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奮鬥在沙俄 馬口鐵-第七百四十章 來者不善推薦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小阿德勒贝格别的本事没有,但搞这种小动作就是一套一套的,这几乎已经变成了他的本能,因为这是他从小到大都接受的训练,老阿德勒贝格实在将他训练得太好了,好到搞阴谋诡计已经变成了他的本能。
不过么,这个世界上一切阴谋诡计和小动作都是见光死,而这一次小阿德勒贝格的谋划虽然没有见光死,但谁能奈何有的人就是不配合他呢!
比如马上就有人告诉他:“特使阁下,米哈伊尔公爵正在前线指挥战斗,暂时无法返回布加勒斯特迎接您,公爵阁下委托我向您致以崇高的歉意……”
小阿德勒贝格的脸色立刻就垮掉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特使钦差大臣外带圣彼得堡交际小王子多少还是有点面子的,至少能让米哈伊尔公爵高看他一眼,不说真的前来迎接,至少不会只派一个副官阿猫阿狗过来意思一下。
而现在米哈伊尔公爵却偏偏只派了一个少校副官,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出身地位都不怎么高的没关系的小副官来迎接他,这实在太不给面子了。
蚊 道人
是的,米哈伊尔公爵有很多副官,像他这样的上将外带公爵职衔的高级武将,一两个副官属于低调,三五个副官属于正常,有七八个或者十来个也不稀罕。至少像缅什科夫就有是个副官,那排场走出去都怪唬人的。
想要给米哈伊尔公爵这样的高级武将当副官也不是件简单的事,一般至少要有个少校军衔,而且一般都必须是贵族出身,而且不能是像鲍里斯他们家那样的不入流的贵族,至少得是个男爵。
甚至男爵还远远不够,因为能给米哈伊尔公爵这样的司令官当副官意味着飞黄腾达,不光可以收获米哈伊尔公爵的关系和爱护,还能从米哈伊尔公爵这里学到实打实的指挥经验。这实在是太宝贵了,所以各大贵族子弟都眼巴巴地等着米哈伊尔公爵的副官出缺的机会,甚至巴不得他多选几个副官才好。
当然,这也就意味着米哈伊尔公爵的副官团一个个身份都不简单,最次也得是有真才实学的优秀青年军官,稍微强一点的有个侯爵或者公爵甚至大公头衔都不稀罕。
比如小阿德勒贝格就知道米哈伊尔公爵的首席副官就是切里舍夫侯爵的长子。这可是一位实打实的侯爵继承人,而且这位切里舍夫侯爵本身也是骑兵中将,也是军方实打实的大人物。如果是这位小切里舍夫来迎接他,小阿德勒贝格真心不会有一点儿意见,甚至会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而眼前这个布若宁少校仅仅只有个男爵头衔,而且其家族一直寂寂无名,在军中更没有什么影响力可言,可以说他是米哈伊尔公爵副官团里最不起眼的存在,也是小阿德勒贝格最看不上眼的存在。
偏偏的,米哈伊尔公爵就只派了布若宁少校来迎接他,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还不明显吗?
一时间小阿德勒贝格觉得自己遭到了轻视,觉得米哈伊尔公爵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脸色顿时很不好看。
那么米哈伊尔公爵真的是有意要做这一遭给小阿德勒贝格看,给他来个敲山震虎吗?
你要说完全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米哈伊尔公爵真心没有闲得那么蛋疼,会故意去怠慢一位宫廷大臣的儿子。但你要说米哈伊尔公爵特别重视小阿德勒贝格,那也是假话。
实话实说,米哈伊尔公爵并不喜欢老阿德勒贝格,或者说真正正派的军人都不喜欢老阿德勒贝格这种幸臣出身的奸佞。毕竟帮皇帝拉皮条可不是什么好事,至少米哈伊尔公爵是干不出这么龌蹉的事情,更别提还乐此不疲就靠着这一招飞黄腾达了。
星临诸天
虽然米哈伊尔公爵不会故意开罪老阿德勒贝格,但指望他对这个老家伙及其儿子多么热情友好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万一贵族圈子里流传他亲近老阿德勒贝格准备走尼古拉一世的下三路路线,那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更何况老阿德勒贝格和米哈伊尔公爵所在的利益集团不说完全敌对,关系也是很一般,如今还隐隐约约有对立的趋势,这种时候米哈伊尔公爵就更不可能对小阿德勒贝格特别友好了。自然只能派一个最不起眼的副官前来迎接。
不过这些小阿德勒贝格并不是特别清楚,他觉得自己应该受到米哈伊尔公爵的特别对待,而不是被怠慢,自然地很是不爽,虽然不至于一张脸上都写着不满,但说话的语气就不是那么好了。
至少在对布若宁少校的语气上就显得很不友好,只听见他有点阴阳怪气地回复道:“我哪里敢劳动米哈伊尔公爵阁下亲自前来迎接,歉意更是大可不必,今日谁不知道公爵阁下的大名以及赫赫战功,公爵阁下实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前往拜见他才对!”
表面上看好像是在客气,但实际上却是阴阳怪气,就是在说米哈伊尔公爵自持战功目中无人,连他这个特使和钦差都不妨在眼里了,甚至他这个特使和钦差还得亲自前往给米哈伊尔公爵问好。
这话不是一般的刺耳,连阿列克谢的脸色都变了,他看了看小阿德勒贝格又瞧了瞧李骁,递过去了个眼神像是在问:“这货的老子跟米哈伊尔公爵有矛盾?”
第 一 大牌 棄婦
李骁这边也有点奇怪,因为他没听说米哈伊尔公爵和老阿德勒贝格有什么太大的冲突,虽然双方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但也不至于兵戎相见。今天小阿德勒贝格这是吃了枪药?还是说老阿德勒贝格这一伙人准备搞事情?
李骁都有点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也只能给了阿列克谢一个:“小心应付,恐怕来者不善”的眼神,然后看看情况的发展了。
至于布若宁少校更是有点懵逼,因为他觉得今天这个任务其实就是走过场,根本就没想到小阿德勒贝格会突然搞事情,这是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