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et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二百四十四章:邁巴赫推薦-dg9jt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绕城高速上,奔驰S500以60公里的时速奔驰着,雨水被轿车拍在了车窗上像是一只只纤细如骨的手扒在上面用力地拉拽出长而蜿蜒的水痕。
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天色依旧很暗,视线穿过高速路外向天边看去,青色不透光的云一直铺到视线的尽头,这座城市总是那么晦暗又多雨,让人想起漫画作品里的哥谭,那座全年都被阴影笼罩不见阳光的影子城。
林年单手把着裹着羊毛绒的方向盘,右手划拉着车载CD准备放歌,这种雨夜如果不放些什么歌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上手开车,之前从来都是看别人开,但现在真正摸上手了感觉也就那样,再加上这辆车还是自动挡的,不需要踩离合,玩起来自然比电玩城里的极品飞车难不到哪儿去。
车主,也就是被抛在机场的中年男人预下载的歌单挺有意思的,大部分都是20世纪30年代流行的爵士乐,少部分爵士和摇滚融合的JAZZ-ROCK风的歌曲,那个时代正是爵士乐黄金时期,走在街头上若是听见从未听过的歌曲,便叫他爵士总是没有错的。
歌单顺着上次播放的记录继续播放,罗丝玛丽·克鲁尼的《sway》,难得的林年居然听过这首歌,地点记得还是上次在学院的淳咖啡里跟林弦和曼蒂喝下午茶的时候,满是爵士风情的伴奏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该说果然好歌无论经过多少年代都会被世人追捧喜爱么?
奔驰S500在无人的高速路上持续加速,从60km/h到70km/h再到80、90直至限速的120公里每小时,如果打开窗户一点就能听见鬼哭一般的风嚎声掠过耳侧,但在车门、车窗关死的温暖车厢内只能听见女人悠扬、摇摆的歌喉和渐强渐弱富有打击感的爵士乐。
林年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点着脑袋,掏出手机边以一百二的时速飙着车,边刷着积累的短信(非七阶刹那人士请勿模仿),这段时间他一共收到了四五十条短信,大部分都是没有备注的手机号发来的,大多都是本部学院里靠各个门路弄到他手机号的学员。
每天手机里接到的短信五花八门,看都看不过来,有要他加入社团的,有要跟他谈恋爱的,有要找‘S’级定个时间再打一场的,也有找同学院的男同,更过分的是还有找女同的…找女同能找到他的手机上来他就觉得离谱。
他有次烦不胜烦了还专门在守夜人论坛上开了个帖子,专门挂每天收到的离谱短信,那条帖子已经被芬格尔加精在了精品帖里,每个星期保持高强度更新,算是本部学员们不可多得的固定乐子来源之一。
照例一目十行过滤了所有垃圾信息,批量删除之后手机里就只剩下了寥寥几条熟人的短信,林年最先点开的是来自本部诺玛的信息,里面提醒他所有的装备以及随身物品都整理在了执行部的专配箱内(也正是他从飞机上提下的金属箱)。这次是个人任务的原因,诺玛悉心提醒她会二十四小时实时定位林年的手机位置,随时都可以向本部申请战术支援,离任务地点最近的一切资源都会优先配给他。
招魂師 冷悠兒
把诺玛的短信标记成了已读,又点开了下一条短信,是曼蒂发来的,里面还附了两张照片,内容大致说她回西班牙的老家享受生活了,这个月份巴利阿里群岛上每天都是大太阳,沙滩边上帅哥如流云,都是胸肌能开啤酒盖的猛男哥哥们,她端着西瓜躺太阳伞下没一会儿就分不清楚西瓜里蓄满的到底是水果汁还是她自己的鼻血。
配图是一张景深拉满的艺术照,天色是傍晚,日落余晖给海洋彼岸染了最后一抹红,金发的女孩趁着暮色坐在沙滩边的椅子上,翻涌着白沫的海水卷裹椅子腿,椅子边上燃着一团火照亮了她的半身,光与明的界限使得整个人凸显得神秘而又富有韵味。
但下一张图片就是女孩儿被风吹歪的火烧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摄像师十分精准地抓拍到了这一幕,跳起的女孩在照片里腾空着活像受惊的猫,脸上的表情也极为丰富截下来可以当表情包用。
——该说不愧是师姐吗?
林年标记短信已读点准备点开下一条来自自家老姐林弦的短信,只是这时候一只纤白的手从副驾驶的位置伸了过来挡住了他的手机屏幕,女孩悠悠的提醒声随后再到:“开车看路。”
天才萌寶失憶爹地 喵了個魚的
林年抬头看向路况,不知何时自己看照片的时候把车开到了紧急通道边上,不远处一辆抛锚的小轿车闪烁着红色的尾灯,这个距离如果林年不打方向盘再过数秒他们就会撞在一起,一百二十的时速车毁人亡都是轻的了,驾驶座上的人估计会被这种距离给撞成细细的臊子。
但幸亏有人提醒,林年轻轻一抽方向盘,S500离开了紧急通道,从而避免了悲剧的发生,可饶是如此林年额角也出了一滴冷汗,但还没滴落下去就被一旁副驾驶不知何时坐得舒舒服服的金发女孩伸手给抹掉了:“不用谢。”
刀客在古代 我要穷疯了
“你怎么出来了?”出了刚才那档子事情,林年自然没有再看短信的心情了,熄灭了手机屏幕揣进了怀里,侧眼看向身边赤足抱着双腿蹲在真皮座椅上的金发女孩。
“想出来就出来了呗,就算是在美国过了16周岁的青少年考取驾照后上路也是需要老司机陪同的,现在就是你的陪驾。”金发女孩说着还十分严谨地把安全带拉了下来系上。
这时林年也才发现车内飘向的音乐不知何时变了曲风,从一开始的爵士变成了钢琴曲,曲风十分具有辨识度,少年宫蹭过几节钢琴课的林年粗略猜测应该是贝多芬?这首曲子他曾经在高中的时候倒是经常听柳淼淼弹。
…或者说现在他听到的钢琴曲根本就是金发女孩从他记忆里节选出来的一段,因为听到高潮时他注意到了有一两个错音,以前柳淼淼在弹到这里时也总是错音。
“贝多芬的暴风雨奏鸣曲第三章啦,考级必谈曲目,不少艺考生手茧子都要弹出来了,就弹得这首,不得不说钢琴小才女的名号也不是吹的,能在曲子里弹进属于自己的感情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毕竟在成百上千遍的枯燥重演中热情很快就会被消磨干净的。”金发女孩抱着膝盖把下巴靠在上面侧着脸盯着驾驶座上的林年。
洪荒長生問道
“你喜欢这首曲子?”林年问。
高速公路到了末端,前面就快进到高速路收费站了,于是他开始减速,大雨中的奔驰S500逐渐降速了下来。
“不,我只是觉得这种时候放这首曲子很应景。”金发女孩看向窗外的大雨,“就你记事以来这座城市经常下雨不是吗?就像天上的乌云里住着兴洪的龙王,每一次卷过都会带来一场瓢泼的雨水。”
“沿海和气候问题罢了…你出来就是专门为了提醒我别出车祸吗?”林年抽空又看了一眼金发女孩,总觉得这个主儿钻出来的时候总没好事儿,他这次回故乡的城市要处理的任务的确充满着诡谲的气味,但他现在都还没进城,只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金发女孩钻出来的意义是什么?难道她真的觉得刚才自己走神的一瞬间会出车祸吗?
孽世緣之雙生 閑貓
“危险驾驶还有道理了?”金发女孩啪一下伸手在林年脑门上一个暴栗叩了下去,砸得后者龇牙咧嘴的。
“…我的错。”被读心的林年只能干脆地承认错误。
“下次给我去把驾照给考了…不然不准开车。”
“你说话怎么那么像我姐?你才多少岁就开始管我了。”林年白了她一眼,也不是第一次见这女孩了,他也基本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性,这女孩感觉在危机以外的时候心理年龄就跟她的外表一样约莫13、4岁的样子,喜欢吃甜食,甜食里又独爱蓝莓口味,尤其喜欢看少女漫,每次现身作祟消失前都嘱咐着林年多翻几本少女漫画给她看,如有不从当晚必然会出现在他的噩梦里兴风作雨,活像个缠上他的幽灵。
“五十步笑百步,你自己都还未成年呢,之前我吓唬你那金发师姐你其实没满16岁的时候,你师姐吓得脸都白了(美国法律规定16岁才抵达‘同意年龄’)。”金发女孩抱手冷笑道。
茅山之鬼道长
“那也轮不到你教训我…”林年叹了口气,减速在了收费站前降下了车窗,倒也不怕身边的金发女孩被人看见,除了他自己以外这女孩儿就算不穿衣服走在他身边都不会有人发现。
可奇怪的是,脑袋探出车窗后林年发现收费站里居然没人,里面空空荡荡的灯也没开,整个高速路出口在大雨中寂静一片。
魔域之路 貝貝
“还没上班?”林年没怎么上过高速不了解收费站的具体运作,可现在看来没人卡他倒也少了很多可能发生的事端,只是没人收费前面的关卡不升起来就显得异常麻烦了,难道真让他撞过去吗?车主大概会心疼地开黄金瞳跟他拼命吧?
我愛的人
“你不是说你懂得多吗?这种情况怎么办,我下车去人工把他升起来还是直接撞过去?”林年转头看向金发女孩随口寻求意见,但他却发现坐在副驾驶上金发女孩忽然不说话了,静静地坐在那里平视着收费站外的雨夜。
当青梅竹马遇上高富帅
他也随着女孩的视线看去,在昏暗的视野中,大风吹拂着雨水砸在青色的公路上,行道树被大风吹得向同一个方向弯腰。乍一看去道路两侧侧弯的黑影莫名像是俯首作揖的死侍,请着下高速从收费站出来的车辆踏上前方的道路。
能见度极低的昏暗黎明中,一道灰色的“虹桥”架在了雨夜里,沿着灰蒙蒙的天一直延伸到天际的尽头,画出了一道无限延展的弧。
那是一条风雨中的高架路,路上见不到任何的光影,越是往它的深处看,越是会被黯淡的天光所吞没,滂沱大雨里的翻卷的云层像是黑龙的鳞片,没有闪电织过根本看不清上面繁密冗杂的花纹。
“怎么了?”车内,握着方向盘的林年问她。
恋上复仇三公主 小丽、
“没什么。”金发女孩淡淡地说。
“到底怎么了,你这样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林年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浑身的肌肉渐渐收紧了,在车窗外的一片雨声中悄然环绕整个无人的收费站。
“唉…”
安静片刻后金发女孩终于又开口了,只是张口便发出了一声无端地叹息,她看向林年眼中出现了一抹愧疚:“…我真的是想警告你的,只是没想到祂会来得这么快。”
警告?
警告什么?
“祂”又是谁?
林年还没问出口,一阵刺眼夺目的光芒骤然从奔驰S500的后视窗外照来,白色的光芒从后视镜里射来瞬间夺走了他的视力,他下意识抬头挡住了光,抬头看向后视镜里,却只看见黑色的雨夜中一对如神眸般的大灯正高速向他逼近!
那是一辆从高速路上疾驰而来的黑色轿车,引擎咆哮得像是怪物,数吨重的车身带着加速度全速冲下了高速路,在它亮灯时距离奔驰S500已经不足五十米了!
林年在这瞬间瞳孔微缩毫不犹豫地进入了三阶刹那,准备拉开车门逃出去,只是身边的金发女孩再度叹息了缓缓闭上了眼睛不想亲眼目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咔。
林年并没有得愿以偿地拉开车门。
整辆奔驰的车门不知原因地从内部彻底锁死了。
在车祸发生的前一个刹那时,林年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
如果他在意识到车祸即将发生的时候,一开始进入的是五阶甚至更高阶的刹那,那么在发现车门锁死的情况下他还能有机会破窗掏出…可现在他正处于一阶刹那,2倍速显然不足够他完成这一系列的抉择和行动。
一瞬的误判让他丢失了最佳的逃生机会,也为他接下来的“觐见”打开了大门。
黑色的轿车撞在了奔驰的车尾上,巨大的推力把林年压在了方向盘上,安全气囊瞬间全部弹出,奔驰S500的喇叭响彻死寂的收费站!
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让人来不及反应,就像夏季响彻天穹的暴雷声,没有闪电的预告,只有沉重催人崩溃地雷吼声!
奔驰S500中,驾驶座上的林年按下安全气囊,陡然回头看向后方,想看清楚撞他车尾的人是谁。黄金瞳金芒高涨,他的视线穿过那刺目的白色车灯,在白茫茫一片里他只看清了一个标志,那是由两个M拼成的车标。
正暴躁地抵着奔驰S500冲出收费站的车,竟然是一辆昂贵的迈巴赫,在他的驾驶座上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