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425章 龍吸水推薦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因果法则应用的凶险程度,是丝毫不亚于命运法则的。
有时候你即使是费尽千辛万苦,进入到意识海域中,也无法解开那个法则光团中蕴含的真相,反而只是像那种盖了一层毛雾玻璃似的模糊字迹。
在这种时候,究竟真相如何,就可能需要你自己猜测了,有时候甚至会像是小学做的数学题那样幼稚,出现那种一部分画面被墨水盖住,只有其中一部分信息,甚至让人极其容易误解的情况。
像是遇到这些情况,都必须谨慎判断,因为如果是用来对付敌人,信息的误差,就可能让你命丧黄泉,让你失去一切。
更有甚者,直接在意识海域中就会因为控制不住自己对于答案的贪欲而陷入到诱惑之中,最终悲哀地粉身碎骨,整个人完全变成了活死人。
和植物人的区别在于,植物人有可能苏醒过来,因为植物人的肉身受到损伤,灵魂的栖息难以健全,但是活死人,完全就只是一具躯壳而已了。
他这么急着要找到微珑,当然也是因为伏羲的这一支力量,但是他无法确定,这是一件需要赌的事情,而且要让对方坚信,自己就是有着比他们高出许多的信息差。
双方从一开始就不在一个高度上,自然是可以形成碾压性优势,这也是无论处在劣势还是优势的时候,第一选择,攻心从来都是上策。
只不过,现在得防备着,伏羲究竟是来接微珑的,还是来杀自己的。
关于妖族的这一支力量,从古至今都非常分散,很大一部分都混入了人族之中,而伏羲这一支,则更加厉害,是混入了政务之中。
究竟是什么样的历史渊源,就无从探索了,但是伏羲原本父氏一族,是来自于燧人氏,也就是风允诺。
和说起来,跟现在的风家,甚至和唐姳,都是本家,只不过这些年,很少看到伏羲这些一支插手过修士界的恩怨,一直是在人界之中本本分分的做自己的事情。
也真亏他们能耐得住。
当初风家家主风尘,自己的妻子被陈雪峰,以及身后的修联所害的时候,风尘也没有选择向这一支同门求助,或者是说,求助了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圓 月 彎 刀
足以可见,伏羲这一支,是早就下定决心不再理会修士界的恩恩怨怨了,所以对于微珑,伏羲会做到什么样子程度的牺牲和付出,白昊还真的没有把握。
等待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更何况还都是活了几百万年的老妖怪了,为了一个区区二三十岁的人类,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这样的人类有一大把,只有那种精神不太正常的恋爱脑才会做出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事情,或者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且待来看吧。
微珑眼巴巴地看着他,见他在思考,手里还抱着自己给他的那瓶可乐,有些干巴巴地问:“你喝不喝啊,不喝我收起来了哦。”
白昊正发呆呢,听见微珑这话,想起之前她给自己的两个选择,忽然就拧开瓶盖,捡起她在茶几上放着的几粒曼妥思,扔进去以后,就用嘴很快地将瓶口堵住了。
没一会儿,随着曼妥思进去产生的气体冲击,可乐猛地往上飙,往白昊的嘴巴里飙,原本还算英俊的脸,腮帮子一下就被鼓起来了。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这还算好的,紧接着是最难熬的——感觉到鼓起来也藏不住口中的可乐,液体疯狂地望着七窍其他方向和喉咙里面灌。
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感受,非常危险,是存在着一种需要试探的行为的,否则的话,那就是脑袋瓜子都得爆了,眼睛珠子都得掉了,唾沫星子都得黑了……
喷到了地上,身上,还有——床单上。
微珑呆呆地见证了他这猝不及防的发疯过程,以及她干净的床单被糟蹋成那个鬼样子的现场,她已经快疯了。
说时迟,那时快,伏羲还是个富二代,不用开宝马,直接叉开两条腿驾云就是迈,就跟坐扶梯似的,自动升降还不够,还得自己在上面跑几步,才觉得更加快一点。
而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微珑手里握着个拖把,要对房间里另外一个男人下手,于是连忙上前阻止。
与狼谋婚 梦菲亚
倒不是担心微珑把人伤到了还是咋地,而是他心里很清楚,白帝这个人的实力高深莫测,贸然出手必然不妥,微珑又是个普通的人类,要是把对方给激怒了,实在没有什么好处。
现在可不是以前了,从来他跟女娲关系也没有多好,要是在洪荒时候,还有点兄妹之情,好歹也给自己收取了一缕精魄,轮回转世为人。
现在么,她圣人当久了,性子也是越来越凉薄,尤其是自从道祖殡天之后,他跟她之间还发生了点争执。
本来在天地之间,就这么个强大的靠山,今时不同往日,他们家族这一脉发展到今天已经大不如从前了,在妖族之中也不算出彩,更何况他现在也是个人族,却要统领这一支妖军。
韬光养晦,成为了唯一的选择,而且苟存于修联之下,也是情非得已之事,要不是和一些人界之中的大人物搭上了关系,仕途还算顺利,真不知道他们要何以立足。
所以,他现在一向行事都是谨小慎微,白帝又忽然出山,大张旗鼓,正不知其目的,需要小心为好。
伏羲将微珑揽到自己身前,把她手中充当凶器的拖把给拿下来了,安抚了她一下。
微珑自然是不情愿,眼睛里都有眼泪在打转了,她好好干净的床单,给弄成这个样子,结果这个死人一进来不帮自己也就算了,还挡着她打人。
越想越委屈,微珑指着床单哭诉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床单喷脏?”
白昊这时候也算是好不容易把嘴里最后一口可乐给吞下去,刚才鼻子里都进水了,不知道脑子进水没有。
他一边摇摇头,感觉到耳朵里面也有水声,一边回答道:“不是你之前给我两个选择吗,我选第二个,第一个可乐浇头上这种天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