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407:杳杳保胎(以後早上的叫一更)熱推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四十分钟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郑医生看完,说了声:“恭喜。”
戎黎刚要松一口气——
“不过HCG值偏低,有先兆流产的症状。”
“孩子能留吗?”
家属声音都有点抖了。
郑医生安抚:“别紧张,没那么严重。”
怎么可能不紧张,戎黎出了一手的汗:“用不用住院保胎?”
“症状比较轻,但我建议住院。”郑医生看向徐檀兮,说:“你发我的药品名和住院的病例我都看过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孕四周内,大多数的药物对胎儿的影响都遵循‘全或无’的原理,要么保不住,要么没影响,一般不会增加畸形风险。现在胎儿月份还太小,先保胎,后面再观测,如果有情况的话,再终止妊娠。”
徐檀兮双手覆在小腹上,下意识地轻抚。
戎黎脸上神色复杂,懊悔、慌张、担忧,还有初为人父的茫然和错愕。
郑医生从医多年,什么夫妻没见过,这一对显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两位也不用太紧张,尤其是孕妇,放松情绪很重要。另外,症状比较轻,可以适当活动,但不能剧烈运动,多休息,保证睡眠和营养。”郑医生看向孕妇家属,“切记,要禁房事。”
戎黎愣愣地点了头。
看完诊之后,徐檀兮去打了保胎针,然后卧床休息。
戎黎在她病床前守着。
后背垫得很高,她靠着床头在输液:“别皱着眉了,不会有事的。”
色 戒 小說
戎黎依旧眉头紧锁:“对不起杳杳。”
“对不起什么?”
“让你受苦了。”他伸手,想摸摸她的小腹,摸摸腹中的孩子,手指僵了僵,又收回去。
徐檀兮抓住了他的手。
“不要说对不起。”她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腹上,“戎老师,恭喜啊,你要当父亲了。”
父亲这个词,对戎黎来说很陌生,他的生父戎海没教过他什么叫父亲。
她小腹平坦,其实什么也摸不出来,但他还是有一种很奇怪、也很强烈的感觉。
说实话,喜是有,但怕更多,怀胎要十个月,这还没到一个月,她就要开始受罪了,他怎么喜得起来。
他问徐檀兮:“你开心吗?”
徐檀兮点头,眉宇也有愁容,但眼里有笑意:“嗯。”
那就行。
她喜欢就行,他会爱屋及乌。
就这样,徐檀兮又住进了医院,挂了一下午的保胎盐水之后,她没有再出血,腹痛也好了很多。
早 安 寶貝
晚上孟满慈和任玲花都来了,拎几大袋东西,吃的用的都有,甚至还有孕妇装。
孟满慈又欢喜,又心疼外孙女:“不能胡思乱想,越想就越怕,你就好好养身体,照医生说的去做就行。”
“嗯。”徐檀兮气色好了很多,“爷爷和外公回南城了吗?”
孟满慈说:“下午回了,你爸在云城拍戏,你住院的事我还没告诉他。”
“不用告诉他,不然他又要来回赶了。”两个老人上了年纪,徐檀兮不想她们操劳,“外婆,您和奶奶也回去吧,戎黎会在这里照顾我。”
任玲花昨天还说水土不服,孟满慈担心家里养的那几只鸡,谁想徐檀兮今天查出了有孕。
两位老太太自然是走不成了。
“回去了也放不下心。”孟满慈说,“我跟你奶奶留在这边,等你情况好点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那爷爷和外公就没人照料了。”
“他们两个老头子有手有脚,放心饿不死。”任玲花起身去给徐檀兮盛汤,“你就好好养胎,其他的别劳神了。”
戎黎在病房外面给程及打电话。
“干嘛?”
“再帮我管几天人,我还要过一阵子才能回南城。”
任玲花和孟满慈人都在帝都,戎关关没人管,他只好扔给程及了。
林禾苗正在教戎关关写abc,已经有十几分钟没理程及了,他有点烦躁:“又出什么事了?”
“徐檀兮在医院保胎。”
程及给愣了一下:“怀上了?”
是狗说的,想晚点要小孩。
呵,男人。
狗男人。
戎黎嗯了声。
“行啊你啊。”程及被喂了柠檬,酸得要死,“本来我还打算带林禾苗出去玩,托你弟的福,只能在家里耍了。”
戎黎毫无诚意:“抱歉。”
肉麻煽情的就算了:“虚的不要,钱记得给到位。”
戎黎挂了电话。
孟满慈这才走过去:“你还没吃晚饭吧?”她把保温饭盒递给戎黎,“先吃点东西。”
戎黎双手接过去:“您和奶奶吃过了吗?”
“我们来之前就吃过了。”对了,孟满慈嘱咐,“杳杳怀孕的事,先不要说出去,等三个月之后再说。”
“不能说吗?”
“也不是不能说,就是习俗而已。”
他一副很懊悔、懊悔得想杀人灭口的表情:“我已经说了。”
“……”
孟满慈只好安慰了:“没事,说了也不要紧。”
戎黎没心情吃饭了,去网上查为什么不能说,什么理由都有,迷信的不迷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