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有百億屬性點討論-第738章 白凝熱推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这个……就是不知道和小曦比起来,到底谁的身材更棒一点!”
罗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将矛头转向小曦。
顿时,小曦满脸通红,本就暧昧的环境里,罗天提这件事,让小曦错误的判断,以为罗天是有别的想法,低声道。
“少爷,夫人在呢……”
罗天只觉一阵头晕目眩,愣愣的等着小曦擦干身子,然后替自己穿上衣物。
当然,这期间,罗天的一切变化,都被小曦收入眼底,难为情之下,也不得不继续沉默着温柔的服侍……
“小曦,你怎么敢的……夫人在旁边,你这么大胆进来帮我更衣?不怕少爷我……一口吃掉你吗?”
穿戴整齐,罗天重回骚气少年,小曦十分满意的打量着罗天,听了罗天这话,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头道。
“少爷,是夫人让我来服侍你的呀!”
罗天听了这话,顿时感觉毛骨悚然,无形之中,感觉仿佛有人正在听这屋内的动静……
“乖乖哩个咕咚,幸亏小爷我机智克制,要不然出大事了。怎么会让小曦来……难道是发现什么了?”
罗天心头暗想,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主要也不想给小曦压力。
“好了,我去会会夫人,小曦……幸苦了!”
罗天一时间搞不清楚白凝的态度,眼下,又在城主府发生了这些事情,是要好好商量一下,便将正在弯腰替自己打理衣摆的小曦抱起来,在她脸上轻轻一拧,宠溺的动作,惹得小曦一阵娇羞,止不住的在罗天的怀里扭动……
罗天假装有些生气的模样,恶狠狠道。
“再动,本公子大棍家法伺候!”
小曦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小脸滚烫,捂着脸跑出房间,一边跑,一边说道。
“少爷……你坏!”
罗天嘿嘿一笑,露出怪大叔调戏小萝莉的恶趣味笑容,哼着小曲儿,走出房间。
小曦不知道跑到了哪儿去,可能正在某个地方捂着胸口害羞,罗天越过小花园,直接走入正房。
罗天来时,正房大门敞开,屋内通风采光都极佳,加之离庭院很近,花鸟蝶蜂,随处可见。
罗天进来时,发现白凝正侧卧在窗边的躺椅上,比起平时的严肃,多了几分慵懒,阳光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般神采,罗天竟一时间也舍不得挪开眼睛……
直到白凝轻启朱唇,率先说道。
“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罗天听后笑了笑,坐到白凝的躺椅后侧,微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道。
“倒是真不错,于天离城中心,建造一个私人花园,大气啊。”
白凝不置一词,依然望着窗外的美景,不多时,一只花蝴蝶翩翩而至,正巧落在白凝的手腕上,如同装饰一般,静静的张开翅膀,也并不害怕白凝。
“握看花梢摇动、一枝枝。娉娉袅袅教谁惜。空压纱巾侧。沈香亭北又青苔。唯有当时蝴蝶、自飞来~”
罗天少有的背了一首极具情调的小词,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凝道。
“娘子,花开蝶自来,看来,你的魅力,不仅是让人觉得抵抗不了,就连蝴蝶也同样抵抗不住啊!”
白凝听后沉默了片刻,轻抬手腕,将蝴蝶从手腕处送出。
“蝴蝶自来,不如蝴蝶自在,还是回你该去的地方吧!”
罗天笑了笑道。
“哪里有什么该来该去的地方?人有情感,就有羁绊,有羁绊的地方,就是心灵安放之处,蝴蝶同样这样。”
白凝抬眼看了看窗外,喟叹道。
“那仙呢?太上忘情,情感、羁绊还有安放,不都是无用之物吗?”
罗天沉默了,对于修仙来说,很多事情,他根本说不上话……
“算了,不说这个了。这首词有名字吗?还挺好听的。”
穿越为花千骨
不知为何,白凝觉得胸中一阵烦闷,不想和罗天谈论仙界的什么事情,修仙的什么感悟,只想和罗天就说说话,念念词,反而心情愉快很多。
罗天和白凝都知道,这是有意逃避某个话题。
只是,对罗天来说,现在的白凝已经足够有人情味了,眼下,能够习惯娘子相公的称谓,并且,对自己就近坐在身边没有抵触,已经是长足进步,如果硬要去把那一层迷迷蒙蒙,似乎存在,又似乎从来没有过的窗户纸捅破,还是太急,也太早了。
“就叫它,西园曾为凝花醉吧!”
罗天有意改了一个字,将梅花改成凝花,白凝听后,身子下意识的缩了缩,晶莹的脚趾头微微蜷缩,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白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微微坐起身,直言道。
一不小心潜了总裁
“你答应伍士要给他爹看病?”
罗天挑了挑眉,一点不觉得白凝的思维有多跳跃,越是这样,罗天越没什么好惧怕的。
“是。那天晚宴时,我说过,我会医术,要帮他爹看病。”
白凝听后微微蹙眉道。
“你知道,我们不能插手凡间事务!他爹的病,你不该答应治!”
罗天微微一笑道。
“为什么不行?就因为那个规矩?”
白凝反问道。
“难道还不够吗?”
罗天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白凝见状追问道。
“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还想让我帮他看病不成?”
罗天深深的看了白凝一眼道。
“知我者,娘子也。”
白凝顿时气恼起来,摇头道。
“断然不行,你要看,已经是冒犯规则了,如果我出面……”
我只路过而已 韬子韬
“那他爹一定能好起来。”
罗天立刻说道。
白凝见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罗天道。
“你不能意气用事,你要记住,你是瑶池的弟子,不是凡人,凡人有生老病死,有自然规律,你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想怎样就怎样!你这样,会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和麻烦,你明白吗?”
罗天微微翘起嘴角道。
“但是,我有必须要救治的理由。”
白凝摇摇头道。
“如果他不是伍士的爹,你会救吗?”
罗天摇头道。
“当然不会,与我无关。”
白凝点头道。
“你倒是坦诚,既然是凭借你个人好恶做的决定,就没有所谓的必须救治的理由,那都是接口不是吗?”
罗天笑着伸出手指,摇了摇道。
“伍道煖是伍士的爹,这是客观条件,并不是必须救治的理由,那是两码事。”
见罗天还在解释,白凝耐下性子道。
“那我听听,你必须救的理由是什么!”
“第一,伍道煖病的蹊跷,不排除是偶然因素,或许,就是因为他一病不起,又加上其他势力蠢蠢欲动,这才造成了天离城大乱。但是,据我现在知道的情况来说,事情并不是这样。”
“天离城的乱,还有伍道煖的病,都来的太偶然,似乎是人为,我答应看病,也是想要探明伍道煖到底得的什么病,证实我的推断!”
白凝低头想了想后道。
“算是一个理由。如果伍道煖是自然发病,又该如何?”
罗天摇头道。
“我肯定要帮我这个小弟救治他的父亲。”
白凝不由白了一眼道。
“那你这般行为于私心有什么区别?不是故意破坏规矩吗?”
罗天这一次没有反驳,直直的看着白凝的双眼道。
“人如果没有私心,还叫人吗?”
白凝不理解的摇头道。
“你这是强行狡辩!”
罗天淡淡一笑道。
“这个规矩,本身就有问题,不是吗?”
白凝心头一动,感觉罗天好像并不是一味的宣扬自己的立场,立刻问道。
“什么意思?”
罗天伸出手指头,指了指白凝,又指了指自己道。
“你是神仙,我是凡人。我们本来不是应该天差地别吗?”
白凝心头没由来的慌乱起来,双眼闪躲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罗天邪魅一笑道。
“但是,你现在是我的娘子,我是你的相公,这种天差地别,因为我们之间的羁绊,有所改变,明白了吗?”
白凝神色显得有些严肃,立刻说道。
“我们是假扮的!”
罗天邪邪一笑道。
“你愿意随便在大街上找一个男人假扮吗?”
白凝没有说话,她瞪着罗天道。
“你不是什么凡人,你是瑶池的……”
罗天根本没听白凝说完,摆动手腕道。
“安啦,何必自欺欺人呢?实力决定一切,我现在跑出去说我是瑶池的弟子,是修仙者,会有人相信吗?一点仙术都不懂,也没有丁点修为的修仙者,嘿嘿……”
流年桃花灼灼其华
白凝咬紧牙关,没有说话。
罗天耸了耸肩道。
“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个规矩,听上去是光明正大,正义无比。但是,一定是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利益而确定的规则。没有绝对的公平,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这东西。就比如说你,不能插手人间事务,听上去是保护凡人。那么我请问,仙界又有多少仙人子女,哪一个门派不是吸收凡间的有天赋者,成为修仙者?”
说到这里,罗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照这么说的话,光明正大插手这些有天赋的凡人,让他们成为修仙者,难道不是你们在破坏规则吗?你们又怎么知道,他们这一生的追求是什么。多少有天赋的人,半哄半骗修上了仙,他们知道修仙意味着什么吗?”
罗天的几连问,问的白凝哑口无言。
“或许,对这些凡人来说,本来可以寿终正寝,儿孙绕膝,直至生命终结,偏偏有一些,会死于非命,在修炼之中,不仅要和自己对抗,还要和其他人对抗,弱肉强食的仙界,一定比凡间更值得吗?”
罗天说完之后,望着白凝的双眼道。
“我亲爱的娘子,你告诉我,这种公然违背规则,扭转一个凡人的意志,算不算插手凡间事务?如果不算,那我为我的结拜兄弟父亲看看病,又算个屁啊!”
罗天的话,第一次在白凝的心中爆炸。
也是第一次,白凝开始质疑仙界的存在,还有许许多多以前从未想过,却无形之中将修仙者,仙人这一听上去极其逍遥自在的群体,束缚住的规矩,到底是不是合理的……
“你……”
白凝想要说什么,却最终败在了罗天那邪魅的笑容中。
这一刻,白凝感觉自己离罗天好像非常远,远到,两个人仿佛天然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自己不得不拿起武器,必须要攻击罗天一样!
罗天笑了,脸上充满了宠溺,还有阳光般温暖的笑容,让白凝心头一松。
“我说这些,不是逼你去做什么选择,有的时候,有些东西,不是存在就一定合理,它们都披上了被合理化的外套,迫使人做出抉择,被它束缚。我知道,可能你从来没想过这些,没有关系,不用去想,我只是说说而已……”
白凝看了看罗天,眼前的他,居然有那么一点落寞,甚至离自己有些遥远!
“那……还有什么理由……”
罗天摇头道。
“没有了,也不想说了。我是自私的,一直都是,谁问,我都会说,我是自私的。如果,我的强大,不能让我爱的人,我欣赏的人,我看重的人过的更好,那我的强大没有任何意义可言。我就是这么俗气,没什么大道理可讲!”
白凝美眸久久落在罗天的身上,没有离开。
直到罗天发现白凝的不对劲后,这才抬起手在白凝的面前挥了挥,不解道。
“发什么呆呢?”
白凝眼睛微微眨了眨,低声道。
“你和一个人很像,同样是那么偏执,也同样是那么自私!”
罗天眉头一挑道。
“哦?这么说来,在仙界,我还有同道中人了?”
白凝却肯定的摇头道。
“不会,你和他不是同一类人!你们不是同道!”
罗天立刻陷入了迷惑,刚刚才说很相似,现在又不是同类人,这话,确实很不好理解。
不等罗天多问什么,白凝抬手摇了摇道。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只要能搞清楚天离城大乱的原因就行,其他的,我不过问了……”
说完,白凝微微缩了缩肩膀,靠在玉枕上,缓缓闭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