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人仙百年笔趣-第830章 大道無垠相伴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秦笛拿着锁魂牌,绕过宫殿,来到殿后的一处深潭。那是河水汇聚的地方,看上去并不是很宽广,因此不能算是湖、海,只是一个深潭。潭水殷红如血,蕴含着勃勃生机。但这种勃勃生机,对于仙修而言,却是有毒的,它只适合魔门修士。
秦笛毫不犹豫跳了进去,因为对他来说这是难得的机遇,虽然他掌握了神魔炼体大法,但是这具肉身并没有经过锤炼,这些潭水能帮他淬炼肉身,肉身强化之后,更容易发挥逐日仙步和落日箭诀。
逐日仙步乃是夸父留下的传承,而落日箭诀则是后羿的箭术,夸父和后羿都出自祖巫神族,所以秦笛才需要尽可能的强化肉身,将神魔炼体大法修炼到高深地步。
仅仅懂得大法,跟真正的修行不一样。
哪怕是像他这样的大帝转世,因为掌握了大道法则,拥有很高的起点,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锤炼的,特别是肉身的淬炼和体内洞天的建设,都需要精益求精,容不得丝毫的松懈。
围着潭水一周,堆砌着一块块玉石,这种玉石,色呈五彩,又叫做“五色藏魂玉”。几乎每块玉石的中间,都藏着一位仙君的神魂。
秦笛将“锁魂牌”迎风摇动,很快便有许多神魂发出痛苦的呻吟,从五色藏魂玉中被扯出来,收进锁魂牌里!
有些神魂发出恶毒的咒骂,显然他们对锁魂牌十分畏惧。
秦笛摇晃了一阵子,将上千个仙君的神魂收进去,另外还有七八位仙王的神魂在外面挣扎。
他们一面挣扎,一面咒骂:“该死的小魔头!赶紧停手!”
秦笛问:“为什么停手?我得到老祖指示,说要将你们收进锁魂牌,再把你们带出去,给你们一条生路,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有一位仙王发出尖叫:“这种锁魂牌,会吞噬一成的神魂!还会将魔念混进去。”
秦笛耸耸肩:“嘿嘿,这我没办法,老祖还在殿里关注着这边呢!只能怪你们命不好!”
说话间,他更加用力的摇晃锁魂牌,将不断挣扎的仙王神魂收进去。
那些神魂在锁魂牌中,还在不停的哀嚎、咒骂,他们不敢骂忘川老祖,只敢骂近在咫尺的秦笛。
“哎呦,我被八根绳索绑住了,每一根都在喝我的血……”
“你没有肉身,哪来的血?”
“小魔头,你不得好死!”
“给我住口!要不然,我将锁魂牌抛进潭水中!让你们尝尝销魂水的滋味!”
“呜呜……”
秦笛将锁魂牌放在潭边的玉石上,然后利用潭水淬炼肉身。
潭水的腐蚀性很强,只有魔门修士才可以待在里面,利用潭水销蚀肌肤纹理,形成天道符文,甚至可以进入体内,在五脏六腑和骨骼上刻画符文。
秦笛正是这么做的,他闭上眼睛,以意念引导潭水四处游走,就像用符笔在身体内外画符一样。
他画得很细致,形成肉眼看不清的天道符文,表面上属于魔门法符,实际上神魔兼备,可以相互转化。
那么,什么是“神魔兼修”呢?
按照《仙典.类经》的说法:“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阴阳二气,各有其精。两精相搏谓之神,两精者,阴阳之精也。”
换句话说,专门修炼阴气的属于魔门,专门修炼阳气属于仙家,不管是魔门还是仙家,修炼到极高的地步,都能达到“阴阳相博谓之神”的地步。
在魔门而言,那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大魔,有个好听的名字,唤作“神魔”。而那种包揽万象功力极高的大仙,则谓之“神仙”。
其实魔门和仙家是一回事,只不过走的道路不通,有人相当于左倾,有人则算是右倾,不管那条路,都能够修成大帝。
正因为如此,像冥河老祖和忘川老祖这样的大帝,也可以参加天庭大会,跟三清四御做朋友。
这就像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聚首一样。虽然每个人都看对方不顺眼,但是不妨碍合作和竞争。
秦笛将潭水引入体内,刻画了无数的神魔符文,但是在体表则以魔纹为主。因为他不想被忘川老祖看出破绽,神魔符文偶尔出现并不奇怪,但如果满布体表,那就奇怪了,对于仙君级别的魔修而言,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那些被锁进玉牌中的仙君和仙王,并没有被完全封闭神识,他们能看出秦笛在潭水里练功,所以认为秦笛是魔门修士,否则根本没办法在潭水中待这么久。
这些潭水是从无定河流入进来的,而无定河则是循环淬炼的通道,整个无定河谷都是忘川老祖布置的法阵。
秦笛闭目凝神修炼,既可以感受到潭水的腐蚀效果,以及它蕴含的勃勃生机,也可以察觉潭底隐藏着数不清的阴灵脉,绵绵不绝的喷发出阴气。
他可以想象,那些仙君和仙王陨落后,洞天崩解化作星陆,洞天中的仙灵脉被引到这边来,经过特殊的大阵转化,变成了一条条阴灵脉。
看样子,忘川老祖之所以布置这片领域,应该是为了提升分身的境界,这些潭水是给他自己准备的。
每一位大帝都有独特的心思,有的喜欢狡兔三窟,走到哪里都留下分身和化身;有的不喜欢这样做,因为每放出去一具分身,都会带来本体功力的下降,分身之间还有难以融合的麻烦。
要想修成大帝,往往要经历不同的阶段。
低阶大帝希望化整为零,放出去的分身越多越好,因为分身拥有不同的历练过程,能够学习更多的天道。
而高阶大帝则喜欢聚而为一,将所有的分身和化身收回来,最终融为一体,成为顶天立地的唯一。
按照秦笛的判断,忘川老祖在大帝排行榜上位于四十名左右,虽然属于大帝之流,但还算不上最尖端。像这样的大帝,不得不狡兔三窟,多留几具分身。否则万一本体被斩杀,岂不是要身死道消?
秦笛在潭水中修炼了一个月,将神魔炼体大法推升到仙君巅峰,如此消弭了短板,让他的逐日仙步和落日箭诀再上一层楼。
等他再睁开眼睛时,看见潭水下降了尺许,潭边出现十几朵黑色的莲花,这些莲花原本藏在水下,因为颜色太深,他先前并没有发现。
秦笛看见莲花,禁不住怦然心动,暗道:“这是好东西啊!能不能采一朵带走?”
世间有五种神奇的莲花,其中包括仙家的青莲,魔门的黑莲,妖族的白莲,佛门的金莲,以及儒门的赤莲。相传拥有每一种九品莲花,都能培养出一位初阶仙帝。如果能集齐五种莲花,将会产生极为惊艳的效果。
什么效果呢?别人不知道,秦笛却是晓得的。
五大莲花,贵不可言!
它比一百条仙灵脉价值都大!
他装作好奇而又懵懂的样子,伸手去摸一朵尚未开放的黑莲。
他还没有摸到呢,便听见有声音传入耳中:“花苞不能摸!一摸就枯萎了!罗嵚,你能在潭水中待足一个月,拥有不错的修魔资质,可以带走一株最小的黑莲!但你要记住,从今以后,你我便结了因果,迟早有一天,要报答我的恩惠!你记住了吗?”
秦笛连连点头:“记住了,前辈!”
他心想:“等我恢复了大帝修为,自然能帮你一把。我不去寻你的麻烦,便算是你的造化了!”
他如果想帮忘川老祖,自然是能帮到的。不说别的,单说他拥有五十四万大道,就已经远超别的大帝,只要丢给忘川一卷金书,上面记录三千大道,就可以了结今日的因果。
紧接着,从空中飞来一物,轻轻落在潭水中。
“好人做到底,送人送到家。这是一截亡魂竹管,里面装了奈河水下的淤泥,你用它装一些潭水,然后把黑莲种在里面,还可以继续生长。”
秦笛捞起竹管,道了声谢,然后依言而行。
竹管从外表看就像笔筒,然而它是一件魔器,内里自有一片空间。
秦笛用竹管装了不少的潭水,然后挖了一株最小的黑莲,这株黑莲才只是八阶,但它带着藕节,可以培养出更多的黑莲。
先婚后爱,旧爱请止步
秦笛不需要借助于黑莲来修炼魔功,他希望能凑齐五种莲花,将仙、魔、妖、佛、儒五门心法融为一体,这对他而言是一项挑战,前世即便在鼎盛时期,也未能做到这一点。
他从深潭中跳出来,对着大殿的方向鞠了一躬,然后准备沿着无定河向外走。
这时候,他又听见声音响在耳边:“等你进阶魔王,再去死荫谷走一趟。冥河已经离开了,他留下的死荫谷中,有些东西你用得上。”
秦笛道了声“是”,然后就此离去。
虽然他此刻也能去死荫谷,但既然忘川老祖说了,让他进阶魔王之后再去,那他就应该听话。
所谓“魔王”境界,跟“仙王”是一样的。
他现在是四阶仙君,距离仙王并不远。
想来冥河老祖在死荫谷设置了禁制,不允许仙王以下的修士闯进去。
秦笛只用了十天的时间,便走到无定河谷入口处。
他取出往生罐,将锁魂牌中的神魂转移出来,然后将锁魂牌丢进无定河。
按理说,他可以震碎锁魂牌,将那些仙君的神魂全部释放,然而那样做必然得罪忘川老祖,为了救援低阶修士,而得罪一位大帝,对他而言没有意义。
他飞出谷口,来到数百万里之外,找了一片无人的星陆立足。
往生罐的盖子上,有一个预留的小口,就像茶壶盖上的小孔一样,此前被仙符封印了。
秦笛揭开仙符,说道:“已经出了无定河谷,诸位想走的,可以离开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山高水长,有缘再会!记住你们的誓言,本仙名叫秦竹,等到再见面时,希望你们每人献上一件宝贝,以了却今日救助的因果!”
罐子里传来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说好的,还有咒骂的。
因为罐子里先后收了两批人,前面一批是秦笛主动收的,借助于招魂柳,念诵咒语,那些神魂进入陶罐,并没有受到伤害,心中带有感激之情,先后发下天道誓言,愿意报答秦笛的恩义;后面一批是秦笛奉命收取的,借助于锁魂牌强行收取,他们的神魂被锁魂牌吞噬一部分,因此对秦笛的反应就不那么友好了。
他们看见往生罐敞开一个小口,于是争先恐后的向外逃,可是敞开的口子太小了,每次只能出去一个人!
“别挤,让我先出去!”
“魔崽子,等我出去之后,会好好收拾你!”
“小魔头,你胆子不小,竟然走出无定河谷……”
秦笛“啪”的一声,轻轻拍了拍盖子,口中冷哼道:“我这件陶罐,乃是八阶仙器,罐底有一块往生石,罐体有无数符阵笼罩,器灵受我心意控制。只有发过天道誓言的人,才能够从小孔里出来,其余人就在罐子里待着吧。”
那些人不信邪,拼命往外挤,然而眼看着小孔近在眼前,却没办法挤出去!他们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似乎有小鬼在下面拉着一样。
只有那些发过天道誓言的人,已经被器灵记住了,才不会受到束缚,身体显得很轻盈,可以从小孔里钻出去。
一个个芝麻粒大的神魂,从往生罐里钻出来,摇身一变,化作人形,对着秦笛躬身施礼,然后转身飞逝,消失在虚空之中。
天高任鸟飞!既然摆脱了束缚,他们精神振奋,辨明方向,寻找新生去了!
仙王钟铭显出身来,冲着秦笛抱拳拱手,道:“多谢秦先生,我准备回太乙宫看看,时隔多年,不晓得太乙宫是否还在!如果一切顺利,我希望将太乙宫的秘传《术藏》,抄录一份送给你。”
秦笛眼前一亮:“太乙宫有《术藏》传承吗?”
“以前有的,现在不好说。”
“好啊,不拘多少,都有借鉴意义。”
所谓《术藏》,是指太乙真人编纂的演算大法,相当于大衍之数的变种,秦笛虽然是这一门的行家,但是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多看看别人的著述,有助于扩展他对大道的理解。
天道无穷无尽,虽然他掌握了五十四万大道,但是并没有触及到尽头,学海无涯,不是一句空话。
那么掌握更多的大道有什么意义呢?
归根到底,多掌握一些大道,可以打开修炼瓶颈。
掌握三十六万大道,就是三十六重仙帝了。每多一万大道,便提升一层境界。所以按理说,秦笛的髓海里装着五十四万大道,他的极限乃是五十四阶仙帝。
三十六重仙帝,可以晋升一星古神;此后每提升九阶,增加一星,五十四重仙帝,相当于三星古神。
古神又是什么呢?古神是类似于盘古、鸿钧那样的大人物。
盘古崩解之后,才有了三清。
三清是仙,仙的极致,便是三十六重仙帝。
在秦笛转世重生之前,经历过一段特殊的时期,当时太上老君推出“三清化一气”,融合无数分身,从而踏入古神境界。其余大帝纷纷效仿他的做法,相互吞噬,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当时,春秋宫受到多位大帝的围攻,秦笛为了突破重围,不得不派出弟子,打入别的门派,窃取了多个门派的心法,再加上他和弟子潜入天尸髓海,得到十几具古神遗骸的传承,最后经过多年的钻研,才总结出五十四万大道,编纂出五十四部《春秋仙藏》……
然而即便到了这种地步,也才相当于三星古神而已!据说古神之巅峰,可以达道九星境界!
所以才说,大道无极限啊!