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明尊 txt-第三十四章清羽雲鶴推薦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原来五行玄光只是你的掩饰,掌握五雷才是你真正的本命神通!”
大殿之中乱战一团,有人窥得藏山真人败落,顿时骇然道。
“钱道友莫不是出身神霄派?”
一个清淡如烟的声音忽而道。
那六位化神之中便有人眼中神光一闪,冷声道“风阳子道友曾花费重金,请了神宵派的一位阴神出手,在海外降了一场大雨。他说从中土请了这个钱道人来!莫不是已经暗中投靠了神霄派,才请来了它门内的核心真传,为其炼制转生神丹?”
钱晨心中察觉不对,登时弃了对太上八景炉的镇压。
便见仙殿之中有一道霞光升起,一尊赤发道人浑身法力翻腾,犹如火云滚滚,火云翻腾间扩散到亩许大小,云中显露他宛若神祇的阳神,抬手一压,便发出十数团火光滚滚,犹如火球一般的法器,朝着太上八景炉打去。
那神祇通身的火云也跟着坠下。
钱晨窥得那火球法器,不过是真火凝练而成的虚器,莫说自己的太上八景炉乃是真火的克星,就算是九火炎龙也能轻易张口吞下,不是什么威胁。
反倒是火云滚滚之间,威势内敛,似是藏匿着什么!
他念头一动,五色神光在身后轮转,大袖挥处,身影已然化为五色遁光。
却见钱晨身影闪动间,犹如流星飞逝,飒然远遁,只在太上八景炉上一闪,便即刻消逝不见。
同时分心以业火红莲镇压藏山老祖和应对火发道人,已经让钱晨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若非底牌尽出,暴露身份,他最多也只能同时应对三位化神真人,而且还要落入下风!
好在藏山真人和那火发修士都并未修成本命大神通,一个只得了鞭山移石的搬山之术的雏形,另一个更是只将回风返火,修炼成了火法,否则形势还要更加恶劣!
太上八景炉中,藏山真人已经将自身的元神化为三座山头,抵御着九火炎龙和业火红莲的炼化。
没有钱晨在炉外镇压,藏山真人便可从容施展阳神,从左近搬来诸多灵山的真意,反过来镇压在八景炉上。钱晨身边的两座磁峰便各有一道神意被他借去,化为一股凝滞缠绕的元磁之力,砸在了太上八景炉的炉盖之上。
此时炉身只是微微一震,钱晨抽出手来便可以元磁神雷轻易化去。
随身携带异空间:仙家有泉 萌鸟
但待到那火发道人压下的火云落下,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太上八景炉三支鼎足豁然倾倒。
火云被八景炉反震,破碎了少许,才显露出云中那物——却是一尊古朴斑驳的青铜宝塔,在那阳神的加持之下,散发着凛凛神威。
“神道法宝!”
钱晨眼神一凝,窥探出那青铜古塔的些许底细。
隐藏身份出手的第三位化神,终于也显露了出来!
火发道人的阳神与这件法宝相合,整座青铜宝塔就犹如囊括了天地一般,斑驳的青铜褪去,显露出浑厚辉煌的金色铜胎。塔上有无数恐怖的金色火光在耀动,火光流淌,化为诸多神禽神兽,乃至天兵神将,一起朝着太上八景炉镇压而去。
这塔上缠绕的金色火焰,正是极为罕见的六丁神火!
“纵然是神霄派核心真传,你也不过是一个阴神修士,换做我海外,不过是修成元婴法相的元婴后期罢了!”
火发真人一声冷哼,极是不屑。
金色的神塔在空中一个震动,顿时便有无穷六丁神火喷涌,在空中纵横交错,化为一片炽热恐怖的火海将周围的海水都蒸发,留下大片的空白。
神塔在火焰之中越涨越大,很快便高耸入云,将太上八景炉完全镇压。
火法道人的阳神也将法力探入炉中,准备把藏山老祖解救出来,一旦他那边有两位化神,无论钱晨还有何等神通,却也都无足畏惧了!
“六丁神火妙用无穷,可你终究并非正统神祇,只是借助法宝施展,我又有何惧?”
钱晨微微一笑,并不急迫,只是身后红黑两道神光铺天盖地的暴涨,直冲云霄。
玄赤两道神光,一者火光炎炎,宛若燃天之火,一者波光粼粼,又宛如无底海渊。
两道神光一上一下,覆盖笼罩着火发真人所在的虚空,但见玄光铺入海中瞬息之间便覆盖千里,然后随着玄光收缩,无量海水朝着钱晨汇聚而来。
亿万钧海水化为一个漏斗状的巨大漩涡,凝成一尊巍峨神像,高如山岳一般,两座磁峰都堪堪只及其腰部。
神像四臂舒展,带着四海倾倒的无匹倾压之威,重重砸在了神塔之上,让神塔重重的颤抖摇晃起来。
喷涌的恐怖六丁神火焚天煮海,蒸发了无量海水,但无量海皇法相容纳了方圆千里的恐怖海水,让罗真仙门所在的海域显露出海底的山脉平原来,宛若一片海中的洲炉。
地仙界的海水乃是蕴含微量天一真水,本质比凡水更胜一筹。
如此倾压之下就算六丁神火真在一尊神祇的操控之下,威势比如今还要强横十倍,也无济于事。
“这是他的法相?此人的法相不是九条炎龙吗?”
火发道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人身上怎么有冒出一尊如此恐怖的法相出来,即便是化神修士能修成的法身,也少有如此恐怖的。
非得容纳阳神之后,才有惊天动地之威,若非如此,便只是一具神通凝聚的躯壳。
“五色神光所修的法相,真不愧是丈六金身的预备。这两尊法相自有神意内蕴,由五色神光操控之下,无需我阴神入驻,便能发挥十成威力!”
钱晨显露无量海皇之后,便以火行神光勾动身后的磁峰火脉,从地肺之中招来无边火力,灌注于火行神光之中,同时念头一动,太上八景炉处也突生变故。
八景炉上浮现八种卦象,演化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大造化意象!
“太上八景炉,乃是仿照太上三宝之一的太上八卦炉而成,生为太上三宝之中仅次于我的存在,八卦炉的地位甚至还要在最适宜斗法的太上阴阳扇之上,乃是太上丹道的象征。不会有人真的以为,太上八卦炉真的只能炼丹了吧!”
钱晨招来八卦意象演化八相世界。
天地乾坤倒转,坎离水火颠倒,八个天、地、风、雷、水、火、山、泽旋转起来,将其上镇压的金色神塔骤然调转,反而镇压在了这八相世界融汇的巨大鼎炉之中。
火发道人心中警兆大作,笼罩在阳神之外滚滚火云与阳神一并涌入塔中,归位塔顶。
随后三层的宝塔最顶端的塔尖之处,他阳神坐镇其中,下一层又有两尊化神法身,一者阴暗幽邃,犹如无尽黑暗中的鬼神,一者神光璀璨,乃是一尊神道的信仰法身.
最下一层,却是火光笼罩,清光泛起,由各色灵光构成的神通外相,乃是他所修的神通变化而成。
钱晨在这一刻才窥得他的底细,笑道:“之前你为了掩饰神塔,以青铜古塔的摸样出手,便是施展那阴鬼法身吧!”
“你这尊阴鬼法身之上,却有魔道的种种痕迹,神道法身也是以信仰造就,如此鬼神两大法身,定然是你两种隐秘身份,不知顶着它们做下了多少忌讳之事,如今显露,必有因果反噬!”
钱晨高声道:“诸位,有仇报仇了!”
仙殿之中一尊化神怒吼:“火发!我三徒儿携着门中重宝出去,却从此没了下落,为此我特意请了地卜真人出手,才算的他是招了人暗算,苦苦追查之下,才找到了一丝鬼王留下的气息。为此我还找上了阴山鬼国闹了一场,被黑山老妖一顿毒打,养伤六百年才恢复元气。没想到居然是你化身出手,对付一个元婴小辈,无耻之尤!”
此时八相之中,无穷火力在那离火世界爆发,九火炎龙与火行神光相合,化为一尊身负双翼,有九大真火汇聚的火神法身。
即无量海皇之后,大日火师也犹然显化。
水火两大法身,无穷真火化为的铺天盖地的火光,与那无量海水纠缠在一起,形成一张覆盖千里的水火太极图。
八景炉展开的八相世界,也尽数破碎,融合了八卦,化为水火两重天。
无量海皇和大日火师坐镇两重世界之中,配合着那位陡然出手的化神,由两尊法身所化的二相世界将火发道人的神塔镇压起来,让他一点一点的被那水火太极图,拉向八景炉中!
此时一点烟华降下,至精至纯的青气袅袅升腾。
伴随着一声悠悠鹤唳,云清风淡,毫无烟火气息的一道青烟,竟然生生将那水火二相世界隔绝开来,轻描淡写的破去了水火太极图。
钱晨回首去看,只见那残破的仙殿之中,风阳子一脸颓然的立在其中,被三位阳神合力封锁所有去路,甚至他那尊黑乌法宝,一面魔气隐隐的旗幡也被打了出来,幡面之上略显残破。
仙殿上首,镇压风阳子的人当中,一个仙风道骨,最为出尘的道人却含笑朝着自己看来,那道烟气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钱晨心中一凛,他之所以敢骇然在九尊化神面前出手,不是自以为能同时对付九尊化神,而是知道这些人各怀鬼胎,又有风阳子在其中不停搅合,定然难以联起手来。
他对风阳子可谓有十足的信心,却没想到此人到底还是栽了!
钱晨念及此处,便慢下了镇压藏山、火发两人的手笔。如今风阳子被镇压,其他几位化神隐隐有联手之意,再镇压两尊化神刺激几人,便并非明智之举了!
而当中最为出尘的那尊化神,他也有所耳闻,只是一直没想到此人会出手。
此时风阳子一点神念传音而来,道:“钱道友,老道这一次终究是栽了!”
钱晨淡淡道:“风阳道友所算精深,这几尊化神之中定然有道友的盟友,我既然引走了藏山老祖这尊对道友敌意最深的化神,无论如何道友也不应该沦落至此才对!”
“我那盟友,便是道友镇压的火发道人!”
风阳子感叹道:“也是我鬼迷心窍,看到道友镇压了藏山,便请火发道人出手把藏山救出,略微制衡一下道友。却没想到,原本最不可能出手的一人,却联合了其他化神将我镇压!”
“没想到啊!清羽门云鹤真人与本命灵鹤性命交修,寿元与上古神兽云空古鹤等同,本是最不应该窥伺转生的一人,而且他一向风轻云淡,乃有道人之风,在海外风评甚佳。若非如此此人也不可能一出手,便能联手其他化神。”
“让我如何能想到,却是此人出手,暗算了我!”
“我与道友既有默契,道友又何必制衡于我?”钱晨负手问道。
风阳子一声苦笑:“却是云鹤真人先前出声,言说道友可能是神宵派的真传。我一时失察,以为道友真是神霄派中,图谋我选定庐舍的真人。所以才……”
“原来如此!若是救出藏山,几位化神之中罗真仙门的两位对我有所敌意,藏山老祖与我结仇,火发和道友又是盟友。几位元神之中一半与我有仇,道友想要拿捏我便容易了许多。就算我身后有神霄派阳神真人,你也有转圜借力的机会!”
钱晨抬眼朝着仙岛之上,那气质飘逸,非同俗流的道人看去。若是如此,此人当真是算尽了一切,风阳子的所为都在其把握之中。
风阳子和火发真人背后有魔门的影子,其他藏山老祖等人,或是利益熏心,或是贪图那尊传言中的庐舍和转生神丹,唯有云鹤真人对风阳子和火发真人背后的魔门有所了解,却又并非图谋转生。
那么此人是什么打算,背后又有什么影子……
“藏山、火发不过言语之上,有所冒犯。道友既能擒下两尊化神,自然有资格于我等同列,他二人在海外也是有道之真,一派之主,还望道友高抬贵手,饶过他们这一回!”
云鹤真人温和含笑道。
钱晨看着他们四位化神并肩而立,就连守阳和魏序子都站在了他们那边,哪里敢说一声‘不’字。
之前他跳得很高,杀了鸣蜩真人,已经将罗真仙门两位化神得罪死了!
最后的猎魔人
又对藏山老祖动手,镇压了火发真人,原本他和风阳子有所默契,自诩不会引来众人围攻,如今风阳子已经扑街,在场的化神没有一个站在他这边,却有不少仇敌。哪里还敢继续跳下去?
总不能真的和八尊化神动手吧!
如此就算钱晨倾尽全力,也只有败落而逃的下场,还得舍去几件法宝才行。
如今只有借助神霄派的威名,震一震这些化神,叫他们不敢轻易出手好了!
当下只得乖乖的打开了炉盖,放了藏山真人出来,又散了水火太极图,叫火发真人的金塔也回到仙岛之上。两尊化神被放出来,俱都忌惮至极的看了钱晨一眼,却并未闹将什么,甚至火发真人的敌意背后,还和钱晨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默契。
藏山老祖对云鹤一稽首,谢过真人搭救之恩,便撤到一旁,深深看了钱晨一眼,却不再言语。
风阳子被三位化神镇压之下,一脸颓唐,任由众人盘问,钱晨低调回到仙岛,混在一群元婴真人之中,再不敢跳得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