他的从旁协助下,那蜈蚣精好歹是勉强又撑过了一轮雷劫。
趁着这短暂的几息空挡,陆植再一次全力催动起术法来,那漫天的疾风骤雨顿时化作瓢泼暴雨,像是天河倾泻一般朝着下方的京城倒卷而去。
哪怕是‘水淹七军’也好,必须要加快几分速度了,以慈航普度这雷劫的恐怖威力,他还能撑几轮根本就是未知数。
若是不能赶在他之前解除掉京城百姓们身上的隐患的话,事情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湍急的暴雨几乎连成了一片,只不过是短短十几息的光景,京城街面之上的积水便已经能没过脚面了。
海量的雨水,携带来了大量的造化之力,雨幕之中,隐隐有丝丝翠绿色的造化之气呈现。
高空之上的电闪雷鸣与连绵不绝的暴雨,不知道将多少人惊醒了过来。
但奇怪的是,这场暴雨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压抑沉闷之感,也无甚水煞寒意,反而让人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就连那些每逢阴雨之天,便浑身酸痛难耐的人,都没有什么犯病的感觉,甚至感觉僵化的关节之中传来了阵阵轻松暖意,精神都好了不少。
“嘿,还真是奇怪了,今夜这么大的暴雨,我这老寒腿居然不疼了?反而连那股沉坠僵硬感都消失了…”
“今夜这是怎么了?怎么惊雷阵阵,暴雨连连的…不会是有什么征兆预示吧?”
“呕!”一名躲在屋檐之下避雨的更夫,正抬手拍打着被雨水侵湿了的衣服下摆呢,突然便感觉腹中一阵翻涌,忍不住低头呕出了一口酸水。
哗啦..
只见那更夫一口酸水呕出,那酸水之中,竟裹挟着数枚蚕豆大小的黑红色卵状物!
这这便是慈航普度种入这京城百姓们腹中的蜈蚣妖卵!
随着京城之中汇聚的造化之气越加浓郁,那些潜伏在百姓体内的蜈蚣妖卵渐渐的失去了生息,被造化之气所湮灭,化作了死胎。
而天穹之上那连绵不绝的暴雨,也开始缓缓减弱,平息了下来,半个时辰之后,这场湍急的暴雨终于收住了雨势,缓缓雨散云消。
陆植低头看了一眼脚下已经积水颇深了的京城,暗道了一声抱歉,不过受点水淹洪涝什么的,也不打紧,最多就是损失吊财物罢了,至少比丢命要好多了。
另一边,那遮天蔽日般的雷劫乌云也已经缓缓消散了开,慈航普度的化龙劫也已经结束了。
陆植转头看过去了一眼,不禁眉头微挑…那蜈蚣精居然还活着,难道还真让他成功度过雷劫了?
只见半空之上,漂浮这一团盘成螺旋状的巨大漆黑焦炭,赫然正是那慈航普度的蜈蚣妖躯。
陆植隐隐感觉到,那团焦炭物中,还有着几丝生机,也就是说,那慈航普度肯定还未死。
咔咔…
几声脆响,只见那团焦炭之上,骤然崩裂出数道裂纹来,碎屑粉末簌簌落下,一根弯刀般的红色节肢从里面撕开了那厚厚的焦炭层!
轰!
焦炭轰然爆碎,漫天的碎末粉尘间,一颗似龙非龙的狰狞龙首从中探了出来!
陆植目光一凝,没想到这蜈蚣精还真有几分运道,竟真的让他蜕变出了几分真龙之躯。
不过仔细的打量了几眼慈航普度那怪异的模样后,陆植顿时发现了不对。
那慈航普度,分明就是在最后的天劫中,用了什么诡异妖法,强行躲过了最后几波最强的天劫,以邪门歪道之法,提前结束了这场化龙劫。
所以如今的他,就只是脑袋有几分朝着那真龙蜕变的迹象,但还是保留了大部分蜈蚣脑袋的模样,而身体更是没有发生半分转变,仍旧还是那副丑陋的千足蜈蚣之躯。
这样的化龙,可当真是个笑话一般,与其说他是成功渡劫化龙,还不如说他走了邪门歪道,强行给自己转化的更加丑陋不堪了,别说是龙了,连蛟他都配不上!
陆植嗤笑出声道:“慈航普度,你谋划了这么多年,费尽了心思,就为了给自己脑袋上长出几片鳞片吗?”
那慈航普度这一番化龙,除了脑袋有了几分龙化的模样,还长出了几片所谓的龙鳞之外,连龙角龙须都没有,一双眼睛仍旧是那绿豆大的蜈蚣眼,看起来别提有多么的丑陋恶心了。
“你这该死的牛鼻子!”慈航普度口吐人言,“若不是你这牛鼻子,本法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今日!本法丈就要吃了你!以偿我化龙失败之恨!”
陆植嗤笑:“哦?你这蜈蚣精,如今却是口气不小吗?”
“若是你当真化龙成功了的话,贫道或许还会高看你几眼,但就凭你现在这全无半分真龙神骏的丑陋模样,也想要与贫道为敌?”
“哼!”慈航普度一声冷哼,“你这牛鼻子,别虚张声势了!先前召来那场暴雨,洗涮这京城,帮那些凡人们解毒,已经消耗了你不少法力了吧?”
“真当本法丈不知道呢?另外….还要多谢你,帮本法丈分担了那雷劫天威,要不然的话,本法丈今日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渡过此劫。”
“既然你那么看重那些凡人们,那么作为报答,本法丈便将你和这京城百姓全都吃了!以你们为血食,蜕变真龙之身!”
话音刚落,便见慈航普度猛地张口朝陆植喷射来了一股紫黑色的毒水,还未近身,陆植便闻到了一股让人作呕的强烈腐臭之气,显然毒性不小。
陆植微微眯起了眼睛,也不硬抗,一个闪身便避开了那道毒液喷射。
正如慈航普度所说的那般,催动造化青莲将造化之气融入雨水之中,为京城百姓们祛毒,的确已经消耗掉了他大量的真元,但这蜈蚣精若是以为如此便能对付他,也当真是想太多了。
陆植手掌一翻,玄火鉴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但想了想后,陆植又重新将之收了回去。
毕竟这蜈蚣精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了几分龙属之相,一身躯体以及妖魂,还是有些作用和价值的,用玄火鉴一把火将他焚了的话,倒是有些可惜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