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梅染衣-第三百六十章 味道新殺招分享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这边紫石虎还在感叹鸡魔的大气运,那边鸡魔却开始叫苦不迭。
这恶臭仙人真的太臭了,尤其是不知道其怎么避过了自己的嗅觉感官,影响到了自己。
现在鸡魔虽然借着火焰,狠狠灼烧着那恶心的家伙,但是燃烧产生的臭味,让鸡魔不可避免的吸入体内。
这倒不是鸡魔非要去吸那些,就算是凤凰,也是需要吞吐天地元气的,不然怎么不断转化出火焰?
鸡魔只是粗浅的变化,体内根本和凤凰不同,只能靠转化天地元气来吞吐火焰!
当然,随着变化道参悟到了一定的境界,身体的结构也完全变化,到时候,很多神通都可以动用!
这也是不败魔尊当年可以大杀四方的原因之一,其变化之间,无数的神通,很多神族都来不及拿出应敌的手段,就被无数的神通打傻了!
那时候,不败魔尊希望变化道可以让人族强盛起来,既然我们人族自身没有任何优势,那我们就去模仿,就去变化成那些天地钟爱的种族!
变化道在那时,被神族视作违背天道的存在,可见其的恐怖!
但变化道的局限也很大,没有见过实物,就没法去模仿。靠着转述,总是有不同的地方,很容易让修炼出差错!
这个现象直到后来的画道出现才得到好转,画道修仙者可以画下自己见过的种种。
这为变化道的修仙者提供了可以参照的画像,世人唤作观想图!
当然,后世更是有魔门的方法,就是靠着变化对象的残余物,反向模拟出变化!
这一度遭到无数正派人士的反对,但不可否定的是,这样子的变化道更加简单方便!
但这样的变化道,也少了自己的参悟,更多的是靠变化对象身体内的血脉之力。
紫石虎对此就是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样只是为了追求速成,搞出来的歪门邪道。
不是真正的变化道,在他眼中,真正的变化道,是一念万物心中过,我自化作天地物!
根本不需要从血脉之力中窃取什么信息,魔门的方法虽然快捷,却有着很大的隐患!
毕竟血脉之力,往往携带着很多信息。这也是很多种族,传承的一种方式。
而人族很可能因为这些信息的冲击,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甚至以为自己是其他种族。
这也是魔门变化道很多修仙者都发疯的原因,也是他当初斥责鸡魔的主要原因。
修炼到自己都疯了的方法,在紫石虎看来,完全就是自残!
“投降吧!你已经被我在体内种下杀招,再打下去,你必败无疑!”
恶臭仙人的声音从黑色的烟雾中传出。
鸡魔不太相信恶臭仙人能够不知不觉地在自己体内布下杀招,味道本来就没有多少流传下来的杀招。
这种直接在对方体内爆发的,还能延时发作的,更是杀招中少有的类型。
鸡魔不相信恶臭仙人有这样的实力,不然也不至于名不见经传了!
“你是在故意恐吓我吧!”
恶臭仙人阴冷一笑。
“是与不是,你很快就会知道!”
鸡魔正要继续进攻,不想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不可能!”
鸡魔踉踉跄跄地掉了下来。
“哈哈!你这小鸡仔,怎么理解味道的博大!”
恶臭仙人哈哈大笑起来。
味道可不是封闭嗅觉感官就可以置身事外的,这招酸甜苦辣是恶臭仙人参考流产下来的残缺杀招自创出来的。
豪门赌局:圈养甜心妻
可以由味转情,让对方陷入回忆中,难以自拔,被无穷的情绪淹没。
鸡魔捂着自己心口,觉得往事历历在目,都在眼前飘过。那些无奈心酸,那些错过和别离,那些追悔和懊恼……统统都在鸡魔的脑海中。
看到难以自控的鸡魔,苏恩扬叹了口气,这恶臭仙人着实厉害,想不到这杀招竟然如此隐蔽,更想不到其竟然以味道入情道。
“想不到这恶臭仙人竟然有如此实力!”
紫石虎惊叹道。
味道修仙者如今属于稀缺资源,招来紫家很是不错。不过这臭烘烘的人,要是娶自己女儿就有些不太好了啊!
“唉,鸡魔已经输了,不过好在鸡魔的心思也不在招亲上!”
苏恩扬叹息道。
“嗯?这鸡头怪看不上我女儿?!”
紫石虎问道。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看不上眼的鸡头怪,还看不上自己的女儿?今天那小子再来请教的时候,看自己不狠狠踹他两脚!
“非也,是其已经有心属之人了!”
苏恩扬含笑说道。
“哦?这样啊!”
紫石虎倒也没觉得有啥,这鸡头怪年龄比较大,而且长得鸡头鸡爪的,实在不是相貌堂堂的主!
“呜呜呜!我认输!”
鸡魔流着眼泪认输了。
一生中的酸甜苦辣在杀招的作用下,都无限放大。鸡魔虽然意志不弱,但这一口气地爆发,他还是无法仓促稳住自己的情绪。
这在战斗中无疑是致命的,恶臭仙人也算有风度,没有趁机出手。
不过鸡魔怀疑他是没有攻伐的杀招了,要是出手,反而会露馅。
但鸡魔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认输了,再打下去,他怕自己会抱着恶臭仙人的腿嚎啕大哭。
“怎么样?没事吧?”
虹穗禾关切地问道。
鸡魔嘿嘿一笑,抓着虹穗禾的玉手。
“没事的,虹道友!”
一边的恶臭仙人看鸡魔这个样子,很是不屑地转过身去。
“你个老色狼!滚远!”
紫红觉一脚将前来寻求治疗的鸡魔踢飞。
“觉儿,你这是?”
虹穗禾愣了愣。
“虹姐姐,他又没受什么伤!完全是要占你便宜!”
紫红觉生气地鼓着嘴说。
“但现在他真的受伤了啊?!”
虹穗禾指着那边顺着练武场结界滑下的鸡魔,无奈地说道。
“额,虹姐姐最好了!这事也不能怪我吧!”
紫红觉撒娇地说道。
“我说,能给我先看看伤么?!”
恶臭仙人有些忍不住了。
“你起开,长得丑,身上又臭!虹姐姐才不给你看!”
紫红觉嘟囔着嘴。
“无妨!觉儿是玩笑话!道友不必放在心上!”
虹穗禾却是真的要为恶臭仙人治伤。
恶臭仙人看着虹穗禾,认真地说道。
“你真是好人,我一定会报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